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今生,做你的红颜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smilevicky 时间:2005-03-06 11:49
    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此水何时已?此恨何时休?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细细算来,竟然已经认识深蓝有些年头了。

    那还是我读大四的时候,也许是为了毕业前尽力抓住青春的尾巴,每个人都开始肆意挥霍时间,尽情享受大四的颓废生活:睡到日上三竿,目光呆滞,心里却已经开始盘算一天的计划——上网,踢球,逛街,打牌,喝酒……宿舍里,日复一日乱得一塌糊涂,没人有心思去理,仿佛这一年的时光是从别人手中偷了来,不顾一切只求挥霍掉。
    毕业临近,空气中越来越多浮躁不安的气息。有人开始疯狂地谈恋爱,据说这是大四毕业综合症的最突出表现。我们宿舍里七个丫头,都开始多多少少触及“爱情”。我亦不能免俗,为着一个刚刚失恋对我态度暧昧时远又时近的男人,一头就栽进了所谓爱情的沼泽。明知美好结局的无望,我却任由自己沉下去,仿佛不知死活的扑火的飞蛾。舞会中让人眩晕的灯光,暗蓝天幕下冷冷的夜风,微笑,期盼,失落,泪水,争吵,冷战,心碎。总是那样徒劳地,想要抓住这个根本不属于自己的男人,为了他几次在酩酊大醉后哭到哭不出声音,那样的不堪和狼狈,抛却了自尊和矜持,却仍旧只是绝望。就是在这样的状态里,我遇到了深蓝。

    那时,网络还是个比较新鲜的东西,每个人都渴望着到那个神奇的虚拟世界里一游。大部分时间,我宁愿把自己抛到这样一个世界里,没有人知道我是谁,我可以放肆地表达自己的快乐或者不快乐,不必顾忌任何人的想法。我常常泡在一个南京的社区里,做一个任性的没有心的丫头,认识了很多网友,享受着他们对我的宠爱和纵容。不记得和深蓝是怎样熟识起来的,但是他跟贴中表现出的细腻和温柔,让我对这个在南京读书的男孩子有了一丝亲切感。后来,我们开始在qq上聊天了。那时的我,用的是皮卡丘的头像,而他的,是那个戴眼镜的斯文男子。再后来,我们开始书信往来,言语中渐渐多了些暧昧却又单纯的气息,比如“在微微的风中,想念着你。想去看海了。”可是,这些偶尔的淡淡的温暖,并不能真正拯救我那已经被绝望噬得千疮百孔的心。某一天,我的信箱里躺着一张照片,上面有一个斯斯文文书卷气很浓的男孩子静静地对我笑,很纯净的笑容。心中有种莫名的感动。可是面对深蓝想看到我的请求,我迟疑了。我不是个美女,而那份绝望的感情更已经把我的可怜的小小自信击得粉碎了,我怕我会令这个男孩子失望。于是,我选择了避而不答。深蓝对我的反应很是失望,他以为我只不过是在和他游戏。那时的彼此,都是年少而气盛的,就为了这个现在想起来简单得可笑的理由,我们竟渐渐地疏远了。最终,他消失在茫茫网络中。心中不是没有怅然的,看着qq好友里的他那总是灰色的头像,我几次想删去,心底那丝不舍却又总是阻止了我。那毕竟,是代表着我曾经拥有的一段纯白色的青葱岁月。

    终于,我无奈又决然地放开了手,对那份无望的感情。我认识了翔。翔用他无微不至的爱,帮我一点一点痊愈,重新快乐起来。我心里很明白:翔对我的爱,是百分之一百的,而我,却只能给他百分之九十九,曾经的痛楚已经用去了我全部的气力,再也没有办法去全身心地爱一个人。认识翔的第三个年头,翔用一枚小小的戒指,圈住了我,我成了翔的新娘。我是个幸福的女子,有这样一个对自己如此宠爱的老公,时时呵护着我,不让我受一点委屈。可是,天底下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我们是聚少离多的夫妻。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我决定到国外读书。虽然对彼此有万分的不舍,我和翔在该享受蜜月的时候,就被太平洋隔开了千万里。孤身在外的岁月,是十分艰难的。但是,有翔的温柔和鼓励时时陪伴着我。

    出国后的第二个夏天,我放假回家了。翔用热烈的爱包裹着我,让我享受着一个小女人的幸福和快乐。分别在即,我们实在舍不得彼此,终于翔申请了探亲签证,和我一起来到了我读书的国家。在这半年的时间里,我和翔才真正开始像一对夫妻一样过起日子来。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让爱情褪去了激情炫目的光彩,生活日渐平淡。翔不再每天晚上抱着我入睡,常常我一觉醒来已是深夜时分,他却仍在兴致勃勃地在网上看他喜欢的文章,或者玩着他喜欢的游戏。我们开始有了争吵,我赌气和他冷战,他却不再像以前那样诚惶诚恐地哄我逗我,只是一个人到客厅里去吸烟,长久的沉默。翔的孩子气,贪玩开始让我觉得累。而且,我还发现了我们之间的一个渐渐严重的问题。翔是一个欲望很强烈的人,他总是对我的身体有渴望,对于和我在床上缠绵乐此不疲。而我恰恰相反,并不是一个对性有着强烈兴趣的人,没有办法每次都很好地回应他。有时候,这竟然会成为不愉快的导火索,翔不开心的时候,甚至曾经问我是不是“冷淡”。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有沉默。

    日子时有磕绊却又平平淡淡地过着。很偶然的一天,我上qq没有隐身。厌倦了潜水,想浮到水面透口气,期冀着也许可以遇到我的死党好好聊聊。突然,好友上线的声音响起来,随着那“笃笃”的声音,闪亮起来的,竟然是深蓝的头像!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正在发呆,那边已经发过来信息:是晓珂吗?!

    就这样,毫无预兆的,我和深蓝重新遇到了彼此。在5年以后。那种老友重逢的喜悦让我们彼此兴奋了好久。深蓝告诉我,他一直都没有忘记我,他甚至给我看他一直保留在硬盘里的,我当初的那个皮卡丘的头像。我们开始天天用msn聊天了,因为我在线的时候他一般都在上班,所以我们总是有一句没一句地扯着,话不多却总是透着温暖和默契。翔知道我遇到了一个老网友,并不放在心上,还调侃我说你们当初是不是有一段啊?我只是笑。

    我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并没有跟深蓝提我已经结婚了的事实,也绝口不问他是否已经成家。但是深蓝却自己发现了,他去我以前经常去的一个讨论版,发现那个的旧帖子里赫然写着祝晓珂新婚快乐!深蓝告诉他,他面对这行字,沉默了很久。我看了他的话,亦沉默,并没有去问他沉默的缘由。有些话,是不必说的那样清楚的。我们依然天天聊天,或者发一个微笑给对方。某天,深蓝在已经跟我说了再见马上下线的前一刻,突然发过来一句:喜欢你。我并没有让自己想入非非,只是给他回了个吐舌头的笑脸。我想,那一定是那种我可以跟我的死党说的喜欢。就是单纯的喜欢。

    深蓝告诉我,他现在在玩一个叫冒险岛的游戏。是很可爱的游戏。我听了禁不住好奇,也下载了客户端,开始进入了冒险岛的世界。在那个冒险岛里,深蓝是一个英勇的战士,总是雄赳赳气昂昂地带着我练的那个小丫头四处跑。该转职了,我也选择了做一个战士。游戏中,深蓝就仿佛是我的保护神,他给我钱给我装备给我武器,我的小战士在他的呵护里一天一天成长起来。有一天,深蓝吃饭去了,留下他的战士站在勇士部落里,我觉得无聊,也跑过去跟他站在一起。这时一个法师跑过来,笑呵呵看着我们说:好帅的一对!我心里突然就甜丝丝的了。游戏里,那些小孩子总是找老公找老婆,我和深蓝从来没有找,也从来没跟对方说过任何这种话,可是这样被人误会着,仿佛也是件很开心的事情。于是,我跟那个法师说,谁跟这个傻瓜一对啊?但是我却在傻傻的笑着。后来看深蓝还没回来,我M了那个法师,问他愿不愿意带我练级。他痛快地答应了。过了没多久,深蓝发来信息问我在哪里,我告诉他我正在和一个刚认识的法师一起练级。他突然就生气了,很不高兴地跑过来不许我跟别人组队。我一头雾水,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霸道。还没说两句,深蓝突然扔下一句:你狠,我闪!人就不见了。我站在那里不知所措,那个法师跑过来说:你男朋友生气啦,你还不去哄他啊?“男朋友”?深蓝并不是我的男朋友。我不知道如何解释,只好笑笑跳出了游戏。在msn上,我质问深蓝:你搞什么啊?法的什么脾气?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吃醋了,我不能忍受看到晓珂跟别的男孩子在一起。我对着这句话有些目瞪口呆,又有些哭笑不得。深蓝又接着发过来一句:我喜欢晓珂,所以我吃醋。我这时才知道,他并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那天晚上,我和深蓝聊了很久。他说,再次遇到我,让他压抑了5年的感情重新苏醒。对他的表白,我无言以对。我已经是结婚了的女子,还有什么资格跟一个不是我老公的男子讨论感情的事情呢?我能说的,只是一再地说,深蓝快些找个好女孩子,快些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晓珂就最开心了。

    就这样,心情复杂地跟深蓝继续着聊天的日子。对于深蓝的表白,我并未对翔隐瞒。而他,也只是笑说,这证明他的眼光好,找了个好老婆,结婚了都还有人喜欢。开心或者不开心,深蓝总是跟我分享。他从未说过任何过分的话,只是说,能够让我知道他的心意,能够远远地看护着我,他就满足了。他的细腻的感情,让我真切感觉到温暖。
    春节将近,翔该回国了。虽然百般不舍,我却还是要送他走。我知道,我不可以自私到让我婆婆一个人孤单在家过春节。翔并不是只属于我一个人。送走翔的那天,我因为神情恍惚竟然坐错了公车。星期日的早上,街上空无一人,远处那些漂亮的房子里仿佛没有人居住,触目所及只有皑皑的白雪,反射着冷冷的光,刺疼了我的眼睛。我站在陌生的路边,感觉这个世界上只剩下我一个人,寒冷一直侵袭到我的心底。我开始奔跑,泪水不停地洒落在冷冷的空气中,脸颊上好像结了冰,我已经麻木。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回到了家。面对着屋子里无处不在的翔留下的气息,我放声大哭,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仿佛我已经被整个世界遗弃。我打开电脑,登上qq,深蓝竟然在。我告诉他,我老公回国了。他连忙连上视频,看着我已经哭肿的眼睛,深蓝没有多说什么,一会儿我的耳机里传来了F.I.R的歌声:“他走了带不走你的天堂,风干后会留下彩虹泪光……”我知道这是他特地找来给我听的,就在这歌声中,我慢慢平静下来。那天,深蓝一直陪伴着我,直到他的凌晨3点半。我不知道,如果哪天没有深蓝,我会不会崩溃掉。我是如此脆弱如此没用的一个人。

    那以后,日子还是在继续着。和深蓝聊得越来越多,如果哪天我们没有遇到,彼此都会怅然若失。一天,两天……“晓珂喜欢我吗?”终于有一天我在屏幕上看到了这个问题。虽然是意料之中我仍是不知该如何作答。答不吗?我没有办法瞒过自己的心;答是?我已经结婚了啊。对于我的沉默,深蓝只是轻轻说:我并不是逼晓珂,只是想知道答案而已。人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应该坦诚不是吗?我看着他的话,仿佛能感受到他的期待。我实在不忍心让这个喜欢着自己自己也喜欢着的男子再一次失望,于是我终于答:是的,我也喜欢你。

    那天以后,仿佛天更加蓝了,空气更加好了,每每想起深蓝,我会在熙来攘往的街角,情不自禁地微笑。我突然惊觉:我好像在恋爱中一样!但是,跟深蓝聊天时,我们不约而同一起默守着什么,最多只是跟对方说:想你,喜欢你。

    春节的时候,深蓝陪着他的父亲去乡下过年。因为不能聊天我开始给深蓝打电话。听着他早上接电话时躲在被子里轻轻的声音,我心里会有些许的荡漾,他的气息仿佛吹到了我的耳后,有些痒。突然想看看这个男子早晨醒来时那懒懒的神情。

    心里开始有了牵挂,有了患得患失,开怀和神伤,开始因为一个我叫他作深蓝的男子,这个男子是那样容易感动的——为着我叫了他一声亲爱的,为了我在他的版里发了一篇“做你的红颜”的帖子,就湿了眼角。我知道我对不起翔——疼我爱我的老公,可是我没有办法无视自己的感觉而自欺欺人。我不再爱翔了么?我想不是的,因为我是那样害怕会伤害到他,会失去他。我对深蓝和对翔的感情,是不一样的感觉。翔于我,仿佛是一个至亲的人,仿佛已经是我身体的一个部分,不能割舍也无从割舍。可是深蓝,他就好像是我年少时光中的一个梦,那样纯真那样美丽,不断诱惑着我一步步走近。

    有一个晚上(深蓝的晚上我的白天,我们仿佛在两个世界),我给深蓝打电话。闲聊着说到了父母,深蓝提到父母很疼他,他这么大的人父母还是老是为他操心。我突然心里梗了一下,说:“深蓝的父母一定是希望深蓝快点安定下来吧?那么,深蓝你快点找个好女孩子,快点结婚吧。”同样的话,我曾经对他说过。可是,这次的感觉却大不一样了。心里痛得一塌糊涂。深蓝沉默了良久,说他该睡了。我忍住泪水挂上了电话。自己发呆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又把电话打了过去。两个人,就在电话线两端沉默着。听得到彼此的呼吸。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抓住些什么,彼此的声音开始渐渐暧昧。我曾经告诉深蓝,我会在夏天的时候回去,然后去南京看他。我知道自己心底蛰伏了一些疯狂的想法,我对自己说,我只想要一个星期,在这个星期里,深蓝完全是我的,而我也完全是他的。在这个晚上,深蓝轻轻说,等晓珂来了我要欺负你。我说,怎么欺负呢?……夜色开始让这个男子的呼吸渐渐急促。我的心跳骤然加速,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却没有挂上电话。我也躲到了被子里,仿佛躲进了深蓝的怀里。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空间,世界中只剩下我和深蓝。仿佛纠缠在一起的不只是彼此的呼吸,还有炙热的身体。我们尽情放纵着并沉迷在自己身体里最原始的渴望里。我不断听到深蓝在喃喃地说,晓珂,你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终于,耳边响起深蓝那冲向极限时的低吼,他带着我攀上了快乐的最高峰。那一刻,我的泪滑落下来,能和我心爱的男子如此,我又夫复何求?激情过后,深蓝轻声对我说,晓珂,我爱你。我答,我也爱你。是的是的,早就明晰彼此的感觉,只是一个“爱”字,却不是这么容易可以说的出口,我们虽然绝口不提,但是,却都知道我们之间的鸿沟,一直在那里。

    深蓝告诉我,那夜,窗外有很好的月色。我想起了《倾城之恋》中柳原在某个深夜给流苏电话,说起他对她的爱,说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那首最悲哀的诗,说起窗外正美的月色。而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在深蓝的怀里,同看他的窗外那美丽得让人哀伤的月色呢?抑或,那一天永远都不会到来。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smilevicky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35天 / 跨度85天】
    • 开贴:2005-03-06 11:49
    • 更新:2005-05-30 22:06
    • 阅读:18608 回复:414 楼主:95
    • 字数:约40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