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嫁人别嫁奶嘴男!我是孕妇,我的婚姻如炼狱(纪实)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七月娓娓 时间:2011-08-10 21:16
    离婚协议静静卧在手侧,白纸黑字,我亲手写的,终于还是到了这一步,终于如了他们一家的愿。
    前些天看电视剧,《当婆婆遇上妈》,最后罗佳说,做人家的老婆,要经得起谎言,受得了敷衍,忍得了欺骗,放得下诺言。听了以后真是五味陈杂,所有这些我都经历过了,我可能不够坚强,承受不了这些,所以我只好选择这最后的选择,哪怕我是一个孕妇,和罗佳一样。
    我不打算后悔,也不觉得吃亏,离开或许是最好的选择,远离是非,远离痛苦,去走新的路,哪怕前路迷茫,总归还有希望。而眼前的路,所有所有的幻想都彻底破灭了。
    要指望一个还没断奶,毫无责任心,一切听妈妈指挥的男人来关爱你,关爱孩子,负起一个男人应尽的家庭义务,那真是比登天还难,他不懂得,你强求也没有用。
    腹中七个月的孩子在不安地扭动,TA是个不会说话的见证者,七个月来,伴随TA成长的是父母的吵闹,两大家子的战争,TA父亲的决绝和母亲的焦虑。够了,这一切都应该立即结束,成人的利欲熏心不应当成为伤害孩子的利器,我一定,要在宝宝出生前改变这一切,让TA睁开眼睛只看得到阳光和笑脸。

    我叫娓娓,婚龄九个月,孕龄七个月,目前在家待产。我和我的丈夫出生于八十年代初,均为独生子女,表面看来,我们都是普通的80后,生活环境普通,成长历程平淡,上学上到大学毕业,然后工作,到了奔三的年纪,相识结婚,就这么简单。
    那么就从我们相识的最初开始说起吧。

    作者:七月娓娓 时间:2011-08-10 21:38
    大学毕业后,我做了北漂,在北京待了几年,从地下室搬到阁楼,从阁楼搬到套间,其间的辛苦不言而喻。到我离开北京的时候,我是个杂志社编辑,日子过得不好不坏,最大的缺憾是已经到了成家的年纪,却还没有着落。众所周知,北京是个繁华地,一个外地人要想在北京扎根,那是很难的,所以,我剩了。
    2010年春节后,我回到老家,打算休息一段时间再回北京工作。我家在长江中下游临江的一个小城里,小地方人思想保守,观念陈旧,见了总会问,这姑娘都这样大了,怎么还没成家呀?这么一来,父母难堪,我别扭,无形中给我们家庭增加了一层焦虑。
    这个时候,我的一位表姐,拿来了一个男人的资料。禁不住家人劝说,社会舆论的压力,加上自己到了年纪,也有一份想成家的愿望,我点头表示愿意接触。
    这个人,也就是我后来的丈夫,叫罗益,跟我年纪相当,照片上是个普通的男生,在上海工作,月薪六千,父母是我姐姐单位的退休职工。
    因为自己剩了,我对男人的要求也不像以前那么挑剔了,长相么,不丑就行了,工作么,能养家糊口就行了,性格么,不变态就行了,之前在北京,交往过一个单亲家庭长大的男生,他的性格有一些缺陷,所以看到他父母双全,我还觉得不错。
    互加了qq,互留了电话,然后就开始交往了,这是2010年五月份的事。因为当时他被公司派去深圳出差,我们的接触仅限于网络和电话,有点类似于网恋了。
    作者:七月娓娓 时间:2011-08-10 21:46
    多谢各位网友~
    作者:七月娓娓 时间:2011-08-10 22:02
    罗益是天枰座男生,恰巧那段时间,我有点迷星座,印象里天平男人温文尔雅,不爱吵架,追求美感。他在网上跟我聊天的内容也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在我面前从不说脏话,口气软软的,时常问东问西问我的生活怎样,像个知冷知热的人。
    我是个学文的,生活很随意,不太规律,每到饭点,他会敦促我吃饭,天气冷了热了,会叮嘱我加减衣物,他还常常说,等他出差回来,要好好照顾我这个把自己生活质量弄得很差的人。
    他这样,让我觉得温暖,渐渐对他有了心理上的依赖。
    还有一件事,让我觉得他是个好人。我在北京的时候,因为一个人住,回到家里总觉得冷清,因此养了一只狗狗陪伴我,我给狗狗起名叫呱呱,把它当做自己的孩子,很爱它,回老家的时候也一并带回来了。
    罗益看到了呱呱的照片,赞美了一番它的美貌,告诉我他很喜欢它,很想给呱呱当爸爸。
    我一直觉得,喜欢小动物和小孩子的男人,一定有一颗善良的心,所以,我对他动心了。
    这真是一次万恶的动心。
    作者:七月娓娓 时间:2011-08-10 22:13
    六月来的时候,我这个冲动的白羊女,已经有了嫁给他的念头,悔不当初。
    北京一个要好的同事问我什么时候回去,他跳槽到一家大公司,待遇丰厚,前途光明,希望跟我有福同享。
    我头脑里思考着同事告诉我的年薪的数字,心知那是一份肥美的工作,有了它,我的物质生活会上一层楼。
    我同时思考着我和罗益的前途,思考他是否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从我一个多月的观察来看,似乎很可靠。
    那么,鱼和熊掌,我到底选谁?
    后来,我毅然放弃了工作,当时的我觉得再多的物质也比不上一份实在的婚姻。事实证明,那又是一次万恶的放弃,我对人性的考量还是很幼稚,我对婚姻的向往超越了理智,对婚姻的理解仅仅局限于自己的想象,完全不懂得如何去估量两个人未来相处方式的可能,更不懂得去考察一个男人的家庭来预计自己的幸福指数。
    我没有去北京,而是留在家里等他,他说七月要回来一次,到时跟我见面。我在幸福地憧憬着,一如十八岁的小女生。
    作者:七月娓娓 时间:2011-08-10 22:45
    七月来的时候,极品的事情慢慢开始发生了,只是当时一门心思想结婚的我,完全没有察觉。
    他的母亲在他回来之前,去找了我的姐姐,告诉我姐,他们家在江南某城和上海交界处有一套房子,离罗益单位挺近的,装修得可漂亮了。
    还跟我姐说,女孩子没工作不要紧,她家罗益工资不算低,她老两口有退休金,而且她现在还被一家小单位返聘,一家三口一个月一万多的收入,足够养儿媳妇了。
    姐姐说,我妹妹在北京有工作,就是看和罗益能不能成,能成就去上海工作,有手有脚的不会要人养。
    他妈还是说,没工作不要紧,真的不要紧。
    其实,一个人越是嘴上念叨不在乎什么,就越在乎什么。

    七月七八号的样子,罗益回到上海,我们约定第二天他坐汽车返乡,上海离我们家很近,2小时的路程。
    那天瓢泼大雨,罗益说,你别来接我了,这么大雨淋湿了就不好了。
    我说我要去的,说过的话要算数,别说下雨,下刀子也去。
    在车站的门口,我和罗益第一次见面了。虽然只是看过几张照片,我还是一眼把他认出来了。个子不高不矮,一米七多,长相不好不坏,一般般,还算顺眼吧,只是那对耳朵有点不同寻常,有些招风,没有耳廓,极其薄,几乎能透过耳朵看到背面。听说长这样的耳朵是无福之人,我心里有点别扭,不过很快就释然了,难不成因为一对耳朵就把人家全盘否定了么。所以,我还是高高兴兴地跟他说起了话。
    他很男人的接过我的伞,把大部分伞面举在我的头上,淋湿了自己的一半肩膀。我很自然地想起那个单亲家庭的男孩子因为跟我合撑一把伞淋湿了,然后大吵大闹的情景,我想眼前的这个男人真会照顾人,真好。
    作者:七月娓娓 时间:2011-08-10 23:18
    后来,在路上买了水果直奔我家,他的嘴很甜,叔叔阿姨叫个不停,把我爸妈叫得心花怒放。
    看得出他真心喜欢呱呱,我的呱呱体型大,他起初还有点怕,不过一会儿就好了,跟呱呱玩起了抢玩具的游戏,看着这样的场面,我心生满足。
    到傍晚的时候,他问我,你想不想去我家?
    我有点愕然,我说想吧,好像不矜持,才第一次见面呢,我说不想吧,也不太合适。我想了下,问他,你想不想带我去你家?
    呵呵,踢皮球我还是有点擅长的。
    他说想,我说那就去吧。
    他的妈妈是个身材矮小的妇人,广东籍贯,说一嘴广东味的普通话,小眼睛一直盯着人看,嘴皮子很利索,巴拉巴拉说个不停,没有别人插嘴的机会。
    他的爸爸是东北人,个子不矮,脸上堆着笑,看起来挺和善。
    他一进门,就给了他妈一个拥抱,甜甜地叫妈妈,感觉挺电视剧的。
    整体印象,他们家他妈妈是主宰,他父子俩都是配角。
    他爸厨艺不错,做了一桌子好菜,土豆丝比机器切的还细,饺子也有原汁原味的东北味。
    吃饭的时候,他爸妈不停往他碗里夹菜,嘴里念叨着儿子啊,你在外面吃不到好的,多吃点啊,口气像在溺爱三岁的孩子。
    对我,客客气气的,问了点家常里短,他妈说,你那个作家的工作是干什么的?靠谱吗?
    我说,阿姨,我不是作家,我是编辑,是很正常的工作,发月薪的。
    他妈哦了一声,又问,你爸妈的工作呢?
    我很自觉地说,我爸妈都有退休金的。
    他妈说那就好,以后不会给子女增加经济负担。
    作者:七月娓娓 时间:2011-08-10 23:55
    这次会面,说不上愉快还是不愉快,应该算很平常吧,他妈问的问题也是人之常情吧。
    吃完了饭,他家留我在那边住宿,我赶紧拒绝了,一个大姑娘刚跟人见次面,哪能住人家家里呢。
    后来,我跟罗益约好了第二天去K市玩两天,去看看他家的新房子,我就这么回去了。
    我爸妈说,这男孩子看着不错,好好对人家,别心高气傲把自己耽误了,差不离就把婚结了吧。
    我没吭气,结不结婚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要看缘分,看造化,看罗益。
    第二天一早,我等他一起去K市,人还没来,先来了一个短信:
    娓娓,我妈跟我们一起去。
    我一口气郁结在胸口吐不出来,不知道咋说,总之我等了一个多月,才等来跟罗益相处的短暂的机会, 他妈凑什么热闹啊?
    我委婉地回他短信说,你还带着妈妈谈恋爱呀?
    我以为他能明白我的意思,自动地劝说他妈妈不要跟去。
    但是他说,没办法,我妈说正好去那边办一下事,她要去我拦不了。
    我很想说,那干脆就别去了,我不想身边有个大灯泡。
    但还在我思考怎样说的时候,他母子俩已经到了我家门口。
    他妈一进门,就大哥大姐地喊我父母,想来罗益的甜嘴来自于他的母亲。
    这下子我再拒绝就显得我不懂事了,只好将错就错,跟着他娘俩去新房子。在车站买了票上车,我问罗益,我们三个人怎么坐啊?你跟我坐还是跟你妈坐?罗益说跟你坐啊,他妈面露不快,好在没说什么。
    下了车,罗益看我大汗漓淋,伸手把我的小包包拿了过去,这下子,连同他拎的一个装换洗衣服的行李包,他自己的小挎包,我的包,一共三个。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妈一把把我的包抢了过去,说,儿子,你这么多包拎着多累啊,你怎么能一个人拿呢,我来帮你拿。
    我顿时又郁结了,我把我的包从他妈手里拿了回来,心想我自己拿好了,你跟这抢来抢去的想表达什么意思呢。
    罗益什么也没感觉到,还是笑嘻嘻地紧紧跟在我旁边,跟我说话,所以,他妈妈再说了点什么我也没在意了。
    作者:七月娓娓 时间:2011-08-11 00:13
    过了12点了,宝宝该睡觉啦,谢谢各位的鼓励,明天我会继续更的,晚安~
    作者:七月娓娓 时间:2011-08-11 09:51
    早安~ 今天看了一下 昨天发的有些乱 所以安个序号了~

    ~8~
    一进门,发现房子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旧的,墙角线都有裂缝了。
    “二手房?”我问罗益。
    “是呀。”他没掩饰,应该不知道他妈在外面吹的牛。
    我笑笑,新的旧的无所谓,有个窝就很好了,只是纸包不住火,这种谎言没有必要说。
    其实房子也还不错,三居室,房龄大约四五年,有两个大飘窗,坐在上面看风景挺惬意。
    罗益也说他喜欢飘窗,于是,我俩兴致勃勃坐在飘窗上聊起了天,房门掩着,并不想被人打扰。
    不到五分钟的样子,他妈直接把门推开了,一屁股坐下,大有加入聊天的意思。
    我没心情了,罗益大概也感到无话可说,于是提议出去散步。
    出于礼貌,我说,阿姨,一起去吧。
    本指望她拒绝,谁知一口答应了,真是无奈。
    说实话,这个男人没什么心眼,也意味着没什么分寸。他在他母亲面前毫不掩饰跟我的亲热,一路拉着我的手不放,遇到个水坑,就把我背起来。
    他妈的眼神已经有点发红了,估计实在憋不住,说了一句,你俩这是不是一见钟情啊?
    不算不算,我俩都认识一个多月了,罗益傻乎乎地解释着。

    到了晚饭时间,罗益说要请我吃个大餐,他妈坚持要买菜做饭,最后没拗过儿子去了饭店,这顿饭吃得极其不爽,每上一个菜,他妈就评价一番,这菜多么不划算,分量多么少,菜色多么难看,花的钱多么不值,顺带还要说她儿子乱花钱。
    好吧,我就当您勤俭持家,但您这么说是想告诉我您儿子请我吃顿饭不值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七月娓娓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24天 / 跨度132天】
    • 开贴:2011-08-10 21:16
    • 更新:2011-12-21 18:08
    • 阅读:4163202 回复:14713 楼主:235
    • 字数:约10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