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长篇推理小说] --望 欲--(连载完毕)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老家阁楼 时间:2004-07-16 12:48
    望欲
    ——老家阁楼





    这个城市存在的时间很久了,聚居了很多的人,因此慢慢就变得很庞大,居住的人形形色色,建起来的房子也是形形式式,高的、矮的、圆的、方的,竟然还有五角型的,比方说这一座青顶红墙的三层小楼,就显得很别致。

    这座小楼是一个半山别墅群里的某一座,因为受了周围更气派的别墅们挤迫,它就显得很不起眼啦,不过这也没什么,别墅的本来意义不是在于宽大,半夜上个洗手间都要走楼梯,回到床上找不回刚才的梦,又得重新造一个,有点恍如隔世的味道。

    这座小楼尤其幽静,三分之二的地方被完全绿化,有高的树,矮的花,平的草,草地上支起了画架,树干上吊下有秋千,白漆铁花的椅子,素雅平实的小桌子,全被夕阳的余晖温存地抱着,空气中仿佛流淌着音乐,只是音乐,没有人声。

    小楼里有一个人,仅仅一个人,是这里的女主人。她在客厅的沙发上悠闲地坐着,即使只有她一个人,坐姿仍然保持着一种优雅,那是长年的优越感带来的习惯。茶几上散落的杂志就显得有点凌乱,烟缸里的烟头也积了不少,还有一根在燃烧,袅袅的烟雾后面的脸是如此详和,淡定。

    电话响了,她稍等了一下,在铃声响到第四遍的时候,她才接起了话筒。她知道电话那头的是谁,在没接的时候应该就知道了,她也知道那头的人要说什么,所以,她一直都微笑着,从容又从容。

    挂了电话后,她开始拨另一个电话,一会电话通了:
    “我要预约,”
    “。。。”
    “就在今天晚上,九点,”她的口气不容置疑。
    “。。。”
    “我可以付双倍的钱,只能在今晚九点,我只需要一小时。”


    距离那座小楼不过半小时车程的浩天大厦座落在市中心,这里街道纵横,高楼环立,车水马龙,人潮熙攘,总之,和刚才的那座小楼整整相差了一个世纪。

    浩天大厦有四十层,于琦诊所在第三十八层,出了电梯往左一眼就能看到那块精心设计制作的小牌子,刻的字不多,就“于琦心理博士”六字,那个徽标倒是异常复杂,有欧洲代表医生的蛇,中国郎中必备的葫芦,甚至还有一个听诊器,几片橄榄叶,就是这些有很强的内容关联,外型千差万别的玩意被精心地编织纠缠在了一起。

    推开玻璃门,正面是于琦的秘书小英子的桌子,一个秘书桌子上该有的物品及凌乱全都齐了,摩登女职员该有的红指甲,红嘴唇,黑眼圈也一个不拉,不过她现在的表情可不是很和气,刚刚电话响了,小英子快速瞄了一下手表,五点十五分,差十五分就下班了,这个时候的电话通通被她列为L级,意思是“LAJI电话”。

    是一个女人,她要预约晚上九点看诊。这是小英子最不愿意接到的,而每周总会有一两次的电话。小英子每次第一反应就是用需要加倍诊金支付加班费来为难一下对方,然而,没有一次成功,好象这些人都不在乎钱,英子感到奇怪。直到小英子某一次对她的BOSS于琦抱怨的时候说起这事,于琦笑着没有说话,拿起桌上的水杯,倒了一滴墨水进去,清彻的水立即被污上了湛蓝的颜色。小英子不解,看看水杯再看看于琦。

    “水对于你的最大功能是什么?”于琦问。
    “解渴,”小英子不假思索说。
    “好,就解渴吧,那你如果渴了,你会喝这杯水吗?”
    “不会,”小英子看着蓝蓝的水摇了摇头。
    “为什么?”
    “这还用问吗?水是脏的。”
    “那么,我再问你,如果你三天都没喝水了,或者你正走在沙漠里,断水好几天了,这时候,这杯水出现你面前,是唯一的一杯,你会喝吗?”于琦笑着问。

    小英子瞪大了眼睛,努力运用全部想象力去想象着于琦描述的情景,这对于她有点困难,因为她压根就没有过这种经历,她对于“渴”的理解仅仅停留在出了一身汗之后喉咙干了,或是早上起来嘴唇干了。

    “可是水脏了能喝吗?”小英子冷不丁冒出这句,于琦一愣,他完全没有估计到小姑娘对于这种很具有反差效果的比喻并不能理解,这让他有点尴尬,无奈,只好把本应该在效果出来后才说的话赶紧倒完了拉倒:
    “我的意思是说,有一些在平常看来很重要的东西,往往在特定的时候会无足轻重,因为,有另外的一些东西盖住了它的重要性,比如渴望、欲望。”

    小英子一动不动盯着于琦,象个木雕。很明显,她的思维有点晕乱,她完全相信心理博士的话是对的,只是没听懂。

    “我的意思是说,”于琦只好挑些更通俗一些的词:“你对某个东西的渴望度高过了一切的时候,一切都不重要了,你明白了吗?嗯?”于琦最后用了重重的鼻音。

    “明白明白,我非常明白,”小英子非常大度地挥了一下手,她不想激怒上司,“我怎么能不明白呢?是不是?我可是心理诊所的秘书,怎么能不明白心理上的事儿呢?是不是?”

    “你明白什么?”于琦又好气又好笑地追问。

    “你的意思是说,当你在沙漠里渴得要死的时候,你就应该喝一杯带有蓝墨水的水,然后一切都不重要了是不是?这我能不明白吗?”


    于琦明白小英子的不乐意,没有让她留下来加班。他的这个心理诊所就他们俩人,平时事也不少,里里外外都是小英子在打理,虽说小姑娘有点莽撞,但还是很有条理的。

    他在六点的时候下楼去喝了杯咖啡,吃了两块三文治,如果没有预约的话,他会喝点红酒,但是今天不行。七点左右,他回到了诊所,开始看书。他读的书不是从书架上取下的,而是从他的包里掏出来的一本粉红封面小说。在他的书架上是永远不会有这种书的,那些全是心理学著作,什么精神啊,逻辑啊,这些都是作为一个心理学博士的办公室必备的。不过,于琦的心里必备的东西可就不是这些了,而是他手上的那本《粉红女郎》。

    其实不单是别人会感觉到《粉红女郎》之类的言情小说太庸俗、太低级趣味,和他的身份极不相符,就连他自己也明白,他不属于这类书,就象这类书根本不适合他一样。然而,作为心理医生的他,也不得不承认,书里那些千篇一律的花前月下情节总会让他神往,腻得如同梅雨傍晚的情话也能让他入迷,这些年只顾着读书,天天琢磨着钻到别人心里去,却原来,他也很渴望有一天,会有一个人钻到他的心里来。

    于琦坐到为病人准备的躺椅上,刚刚翻了第一页,突然想起什么,合上书起来把门轻轻关上。刚刚关上门,又想起了什么,自嘲了一下,把门又重新拉了开来。

    就是嘛,整个诊所就他一个人,怎么会有人看到他读的是《粉红女郎》呢?

    好一会,他感到空气有点闷,于是去开了窗,三十多层楼上吹吹晚风、看看繁华夜景是一件极其惬意的事情,触眼可及的真实感让人踏实。每到这时候,于琦总会莫明其妙产生出一些感慨,那也是职业习惯使然。在他看来,所有人都是心理病人,所谓的正常人或多或少总会有某些心理障碍的,心理这门科学研究时间越长,研究程度越深,那么,病人的群体就越大,这世界就越不健康,这很让于琦迷惑,到底是心理病让这世界不健康,还是他们这些心理医生的研究成果让这世界不健康了。

    这层感慨还有一个引发感慨,眼前的所有繁华美景,全都是那些于琦眼里的病人造出来的,是不是说,病人造就了世界,还是世界成全了病人?

    门铃声响了,于琦抬头看了一眼挂钟,不多不少,正好九点,钟面上指
    作者:老家阁楼 时间:2004-07-16 12:50



    这当然不象一个难缠的病人,并且还是一个很美丽且带着一种独特韵味的女士。美丽的女人于琦倒是见过不少,只是有韵味的女人让他一瞬间有些晕眩,她又不是粉红女郎嘛,于琦心里取笑了一下自己。

    “你好,我是于琦,你就是艾真女士吧,”于琦职业性地笑着伸出了手,那是一种带着医生姿态的礼貌。

    艾真女士,那座三层五角小楼的主人,她浅浅一笑,伸出来握的手也是浅浅碰了碰而已,然后直视着于琦,等待着主人的安排。

    “哦,请进,”于琦很快反应过来,其实在见到第一面的第一秒开始,他就很职业性地开始从外表上猜测对方,或者说是揣摸对方,但是往往心理疾病越是严重的病人,就越不容易从外表上看出来,那些神情恍惚、或是心急火燎的病人,往往也不会有什么大病,无非是失眠、神经衰弱、要不就顿失亲人爱人之类的间歇性心理疾病。

    这么说,这个可能是重病患者了,于琦严肃起来,请艾真坐下后,问:“你要喝点什么?茶或是水,酒也行。”

    “水吧,热一些的,谢谢,”艾真在坐下之前很自然地检查了一下她将落座的位子,于琦还注意到她不易察觉地用长裙摆扫了一下椅子面。

    她有洁癖?于琦开始了快速分析,这种女人属于心灵脆弱类型,最易患心理疾病了。并且她现在需要的是热水,而不是冰水,在这种炎热天气里,需要热水的女人,往往需要的不是冷静,而是某种保护意识,比如热量盈身,可以让她有潜意识的安全感觉。这点甚至可以推断出,她目前的处境令她缺乏安全感,肯定是有一些她无法完全掌握的事情,而她又极希望掌握到它,可偏偏又不是她的意志可以左右的,然而这事情对她还是非常重要的,这种矛盾交织让她感到极大困扰,于是,她需要于琦了。

    “谢谢,”当于琦递过水杯的时候,她又不忘再道谢一句,不过她并没有喝,只是双手握在手心一会,然后轻轻放到前面桌子上。

    于琦从桌子上取了笔和记录本,坐到另一张椅子上,他们俩此时是在这间大房子的中间,随意摆放的两张椅子相隔0.8米的距离,据说这是科学家研究的成果,这个距离是两个需要交流的陌生人之间的最佳距离,科学家们还说,这个距离是两个人最容易建立信任的距离,还是最容易获得真实信息交流的距离,总之,这是个好方法,值得推广。

    “那么,”于琦做出了一个很随意的姿势,目的是为了让对方也可以放松,“让我们开始吧。”

    “好的,”艾真女士点点头,把并立收拢的脚换了个方位,拉了拉裙角,露出了尖尖的高跟鞋头,鞋头上镶了一层银片,很有质感,硬且凉的质感。

    “请问艾真女士,你遇到了什么困扰吗?你可以把它们都说出来,”于琦用较慢的语速说着。

    “是的,我一直都有一个困扰,那是一个念头,总也挥不去。”艾真女士象在说着别人的事情,因为她始终带着微笑,不象一个受着困扰的人。其实于琦看着这位女士也一直有个因扰,他吃不准这位女士的年龄。从视觉的角度加上阅人的经验,这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女性,不会超过三十二。不过他的第六感却不同意眼睛的观点,并且认定了女士绝对不低于四十岁,否则那韵味是不可能天生出来的,你总不能要求一个婴儿也具有成熟女人的风韵吧,风韵是需要时间点滴的积累和堆栈,然后自然散发出来的味道,就象是。。。就象是树叶每年飘落,然后一层层堆在地上,久而久之,就会散发出自然的腐味来。。。当然,腐味不是韵味,我的意思是说,过程是一样的。

    “嗯,可以告诉我你的这个念头是什么吗?也许我可以帮到你。”于琦依然用着慢节奏,病人,尤其是心理病人,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引导,而不是相逼。

    艾真眨巴一下眼睛,看着于琦,轻点了两下头,“是的,我来这儿,就是要告诉你我的困扰,不过你也许帮不到我。”

    于琦回报于一个笑容,病人们对医生的怀疑是很正常的,正是因为他们有不正常的心理才会需要到他嘛,“我同意,我只是希望尽我的力量可以帮到你,不过,现在我更愿意倾听你的困扰。”

    “谢谢,不如我先和你说说我的梦吧,最近我一直在做同一个梦,”艾真突然换了个话题。

    于琦没想到她还会有前奏,不过,引导最重要,那就先听听梦吧,可能这个会更有趣,“好吧,如果你想说,你就说吧。”

    艾真直了直身子,开始了她的正题:“我啊,常常做一些梦,什么奇怪的梦都做,只是象这样总是做同一个梦就是第一次,而且还特别清晰,细节我都能记住。”

    于琦目不转睛,扬起眉头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要说起这个梦啊,还得先说一件事,”艾真女士伸手去取水杯,抿了一小口。

    前奏之前原来又有前奏,于琦忍不住了,身子往后仰了一下说:“呵呵,艾真女士,你的这个故事还有很多前因后果啊,这样吧,你挑最前面的,从头开始慢慢说起,不急不急。”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是说,你要了解我这个梦,你必须先知道我梦里出现的人是谁,所以我要先告诉你,我有一个男朋友,”艾真不急不慢道来。

    “哦,”于琦作恍然大悟状,点点头,在纸上写下:艾真——男朋友——做梦。

    “我们在一起有一年多了,他说他很爱我,他一直是这么说的,”艾真扁了扁嘴,她的唇线很美,象微风下的海浪,起伏得不急不缓,饱满有致。

    “那么你爱他吗?”于琦脱口而出,马上又感觉到有点过急,下意识用笔挠了挠脑门,作为回复自然神态的过渡。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老家阁楼7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2天 / 跨度697天】
    • 开贴:2004-07-16 12:48
    • 更新:2006-06-14 11:27
    • 阅读:123541 回复:777 楼主:75
    • 字数:约7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