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凤纹玉蝶》长篇科幻小说 /作者:红尘瑜锦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6-02-05 12:26
    《凤纹玉蝶》长篇科幻小说 /作者:红尘瑜锦


    『万物去了又来;存在之轮永远转动。
    万物枯了又荣;存在之年永远行进。
    万物分了又合;同一座存在之屋永远在建造中。
    万物离了又聚;存在之环永远忠实于自己。
    存在始于每一刹那;每个‘那里’之球都绕着每个‘这里’旋转。
    中心无所不在,永恒之路是弯曲的。』

    ——尼采

    那片神奇的大陆,航船般地远去了,但他不会海市蜃楼般地消失,
    他会以也自己的方式存在着。
    那场旷日持久的血腥战争,仍会继续。
    而我有幸,通过“虫洞”之门,回来了。
    生命和自然,从没开始,亦无结束,它们都永续一种状态——“存在”。
    所谓生,既是它们仍被“记忆”,所谓的死,既是它们已被“遗忘”……
    而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它意识的一部分,它的名字叫——“宇宙”。

    ——蝴蝶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6-02-06 09:09
    第一部

    1. 奕与蝶

    蝶一边穿上那件轻薄贴身,银蓝色相间的恒温智能户外冲锋衣,一边把卧室四周巡视了一遍,以确认该带上的东西,都已经装进了那个大号旅行背囊里了。
    全部装备和用品,她已经不需要照着长长的清单,一样一样地收拾了,那份清单,早已全部清晰地印在她脑子里了,无一遗漏。
    她捋了捋短直的头发,从桌子上拾起最后一样装备——那只银灰色人工智能的航空合金手环。
    这款超薄的手环,只有她那纤细的食指一样宽,两侧镶着粉色的镶边,闪光的金属表面镌刻着一只蓝色蝴蝶。这是一只全球限量版最新款手环,纤薄的体内,蕴含的都是目前人类最先进的科技成果,除了通话以外,比如,全息弹幕、高精度全球GPS、全天候专业气象预报、环境检测、生物检测、生命体症监控等。
    这是哥哥奕送她的生日礼物。
    她把手环轻轻地往左前臂一贴,带有记忆功能的手环,就自动弯曲,以最合适的松紧度,舒服地缠绕在她纤细又结实的手腕上,搭扣发出轻微的吸附声,手环自动锁定,不至于脱落。
    刚戴好的手环,嗡嗡地轻微震动起来,同时,一股妙不可言的暖流,从手臂涌向她的全身,她已清晰知道,是奕在打电话催她。这是手环的来电感应功能,它能让人的神经系统直接判断出是谁的来电。
    “哥。”她抬起手,向手环轻声说了一声,手环的通讯功能自动开启。
    手环里传出奕的声音:『准备好了吗?是否可以出发了?我已经在车里了。』。
    “马上来了。今天怎么这么着急,这可不是你的作风。”
    这兄妹两人的性情,对比十分鲜明,哥哥奕,内向沉稳持重,遇事从来不急不慌,而妹妹蝶却外向活泼性急,做事风风火火,可能从小受父母,以及这个对她关爱有加的哥哥的宠爱,养成的小姐脾气所致。以往每次出门,都是她早早地下了楼,在院子里或在车里催奕,而今天,奕却早她一步,这倒是不多见的事情。
    她快速又熟练背上背包,下了楼,在门廊处换上她那双专业登山鞋,来到屋外。

    2096年,南部8月的阳光,从一早起,就浓烈地扑向温热潮湿的大地,让人感受着骄阳火炉般的威力。
    蝶望了望万里无云的蓝天,习惯性地低头看了一眼手环,上面显示的温度是摄氏29度,还算是一个没那么糟糕的天气。
    不过,两三个小时之后,她就已经飞越云贵高原,远在几千里之外了。她更关心的是那里的天气状况如何。
    出门看天气、观察温度、湿度、紫外线、重金属污染等一系列气象和空气质量数据,是她多年野外生活养成的习惯。
    蝶在高中时代,就已经是个专业的户外探险旅行者了。这要归功于她那在大学里做人类学、历史学教授的母亲,从小对她的启蒙和薰陶。也要得益于她那富有的父亲,对她巨大的经济支持。而她云游四海的天性,却无疑是继承自她的母亲。
    从上初中时起,她开始迷恋于收集蝴蝶标本,研究蝴蝶的生长过程、物种特征,分布和进化,为此,她走遍了世界各大洲几乎所有,蝴蝶分布比较集中的地方,南美的亚马逊河流域、大洋洲密集的群岛、南亚的热带丛林、中国北方的长白山大兴安岭,西南的云贵高原。高中毕业,她毫不犹豫地首选了生态学和生物遗传工程,作为她的主攻专业。
    她喜欢万物生长的自然,更喜欢自然中的万物,空灵而沉寂的太空,雄奇的山川地貌,珍稀的动植物物种,还有温煦的阳光和柔软的海浪。

    奕早已发动好车子,在等着她了。
    蝶把背包放进后备箱,坐进车里,并拉好安全带。
    “还要劳烦你这个大总裁,亲自送我。”蝶开玩笑地对奕说。
    奕一贯地不善言笑,平静地说:『昨天晚上,爸妈还专门来电话,嘱咐我今天务必亲自送你去机场。圣命难违啊。』
    “哈,这么说,你是不太情愿去送我喽,属被逼无奈?”
    “别啰嗦了,公主,快坐好,我们得出发了。”
    奕大蝶6岁,是她唯一的哥哥。
    蝶从小到大,奕一直对她呵护备至,不容许她受一点委曲,把她当成他最至爱的宝贝玩具一样,奕对妹妹的呵护,甚至超过了她那对整天四处波、浪迹天涯的父母,蝶有时甚至觉得,奕倒更像自己的父亲,而自己的父亲,却更像哥哥,对她的事,极少过问。

    车子平稳地穿过浓密的林荫道,驶上了机场高速的高磁性空中隧道,奕做好了导航定位,让车子腾空在漂浮状态,开始平稳地自动驾驶。
    “又去蝴蝶谷?”奕的手习惯性地放在方向盘上,平静地问道。
    蝶把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回答说“下个月,洛杉矶有个生态保护与开发联盟的研讨会,我要去参加,并且还申报了课题,要进行答辩,我要再去搜集些资料。』
    奕:『有什么新的发现,要在会上发布?“
    蝶:“目前还没有,不过,你知道吗?上次去蝴蝶谷,我发现的几个新的蝴蝶种类,它们的进化速度,是非常惊人的,也十分令人费解,有点不合常理,不符合遗传规律,我要再去看看。”蝶轻描淡写地说道。
    奕点了点头:“你这是第几次去蝴蝶谷了?”
    蝶眨了眨眼睛:『记不得了。』
    奕:“你好像对那里,情有独钟哦!”
    蝶确实都不曾留意,这是第几次去蝴蝶谷了。她去蝴蝶谷,只有一个目的,收集和研究蝴蝶,她的注意力 全在那些美丽的蝴蝶身上。蝶曾经在那里,发现过一直以来,被业界认为中国境内不存在的两个新科种类蝴蝶。

    蝴蝶谷地处于中国西部,川滇藏交界处的横断山脉,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大香格里拉地区腹地。在全球蝴蝶分布密集的区域中,蝴蝶谷有着最丰富,进化过程最清晰的蝴蝶种群分布。那深邃的原始密林,似乎隐藏着数不清的人类未知的东西,有些属于再无法回到的过去,而有些属于遥不可知的未来,冥冥中,她感到,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召唤她去,而那究竟是什么,她始终无法说清楚,亦无法理性的感知和判断,每次离开那里,总有些怅然若失,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完成,有种欲罢不能的强烈感觉。
    每次从蝴蝶谷归来,她都跟丢了魂似的,心象断线的风筝,无法着陆,四处游荡。有时,她会流连在标本箱里,望着眼前飞舞的一只只彩蝶,翩然而动,而内心,却回旋着难以茗状的冲动。
    蝴蝶谷,以其无穷的神秘魅力,吸引着她。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6-02-06 09:26
    车内的对讲电话,突然嘟嘟地响了起来,奕按开了开关,把接听模式切换成了听筒模式,随即拿起了电话听筒。
    “这个事情,上周的会议上,已经有过明确的决议,我们的策略不变,不应该再反复了。”奕回应着电话:“……为什么要这样?……哦,能否说明一定和富山有关?……好吧,我还需要十五分钟时间,十五分钟之后,在会议室,OK,拜拜!”
    奕挂断了电话。
    听到富山两个字,蝶知道,通话的内容一定与他公司的竞争对手,富山集团有关。而富山的掌门人,年轻漂亮的女总裁,格,是奕的高中同学,同时,又是奕的前女友,曾经是奕的疯狂崇拜者和追求者。
    他们之间交织着个人情怨的商业竞争,已经持续了很多年,期间无数不可言喻的戏剧性,一直是各类新闻媒体,甚至街头巷尾,争相追逐的焦点,无数绯闻、传奇、花边段子的渊薮滥觞之地。
    奕和格是高中同窗,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同出于世界顶尖一流大学,奕是电气工程的硕士,格是经济和金融的博士。一个青年才俊,年少有为,二十多岁,便执掌泰利集团——这家全球性的,以大型铁路隧道工程为核心业务的集研发、生产制造和工程施工为一体的大型集团企业的帅印;一个是品貌兼备,风情万种,颜值与智商均暴表的美女总裁,少年意气,女承父业,成为富山集团——同样为世界顶级大型电气工程集团企业的掌门人。他们俩人,曾经被业界和世人认为是天造地配的完美组合,令无数人羡慕嫉妒恨啊,尤其令业界恐慌的是,如果两人真的成了好事,联了姻缘,那么泰利和富山,两家企业的合体,将成为业界无可匹敌的巨型航母,所向披靡,再无江湖。如果那样的情形出现,政府是一定要出面干预的,不是他们的婚姻,而是两家公司。他们的股权结构,或者业务领域,一定要做出重大调整,否则有垄断的趋势。而就在他们两人及其两家公司,处在所有舆论和媒体的焦点,名誉和声望也都处于白热的顶峰状态时,两人突然原因不明也毫无预兆地宣布分手,这个迷一般的逆天变故,引发了业界和所有人,无数的猜测和联想。一时间、各种消息、传闻、流言、内幕,段子漫天飘散,令人目炫神迷,有为之惋惜者、有为之庆幸者,有人为之惊讶,也有人为之感叹者。
    奕一向内敛稳重,朋友和下属都认为,他是个城府极深之人,他的内心如湖水幽深而莫测,他的想法,外人根本无法揣摩,甚至于他的亲妹妹蝶,对此也讳莫如深,奕和格的突然分手,至今仍是世间悬迷。
    而更大的迷团,是两家公司今后将如何相处,既无秦晋之好了,难道反目成仇不成?这却是业界格外关注的事了。
    那时,蝶年纪还小,不谙世事,对男女情事和世事纷争,尚处无所动容之龄,她印象中的奕,不动声色,比较安静,言语不多,对父母是极其孝顺,对她更是关爱有加。她对奕亲情加崇拜,她认为,像他哥哥这样的男孩子,不知道会有多少女孩子趋之若鹜,她要不是他亲妹妹,也会爱上他的,可以说,奕也是她心中的男神偶像之一,他出了点风流韵事,那可是再正常不过了,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这是发生在几年前的事儿了,自两人分手风波之后,一度喧嚣呱噪的那些个报道与传闻,也渐渐地淡出人们的视听。而今,富山这个名字,再次从奕的嘴里说出来,蝶隐隐地感到,这两个人之间的情感纠葛,其实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这种事情,一旦开始,再无结束,停不下来的。这两个人和两家公司之间的关系,估计也会变得更加微妙和复杂。
    战火重燃还是鸳梦重温呢?蝶心里琢磨着。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6-02-06 11:43
    “哥哥,你还记得她吗?”蝶突然想起一个人,问奕。
    “谁?”
    “上次,去机场的路上,我们顺路去取那只蝴蝶标本箱,在店里遇见的那个女孩。头发长长的,穿着一条白裙子?”蝶努力描述,以便唤起奕的回忆。
    奕颊了颊眼镜后面秀气的眼睛,回忆到:”哦,记得,那个女孩子,为了那只标本箱,还得罪了她,她怎么了?”
    蝶:”没什么,刚刚我们又路过那里,想起了她,上次,你真把人家伤的够呛,有点过分。”
    奕咧了咧嘴,瞄了蝶一眼,佯装无所谓地说:”为了我可爱的妹妹,做一切都是值得的。”
    蝶苦笑着看了一眼奕,说:“故意的吧,说得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奕的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意。

    有这样一个贴心的亲哥哥在身边,蝶的内心倍感踏实和安全,充满了幸福感。其实这种感觉,一直陪着她长大,也许,正因为如此习惯,所以常常被忽略。
    记忆里,却经常是他们俩横眉怒目,吵得不可开交,直到父母上前把他们拉开为止。小时候,蝶曾经无数次陷入机灵的奕恶作剧的陷阱,搞得她窘态百出,甚至嚎啕大哭,而奕在一旁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然而,也有无数次面对一件心爱之物,他俩都是以拚死的互不相让开始,而以奕的妥协,让给她而告终。这就是奕。他似乎永远在向妹妹示威、宣战,以证明他的地位和强大,而又无数次地用行动告诉她,他爱护她,会保护她,是她的守护神。蝶有时在想,难道,奕是一个有着巨大翅膀的天使吗?那对巨翅,呵护着她,也遮挡着她的天空,让她无法突破、超越,得到她想要的自由。直到有一天,她长大了,离开了家,开始她自己浪迹天涯的生活,求学、旅行、探险,渐渐地,她觉得,那对一直高悬在她头顶上,为她遮风避雨、抵挡烈日的巨大翅膀,似乎淡漠了,透明了,消失了,变成了一对隐形的翅膀,根植在她内心,无时不在支撑着她,让她感到温暖和力量,只偶尔,在那些不经意的瞬间,她才会突然内心掠过一丝怅然,那对翅膀还在头顶上,该有多好。
    蝶喜欢独自一个人,做户外探险旅行。
    这种无所畏惧,富于冒险精神的性格,从很小的时候起,就在蝶的身上显露出来,有时,父母觉得,蝶更像个男孩子,似乎没她不敢去的地方,也没什么她不敢做的事情。
    有一次,从事人类学研究的母亲,带着她在一个非洲平原部落做田野调查。一天傍晚,如血的残阳,已在西边的旷野隐匿怠尽,母亲走出帐篷外接听电话,只留下小蝶一个人在帐篷里睡觉。等母亲回来后,却发现她不见了。随后,她母亲通过安装在她身上的GPS定位仪,很快在离营地将近八百米的密林边缘处,找到了她。而令众人皆大吃一惊的是,在离她不到10米远的地方,竟然卧着一只公狮。可令大家感到诧异的是,那头巨兽,竟然安静地趴在她面前,与她对视着,眼神充满平静和慈爱。魂飞魄散的母亲,赶紧和众人驱走了那头狮子,救回了小蝶,并感到万幸,或许,那是一只已经吃饱喝足了的狮子,才没有伤害她。但令她母亲感到蹊跷的是,小蝶竟然与那头凶猛的野兽相处得如此平和而又默契,那一年,小蝶四岁。
    这个外表文静的小女孩,似乎有种无所畏惧的天性。她八岁时,羡慕体操运动员在双杠上飞舞的姿态而入迷,自己也爬上去,结果跌了下来,摔断了一只手臂。
    十一岁那年,她只身一人,闯入了维修状态的地下管道网中而迷了路,整整丢失了两天,害得她父母报警,全城出动地去寻找她,幸好,维修人员及时发现了她。发现她时,她正想从离她家一公里远的另一个出口处出来,因为,她感到有些饿了,要回家吃饭。
    她不但胆子大的出奇,而且,对一般男孩子感兴趣的诸如智能电子设备、虚拟现实游戏、和人工智能计算机等,都充满着无比的好奇和浓厚兴趣。
    上初中时,跑到她父亲公司的机房里乱搞一气,险些酿成大祸,幸好被奕及时发现。
    她虽然受到极度严厉的警告,但父母却并没有过多地惩罚她,不知是对她的顽皮已无可奈何,还是对她们可爱女儿的溺爱和放纵,总之,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她没有因此而遭到任何责罚。
    直到高中一年级时,14岁的她郑重向父母提出,她要一个人独自去西藏。
    当时,父母别提有多担心了,这可是他们唯一一个宝贝女儿,况且还未到成年,还没有脱离被监护的年龄。西藏地广人稀,自然地理条件极其复杂和艰苦,虽然,有先进的电子智能设备、通讯设备的帮助,可她毕竟是个女孩子,父母纠结了半个多月,苦口婆心地劝她放弃这个念头,但对蝶来说,似乎根本没把这当成个什么事,她还为这次独自进藏,专门给自己定制了两个月的体能训练计划,每天跑步、游泳,爬山,做力量练习,上网搜集资料等等。两个月下来,她已经从一个外表纤秀细腻的小女孩,蜕变成一个皮肤黑红身体结实的小女汉子,令父母和奕也不禁有些惊讶,原以为她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出什么妖娥子,没想到,她却如此认真和有条理地付诸了行动,父母对她也刮目相看,除了看到她做事的认真态度外,也发现了她性格中,不单单是胆大、冲动、争强好胜,也有思维的慎密性,做事的条理性。
    蝶长大了,不再是那个无知无畏,莽撞冲动的小女孩了。她户外探险旅行生涯,也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
    到大学一年级时,她已经两次赴太空做星际旅行,穿越非洲的一望无际的原生态大草原、踏足过南美亚马逊河沼泽遍布的热带雨林、以及西藏巍峨的冰川雪峰……
    蝶的名字与她对蝴蝶的痴迷,却既是个巧合,也让人感到,冥冥中是某种机缘的安排。
    蝶的父母是在大学里认识的,父亲来自北京,母亲来自西安。
    两人结婚后,既没有留在北京,也没有呆在西安,而是定居在了中国南部新兴城市的S城。
    奕六岁那年。蝶的父母结束了短暂的休假,父亲去了四川的工地,处理一些工作上事情,当时,他的公司正在修建一条新型的高速磁悬浮铁路,而她的母亲则去了欧洲北部的冰岛,继续她的人类学田野调查工作。
    某天晚上,她父亲做了个梦,梦见有两只漂亮的蝴蝶,一直在他的眼前飞来飞去,一只小的,蓝色,另一只大的是棕色,翅膀上都生长着美丽的紫色斑纹。两只蝴蝶萦绕着他,久久不去。
    早上起来,父亲给她母亲打电话。
    还没他开口说话,她母亲就迫不及待地说:“亲,有个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
    “你又要当爹了。”
    父亲联想到昨晚那个浪漫又怪异的梦,惊喜之余不禁地问道“一个,还是两个?”
    “什么两个?”
    “双胞胎啊。”
    “为什么这样说,好像,没有先例哦。”
    “赶紧去查查。”
    检查的结果,当然,只有一个。
    当蝶顺利生下的时候,父母欣喜之余,当然要给他们心爱的女儿起个漂亮的名字,蝶的父亲给她母亲讲了当初的那个梦,于是,就叫她蝴蝶吧。
    而蝶后来对蝴蝶着迷,不谙内情的外人以为,她是因着迷蝴蝶,甚至把自己的名字,也改叫了蝶。而父母觉得,蝶与蝴蝶,似乎真的有些与生俱来的缘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红尘瑜锦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269天 / 跨度1470天】
    • 开贴:2016-02-05 12:26
    • 更新:2020-02-14 12:26
    • 阅读:23955 回复:4386 楼主:698
    • 字数:约170千字
    • 图片:5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