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不吐不快——相亲对象竟然是上司(持续更新中)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八月未央不央 时间:2016-02-20 17:24
    2016.2.20
    LZ混天涯好多年,一直抱着看客的心态去感受别人的爱情故事。其实生活中的我是个活泼的人,但在网络上我一向持谨慎态度。所以没想过要开贴分享自己的故事,一来懒,二来文艺小清新不起来,其实更多的原因是看多了太多MM写着与上司的种种,感觉没什么好分享的。其实这次发帖还是比较犹豫的,一来LZ怕坚持不下去,更没期待能有多少人关注,二来LZ还是很怕被人扒出来。或许目前LZ的状态已经在云端了,每日每日晕乎乎游离在组织之外。特想找个地儿倾诉下此刻的心情。LZ也怕把自己憋出内伤,就当是发泄一下。
    先说说LZ这个人吧,不是美女更不是什么气质女,用朋友的话就是个小逗比加小迷糊。LZ是江南女子,但属于走偏的那种。这话怎么讲呢,在LZ的观念里江南女子应该是温柔婉约的(因为LZ身边确实有这样的闺蜜存在),可是LZ却是那种大大咧咧的型号。不过还好LZ继承了老爸的皮肤(很白),个子嘛连160都没赶得上,所以从小到大只要比LZ高的处得不错的那些哥儿们都喜欢摸LZ的脑壳,为此也是很无奈。听老妈说老爸那边有战斗民族的血统(LZ很喜欢普京大叔,为此开心了一把),LZ也不知真假。不过看老爸他们三兄弟(大伯和三叔)头发都是金黄色还是自然卷,不敢说另外两位怎样,反正LZ的老爸只要是目前看到过的体毛,都是金黄色连眼珠也是。但是到了LZ这辈这个基因好像被削弱了,LZ大哥(大伯的儿子)的皮肤和LZ以及LZ的小妹(三叔的女儿)都是很白的那种,只有S的头发是乌黑乌黑的,LZ和小妹发色偏褐黄色。不过LZ小时候确实很像外国小孩,只是随着长大那些显性特征越来越弱化了。一次和家人聊天,姨妈就说J(LZ名字)上幼儿园的时候,都被那些小朋友误会是外国小孩。因为皮肤白的缘故,N(姨妈的女儿)每次聊天的内容总少不了一句“你把身上的皮分我点好了”,LZ也开玩笑说那你也分我点个子好了(因为这妹妹个子快170了),然后我们就相视一笑。
    感觉自己废话多了,赶紧进入重点。相亲这件事就发生年后没几天,那是LZ第二次相亲。大人都是这样,上学的时候恨不得你只能是读书机器,大学一毕业吧逢人就问你一句有对象了么。反正也习惯了,遇到么就装傻充愣,冲长辈傻乎乎的笑两声。LZ工作的第一年家人也没见在感情方面有什么发展,所以老妈就急了…天天吵吵着给LZ相这个相那个的亲。LZ一直是拒绝以相亲这种方式发展恋情的,所以第一次相亲就是被道德绑架过去的,结果也没聊出什么感觉(只有尴尬的感觉算不算)。说说这次相亲吧,那天年初五。LZ当时还在和周公约会着呢,这边老妈扑棱扑棱跑到LZ房间吵吵着叫起床。LZ极不情愿睁开眼一看才8点,果断不想起。好不容易辛苦工作了一年,懒觉怎么的也得好好补补不是么。老妈见没动静,直接一把掀了棉被说“快点起床,下楼相亲!”LZ一听更排斥了,怎么滴也死抱着被子不动,埋怨的说不相不相,你女儿才多大,急什么。说到这里忽然想起去年网络上很火的一大妈,在超市和女儿打电话的那视频,肯定有人看过。说什么你再不生都要绝经了什么的。当时看得LZ笑死了。总之,LZ还是在老妈的各种威逼下起了床胡乱洗了脸,就这么素面朝天的(本来就没抱什么期望)。当时那个状态就是破罐子破摔的感觉,老妈跟着后面一直拽我朝我挤眉弄眼的。老妈嘀咕了一句说人家长辈也来了,你给我安分点。LZ当时一听就傻了,感情这是拖家带口来的啊。打了个寒战乖乖跟着老妈下楼。到了客厅扫了一眼看到两个陌生男人,一个背对着LZ坐着,另外一个看着和爸妈差不多年纪的应该是相亲男的爸爸。LZ立刻扮演起乖乖女的形象,跑过去先对着长者喊了声伯父好,然后转过头想着再和男主角打招呼。GC就这么毫无预兆滴砸在了LZ天灵盖上,LZ转过身那瞬,那男人也站起了身子。就在刚刚想露出LZ的招牌笑容的前一秒卡壳了,W总?…估计他也是没想到会出这幺蛾子吧,彼此对视了几秒没说出话。
    作者:八月未央不央 时间:2016-02-20 20:36
    my god ,通过审核了!傻傻的LZ又在八卦版面发了一通,纠结在哪个版块继续发呢???
    ————————————————————
    “小J?“他先开的口。果真是管理层的人,面对各种情况都能处变不惊,很快就镇定了。说完后一边嘴角微微上扬,但还是没有逃过LZ的眼睛。
    “W总(以下称他W吧),新年好!“LZ也是尽快整理好心情,心想着不能输给他。工作上只能做他的小兵被他呼来喝去的,这里怎么滴也得掌握局势。
    相互打好招呼后,反倒是双方的家长愣了。老妈对着LZ说,“女儿,你们认识?“。LZ接了话,他是我们部门的总监,LZ的顶头上司。这回W倒是没先开口,倒是他父亲先笑出来了声,看来缘分这东西得相信啊。后来LZ才得知,W的父亲是LZ爸妈的同学。W的爸爸又接着说“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已经在XX酒店订了(距离LZ家不远)”。W的爸爸看上去是个和蔼可亲的人,总是笑呵呵的,没有一般长辈的严肃。LZ老爸随即应了一句那就却之不恭了。于是乎一帮子人就那么走到酒店,在服务生的带领下进了包间。谁知包间里还有人在,都是LZ不认识的,应该是W的亲人吧。W挨个介绍了一番,LZ也没有难为情和他家人打了招呼。意外得知,他的这个妹妹(以下称Y)和LZ三叔家的女儿同名(后来才知道只是发音相同)而且还一个大学的。
    J:你认识S么(LZ大伯的儿子)?我哥是你们大学XX学院的老师。
    Y说听说过,大帅哥一枚,神似Eason。W跟着说“S(LZ哥哥的全名)么?”
    J:不是吧,W总认识?
    W:我的高中同学。
    ……
    说完又是嘴角一扬,LZ当时就懵b了,世界再小都不带这么玩LZ的啊。双方家长坐在一起,LZ还是贴着老妈坐下了,W坐在LZ旁边。期间,大家都交谈甚欢。LZ还沉浸在刚刚惊吓之中,倒是W应付自如,和老爸老妈又是敬酒又是怎么的。LZ一人坐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心想着过年后这怎么处啊。上下级的关系,外带这么多乱七八糟的缘分,LZ分分钟都感觉整个人被扒得赤果果的摆在W面前。W应该是看到我一副食不知味的样子便夹了只虾子放在LZ碗里说,“发什么呆呢,快吃“。LZ当时的心情可谓是五味杂陈,偷偷瞄了眼W,又是那嘴角上扬的表情。内心已经问候了他不下一百遍,夹起他给的虾子想象着就是他,恶狠狠的咬了下去,总算稍微解气了。又偷偷瞄了眼爸妈,反正就各种对你笑。饭局总算是一片欢笑声中结束了,LZ是如坐针毡啊有木有。回到家,爸妈都说这孩子不错,又是你上级,意思是处处看咯。LZ也没表态,现在内心是翻腾的好么。这让LZ怎么处怎么处嘛…
    说说W吧,他是我们开发中心的总监。岁数肯定比LZ大了一只手以上(应该更大),个子应该接近185吧。W的五官很好看,尤其是眼睛,双眼皮大大的,还有长长的睫毛。眉毛很浓,属于剑眉那种,反正给LZ的感觉就是个性很强,说一不二。不过皮肤肯定是比LZ黑的,哈哈。LZ大学一毕业就进了W的公司,其实算是关系进来的吧。和W共事一年多。LZ是学计算机专业的(女汉子吧),LZ在部门就是个前段开发,负责UI和图片处理各种的外加部门助理。因为W没有秘书,所以LZ又兼职了他的小秘(这词怎么听着都觉得怪怪的,哈哈)。总之,工作上W尤其严苛,一丝不苟的。LZ本来性格就大大咧咧,所以不太注重细节,每次都会被他说教一番。为此,LZ其实也被W弄哭好几次(毕竟在家娇生惯养,刚刚踏入社会的LZ心理没有那么坚强,比较爱哭鼻子)。其实,工作的头一年里,LZ多少也对他有好感的吧,事业型的男人,185的个子LZ已经完全 没有了抵抗力。W穿着很讲究,不过很干练的那种,LZ对穿衬衫的男人,尤其是那种胸肌大大的可以撑起整个衣服的人完全感冒(LZ又色了)。W也是这类的人,身材可以去做平面模特了。公司里的男士只有他的小蛮腰能和女生有的一拼了。说多了,LZ都是赤果果的羡慕嫉妒恨啊有木有。
    作者:八月未央不央 时间:2016-02-20 22:10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相亲的事,LZ没想过说出来,因为和其他博主的感觉好类似啊。也是对他有好感的,一直默默的关注着吧。现在闹了相亲这一说,都不知道怎么相处了,不过内心其实不要太开心。
    不过年后第一周都没有看到W,想他啊。同事说是出差了,不开心了,下周会回公司。
    还是先说说这一年多来和W的相处吧。
    还记得面试的时候,因为是关系进来的,所以就只是走个过场,但是作为总监的W还是过来看了一眼。整个面试过程W一句话都没有讲,就面无表情地坐在一旁看着。LZ的内心还是各种小鹿乱撞的,毕竟刚刚大学毕业,还是很喜欢看帅哥的,再加上这么个有型的大龄帅哥就在LZ的眼前。总之,当时LZ整个面试过程就看了W一眼,实在是有威慑力啊,不敢偷瞄啊。期间,另外两个工程师问了LZ一些专业问题,感觉差不多之后他们和W对了一眼,W点了点头就走了。那会LZ看他穿着以为是老板,进了公司之后才知道他居然是研发总监。工作了一年,LZ多少对程序猿有了很深刻的认识,不应该是那种带着黑眼镜框,脸上有痘痘麻子什么的,不将就穿着不修边幅的人么,就算是总监也差不多是个地中海吧。但是W给人的感觉像是做市场或者说是那种很高端的金融行业的人才啊。
    作者:八月未央不央 时间:2016-02-20 22:11
    LZ工科出生,不太会写。期间有什么不好的希望大家多提,我也会尽量改掉。有同学说字幕太多,那以后就用第一人称叙述吧。还有嫌弃我啰嗦的我会慢慢改进吧。毕竟我也不是专业段子手,这里和给位说声抱歉。
    刚刚居然收到W的短信了,好突然啊。问我在干嘛,我说准备洗洗睡了。微信内容是这样的。
    W:在干嘛?
    我:啊,准备洗洗睡了。W总有什么事么
    W:商户银行那个项目移动端适配有些问题,邮件你了。你先睡吧,明天再想想怎么解决,下周等我回来再讨论。
    我:好的,W总还在C市么
    W:恩,明晚回来。
    我:好的,W总,你注意身体呢,别弄太累
    你丫丫的就这么不愿意多打几个字么,真简略。过了好久都没有消息传来。本来想着把手机扔一边不管了,没想到微信又叮咚了一下。哈哈,是他又说话了。
    W:谢谢关心,你快睡吧。女孩子不是都爱睡美容觉的么?
    你还知道女孩子爱谁美容觉啊,让我加班的是谁,项目颠过来倒过去一直重新打回来追求完美的是谁。我故意晾了他一会回答说,“以后批准我们少加会班嘛,这可是群众的心声”。
    W:尽量批准,不过前提条件是项目质量得上去。
    我回了句W总真好,其实内心还想说,你让那些负责后台数据处理的程序猿加班也不能每次都拉上我这个做设计的啊,我一个女孩子再这么熬肯定没有男的喜欢了。
    W:快睡吧,等我回来讨论。
    我狂躁了,干嘛加讨论两个字么,等我回来多好。我的内省是淫荡的有木有。
    我:好的,晚安,W总
    W:晚安。
    ...
    作者:八月未央不央 时间:2016-02-20 22:55
    今晚再更一段之前的事吧。
    手机事件
    总之映像蛮深刻的。记得还在上班时间,不过已经快下班了。我寻思着今天的事干完了干等着下班也无聊。就掏出手机开始玩游戏(glow fish)有谁玩过么。因为画面很美,所以那段时间我比较沉迷。因为是那种必须得时刻关注界面的,我就没注意身边的环境聚精会神的盯着手机。等我发觉有情况的时候已经晚了,W总从外面进来的时候会经过我座位旁。然后感觉后头有人站着,还是俯身下来的那种。我以为是同事就没多想,还一边聚精会神的玩一边给他讲述有多好玩,说了半天期待同事有点反应可是什么声音都没有。我就猛的把头转过来了,结果对上了W的脸,很近。当时就愣了,喊了声W总…然后就没敢有下文,等着W发飙。W就那么嘴角微扬,说了句“工作做好了是吧”。我没底气的恩了一声,看都不敢看他一眼。像做错了事的小孩等着家长拿搓衣板过来给我跪一顿一样。没想也没等到W的下文,就听他说了个好字,然后转身去了他的办公室。
    后来想起来就觉得慎得慌,和读书那会的班主任有得一比了。
    作者:八月未央不央 时间:2016-02-20 23:12
    厕所事件
    我们部门一共就两个女生,都是做设计的,另外一个因为年纪比我稍微大一些,我们都喊她廖姐。我和料姐算是工作伙伴中的闺蜜吧,她就坐我背面,中间隔着一个过道,因为过道比较宽的缘故,所以一般我们很少聚一起讲话,都是通过QQ什么的喊话,哈哈,女生就是比较懒。
    我俩是那种好到已经可以一起蹲坑拉粑粑的闺蜜关系。虽然年龄比我大好多,但是廖姐的心态实在没有差距。那次也是,我正好看到廖姐要出办公区,就大咧的喊了声,“姐,是不是去厕所啊,等我!”这事已经成了我俩之间的一个习惯,总之就是没尿我也会陪着。没想这次W也正好跟在我们后面出来了,然后靠近我们的时候说了句,“你们厕所也要一起上啊”。我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弱弱的恩了一声。然后我俩撒腿就跑了,留下W一人。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八月未央不央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733天 / 跨度971天】
    • 开贴:2016-02-20 17:24
    • 更新:2018-10-18 18:13
    • 阅读:19599832 回复:60910 楼主:9236
    • 字数:约634千字
    • 图片:185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