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武术行业长篇小说《真武百年》-厚重写实、构架庞大、国术武技可供参学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铁萼奇兰 时间:2016-04-25 14:36



    写实风格、构架庞大、可供参学的武术行业长篇小说《真武百年》三部曲-分享之《真武雷音》

    生而合欢,死有何惧,士为知己者死;
    喧嚣似药,寂寞如刀,生死之间不敢花哨。

    一杆镖旗,一条镖路,为晚清帝国之缩影,维系商业命脉,国运枯荣;
    一场谋杀,一场浩劫,为商帮家族之预兆,关联镖盟生死,镖业格局。


    本贴分享作品,是《真武百年》三部曲-六册本最后一册,名《真武百年》,实为《真武雷音》-
    三部曲为:
    -《六合拳宗》(上册《十大形意》下册《猛虎出笼》)
    -《帝国镖路》(上册《铁血镖途》下册《镖门奇局》)
    -《真武百年》(上册《兵技世家》下册《真武雷音》)


    铁萼奇兰出品写实风格武术行业小说,就情节之外,国术武技部分,具备相当的教学指导作用,行业技能、人情世故方面,也尽量再现传统风貌,以供武术爱好者在情节趣味之外,可以从中借鉴参考,吸取经验,丰富完善自身所学,解答揭密武术问题,感受传统武术行业的方方面面,并将其中智慧用于现实生活。这是写实风格武术行业小说,不同于一般的武侠小说的地方。

    《帝国镖路》的故事简介:同治年间,豫东平原成了清兵与捻军的主战场,商镇社旗未能幸免,联盟镖局奋力抵抗,穷凶恶极的捻匪放火烧了山陕会馆,各大商号的掌柜们被困在春秋楼里。作为最佳撤庄地的周口,不断有人赶来求救。多数镖行不敢接镖,瑞昌内部尔虞我诈,袁镜仪放弃了家族的资助,临时招集了一支镖队奔赴救援,与晋中镖局联盟,护送商帮北上晋中。

    在应对各路劫匪的同时,也不断化解着竞争镖师的纠缠。镖队一路艰难地过了黄河,盟主戴问雄却接到了老家惨遭血洗报复的噩耗。袁镜仪与戴问雄精诚配合,一路破解刺客组织的埋伏与追杀,赶在入殓之前杀回晋中;凭借搏杀经验与循迹追踪的技艺,利用死者的伤痕、现场的印迹推断杀招,再现了案发情形。

    在各方压力下,袁镜仪置身险境继续追查,逐渐锁定目标,却发现刺客来自不同组织,而且很早就潜伏在了自家字号。袁镜仪一路追索,终于察觉了敌人暗杀左宗棠、乔致庸,以破坏大军出征的最终阴谋。
    《帝国镖路》道出了商帮武行光鲜背景下的种种艰辛,真实再现了晚清武林宗师的生存环境和江湖生态,巧妙地诠释了北派武林至为神秘的绝技——心意六合拳的理法和技法奥义,以及太极、形意、八卦、通臂、地躺诸家拳种的风格特点,让人身临其境地体验到中国拳术的真实风貌。
    此次分享发布《真武雷音》则是跳过《兵技世家》直接就是原本的下册内容,所以这里要介绍一下《兵技世家》有着什么样的故事。

    接上部,谜团揭开,乔致庸资助左宗棠收复西疆,接下了汇兑官饷的业务,为此需要大宗白银运往甘陕开设票号,乔致庸求助于总镖头,为此才导致总号遭袭。为了粉碎敌人的阴谋,也受到管理西征粮务的乡党袁保恒邀请,袁镜仪放弃了被叔父篡夺的家业,再次与晋中镖局合作,设立大漠雁门擂,以拳谱、珍宝、左宗棠替身为诱饵,引蛇出洞,调虎离山,解决了许多武林纠纷的同时,暗中完成了起镖运现,同时也逼得潜杀手一一现身,以武林的形式做出了了断。

    而在此前,主角袁镜仪老家寨堡被不明来路的匪帮占据,袁镜仪在通过了戴家邀请的武林朋友的守擂资格考核,马不停蹄敢回项城处理家务,也是携带最具刺杀嫌疑人马稚儒一同北上守擂。这其中也十分凶险,袁镜仪再次进入豫西山林,求助八卦门朱兮出手,而后协同孙青铜等人驱散了匪帮,而与马稚儒斗智斗勇,顺利到达晋中。到达之后,先赴杀虎口设擂迎接江湖朋友,圆满成功之后,又赶赴雁门代州关帝庙大擂。

    《真武雷音》部分,便是以“大漠雁门擂”为背景的这一段故事。阅读之中如果有感觉“前情不明”时,联系《帝国镖路》应该也会找到对应,不影响情节理解。

    《真武雷音》前,加入上部《兵技世家》结尾八章,以完善相关情节。提醒:武技部分,一定要全篇贯通,不要截取某一片段当做定论,对比着看,大有裨益。

    作者:铁萼奇兰 时间:2016-04-25 14:38
    序章 前情八章:
    第一章 金枝铁萼
    仲夏的天空,蓝得清澈见底,万物在清澈里泛着一层银子的光泽。草木的根茎、枝叶也都在这阳光生机盎然地舒展着,鸟儿懒洋洋地躲在树荫之后,任凭知了嘶鸣聒噪。山野里的雨雪霜露都伴着落叶融进了泥土,化作大地的醇厚芬芳,滋养着正在生发的新绿。这样爽朗的天气,自然地就会带动起一种莫名其妙的轻松,行走在山野之间,嗅着自然的醇香,隐隐有一种醉美之感。袁镜仪二人以马代步,这一路走得不急不慢。雁门擂的开始在雁门,但袁镜仪却已经行走在事件里了。
    如果不是要急着参与到大业之中,袁镜仪真希望这镖途再长一些,长到可以跟马稚儒只是探讨人生与武学。可现实总是不遂人愿,袁镜仪听着马稚儒的安排行宿,不觉劳累便到了晋中,而且比自己预算的时日还要提早两天。
    依着马稚儒的习惯,找了家路边店稍作休息,二人正喝着茶,却听到一阵混乱跋扈的马蹄声响,然后是“合吾合吾”嘶吼着的喊镖声。老远望去是七、八个镖师模样的人,头前挑着两面条旗,隐约是“脚踩虎口两条路,拳打黄河三道弯”,看这口气,显然是冲着雁门擂来的。驰骋而过的时间,袁镜仪才看清楚,竟然是尚燕虎带着几个兄弟,他敢这么做,想必是得了到广盛的允许。
    马稚儒先与袁镜仪在外城歇息了一日,而后带着袁镜仪去自家分号放下了行李。袁镜仪这还是第一次进自家分号,没想到的是,孙青铜等人已经在分号等候了,他的到来让驻扎在分号的铁背龟、双头蛇欣喜万分。能够再次与早先的同伴并肩合作,孙青铜也感到非常高兴。特别是庞秋实,少不了又是一通显摆。
    分号给袁镜仪最大的印象,就是窄秀高长,太阳只有在最高的时候才能照亮过半院落,跟马稚儒给人的印象很像。在大敞口的地窖上空,拉着铁丝编织的罗网,就是猫都钻不进去,偶尔钻进一只麻雀来,那也只能有去无回了。不铺张开翅膀上不去,铺张开翅膀又钻不过缝隙,这跟人世间的许多处境非常类似。袁镜仪不禁感慨,如果戴家上方也用铁网罩上,对应着墙角再设下埋伏,恐怕当夜的刺客就有去无回了。
    马稚儒派跑街学徒出去打听了,说分为两处擂台,雁门主擂安排停当,虎口迎客擂的根基也已筑成,只等东主择吉日开擂了。
    袁镜仪突然惊出了一身冷汗,错不该把马稚儒带在身边,一旦马稚儒参与到戴问雄的内部议事,那他真是什么都就一清二楚了。而自己并不想把马稚儒嫌疑告诉戴问雄,这样一来就不好收拾了。赶紧支应跑街道:“你再回去跑一趟,就说晚辈袁镜仪已经到了,暂且跟我马稚儒伯父在自家等候,晚辈随时恭候戴盟主调遣。”这样一来,马稚儒应该就不好随同前往了。
    没想到马稚儒却道:“镜仪,既然要借助戴家成事,就不要跟戴家摆谱,年轻人多跑两步不算啥,不用留下来照顾我,我还没老到不能动弹。”
    “哎,哎……”袁镜仪有点不好对答。
    马稚儒把袁镜仪叫道身边,耳语道:“戴家现在是忙不过来了才请帮手,所以你也不必看轻自己。但戴家的地位在这摆着,他能帮你,是因为咱家实力不够,不足以与戴家竞争,所以你又不能显出张狂。”
    袁镜仪踌躇了一下,道:“那我先过去打个招呼。”
    见着戴问雄,免不了感慨一番,但很快就说上了正题。为了全面吸引华北英豪,所以在杀虎口也设一擂,李太和在武林中口碑不错,他会在杀虎口先露一面,回头在雁门再露一面,然后会有北路镖头戴五昌顶替下来,造成戴家本门守擂的假象,李太和会倒出手来护送镖车上路。杀虎口弃擂之后,戴五昌快马赶上调包,再由李太和来主持雁门擂,这样便可能麻痹住埋伏的强人。
    李太和跟戴五昌不会一直伴随着打擂结束,他们熟悉北路,还需要在暗中走镖。戴问雄身份所在,开幕之后就返回总镖局。另外两家同盟镖局有各自的事情要忙,只出旗不出人,后方提调交给当地有威望的郭维翰与车毅斋。出面帮场子的是三合镖局的安晋元,因此也就不方便出手了,平常事务会由冯家兄弟全面照顾,以冯家兄弟的打擂经验与地面优势,处理这些事务还是轻松在行的。
    为保万无一失,会有金芝贵帮忙盯场子。本次打擂的目的不是争雄,而是钓引群雄,所以哪家拔得头筹都无所谓,即便袁镜仪没有顶立起来,有“晋盛镖局太汾戴家”这几个字也不会有人硬拆擂台,明了这个道理,守擂也就没有什么难度了。
    镖局能做大,得有三个必备条件:一是硬靠山;二是真本领;三是守规矩。余外就看时运造化了。戴问雄也劝袁镜仪量力而行。
    这话显然是带有暗示性的。袁镜仪感觉戴二爷跟出事前的气质有了一些变化,眉宇间显出了西帮人轻易不在外人面前显露的精明,彻底是一副商人相貌。想到马稚儒的嘱咐,袁镜仪想,或许真得是各自谋利了。自己这边孙青铜可为先锋,师妹不宜上擂,不过少不了她料敌观阵,宝柱虽不会武,但是胆气足头脑活,可以帮忙协调,余外能顶得上的就是庞秋实了。
    见袁镜仪考虑清楚了,戴问雄又介绍道:“到时鱼龙混杂,仇家见面的事情肯定会有,有想找机会报仇的,也有巴不得看人丢丑的。既然他们把打擂当做一个机会,就索性给他们再添把火,准备一些个稀罕玩意儿作奖励,可以挑战东家一方,也可以自相竞争。盛誉之下必有勇夫,这样一来,东家只管照应局面,自会引出英雄帮忙。
    赛制是“过五关斩六将”,不满五场没资格夺标,满了五场,就可以夺标而回,如果连胜十二场,那就可以拿走大奖。如果直接挑战东主成功,也可以直接夺标。如此自然就可以出现多个‘第一’,少了许多麻烦。”
    后来马稚儒听说之后哈哈大笑道,“这是二虎竞食、驱虎吞狼、二桃杀三士的手段,坐山观虎不自出力,戴二闾也开始玩这套了,可见手下无人,抽心一枯了。”
    袁镜仪有些伤感,用不着自己,戴家早已经盘算好了,这雁门擂对于自己的意义已经与预想的不一样了。正想着怎么跟戴问雄商议马稚儒的事情,门外却有徒弟来报:瑞昌领东马掌柜到了。
    袁镜仪感到一阵战栗,没想到马稚儒动作这么快,原本是想看住马稚儒,此时却被马稚儒插了进来,他灭了人家半数男丁,还能神情自若地与人交往,这得是多硬的心肠。
    戴问雄已经起身相迎,且不管交情如何字号大小,马稚儒的身份是大掌柜,怠慢不得。马稚儒跟戴问雄并不陌生,只是以往没有直接交往,此时一客气也就搭上了话。
    在马稚儒身后还站着两位,却都是戴着白色礼拜帽的教内老表。此时的袁镜仪虽然身形矫健,却也因为内气外露,越是不动声色越显得厚重大气,气势逼人了。而这二位的气质却恰恰相反,白面修身,气度脱俗,沉静之中又透着果敢坚韧,这份收敛就有了肃杀之气与长者风范,看来是武艺、感悟到达到一定地步的武林高手。先一位气质、谈吐看比马稚儒年岁略小,也许是注重养生,充满活力,气色、身形上却要活泼许多。后一位与张铤芳年纪相仿,也是冷峻深沉的气质,但与前一位不同,面对高手睥睨而立,不以为然。
    马稚儒介绍道,这二位是帮忙守擂的,不是外人,都是心意门的。头一位是长安过来的安道清,后一位是淮阳的袁承兴。
    安道清曾多次组织信徒赴圣城朝觐,还在当地学习过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深通多个流派的清真教义,经常被请到各地宣教。在与买壮图沟通教义的交往中,也得到了买壮图的肯定,悉心传授了他清晰简明的“四拳八式”,后来又在洛阳得遇旧脉真传,继承了原传的散落把式,通过整理,使得拳法偏向内修而更加合乎教义,发扬了易筋贯气一路风格。
    袁承兴是化名,他是袁镜仪老家人,得到了买壮图表弟的传授,疾步小架锤把精湛。他天资聪颖,颇有学识,被阿訇看好,年少时就被派往各处大清真寺学经。买明伦听说雁门擂左公出面的消息,便联想到了东干矛盾,又听说瑞昌号出面立擂,在家等了些日子不见袁镜仪造访,便联络袁承兴顺路打探一下。他在洛阳访拳时结识了安道清,发现也是好武之人,一谈竟是同师受业,便结伴过来了。
    问起来的时候,袁承兴毫不避讳,道买明伦让我来的,怕你输不起呀。
    袁镜仪一阵感动,买明伦啊,这才是真同门。见袁承兴乐观大方,心里就更是快慰。教内的兄弟平日里跟自己很少来往,跟这位袁承兴就更没什么交情了,没想到只因为同使一路拳,却能不远千里赶来相助,这份恩情太大了。
    袁承兴不靠走江湖成就名声,行走在家乡的各大清真寺之间,一直在默默地传着拳法。所以他跟武林、商场上这些人也无所谓什么道理,这样反而单纯了,拳脚高低就是唯一道理。有这样毫无后顾之忧的帮手,袁镜仪的心里又踏实了一些。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铁萼奇兰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86天 / 跨度261天】
    • 开贴:2016-04-25 14:36
    • 更新:2017-01-12 12:11
    • 阅读:46083 回复:970 楼主:359
    • 字数:约310千字
    • 图片:6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