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小故事,大杂烩。听着好再来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好大的核桃 时间:2016-04-09 18:31
    我曾经是个很优秀的少先队员,所以这些听来的鬼故事,我就说是鬼故事而已。当然讲故事的人不这么说。今天中午喝酒,我的大学同学(白天上班,晚上泡代驾),很鄙视的告诉我,不能白给我讲故事了,因为不但没报酬,而且我也没有五体投地的信。想想是啊,何必这么多好故事都只是我这个无神论者听,发上来大家都听嘛。
    还听得下去,您再来。


    1出租车
    第一个,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鬼故事。
    我很喜欢听各种奇怪的想法,很多朋友就理解成我爱听鬼故事了。我的同学,傻杨,前面说的今天中午和我喝酒晚上去做代驾的哥们,他讲的比较多。因为做代驾,接触的人比较多吧,他又爱交际。(忘了说了,兼职他不只是代驾。 )
    这就是他另一个兼职时候听来的,没做代驾以前,他还干过一段出租,就是人家的车,他只包晚上。当时这么做的人也不少。
    其中有个老龚,60了。傻杨一直觉得他精力充沛——————几乎每天都在外面跑十几个小时。而且他是自己的车
    忽然有一天开始,老龚干活有时有会了。傻杨他们还奇怪,几天以后,有个老龚的朋友(老龚在这个圈子就这么一个能说得上话的朋友,俩人以前是一个厂子的)才把原因告诉大家。
    那天凌晨老龚接个活,接活的地方,在市里比较繁华的地区。但是那条街有点偏,光线也暗得很。来人拦了车,车刚停,拉门一步就进来了。当时是深秋,穿的可特厚,看不出体型。帽子还压的挺低。所以这人什么样,老龚根本就没印象,他这心里就打上鼓。一听去的地方挺繁华,加上我们这治安一直在国内名列前茅,心说走吧。
    所说这条路线不离市中心,但是有单行,绕起来,也要半个小时。那天可怪。老龚走了一个多小时还没到地方。眼看过一个一个红灯,怎么就走不到呢?那人也是,坐后面一言不发,几次老龚找话题,人家都不接,老龚这别扭。
    好容易,那人说“到啦,上年纪多歇歇吧”老龚心想哪到啦?再说没头没脑怎么蹦出来这么一句?不过乘客说话,他也得停车再问问,老司机的职业道德嘛。一停车,老龚觉得眼前一花,刚才还在大路上,左右都是路灯,现在在条小路上,几十米之外才有路灯昏黄的亮着。老龚赶紧一回头,后座哪还有人?急忙下车,左右一看地方,是XX路口。老龚蹲在地下放声大哭。

    傻杨攥着啤酒。“哭什么?”再一看同坐的各位脸色都不好,知道有事。那位给他解释。老龚的独生子,去年在那个路口出车祸死的。讲故事的说,老龚说是儿子回来看他,叫他歇歇,他得听儿子的话。

    傻杨后来给我讲这个故事,我第一反应和傻杨差不多,若真是他儿子,穿的再厚看不出体型?听不出声音?。。。。。。傻杨跟我说,老龚觉得儿子能回来看他不就挺好,所以大家都把这事当成鬼故事,何必追根求底?

    注:儿子死后,老龚的老婆就是半痴呆状态,在家里呆不下,看见什么都哭。只好送到全托的养老院,老龚一个人拼命跑车不是为赚钱,是他自己回家也呆不住。这事发生以后。老龚至少能保证每天工作几个小时然后回家休息,生活状态逐渐恢复。
    作者:好大的核桃 时间:2016-04-09 19:04
    2电梯
    这是我一师姐给我说的,她是听她公司一大姐说的。
    大姐以前在另一个公司,就是因为这事辞职换的工作。
    大姐的前公司不大,在一个写字楼里,叫啥咱就不说了。13年,公司来了个实习的大学生,男孩,人挺热情,挺懂事。
    那天吃完午饭,大姐从外面回来,在一楼遇见那小伙了,一问,他也是刚吃完回来,顺便还去前台,帮个同事拿的快递。俩人一边说一边走,到了电梯那,等电梯开开,小伙脸煞白,不但自己不上,还拉着大姐不让上。说电梯底下有人。
    大姐也让他说的发毛,更主要的还是怕他精神有问题。好在也不高,陪他走上去吧。7楼,上去大姐跟谁也没说这事,怕大家以为他脑子有问题,歧视他。就是在工作间隙过去问问“小X,刚才你怎么啦?”
    那兄弟也挺不好意思,说我可能最近又赶论文又实习,压力太大,刚才不好意思啊。大姐也就没在意。
    4点多,他出去接个客户。刚走不久,外面就闹开了。大伙出去一问,是电梯出了事。——————那小伙不知怎么掉到电梯井里。
    大姐和我师姐说,难道他中午看到电梯下的人是他自己?
    作者:好大的核桃 时间:2016-04-09 22:19
    3迁坟
    这是个待续的故事
    保真
    现在即便在农村,土葬的也很少了。能火化后弄块地,埋下骨灰就算不错。但是我说的这人,立志不能光埋骨灰。
    当然不是埋他自己。
    此人姓金,虽说没什么文化,但是近几年在村子里也算风云人物,做企业赚了点钱。他要埋的,是他爷爷。
    他爷爷还没死。
    别误会,没那么残忍。老金,其实也就三十多岁,是想等他爷爷死了,全埋。
    要说这也正常,传统观念比较浓,做孙子的孝顺爷爷,很温馨的故事。
    吊诡的是,从老金的爹妈到他夫妻,乃至他两个小女儿,无一不盼着老头早点死。
    是老头很讨厌?说不上,80多的人,生活能自理,平时不出屋。怕老头花钱?更说不上,别看老金一年几十万的赚,他爷爷除了吃口饭,几乎还真花不了一个子,连衣服都是上个世纪的,被子里的棉花都快光了。
    那么为什么盼着他早死呢?因为他死了,老金父子就成了十里八村有名的孝子。
    更吊诡的是,十里八村都知道他家是怎么对待他爷爷的。却都公认,只要他做到那两件事,就是大孝子和大孝孙。
    一件事就是死后不烧,风光大葬,另一件事就是迁坟。
    不烧,大塟其实就是花钱的事。迁坟可就不一样了。
    老金家有祖坟,如果他爷爷埋在祖坟里,自然是埋在他太爷爷下手。当然他太爷爷上面还有老祖宗们。迁坟了,他爷爷就是开基的老祖,这气派的新坟谁起的?老金!
    这老祖谁埋的?老金!
    筹划迁坟是几年前的事情,不过说实话,农村现在管的也不是那么松,老金也不是那么有钱。说是做企业,其实就是一家大小齐上阵,连一个外人都没雇佣。所以新坟地弄下来,也就到了去年。
    新地批下来那天,老金爷俩兴奋地喝了半夜酒。老金的爷爷,嘟囔了一夜,当然没人在乎他的嘟囔。从那以后,老头的作息习惯大颠倒。以前是天黑睡,不到黎明起。现在是黎明睡,快中午才起。反正也没人在乎他。不怕他晚上吵得别人睡不着吗?不怕老金一家住新房,老头住村头的老房(只有一间不漏风),隔着半里地呢。
    快清明那天,老金不能不去见他爷爷,要上坟啊,他必须得去。到那老头说我不着急,你太爷爷天天来。
    老金从很早就认为他老糊涂了,现在更坚定这个信念,反正通知到了,也不废话,扭头就走。他爷爷说你可小心点,你太爷爷说你进城要出事。老金啐了好几口。
    老金的确要进城,他家的产品,每月老金开着三马子进城送次货。走到县城边上大桥,老金把不知道怎么一歪掉下桥去,好在河里没水都是软泥。老金只是摔了腿
    以后又是这么三四回,老头成了半仙,当然只是对自己这一家子,说什么什么准,而且几乎没有好事。问起,他就说是老金太爷爷告诉他的。村里,不少人信这个,就劝老金爷俩上坟烧烧纸,求求老祖们。不但这爷俩,全家都去了。无效。
    老金很想不通,迁坟,虽说自己有私心,但是也是光宗耀祖的事,老祖们怎么就那么计较。现在他爷爷还活着,后续如何,谁也不知道。不过现在老金他们晚上没事几乎不出门。他爷爷,一个孤老头,在村口的破屋子里,一到凌晨就跑到院门口坐下,对着村外荒坟的方面,一聊就是一宿。想想也吓人。更何况曾经有本村的人喝醉,晚上从那过,说无意看到老头,眼睛居然像猫一样放光。
    作者:好大的核桃 时间:2016-04-09 22:20
    @西瓜的梦想abc 2016-04-09 18:58:00
    继续
    -----------------------------
    谢谢
    作者:好大的核桃 时间:2016-04-09 23:09
    4喝酒
    酒壮英雄胆也好,酒壮怂人胆也好,喝完酒的人,胆子确是比平常时候大。
    我同学的爷爷年轻时候胆子不小,那年村里走了位老人,农村嘛,咋都有点亲戚关系,他又是晚辈,还出名的胆子大,守灵自然有他一号。
    一般守灵的都是几个晚辈,不是自己家的老人,也说不上伤心,守灵干啥呢?玩牌。那时候村里也没麻将,就是马吊牌。
    和麻将一样,也是四个人玩。这哥几个玩得正爽,灵堂进来一位。不用看,闻味就知道,村西牛大爷。
    牛大爷是村里的大户,说简明点就是地主。不过北方很多地主跟老电影里的不一样。其实自己也下地干活,没那么凶神恶煞老奸巨猾的。像这位牛大爷,村里人对他唯一一点不好的印象就是喝酒。
    为酒伤身说的就是他,可笑的事,牛大爷跟死者胡老头是好酒友。胡老头虽然也爱喝,但是不像牛大爷没节制。结果牛大爷喝得身体不健康,到底还活着,胡老头还小几岁,反而先走一步。
    好朋友走了,牛大爷很痛心。原本他要守灵,胡老头的家人不让,怎么人家辈分也高,家业也大。牛大爷不肯走,没关系,请到上房歇着。结果他又喝醉了。
    寡酒难饮,又想起老友,牛大爷颤巍巍来到灵堂。说小哥四个别打牌了,咱们爷们喝几盅。
    都憋着赢钱,再说和长辈喝酒也没意思。这几位不肯去。牛大爷看叫不动也没办法。提着壶酒,对着纸人就坐下了。没错,就是少给死人的纸扎人,金童玉女啥的。
    我同学老家的规矩,灵堂里晚上纸扎都不摆开。纸扎人在屋角,牛大爷这就是冲着墙坐着,背对着死人。
    死人躺在棺材里,可是没盖上,普通成年人站起来一眼就能看见。所以那几位坐着打牌呢,眼不见心不烦。
    再说牛大爷冲着纸人坐下,滋喽一口酒,吧唧一口菜,这也罢了。他嘴还不停,什么老哥哥我想你啊,咱俩没好够啊之类感慨不停。您想,在灵堂里,有个人对着纸扎喝酒说这话瘆不瘆人。打牌的觉得后脊梁嗖嗖冒凉气。有个就站起来“牛爷,您上桌喝几口”
    这话其实没说完,这位嗷的一声。连滚带爬的跑出去,那仨吓一激灵,站起来一打眼,鬼哭狼嚎屁滚尿流的都跑了。
    本家也醒了,连同帮忙的亲友,在院子里接着这几位“咋了?”
    “诈尸啦”
    全吓坏了。
    粗略一问,原来那个招呼牛大爷的不是站起身吗,他是背对牛大爷的,要说话得转过头。这屋子才多大,一转头自然眼光也就扫过棺材,嗯,棺材里死人呢?再一看,好,牛大爷对过坐的不是纸扎,是死者。直挺挺的,眼睛像蒙了一层雾,直勾勾的看着牛大爷。(反正我听故事的时候,脑补的是山村老尸里的那双眼)
    人多力量大,胆子也大。总不能在外面瞎闹,打着火把,拿着家伙,几十人进了屋。死人,好好的躺着,纸扎,好好的站着,牛大爷,一边喝一边和纸人谈心呢。

    后来村里分了两派,一派说根本没有诈尸的事,这几个小子胆小,看错了。
    一派说不是诈尸,是死者的魂回来听牛大爷拉呱,阴气重,让这几个小子也看到了。
    大部分村民是后一派的,因为这几个人胆子不大也就不会派去守灵,再者谁也不会拿自己的名声开玩笑,让自己落个胆小的名声。
    我同学的爷爷,坚持说他看见的绝对是真的,棺材绝对是空的,牛大爷对面绝对坐着死者。你俩小玩意绝对不能不信
    作者:好大的核桃 时间:2016-04-09 23:34
    5看电影
    这是我小时候的事。
    小时候学校经常组织看电影,我记得大决战每部都看了好几遍。那次可好,组织的是喜剧。不但我们,老师都高兴。
    那时候我最多2年纪,因为当事的老师,二年级以后就不教我们了。也不大可能是一年级,一年级她不是班主任。这事前几年聚会,我还向她求证过。
    老师对我们挺好的,但是也特严。小孩,哪有不怕老师的。
    看电影那天,老式的电影院,每排两头各坐一个老师。我坐在当中,旁边是果丹皮。果丹皮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
    电影真好看,看到一半,果丹皮想上厕所,不敢和老师说。你说小孩都是怎么想的,不敢和老师说,想个主意从椅子底下爬出去——————我们这排后面就是走廊——————。
    谁帮他作案呢?我。
    结果到散场出事了。排队,老师一点数,少一个,能不着急吗?我还高兴呢,等问到我这我才恍然大悟。噢,少的那个是果丹皮啊!
    找吧,女生真讨厌,给我们告密了。老师那个问呀,他去哪了?我哪知道。最后在放映室拐角找到的。
    还有什么说的,请家长。我俩吓坏了。别人都回家,我俩跟着回学校,等家长领。小孩害怕是害怕,闲不住,我就问他玩什么了?
    果丹皮来精神了,说尿完尿想回去,有个叔叔把他带到一间屋子,给他变魔术。我很兴奋,什么魔术?果丹皮说他能用手一拉,把嘴咧到这——————到耳朵——————,还能用脚点火。说的我俩这高兴
    家长来了,果丹皮如实供述。老师气得“你怎么能说谎呢?哪有屋子,你不是在放映室过道吗?”
    反正我俩被当反面典型,在每周的升旗仪式上点名批评。
    这是都快忘了,我上大学以后,由此小学同学聚会,果丹皮跟我说“你记得我走丢的电影院?”
    我说:“啊”
    他说前一段翻新,在地下室挖出一具尸骨,干尸。嘴被割到耳朵,而且还受过很多酷刑,膝盖以下都被烧没了。我才想起来,他说的那些酷刑,就是果丹皮当年说的给他表演的魔术。

    不过从心理学也能解释,毕竟当时我俩受的刺激比较深,虽然是老师施加的刺激。而记忆又是可以改造的。说不定果丹皮当年说的魔术,和我们想起来,在聚会上回忆的魔术,后者反而是经过改造的记忆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好大的核桃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793天 / 跨度1334天】
    • 开贴:2016-04-09 18:31
    • 更新:2019-12-05 13:54
    • 阅读:9659549 回复:87059 楼主:4690
    • 字数:约2229千字
    • 图片:36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