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武术行业长篇小说《真武百年》-厚重写实、构架庞大、国术武技可供参学

  • 首页
  • 上一页
  • 78
  • 页码:
  • 作者:铁萼奇兰 时间:2016-12-28 21:11
    .
    作者:铁萼奇兰 时间:2016-12-31 21:10
    大家元旦快乐!!!
    作者:铁萼奇兰 时间:2017-01-10 10:09
    这是《真武百年》下册,上册正在 铁萼奇兰 公众号连载



    作者:铁萼奇兰 时间:2017-01-10 10:25
    “野鸡没名草鞋没号的,我总得知道我跟谁打吧?不然打不打的有什么作为?”
    “说了你也不知道,打过再说。”

    这个粗一点的像是带头的,但是明显他自觉武艺不如打头的瘦小身形者。“貂哥,看你的了。”

    被叫做貂哥的晃动了一下火折子,借着光亮,王啸东看到另外几人腰力都别着刀子。火光猛然一抖,一个光亮的红点直扎王啸东的眼睛。

    王啸东独来独往,身手敏锐,将手一挡的时候,身子也往斜侧躲避,右边脑袋“啪”地一下,被另外一人捎着皮儿抽了一巴掌,但缩身一旋躲避过去,而后两臂劈挑翻转,步子纵横往复,再也不给对方看准的机会了。

    通臂步法有这个特点,忽而极远,忽而极近,先一个引手隔着三五步,忽闪一下就脸对脸了,一般人受不了这个节奏。

    其实如果拳头没有多大分量,翻腾再花也没用,这个貂哥,极有可能是被另外那人挑唆来的,要为下午的事情找回面子。通臂秘传的功法里,就有一个虚步上步左右伸肩探臂的柔练法子,练成时起伏伸缩,柔若无骨,但因为节节贯穿,打出来的力量极其强劲,一拳戳上直透肺腑。由于王啸东贯上了整劲,左右换势的时候,浑身筋骨都给胳膊带得好似一拨一折地翻动着,如果换了白日,恐怕真会显出闪电流窜的感觉。

    那小子也是常年盘拳练出来的功夫,他的动作比王啸东的要轻巧一些,但惊灵劲儿却丝毫不弱,确实跟貂似的。王啸东的劲儿再大,打不上去也是枉然。

    其实二人胳膊的运行轨迹差不多,不同的是骨节的细微变化,也就是所谓的内劲有别。二人好似飞鹰拿貂,翻腾了三、五手,谁也没打上谁,旁边哥仨再想插手都难了。
    作者:铁萼奇兰 时间:2017-01-10 10:29



    【第三十章 猿猴分身】

    王啸东中间离开了,量着猿猴刺画了一张图纸,他画画的水平不是很高,等他弄好了,出来已经找不见袁镜仪了。

    王啸东找着铁匠铺,按着自己的比例托付再打制一套,不过他挺有心眼,没有打造完整兵器,而是分别找了两个铁匠铺,一边打造了一部分部件。

    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挺晚的了,王啸东早有打算,今晚就住关老爷庙,谅他牛大嘴再张狂,也不敢冒然在关老爷面前杀人。再是他也确实没带剩下多少银子,白天没好意思当着袁镜仪的面进当铺,此时能将就一宿是一宿。

    王啸东住在偏室,跟老庙祝聊了会天,感叹了一番“精忠贯日,大义参天”,白日的喧闹随着戏的散场也散去了,大院清凉下来,说不上名的小虫也在地里吱吱鸣叫。王啸东告别庙祝,看到戏台背向的殿阁还闪着光亮,那应该是擂台这边把守奖品的兄弟。想过去攀谈一下,又怕引起误会不太好,就早早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关帝庙不是道士庙,虽然有会馆的作用,但是并没有专门的客房,一切都很捡漏。好在是仲夏时节,往木板上一躺就过去了。王啸东参合通臂四大势走了几趟闹手组合,而后又静下来,行起内功法,夜里竟也有蝉鸣,似乎是护城河的方向也有偶尔一阵的青蛙叫,合着昆虫的叫声,倒也有一番美妙。

    刚入定,却听到外头什么地方传来一阵大鹅的鸣叫,鹅是凶狠的家禽,有看门的本事,半夜鸣叫必有动静,王啸东警觉起来,他很有经验,先将皮囊里的猿猴刺掏了出来。他已经在猿猴刺上各加了一条线绳,就将线绳往腰带上一缠,将猿猴刺挂在了屁股后头,有抓香灰朝脸上摸了一把。

    刚准备好,就听到了门外传来了响动,听着脚步混乱,不止一人,他担忧被堵在屋里,先抄起了一个蒲团扔了出去,随着乱步声,料定人先闪动开了,身子随后也一飘一绕跳了出来,然后一溜小跑又转回来。

    迎面站着四个人,一个稍微粗一点的,余外三个都是面条儿一般地细瘦。虽然都是瘦,但瘦得风格却各不相同。后边那俩,一个是竹竿一般地干瘦,一个是铁棍一般的硬瘦,这是从站姿与身架上看出来的,像王啸东这种擅于打斗的人,瞄一眼体态就能料定对方的打斗风格及弱点所在。唯独前边一人,瘦得跟藤条一般,是带着韧性的瘦,显然他的瘦是专门练就的。

    四人都蒙着脸,一看就并非善类,在这种黑灯瞎火的情形下,一旦动用了刀子,这三个紧利的小汉子,会像豺狗一般组合成一支十分难缠的团队。

    “呵!”头前的瘦子打开火折子晃了晃,问稍微粗一点那个,“是这个人么?”

    那人探着脖子看了看,没敢确定,却碰了碰另外一个瘦子,那瘦子就低声却带着恐吓的声调道:“别声张!咱们都是当地人,你敢声张,会引来巡逻的衙役,到时按你一个罪名!”

    王啸东站着没动,但也没说话。那人就继续问:“你,是王斯南吗?”
    王斯南,是王啸东客栈登记的名字。

    那个粗一点的轻咳一声,这人又问:“哎!问你,白天是你小子玩了一手什么狮子飞虬腿?”

    王啸东走动两步,问:“你们想干什么?”

    “就是他!”那个粗一点的声音里透着兴奋,“你小子挺牛啊!咱们找你比武来了!敢不敢?”

    说话的时候,另外两个人已经包抄到王啸东身后了,王啸东感觉到了一阵压力,身体就含曲成了猿猴之态。

    那个高手模样的瘦子道:“你们守在边上,别上手,我先跟他试试!”

    王啸东道:“切磋武艺,可以等到天明上擂。”

    “少他娘废话!”另外一个瘦子挥舞了一下胳膊,好像是拔出了一柄短刀,“你他娘的再啰嗦,我就插自己三刀,然后告官是你捅的!”等了等王啸东没有反对,又说,“打不打吧?不打没机会了,咱们一起上,捅死你!”
    作者:铁萼奇兰 时间:2017-01-12 12:11
    .
    作者:铁萼奇兰 时间:2017-04-09 13:55
    更新
  • 首页
  • 上一页
  • 78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铁萼奇兰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87天 / 跨度348天】
    • 开贴:2016-04-25 14:36
    • 更新:2017-04-09 13:55
    • 阅读:48604 回复:975 楼主:360
    • 字数:约310千字
    • 图片:6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