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生产队长的爱欲没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贾平凸凸 时间:2011-04-14 15:16
    生产队长,这个人民公社化的产物,已经随着历史的流沙渐渐远去了,随他而去是一种制度一种风潮。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它仅仅只是一朵短暂泛起的浪花,但他却折射出了一个错杂纠纷的年代和那年代的纷纷扰扰的得记忆。要说起来的话,在那样的时代,生产队长对整个人民公社化得集体劳动是有相当大的贡献的,他们本应该成为被人们称道并记在心里的功模,但却由于社会模式的坑洼将他们陷的跌跌撞撞。
    按理说,集体化、规模化的生产模式本是一种符合广大农村生产的好模式,但是,单一的纯农业生产加上意识形态的制约以及广泛化的阶级斗争却把它的优势和力量都削弱了,被冲击的支离破碎。人们无法在其中寻找得以慰藉的东西。所以就产生了厌恶、抵触,最终导致了它的解体。
    回过头来看,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30年了,尽管取得了八十年代解决温饱的辉煌成绩,人们在小富即安的心理下都在品尝着幸福。然而,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以家庭为单位的生产模式已经受到极大挑战。农村还能自给自足吗?农村发展的道路和前途在何方?大量的民工潮涌向城市,许多农村家庭空巢了,三农问题、城市膨胀问题渐渐困扰着我们。土地还能给农村什么?土地还能给农民什么?难道他们都不热爱土地了?
    生产队长,这个淹没于经济大潮中的小小的名词在眼前晃摇起来,有的人在思考它的历史地位,有的人在恨恨的唾弃他们,也有的人在记忆力留下了他们。
    作者:贾平凸凸 时间:2011-04-14 15:17

    六指老倌回到街头的时候斜阳已经把他的影子拉得老长,尽管肚子里早已叽里

    咕噜叫个不停,他还是那么慢条斯理不紧不慢地走着,因为左腿有点瘸,走路

    的时候一颠一颠的就像他的牛儿们一样悠闲。六指老倌是生产队的牛倌,

    和牛儿们不一样,他每天是吃饱了出去瘪着肚子回来的,每天随着太阳的起落

    钟摆式在小街和西较场之间来来回回,他早已适应了这种摇摆,

    就像早已早已适应了他的瘸腿一样。他在生产队司职放牛已经十七八年了,

    早些年外出放牛摔断过腿,包了草药接骨没接好,以后一直就这样。

    最近一段时间六指老倌心里一直堵得慌,他要失业了。队长说很快要搞家庭联

    产承包,田地要分给各家各户,生产队的财产包括牛马牲口都要彻底处理,以

    后生产队就没有牛倌了。从队长和他说这事以后他就一直觉得里就像被塞进了

    一坨窑泥一样,无法消化的憋闷和失落。生产队的这十多头牛就像他的朋友、

    他的子女,他是看着它们长大的,他咋舍得他的牛儿们被别人牵走。看着这些

    牛儿们在田里耕地犁田的时候他就感到自豪,这种自豪的感觉和他儿子当兵后

    上战场保家卫国给他带来的那种感觉差不多。有时他还觉得他的牛儿们就是他

    的士兵,他就是这群牛的队长。他没念过书,他一直都觉得牛倌就是牛官,他

    是管牛的官,在这个生产队他也是有头衔的,在牛的问题上队长经常都得按他

    的意见办,指派哪头牛耕哪一片田就得他说了算,他对这群牛士兵的习性最了

    解,都说牛脾气牛脾气,牛的脾气可不小。他也注意到了,每次他和队长说这

    些的时候队长都是点头称是言听计从。

    作者:贾平凸凸 时间:2011-04-14 15:20
    街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各生产队外出放牛的牛倌也赶着牛群回到小街。生产队的牛都是水牛,水牛是耕田犁地必可少的大劳力,其地位自然要高于其他牲畜,常常享有其它牲畜没有的待遇,它们吃吃喝喝都得有专人伺候,就是人们没吃的也不能亏待了它们。它们每天吃饱喝足慢条斯理地踏着落日余辉漫步小街的时候,街上的行人包括猪猪狗狗的都必须给它们让开路来。
    因为并不是耕种季节,这些牛儿们都膘肥体壮的,撑饱了的肚皮仿佛挂着个大口袋一般,走起路来显得骄傲气度不凡。
    小街在镇子的东边,属于县城扩张后在城外的延伸部分,笔直的一条街的两头指向日出日落的方向。因为处于旧时的东城门外又连着镇子的缘故,其他村的人已把小街归为了城里的范围,但真正老城墙里面的人又习惯了把小街居民称为城外的人。按照小街四个生产队的归属来看,这里的确是城关镇行政管辖范围之内的。

    作者:贾平凸凸 时间:2011-04-14 15:22
    小街有百十户人家,土夯的瓦房一户连着一户墙梁相接靠在一起,仿佛要说明左邻右舍之间久远的血缘关系一样。小街看起来虽有些沧桑陈旧,却有一个优雅的名字----紫云街。
    六指老倌家就在紫云街靠街尾一段上,门口有一口大井,三米左右口径,青石垒边,青砖铺台,这井在坝子里可谓首屈一指,赫赫有名。这眼井的挖建年代不详,六指老倌老爹的老爹以上先民们就在喝这眼井的水,如果追朔的话,大概是紫云街始建之初就应该存在了,因为人都是择水而生的。
    六指老倌还穿开裆裤满街跑的时候就听老人们说,这眼大井可从来没干过,就是在大旱之年井水都是满满的。老人们说井底大概有地河地泉之类源源不断的水源补给,所以不管小街的人们怎样汲取,井水水位也不会明显下降。大井井水甘冽清澈,冬温夏凉。天热的时候,大人小孩都喜欢用水桶打上一桶起来,把头埋进桶中饱饮解暑,喝完后还要长长吐出一口气来,然后抹抹嘴,一脸的惬意,那样子好像喝下的不是水,而是玉露琼浆。走乡串寨的人渴了也经常来讨水喝,大井的美名便经由无数讨水过客在四乡八野传播开来。

    作者:贾平凸凸 时间:2011-04-14 15:25
    六指老倌把牛都赶进牛厩时已是晚饭时分,离开时他还给每间牛厩都添了些稻草,仔细锁好门,然后将牛鞭斜插在腰后,和生产队守保管室的白登老汉打了声招呼,出了门后顺着稻场围墙一瘸一瘸往家走。六指老倌在家门口见对门的小木,小木手里玩着一只泥手枪,枪是六指老倌给他做的。小木嘴里叽里呱啦做出冲锋、开枪的声音,神态严肃认真。
    啪…啪…
    小木手里的枪冷不防瞄准了六指老倌,六指老倌做出中弹状,嘴里啊了一声,身子随着歪了歪。
    小木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六指老倌伸手抹了一把小木的头,笑呵呵地说,小木头,你家饭还没熟呀,喜欢枪长大送你去当兵去。
    小木一本正经地说,我现在就是解放军。说完又举枪做瞄准射击状。
    说话间六指老倌家老二媳妇月香从门里伸出头来,爹,你回来了,饭熟了,你收拾一下吃饭吧。
    就来,六指老倌应着,用右手做出手枪的样子朝小木开了一枪,笑呵呵回自家去了。
    小木家和六指老倌家门对门,小木放学回来做完作业后在家门口玩六指老倌给他的小手枪,小手枪是六指老倌用砖窑的黑胶泥做的,精细雕刻后用热火灰烧制,还用砂纸打磨过,枪栓、套筒、击锤、班机、枪把等部位雕刻得很逼真。小木非常喜欢这支枪,一天到晚爱不释手地拿着。六指老倌家门口有一颗桂树,因为在大井边水源充沛,桂树长得很茁壮,枝叶繁茂,在地上形成一大片树荫,这也是暑天小木和小伙伴们嬉耍的好地方。
    小木在大队旁边的红星小学上一年级,父亲是临县一所乡小学教师,离家远平时很少回家。小木的老爹解放前当过兵,是国民党兵,在战场上打仗时伤了一只眼睛,回乡后做过保长,后来还跟着别人做过跳神驱鬼之类的法事神汉,属于历史有污点的人,大跃进初期挨批斗关黑屋子,死在了黑屋子里。据说是不堪挨斗自杀了,但小木听奶奶说其实是饿死的,在黑屋子里关了不知多少天,也不让家里送水送饭,家里人也不敢送,就饿死了。小木的母亲是家里的唯一劳力,全家五口人的口粮全靠母亲一个人挣工分。在生产队女人每天的工分额和男劳力相比是有差距的,生产队每年春秋两季的收成是按照工分累积来分配分口粮,所以,比起那些家里劳力多的家庭来,小木家的日子过的紧紧巴巴。
    大井边很热闹,收工回来的大人们忙着担水洗菜,围着井边地上摆满了各式各样花花绿绿的盆,婆姨媳妇们蹲在各自盆边,翘着屁股捡菜洗菜。地里回来的女人们梳洗过后换上了干净一些的衣服,为图个清凉,大多都是单衣汗衫的,在阳光的透照下都可以看出凸凹的曲线。她们在蹲下洗菜的时,撑起的衣服后摆下露出一片白花花的后背。

    作者:贾平凸凸 时间:2011-04-14 15:28
    女人们边洗菜边聊着田间地里的劳作趣事,有的在小声嘀咕着某家媳妇的枕边之事,不时的嬉闹中盆里飞溅的水珠挂在女人们的发梢,斜阳之下有若珠坠。
    拥挤的井边的只留出一小条道来给前来担水的人,女人们的菜盆里面都是些刚从自家很小的自留地里采摘回来的季节蔬菜,品种虽不丰富,但飘散着一股田园的清新气息。
    小木看着从影影绰绰的树荫间洒落的夕阳,心里期盼着即将到来的暑假,再过一个星期学校就要放假了,他和四狗约好了暑假到西教场的山上逮蛐蛐,他想在这个假期成为紫云街的蛐蛐王,也好好荣耀一回。
    下午第一节课下课的时候,同桌的四狗告诉了小木一个秘密,前几天黑豆那只打败了整条街的铜甲就是从西教场坟地里逮来的。西教场的山上到处是坟地,坟地里面的蛐蛐可厉害,小木心里想黑豆那只蛐蛐一定是平常吃了人肉、人骨,所以邪异凶猛。想到西较场,小木突然想起刚才忘了问问六指老爹了,六指老爹经常去西较场放牛,应该知道西较场有没有厉害的蛐蛐,更重要的是小木想要问问西较场坟地里有没有鬼,那可是一个阴森的地方。
    桂花树的影子向着秀岭峰渐渐拉长,井边的女人们陆续起身,活动了一下久蹲后有些酸痛的腰肢,一手拎着菜盆夹在腰肢上,另一手提着小水桶,扭着屁股款款而去。剩下的女人们稀稀拉拉蹲在井边,闷着头忙着手里的活,井边一时间平静了许多。
    四狗看见小木,走过来向小木讨要当天的数学作业去抄。小木嘟哝说,就天天抄我的,上课的时候干嘛去了?说着还是转身回家拿出数学作业本来递给四狗。
    快拿去,抄完尽快还给我,不要再被你妈发现了,免得我也受连累。
    四狗接过随手翻了一下,本子上一页页的红勾勾活泼地跳动起来。四狗看了看左右,接过本子,掀起衣服,把本子夹在胳肢窝下面,拍了小木肩上一下,眉开眼笑地说,下次我家煮肉的时候我给你点,说完转身朝黑豆家跑去了。小木心里明白,两个懒鬼就是上课逃学打瞌睡,现在来图现成。
    奶奶出门打水,看见小木还坐在树下玩泥巴小手枪,问小木作业写了没有?小木说写了。奶奶提着小水桶迈开小脚,一颤一颤走到井边,一只脚踩在井沿,手里的桶绳一松,小桶桶口朝下噗通一声没入水中,奶奶握紧桶绳慢慢往上拉,满满的一桶水就渐渐露出井口。
    奶奶提着水回家的时候问,看见姐姐葵花和哥哥小龙没有。小木说只看见姐姐在三队那头和人跳橡筋,没看见小龙。奶奶嘴里骂了一句,挨刀的小龙一定是去潭子游水去了,整天像只水獭猫,没人样。说罢叫小木去把葵花叫回来,把茄子和青笋捡捡洗洗。小木应了一声,奶奶便提着水走进了家,桶里的水晃悠晃悠的,小木看见水面上飘着一朵桂树上飘落的桂花。

    作者:贾平凸凸 时间:2011-04-14 15:31
    小木拿着小手枪朝街头跑去,在三队稻场门口找到葵花,葵花正在欢快地跳着橡皮筋,头上的两根辫子起起落落就像两只飞舞的燕子。葵花的旁边还有一个女孩儿侯着,准备等葵花跳完了接上。
    几个女孩嘴里面一起唱着橡皮筋歌调:三五六,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
    葵花今年四年级,成绩很好,每学期结束都能拿回小奖状来,家里面墙上贴的奖状都是葵花的。葵花长得秀气,瓜子脸蛋儿白白净净,一双眼睛就像弯弯的月亮一般漆黑晶莹,小嘴角略微上翘,天生一副招人喜爱的样子。学期结束后葵花就要升入镇办的东方红小学上五年级了。
    红星小学和镇上其他几所小学都只有四年级,这些班级不全小学的学生们四年级读完后还要通过考试才能到东方红小学上五年级,继续完成小学学业。
    东方红小学名为小学,但其实只办了四个五年级班,其余是初中班,初中班开始只有两个年级,每年级两个班,后来初中改为三年制,增加了初三年级两个班。也就是说这个叫做“小学”的学校的十一个班中,小学的班级只占了不到一半。东方红小学的四个五年级班每年要通过考试来接收全镇所有班级不全的小学四年级升上来的部分学生。由于招收人数有限,许多孩子四年级读完就已经“被毕业”了。再加上五年级毕业又要竞争仅有的两个班额上初中的机会,许多孩子在小学阶段都只有回家做农活。这些小学就成了往上一级学校输送学生和往农村输送农民的中转站,只是输送出来的农民都很小。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贾平凸凸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33天 / 跨度347天】
    • 开贴:2011-04-14 15:16
    • 更新:2012-03-27 13:27
    • 阅读:158991 回复:1492 楼主:458
    • 字数:约345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情感生产队长的爱欲没落 贾平凸凸 2012-03-27 13:27 1034/458 33/347
    舞文[长篇]春风欲拂(一个生产队长的爱恨情仇) 平原伊梦 2009-08-29 15:30 504/239 145/252
    游记浪漫的爱情,始于旅行202图 Sweet♀柚柚 2014-04-28 07:43 17149/484 42/322
    情感再见,我的爱人 手提绿帽子 2011-04-27 01:38 41327/1338 151/1008
    情感遗失北国的爱恋:桃源迷梦53图 周席周 2016-04-17 21:21 29746/595 44/61
    杂谈吃饱了撑出来的爱情[已扎口] 步步云烟 2007-11-07 13:07 16475/300 93/242
    美食大概对美食的爱就是为了吃而去瘦吧4874图 肉肉的鱼丸子君 2017-04-02 22:57 16657/3171 549/741
    情感三十女人未竟情事——我的爱和我的梦1图 童馨儿 2012-01-10 19:04 15139/475 35/736
    情感[恋之心语]记录我军校七年的爱情1图 花语戏春华 2011-02-02 19:18 9712/912 157/539
    时尚2012,香港,我的爱物,搭配学习,和点滴咖色人生847图 家宝爱家明 2018-09-20 00:53 16580/12129 692/2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