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孝顺是活出来的---兼忆父母的苦乐年华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棒号的妈咪 时间:2016-03-22 01:36
    我曾内疚地问老公:“为了八十岁的老父耽误了十八岁的儿子,你怨我么?”
    老公温柔地看着我说:“我还要谢谢你支撑了这一切呢,你不怨我在外工作没帮你,我感激还来不及呢。”我叹了口气,心想:这是我父母啊,为他们吃苦受累天经地义,只是可惜了乐乐。
    高考的两天,天下大雨。我怕母亲外出探望父亲受伤,让她呆在家,我仍如常到医院照顾父亲,只是在中午为儿子做点好吃的。高考的第二天中午,雨下得很大很大,吃完饭我让儿子小睡一会儿,便和他一起出门去考场。哪知雨下得太大,很长时间都打不到车。我们急得一边跑一边拦车,终于在浑身几乎湿透的时候拦到了车。赶到考场的时候,离开考只剩下二十多分钟了······
    高考失利,我问儿子是否复读,此前他曾表示若成绩不理想就复读。结果儿子坚决不考虑复读,我没二话同意了。一方面,在儿子的大事上,我向来尊重他的选择,只提建议,听不听由他,前提是无论结果好坏都得认帐,不许反悔。二来,老父亲的病、老妈的崩溃已让我无法照顾到他了,家里的环境真不适合复读,再读一年也不一定会有更好的结果,谁知家里又会发生什么大事呢。
    其实,儿子没想到自己高考分这么低,我却神奇地预测到了,一分不差,要不怎么说知子莫若母呢。我早就有了心里准备,儿子对此既失落又无奈。高考后,儿子拒不上网对照答案估分,我也不催不问。但是,儿子有一个女同学,我和这个女同学的妈妈很熟,我们聊天时,我根据她女儿的估分再加上一些分,就推测出了乐乐的高考分,太神奇了吧?真的,别不信,儿子上高中后,他的功课我虽然不懂,可他的学习情况我还是清楚的。这个女同学只是初中时与儿子同班,每次全市统考,儿子总比那女孩子高出那么一些分数,稳定到了恒定的地步。查高考分那天的早上,我神秘兮兮地对儿子说:“乐乐,我昨晚做梦梦到你的分数了。”儿子惊恐地看着我,颤抖地问:“多少分?”我轻轻地吐出了一个数字,儿子失声叫道:“不可能,你别咒我。”
    话说,我有一个外号叫“两巫婆”,仅限于我和儿子之间这么叫,因为这是儿子起的。中考时,我也预测到了儿子的分数(少四分),高中时,有的大考我也测分,基本差不多。有时,儿子调皮,我就吓唬他:要不要我猜猜你考多少分?儿子立马就老实了。
    我曾推心置腹地与乐乐交谈,我说:“乐乐,你高考失利,妈妈得承担一半的责任。妈妈能力有限,没兼顾好你和姥姥、姥爷,请你原谅妈妈。但是,你也有一半责任,高二下学期开始,你的学习状态大不如前,不听劝导,你说对么?”
    儿子真诚地看着我,拉起我的手说:“妈妈,你没责任,我从没想过怪罪任何人。首先,我一意孤行,不听你的劝阻选理科就已错了。高二下学期遇到挫折后悔又不好意思向你坦白,就沉沦了。高三时想奋起直追却又有心无力。所以,妈,无论上哪个大学我都会重新开始,发奋努力的,你放心,我一定会翻身的,别内疚了,相信我!”
    我感动地看着儿子,都说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是爸爸的前世情人。乐乐又何尝不是我的贴心小棉袄呢、前世小情人呢?!还有比他更暖的小暖男么?
    作者:棒号的妈咪 时间:2016-03-22 11:50
    此后的几天,我和乐乐看了大量招生简章,又上网查了不少资料,共同选定了本市一所大学的食品工程专业(也算是本校一个优势专业)。这真是一个愉快的过程,丝毫没有高考失利的痛苦和沮丧,乐乐高高兴兴地填志愿、收录取通知书。
    上了大学,乐乐如鱼得水,他多次表示特别热爱自己的专业,乃至于每次上超市买食品,他都仔细地看包装上的成份说明。每次回家吃饭都忍不住给我分析饭菜的营养成分、健康与否。甚至说我做饭不科学,因为用盐不用量勺,用油没用量杯。我崩溃地说:“拜托,将来你结婚了,你把厨房变成实验室,我也不管。”
    儿子斜了我一眼,说:“结婚?你以为我会象你和爸爸那样想不开啊?”
    我哼道:“我们要想得开,哪儿有你啊。”
    儿子不屑地说:“这就是你们笨了!想不开就想不开吧,干嘛还要孩子,给自己找麻烦,多操心。你看我虽然犯过浑,气过你,但好孬醒悟了。那万一我要一直浑帐下去你们得多倒霉啊!所以,我才不要小孩呢,将来老了养个小猫小狗作伴。”
    我气笑了,随即正色道:“乐乐,你已过了十八岁,是法定成年人了,你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父母不会再事无巨细地为你买单了。我不会过多地干涉你的事,但也不为你兜底,懂么?”
    儿子也收起嘻笑,点点头:“我明白。”
    父亲2012年7月患病,时值乐乐高二暑假。2013年8月,住了整整一年医院的父亲,在我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住入了养老院。说心里话,我是真不舍得让老爸住养老院。老爸住进养老院后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夜夜流泪,甚至痛哭失声,我恨死了我自己,仿佛自己是老爸沦落养老院的罪人。可是,怎么办呢?老妈也八十岁了,患有严重的高血压,且因为受老爸病的刺激,也开始糊涂了。老爸大小便失禁,家中无多大地方晾晒衣物被褥。最要命的是老爸夜中常大呼小叫、哭嚎骂人,住院时常常一层楼的病人不得安宁,吃药也不很管用。这种状况的老爸回到家,只怕老妈身体先受不了,且老妈脾气坏,我尚且百般受挑剔,护工与她同处一个屋檐下,那是不可想象的。
    经过我一个多月的考察奔波,在取得母亲和姐姐支持的情况下,我让父亲住进了养老院的单间,房子里彩电、空调、风扇均有。通过与养老院的沟通,为了让父亲舒适,我还雇了一位护工与父亲同住,全天候地专门伺候父亲,这在养老院是史无前例的,当然费用也是双倍的,护工工资我另付。养老院饭菜送到房间,但我仍天天专门为父亲做饭,每天水果、点心、牛奶都是特供(我只给老爸买最好的,我们从来不吃)。别看老爸老年痴呆了,可口味特别刁钻,又没牙。我虽然做饭手艺不行,可我了解老爸的口味,老爸也只吃我做的饭菜,犯脾气时也只有我才能喂进饭。
    其实,在老爸住院二十天时,医院就下了出院通知单。可通知单上却注明病情危急,我悲愤交加,只好又求助赵姐,在赵姐的运作下,老爸又在“神外”住了一个月,之后转入康复科继续治疗、康复。我也理解医院,毕竟床位太紧张,父亲的主治医生白班、夜班连轴转,十多天没休息,真像铁人一样。奉劝想学医的孩子们,一定要锻炼好
    身体啊 。
    在康复科,我们赖了十个月,我的脸皮无比地厚,对谁都笑容满面装孙子,只求让父亲多住一些日子,身体养好,我好一步步地解决那些令人头疼的难题。
    我父母的单位在J省,他们退休后户口转回北京,但是没在北京住,到D市与我们团聚养老。因此,是异地就医,高额的医疗费先得自己垫付,然后再回到千里之外的J省G市报销。异地就医报得少,康复治疗更是报得了了无几。住院期间,我还回J省三次,专门报销医药费,手续繁琐、看尽脸色,其中的酸苦不一而足。这期间,高三的乐乐就得看护姥姥,姥爷由护工照看,我提心吊胆地在外办事,心神疲累不堪······
    我是一个急性子的人,老公戏称我为“太后”,说我窝里横,我没法啊!我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家庭主妇,在外办事处处求人,只要办成事,脸面算什么。回到家,再不松口气,我岂不得郁闷死。我就怕自己精神垮了,无人照顾父母、毁了自己的小家。我太爱自己的亲人了,我怎么忍心让他们吃苦呢?!
    在父亲得病前,我无法想象自己会花那么多心思钻研饮食,因为我是一个不爱做饭的人。我的理论是吃饭只要半个多小时,但买菜做饭要一、两个小时,不值,越简单越好。可是为了父母,我绞尽脑汁。爸爸偶尔有清醒的时候,但犯病时是很可怕的,言语瘆人,我经常被他抽耳光、被掐、咬,那是防不胜防。常常满面笑容,瞬间翻脸打人。
    记得还是住医院的时候,一天春意盎然,我推着轮椅带老爸在花园中吃点心。突然,老爸抽了我一个耳光,然后在周围人的围观下指着我破口大骂,说我忤逆不孝,是个败坏家风的逆子,甚至向围观的人要剪子让我自杀谢罪。我笑着向周围人解释,心中竟很坦然。我知道从小到大爱我如掌上明珠的爸爸,如果知道我的委曲他一定会心疼我的。“在这世界上,最爱你的人是你爸爸”这句话是我老公说的,平平常常一句话我却铭记在心。
    爸爸清醒时,常会哭着跟妈妈说我是上帝赐给他的礼物,有我这么一个女儿,他太幸福了。爸爸有时会将头埋进我的怀中,告诉我他很害怕,怕死怕离开我们。我双手搂抱着爸爸,柔声地哄道:“乖,老爸不怕,有我在,什么都不怕。我永远不会离开你和妈妈,我会一直保护你们的。”那一刻的我,柔情似水,幸福无比。被父母依赖,成为他们的保护神是多么令我骄傲啊!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在养老院,人们都告诉我每当父亲夜里闹腾,喊叫得最多的是我的名字。白天,念念不忘的依然是我。爸爸啊,你可知道,我有多么心酸多么满足么?
    我有一个学医的表姐曾经这么说:“姨夫这病是大白菜病,虽然危重但在当今的中国发生率太高了,很普遍,所以我们说是大白菜病。”在医院的一年中,我深深地体会到这昂贵的大白菜病有多常见了。生活水平提高了,高脂高糖的饮食、工作学习的压力伴随着无度的烟酒,二、三十岁就得脑血栓的大有人在。医生跟我说,他经手的病人中还有学生。人们什么时候变得那么随性、那么不珍爱生命了呢?在康复训练室,我看到好几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都是车祸。其中一位胖胖的三十多岁的男人,样子很可怖,脑袋向里陷进去约有四分之一,说话、行动还不如我爸,但恢复得挺快。陪伴他的媳妇告诉我,他的驾照是花钱找人替考的,结果第一次开车上路就出了车祸,后悔莫及。
    父亲命好,在医院的一年里,我找了一位男护工,我叫他高大哥。高大哥初做护工,人老实、善良,有耐心,任我爸打骂不计仇,细心地伺候我爸,我很感激他。我觉得父亲病了,我是他女儿,挨打受骂是应该的,谁让他不幸得了这种病呢。护工虽然拿着钱,可他勤恳、敬业,我就感恩于他,没有爱心是做不好这份工作的,我敬佩高大哥。
    在医院时,我看到一位快九十的大爷,他昏迷了四十天,上了呼吸机,气管切开后又熬了些日子,全身插满了管子。儿子媳妇、孙子孙女一大堆,都特别孝顺,不计成本代价地挽留昏迷中的老人。可是,再多的钱也抵挡不住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但最触动我的不是子孙们的孝顺,而是老人那四十多天的痛苦!对么?!这么多的金钱、这么痛苦的苟娫残喘,这么的精疲力尽······
    我和妈妈、姐姐商定,如果父亲病危,坚决不切开喉咙,不作无谓的抗争。太痛苦、太煎熬了,无论是病人还是家属。
    父亲出院前,主治医生告诉我,在父亲颈部左侧有血斑,不定何时还会再脱落栓塞,那样结果不是植物人就是死亡。我平静地告之了母亲和姐姐,除了做好眼前的一切,对未来我已不再惶恐无措了。
    父亲到了养老院当天就腹泻,一连多日,最后拉出的是血,稍微推一下他身体,肛门就排血。见多识广的护工吓跑了,一天之内找了四个护工全吓跑了。每次打针都得我在病危单上签字,否则医生不敢用药。此时,我又大胆地决定不再送父亲去医院了,太折腾了,我一个人不行,爸爸也承受不了。我瞒着母亲,只电话告诉了仍在北京上班的姐姐,万幸,老爸又闯过来了,这也算是一个奇迹吧。
    有谁,见过返老还童么?嘿嘿!我老爸竟然变年轻了。老爸有着令人羡慕的长长的寿眉,可是从去年起,雪白的眉毛全变黑了,满头白发竟有一小半也变黑了,神奇不?我小姑说是我给老爸磨制的各种五谷豆浆起了作用,我也说不清为啥,因为我的头发变白了。反正我很开心,很有成就感。
    老爸生病快四年了,这四年的苦乐艰辛带给我的是幸福、是知足、是感恩。真的,我不是故作姿态,作给谁看啊。我很庆幸父母是高知,他们的退休金可以应付所有的费用,我只需出力,否则我哪有钱来维持日为常开销(老爸一人一个月要一万多元)。在养老机制不健全的中国,有多少钱就少受多少罪,没钱儿女就是有心也无力啊,我当然知足了。
    老爸生病后,在北京工作的老公不仅全力支持我,只要一回家就拚命地干活,精心伺候我父母,耐心地陪我母亲聊天。上班时,一天三、四个电话,每次挂机前都深情地说:“谢谢你媳妇,你太辛苦了。”我很不好意思,那是我父母呀!
    乐乐只要放假,就跑养老院给姥爷吃他做的糕点。他和学长搞了个西点外卖小店,倒也结合了自己的专业。姥姥看到他就高兴得象个孩子,而乐乐百依百顺地哄着姥姥,常扶着姥姥逛街、吃小吃。
    四年来,我们一家三口从没吵过架,我和老公好像又陷入了热恋,那满溢出来的甜蜜羡煞了旁人。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棒号的妈咪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336天 / 跨度337天】
    • 开贴:2016-03-22 01:36
    • 更新:2017-02-22 09:15
    • 阅读:51039 回复:3252 楼主:2134
    • 字数:约1032千字
    • 图片: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