看看十库kksk.org

《刺玫瑰》——权谋下的职场丽人(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文渊阁老 时间:2006-04-04 16:27
    请在第26页阅读修改稿
    作者:文渊阁老
    信箱:fts-100076@163.com
    qq:290586616

    郑重说明:

    自即日起推出《刺玫瑰》——权谋下的职场丽人(下)作为《对峙》——权谋下的职场女会计的下集,并在适当时候将原《对峙》——权谋下的职场女会计更名为《刺玫瑰》——权谋下的职场丽人(上)整理重发,敬请关注。


    《刺玫瑰》——权谋下的职场丽人(下)故事梗概:
    李玉回到了仪表总厂,她与刘松年、胡允初、吴长安一伙的对峙暂时趋于平静。但随着改制工作的进一步继续,各种矛盾又进一步突显出来,李玉又一次被各方势力无可奈何地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李玉在万般无奈之下抛弃了对刘松年一伙的幻想,最终走进了检察院的大门,刘松年一伙腐败分子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对撞

    第一章

    李玉回到仪表总厂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仪表总厂的各个角落,而且连公司及各个兄弟企业的同行也都知道了这个结果。人们都在纷纷议论着,猜测着。甚至连局里也有人说起了这件事,觉得这确实是一件稀奇事,虽然称不上里程碑式的大事件,倒也仿佛在局里的历史上又浓浓地写下了一笔。
    有的人认为李玉肯定是手里有了刘松年的把柄,才把刘松年威胁住了,要不然就凭刘松年对李玉那个凶样,还能再让李玉回来上班?早让李玉回家了,而且连分厂都不让她去了。
    还有的人认为李玉的后台一定相当硬,而且有人传说连中央都有人替李玉说话了,那刘松年哪还能顶得住。要不是刘松年转变得快,不住地给李玉赔礼道歉,并且态度确实诚恳,这回他一定死定了,弄不好他还要蹲进去。那李玉是好惹得?
    这些人认为李玉光有刘松年的把柄还不行,还得有人帮她。李玉肯定有过硬的后台,因此刘松年才软了下来。不然,有把柄在手里也一无用处,没人信这些。那刘松年都把公司和局里的大小头头们喂饱了,谁会向着李玉。当官的不信,老百姓信又能有什么用?
    还有的说是因为局里和公司有人保了刘松年,要不他这回要翻大筋头。李玉的事情闹起来后,刘松年在局里和公司花了不少钱,这才有人保了他,勉强保住了位子。总之说法多样,版本不一,足足传了好一阵子。
    有了这些传闻,原先那些远离李玉的人就又都冲李玉露出了笑脸。他们以为李玉这回可了不得啦,把刘松年都干灭火了,将来说不定会受到重用,应该赶紧见风使舵,跟李玉搞好关系。
    李玉也没太当真,只在心里耻笑这些人的浅薄和势利。当初这些人对自己可都是避之犹嫌不及啊,如今这个弯拐得也太急了点,让自己有些适应不了。
    有些人就是这样的嘴脸,当你行的时候就冲你摇尾巴,当你不行的时候就装着看不见你,躲着你。
    但没过多长时间这些人就又都明白过来了,李玉并不像当初他们想象的那样会在将来的日子里翻过身来。刘松年并没有委李玉以重任,而且李玉的处境似乎比以前更加糟糕了。他们看清楚了刘松年对李玉的态度并没有丝毫改变,而且对李玉更加不如以前了。只不过刘松年不敢再管李玉,李玉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成了一名真正的自由人。刘松年就像没有李玉这个人一样。
    因此这些人就又都开始躲着李玉,平时没事是不跟李玉唠嗑的,有事也是办完就走,在刘松年和王玲珑以及宋佳面前都不敢跟李玉打声招呼。在这栋厂部大楼里李玉除了王兰之外再无一个能说句知心话的朋友。
    李玉也乐得自在,来去自由。有工夫就翻翻帐,把那些陈芝麻烂谷子都再翻一遍,顺便再找些新的证据。李玉明白,刘松年之所以对自己持目前这种态度,就是因为自己手里有东西。是这些材料让他刘松年不敢对自己怎么样,他不得不有所顾忌。何不趁着有时间再充实一下自己的材料呢,以后说不定还能用得上。李玉很看不起这些人,她在心里跟自己说,这些人也太可笑,自己连刘松年都不怕,还怕他们这些人?是他们怕自己倒是真的。刘松年有问题不假,但这些人也不是那么干净的,咱们以后走着瞧,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
    王玲珑对李玉更加戒备了,在李玉的面前她什么事也不做,什么话也不说。李玉的手里也没什么活,就是到时候报一下税,每到月初弄一下也就行了。其他还有几本帐也在李玉的手里,但已经没什么业务发生,没什么可干的,一年弄一下也就对付过去了。这是当初回总厂上班时公司经理吴长安亲自答应给李玉安排的这些工作。由公司经理给下面的一个厂子的会计亲自安排具体工作,这在公司历史上也是空前绝后的。
    总帐原先在李玉的手里,现在给了王玲珑,这也是吴长安定的,是他跟李玉达成的协议,在这一点上李玉做了让步。双方一直恪守承诺,互不违反。
    现金帐在宋佳手里,李玉一般看不到。李玉平时能看到票子,但有问题的业务人家不走帐,或者在另外的地方走,李玉自然也就看不到什么了。
    李玉报完了税,其他时间就闲着。有用的东西李玉是看不到的,人家也不用李玉干,都是王玲珑和宋佳在忙。但李玉是什么人,她只从她们的一举一动之中就能知道她们在干什么。
    宋佳也跟防贼似的防着李玉。比如收款,记帐,都要背着李玉,现金帐都要锁在抽屉里,唯恐被李玉看到。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着,猫和老鼠就如此艰难地共处一室,倒也暂时相安无事。李玉也不在乎,不像跟最开始的时候那样想不通,时不时地生闷气。现在她已经习惯了这些,也懒得管这些,反正又不少拿钱。她想起有人跟她常说的一句话,人只有自己能把自己逗乐了,其他的人都做不到。因此李玉经常自己劝导自己,想一些使自己愉快的事情。现在她只对那些有利于自己的事感兴趣。
    大约又过了一个多月,这种相对的平静就被打破了。厂子发生的变化使李玉不得不感到心情郁闷,担心和烦恼时不时地又找上门来,尽管李玉努力使自己保持乐观,但她的努力是无济于事的。
    先是郊区那个分厂关闭了,就是刘松年要强行安排李玉去的那个郊区小厂。李玉暗自庆幸自己顶住了压力,要不然自己现在已经在家呆着了。这个厂子关闭后,工人们自然也就都散了,连厂长都自谋出路去了,不知道都在哪里落脚,弄得人们心里乱了一阵子。
    紧接着总厂也发生了一些事让李玉郁闷。
    这天李玉刚上班,就觉得大家脸上的表情有些异样。李玉似乎感觉到了气氛有什么变化,觉得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让这些人在表情上与往日有所不同。李玉也不想想那么多,在李玉看来,反正没什么好事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只要没有坏事找上自己就不错了。但坏还能坏到哪里去,和刘松年的较量进行得那样艰苦自己都挺过来了,还能有什么事让自己担心的。李玉照样跟每天一样干着自己那点活,没活可干了也把帐摆得满桌子都是,省得人家说自己闲得要死。
    宋佳也来了,一大早就重复着每天的美容活动,在不住地描着她那张脸。这时候汽车配件商店的方芳来交现金。宋佳就小声同交款的人说:“走,到那个屋去办。”说完就拿着收据出去了,交款的人也就跟着出去了。
    这就是李玉目前所处的境况,当着李玉的面宋佳连款都不收,却要去外面别的办公室办理。李玉对此已经见惯了,麻木了。她反倒觉得清静,宋佳最好到马路上去收款才好呢,李玉在心里说着。
    汽车配件商店是总厂新开的,由方芳负责经营,手下管着几个人。方芳是个三十五六岁的女人,长得还算过得去,眼下来看也算是刘松年的红人了,要不然刘松年是不会把这个汽车配件商店交给她的,而且法人的名字都是她的。商店的生意还不错,但钱和帐都在宋佳一个人的手里。名义上王玲珑是会计,但实际上都由宋佳一人掌管。这些帐李玉是绝对看不到的。
    一会儿王玲珑就来通知李玉去开会。等李玉来到会议室的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了人。主席台上刘松年、万书记、还有仪表一厂的厂长马斌、副厂长王平原和仪表二厂的承包人陈明亮都坐在了台上。坐在刘松年旁边的人是个生面孔,李玉并不认识。
    等人到得差不多了,万书记就说了起来:“大家都静一静,现在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公司新任命的仪表总厂副厂长曹国胜同志,大家欢迎!”万书记话音刚落,刘松年和几个坐在台上的人就鼓起掌来。这时李玉才明白,那个生面孔是刚调来的副厂长。
    台下的掌声不是很热烈,就有那么几个人稀稀拉拉地拍了几下巴掌,王玲珑和宋佳倒拍得挺起劲,边拍巴掌边向曹国胜微笑致意。李玉连手都没动,她在心里想这还不知道是好事坏事呢,跟着瞎鼓什么掌。
    李玉对这些已经不感兴趣,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她对这些人已经看透了,换来换去,还不都是一样,有几个人是真干事的?曹国胜说不定又是来捞油水镀金的。那么多领导搞了几十年,还不是把那么多企业搞黄了,堂堂的国企却搞不过私人小厂,内情不言自明,却又总拿体制僵化,跟不上市场变化说事。
    紧接着万书记把曹国胜的情况向大家做了介绍,把曹国胜的为官经历和业绩好一通赞扬。曹国胜自己也讲了话,表了态,表示要好好工作,让大家看他的行动,其言铿锵,震耳发聩。对这些话李玉都没往耳朵里进,她已经听腻了,早已不信这种官样屁话,都不如听外面的麻雀叫两声。
    最后刘松年作了讲话,他说:“今天公司调曹国胜同志来仪表总厂工作,是对我们工作的极大支持。是对我们厂领导力量的极大加强,相信我们厂的前途会更加光明,局面更加兴旺。希望大家要支持曹副厂长的工作,服从他的管理。他说的话就是我说的话,就是万书记说的话,我们是一个统一的领导集体。相信曹副厂长能够尽到工作责任,把自己分担的工作做好……”
    散会后,李玉来到了王兰那里,两个人谈起曹国胜的情况。只知道他是天鹅电器厂的副厂长,现在调到了仪表总厂,其他就不知道了。
    听了这些李玉马上意识到曹国胜的到来有利于王玲珑等人,因为他们都是从天鹅电器厂调来的,以前就认识。他的到来使自己又多了一个不利因素,以后跟他相处还不知道是否融洽,说不定自己又多了一个对立面。
    在以后的日子里李玉才知道,曹国胜是吴长安的人。吴长安觉得仪表总厂的事情挺麻烦,刘松年一个人在这里镇不住。上次就差一点让李玉把公司掀个底朝天,好不容易才平息下来。而且最近仪表厂发生了好几次上访事件,只有一个刘松年确实应付不了。还有就是上一次卖设备,差点又卖出事来,最后弄得吃不着狐狸还惹了一身骚,刘松年办事太不把握。
    因此吴长安便以加强仪表总厂的领导力量为名,在公司提议调曹国胜到仪表总厂任副厂长。这样一来,吴长安在仪表厂就又多了一个爪牙,刘松年也多了一个帮手。但吴长安明白,在仪表厂还是要用刘松年,至于曹国胜虽然不是外人,但有些事还是不能通过他,他只能做刘松年的帮手。
    没过几天,财务工作也相应作了调整。李玉还干原先的工作,不作变动。王玲珑仍然是总厂主管,科长,负责管理总厂和一厂,二厂及汽车配件商店的财务工作,这就叫总管四家。但仪表二厂的会计工作由她具体负责,二厂给她开多开一份工资。二厂的出纳由陈明亮的妹妹担任。仪表二厂原先也是仪表总厂的一个车间,现在是承包租赁给了陈明亮,私人经营,总厂只收租金。
    宋佳仍然是总厂的出纳,也兼任汽车配件商店的出纳,汽车配件商店也给宋佳另开一份工资。汽车配件商店的会计工作名义上也由王玲珑负责,但实际上都由宋佳来管。

    作者:文渊阁老 时间:2006-04-04 16:43

    呵呵,各位,从即日起本阁老隆重推出崭新的《刺玫瑰》下集,作为原《对峙》的下集。原《对峙》更名《刺玫瑰》上集后整理重发。《刺玫瑰》下尚在积极创作当中,阁老欲以每日五千字的速度尽快奉献给各位网友。在此阁老先过各位力顶此帖,敬请关注。
    作者:文渊阁老 时间:2006-04-05 08:12
    仪表一厂的会计和出纳仍由原来的仪表一厂的会计王丽和出纳付萌负责,王玲珑只负责管理,监督。另外,刘松年还新调来了一位会计,名叫张风风,就在王玲珑的办公室里办公,给王玲珑当助手。
    王玲珑虽然已经报过三次学习电脑的票子,但她的电脑仍然很糟糕,连打字都不会,拷贝文件也不会,财务上制表都是张风风做。王玲珑离了张风风就玩不转。宋佳更不行,还不如王玲珑。李玉倒是会,但是人家不用,来使电脑打东西都要把电脑屏幕转过去,生怕李玉看到。李玉也有那股劲,连手也懒得伸一下,让帮忙也说不会,只管报完税拉倒。
    情况这就很明显了,李玉只挣一份工资,人家王玲珑和宋佳却挣两份,李玉的心里当然不平衡。但不平衡也没办法,谁让自己不是刘松年的红人呢?
    因此李玉这天就找到了刘松年再次谈起待遇的事。当初李玉回总厂上班的时候已经跟刘松年谈过,说公司经理吴长安亲口答应了李玉是副科长,享受科长待遇,因此李玉觉得刘松年应该照办,要不照办李玉就去找吴长安,这也是吴长安当时和李玉当面定好的。当时刘松年答应了李玉的要求,但还说自己的面子已经被李玉弄得没地方搁了,如果再给李玉按科长待遇,那全厂的人还不得笑话死自己?因此刘松年答应李玉过几个月一定给办,请李玉给自己留点面子。
    当李玉这次找到刘松年的时候,刘松年仍然还是那套理由,让李玉再给宽限一段时间。李玉也不是缺那几个钱,而是觉得刘松年又在玩花招,他对那两个人那么大方,却对自己如此刻薄,李玉觉得应该提醒刘松年一下,让刘松年知道自己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谈完了后李玉也没有再坚持,答应过几个月再说,但如果到时候再不解决,自己一定去找吴长安,让他跟刘松年说。刘松年表面上非常和气,而且答应得好好的。
    工资待遇的事李玉回家也和刘宁说了,刘宁觉得刘松年确实做得太偏心,难怪李玉想不通。但刘宁也觉得没必要再跟刘松年较劲,能再回总厂上班就已经达到目的了。况且李玉这时候提出来待遇的事,好象就是为了那百把十块钱,这显得有些小气。
    因此刘宁就劝李玉说:“好了,别生气了,咱能将就着干几天就干几天,能回总厂上班,已经让刘松年没面子了,刘松年的心里还比你窝囊呢,他也是个大男人,能低下这个头已经不易了。咱也见好就收,别再往前赶。再弄僵了对谁都不好,况且咱也没真心地想把他如何,现在让咱去告他,咱也得寻思寻思。咱哪有那个精力,再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李玉则说:“我不是差那点钱,我是咽不下这口气。他对王玲珑和宋佳好也得有个度吧,他这么弄不是明摆着向我示威吗?他哪怕底下多给她们点钱也好,却这么明目张胆地给,我在全厂人的面前还没面子呢。”
    刘宁见李玉还是不平衡,就又劝道:“哎呀,行了,你不能和王玲珑、宋佳他们比的。她们和刘松年是什么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别看王玲珑现在和刘松年在一起搞得挺红火,有他们哭得那一天。宋佳和刘松年的关系我就不说了,你最清楚,让你你能做到吗?”
    听到这里李玉就不再说什么了,她本来也没想到要如何,只是在心里不平衡,觉得刘松年又在跟自己耍花招。
    刘宁见李玉没再说什么,也就又随便说了几句。他说:“现在仪表厂还有比你厉害的?刘松年都被你吓唬住了。而且现在你手里的活也不多,都是些无关紧要的,想上班就上班,不想上班也没人管,换了别人试试?刘松年不收拾他才怪。刘松年现在不惹咱,给咱开工资就行了,别的他爱怎么弄就怎么弄去吧,咱不管了,厂子下一步啥奶奶样还不知道呢!”
    李玉听了刘宁的话,也就在心里平衡了。刘宁说得没错,下一步厂子还不知道改成什么样呢,自己能不能接着往下干还不知道呢,操那个闲心干什么。哎,干一天算一天吧。有一点李玉不用太担心,自己工资虽然不高,但刘宁的收入还行,全家吃喝不用太算计,这年头能这样也就知足了,争来争去还不就是为了生活。既然能生活,也就得过且过吧。
    第二天,李玉上班的时候,却意外地在走廊里看到了一些花花绿绿的纸片子。起初李玉觉得清洁工可能来得晚了,走廊里这么多乱七八糟的纸没收走。但又一想不对,走廊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废纸呢?各办公室都有废纸篓,不会乱丢在走廊里的。难道是传单?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文渊阁老9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214天 / 跨度1989天】
    • 开贴:2006-04-04 16:27
    • 更新:2011-09-15 15:03
    • 阅读:173686 回复:11235 楼主:4438
    • 字数:约425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情感情 军人 再婚家庭 官场商场一、我不会认输610图 闽子20113 2017-12-22 15:49 152529/28866 1665/2206
    舞文《刺玫瑰》——权谋下的职场丽人(上) 文渊阁老9 2011-11-06 09:58 6626/4238 1205/2035
    其它[咨询互助]还有像我这样凄惨的法学硕士吗 faxuezhuangye 2008-10-26 23:12 408/283 176/1295
    舞文姐姐出嫁的那年冬天16图 美丽的雪20094 2012-09-28 22:07 2637/1192 165/421
    其它猎头实习的流水账4图 丑小小雅 2017-01-22 22:14 303/302 140/1138
    八卦威廉王子的女友1196图 我是玛格丽特4 2010-12-26 19:50 1020/1039 311/1499
    经济很多人说房价没降,只能说明他们看不清事情的真相,心急吃不了热豆腐1图 xjl101 2010-10-23 20:32 621/88 28/65
    其它深圳中东部22盘看楼记382图 架头安8 2014-07-11 12:19 3385/1508 192/1151
    国观王者归来(4)2020——2050年中国 文化必将一统世界9图 东方不败一统江湖9 2018-02-13 06:38 2675/716 478/2104
    真我漂在上海的寻梦人Zoe1900图 娜娜86 2013-08-03 12:15 76534/3303 231/2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