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尚神》—天生有阴阳眼哑巴的故事.更新中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就叫我阿良 时间:2010-10-22 10:26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是个哑巴,但是上天总算是公平的,我的眼睛总是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就是别人所说的阴阳眼。

    很多年以前,母亲领着我从集市上回家,看见一个老头站在我家门前,他身上的衣服很破很脏,像个乞丐,那个年代乞丐是很常见的,但他头发却白的发亮,我惊奇发现他身后有一个飘忽忽的五彩斑斓的东西,让人看上去神清气爽。他四周观望了一下,遥遥头。母亲喊住他说道:“老人家,我去家里给你拿点吃的吧。”那老头微微一笑,但突然冷不丁的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神很是复杂,让我不禁的打了个寒颤,至今那个眼神还不时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然后转身走了几步,回过头来说道:“十年之后你家必有人‘出马’。”我当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我明显的感觉到母亲的手抖了一下,我转头看了母亲一眼,发现他一脸的愕然。

    母亲赶紧拉着我的手回到家里,然后紧紧的关上了大门。后来我才知道“出马”就是替神在人间来做事,我们称这类人叫香官,也就是农村常说的神婆,神仙如果看中你了,便给你一些神奇的能力,替人间消难,同时也要饲奉神。但是我很不理解当时母亲的心情为什么这么紧张。母亲时告诉我别理他,他是个疯子。我只是木木的点了点头。只记得母亲背过身去衰叹了一声。

    父亲晚上干活回家,母亲把这个事讲给他听,父亲突然停下了筷子,脸上划过一丝异样,没说什么,继续吃了下去。我当时不知道以前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作者:就叫我阿良 时间:2010-10-22 10:30
    因为我没有语言功能,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挺自闭,和父母的交流也很少,更没有什么朋友,但父母对我却疼爱有加。

    在我十五岁的时候,有一次跟着爷爷到山里去打猎,这也是我最喜欢的,那天很奇怪连个兔毛也没打到,我们往深山越走越远,但还是一无所获。天色渐晚,爷爷说道:“阿良,回去吧,山里晚上冷,说不定还有野兽。”我有些不情愿的点了点头。爷爷笑着摸摸我的头说:“过几天再带你来。”

    我们正要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突然看到草丛深处有个山洞,我兴奋的正要准备钻进去。爷爷拽住我说道:“你在外面守着,我进去看看。”于是把猎枪交给了我。爷爷严肃的说道:“把子弹上膛,在外面好好守着。”我看出了事情的严重,于是很坚定的点点头。

    我在洞外焦急的等着。过了几分钟爷爷钻了出来,我还没来的急问里面有什么,爷爷说道:“阿良,快走!”我虽然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爷爷的语气告诉我有危险。于是我和爷爷就快步的走下山去。

    快到村口的时候,爷爷的脚步慢了下来说道:“阿良,你看!”爷爷竟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小狼。我很是兴奋的接了过来,看见它好像睡着了,样子很是可爱,我把他小心翼翼搂在怀里,用衣服裹着,能感觉它暖乎乎、肉乎乎的。爷爷说:“别闷死了,唉!现在的狼越来越少了,狼群都往大山深处迁走了,不知道怎么会有个掉队的,母狼可能去找食了,不然我们刚才肯定会惊动它,怕它找食突然回来,所以让你在洞外守着,我进去掏了一只。如果是以前的话,猎人都会弄死一两只,因为他们下山祸害人,如果带回家狼群也会找到村里,现在狼越来越少,都快被人赶尽杀绝了。”我一直在兴奋的观注着小狼,没有太在意爷爷说的话。爷爷看着我高兴的样子,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第二天大清早,我便拿了个碗跨进羊圈里,抓住一只母羊就挤奶。这时突然从屋里传出小狼竭斯底里的衰嚎。我扔开碗,飞奔到屋里,看见小狼嘴里流出些血丝。爷爷放下手里钳子说:“狼牙。以后怕这东西伤你。”我抱起小狼看着他在发抖,还发出呜呜的呻吟,心里很不滋味。爷爷拿了些草药给小狼敷上说道:“对这种东西不能手软,不然以后它会伤着自己。”我捡起狼牙看了看,很是精致。爷爷说道:“以后不要喂的太饱,也不要喂肉,太野了控制不了。狼牙是避邪最好的物件,你带在身上吧。”我抱起小狼,没看爷爷一眼,走到门外。爷爷看出来我的不高兴。心里肯定也很难受,现在想想很理解他当时的做法。

    就这样我和爷爷之间有了隔阂,再也没跟着爷爷进山打猎。小狼一天天长大,它也成了我唯一的朋友,我几乎和它同吃同睡,父母看着因为小狼的到来我变得开朗了许多,也没怎么管,只是限制着小狼的食物,我把狼牙晒干后,钻了个孔挂在脖子上。

    那年冬天爷爷病重,卧床不起已经很长时间,在那个刚能吃饱饭的年代家里有人得了病一般都用土法子胡乱医治,要么听天由命。从父母的言行中我了解到爷爷好像快不行了。我也好久没有和爷爷交流了,那天我跑到爷爷床边。爷爷吃力的张开双眼,浑浊的双眼发出了激动的光芒,他说道:“阿良啊,你来了,咳咳,爷爷快不行了。唉!我知道你一直都恨爷爷伤害了小狼,我也是为你好啊。”我努力的摇着头,眼里有些湿润。爷爷继续说道:“我还是给你说说你奶奶吧。你奶奶年轻的时候很漂亮,爷爷有一次把她从狼窝里救出来,后来她就嫁给了我,生了你爸爸后,她就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疯了。于是找了个郎中给她治病,那个庸医开出的药,你奶奶吃了没几天就去世了。后来我把那个郎中的手打残了,让他以后再也不能再豁害人。你奶奶当时疯的时候谁家小孩要是发热几天不好,她摸摸小孩的头过会就能好起来。听老年人说她是闹坛,必须让她顶神,不然会一直疯下去。可是那个动荡的年代没人信,也没人敢信这东西,你奶奶死的冤啊。如果当时让她出马兴许就不会走那么早。”闹坛就是没按神的意思“出马”,让你精神恍惚不宁,我突然想起许多年前的那个老头说的那句话。我恍然明白为什么父母的表情那么凝重。爷爷继续说下去:“我快去找你奶奶了,你以后要听话,也不要怨恨爷爷了。”这时爷爷脸上露出微笑,我这才意识到和爷爷的命运竟这般悲苦,自己好像做的有点过份了,我拼命的摇头,趴到爷爷怀里,热泪哗哗的滚落下来。

    那天晚上我守在爷爷床边,生怕他真的走了,突然有只猫头鹰在院子里乱叫,我知道这不是什么好鸟,一叫准没好事,我操起猎枪冲到院子里,寻视一圈没找到那只破鸟,但突然发现一个身穿白衣的女人飘进屋里,我知道又是这种灵异的东西……

    作者:就叫我阿良 时间:2010-10-22 10:32
    虽然我能看见这种东西,但一直没有正面接触过,所以还是非常害怕的,我一时有种不祥的预感,它会不会把爷爷带走呢。

    我悄悄的躲到窗户后面,偷偷的露出个脑袋来,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一看吓得我毛发都竖了起来,那个女鬼直挺挺的立在爷爷的床前,一动不动的,对!他没有影子,一定是鬼了。我的胆子应该是够大的了,如果别人看到当时的场景估计早就吓瘫了吧,但我还是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冒汗,双脚无力,爷爷突然很吃力的说道:“你来了。”

    我听说,人快要去世的时候,都能看到以前的死去的亲戚朋友,我的心凉了一半。但我猜不这女鬼是哪路的。这时我胸口有一阵炙热,我一看是狼牙。我突然想起爷爷曾告诉过我狼牙是最好的避邪的东西,但我没想到离鬼近了竟然自己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我当时想拼了反正先把这东西的赶走再说。

    我拽下狼牙,紧握在手里,快步冲进屋里。我一手护着爷爷,另一只手拿着狼牙对着那个女鬼。那个女鬼一抬头,透过它的散乱的黑发,煞白煞白的脸,眼球突暴,瞳孔却只有绿豆粒那么大,它就这么死死的看着我,我吓得眼泪都快下来了,心几乎快要跳的炸开,我把狼牙往前伸了伸,希望能赶走它。

    突然,门“咣”一下关上了。死定了!我听说这叫“鬼关门”,门一但关上哪怕再有力气也打不开,我回头看了一眼爷爷好像没有了气息,我这时终于崩溃了,我想从窗户逃走,没跑几步,窗户也关上了,我用力推就是打不开,我的指甲好像已经抓出了血,它却一步步向我逼近,我发生凄惨的嚎叫。我一想完了,于是缩在墙角,把头埋向自己的怀里,拿着狼牙对着她,我的汗已经把棉衣全部湿透了。

    过了一会没了动静了,我透过衣缝看了看,只见爷爷拉着那个女鬼的手走进墙里,这是不是就是鬼门关呢,到了后来我才知道每一道墙都是通鬼门关的,我用一道符便可进去,一柱香的时间必须得出来,不然就永远也出不来了。

    这时我想到这女鬼是不是奶奶呢,我终于虚脱了,昏死过去。



    “阿良,阿良”我听到有人叫我,我一看是父亲和母亲。看我醒了过来他们松了一口气,我突然感觉手指很疼,一看双手血淋淋,指甲有的掉了下来。他们说:“你手怎么回事,刚才听到你在这里喊什么?”我指了指爷爷,父亲跑过去一看爷爷已经走了,于是放声大哭。

    父亲自小就没有了母亲,爷爷是一手把他带大,虽然家教很严,但却没让父亲受一点饿一点冻。他和爷爷的感情是当时我那个年龄所体会不到的。父亲哭的像狼嚎一般,我想这才是男人的眼泪,是有情有义的眼泪,是最应该哭的眼泪,母亲捂着脸,泪水也是哗哗的流下。我随着父亲的每一声哭喊泪如泉涌。

    爷爷走了。

    父亲给爷爷守孝,在爷爷的灵前跪了三天,爷爷下葬的那一天,下着小雨,路途很是泥泞,我们穿着白色的孝服,腰上缠着一条很粗的麻绳,我扶着父亲在前面引路,后面是村里的几个壮汉抬着爷爷的棺材,纸钱洒了一路,这时父亲突然脚下一软,昏倒了。他三天来几乎没吃东西,这时送葬队伍一阵混乱,村里长老一级的人物王太爷大喊道:“棺材不要着地,千万不要落地,接着走!”



    作者:就叫我阿良 时间:2010-10-22 10:33
    据说人死后,送葬路上棺材是不能落地的,不然逝者的灵魂将得不到安息。我们用前后两根木棍横在棺材下,用粗壮的麻绳捆绑着,就像给古代皇帝抬龙椅一样,不过我们是横着抬,他们是顺着抬。四个壮汉抬吃力的走在泥泞的路上。

    我将父亲扶到旁边,让送葬的队伍先过去。坟地和下葬的时辰都是王太爷找人算好的,不能耽误了。离坟地还有不到一百米的时候,后面的那根木棍好像有点腐化了,发出“啪啪”的炸裂声。

    四个壮汉都慌了神,这时前面的两个壮汉感觉肩膀一吃力,后面的那根木棍彻底断成两截。后面有一个叫二虎的直接丢开木棍,用肩膀硬生生的将棺材顶住。这时送葬的队伍发生一声惊呼。棺材是用松木做的,也得有几百斤,二虎哥大叫“快拿木棍来!”这时王太爷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根更加粗壮的木棍,将它穿到棺材下的扣结上。总算是有惊无险。

    爷爷的棺材刚放在葬坑里的时候,一时间雷电交加,风雨大作,送葬的人都被雨水呛的喘不过来气。二虎哥带着三个壮汉顶着风雨还是将爷爷的棺材顺利的埋下。二虎哥这个人比较憨厚耿直,而且身体健硕,村里人一直很喜欢他,在后来还帮我不少忙。王太爷舒一口气说道:“总算是完了,阿良家以后应该会出一个不凡的人。”

    曾经听老人说过神、鬼都喜欢缠着一些身体虚弱的人,这种人阴气重,称这种人为软骨人。父亲由于后期又淋了雨,在家里养了几天,一直高烧不退,母亲几天来一直守候在父亲身旁,我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劝母亲好好休息一下,母亲都一笑的拒绝了,我便承担起了给父亲熬药和照顾母亲的责任。

    七天后,父亲身体突然好转,精神涣发。母亲和我都非常的高兴,父亲说要出去干活,我却感觉到有些莫名的不安。

    那天晚上,父亲回家的途中,突然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父亲走了几十年的路突然找不到方向,知道自己被“鬼打墙”了。“鬼打墙”就是那些灵异的东西把你的肉眼蒙上,让你看不到前方的路,有的甚至把你引到深水里淹死,它们好得以脱生。父亲胆子一直就很大,这时他大喊道:“人有人路,鬼有鬼路,你们生为人,死为神何必和我过不去”父亲连喊了几声还是没有效果,他急地已是满头大汗。突然看见前面有一个影子打着白纸灯笼,他不知道是吉是凶,却不知不觉的跟着走下了去。

    很晚,父亲终于回到家,母亲松了一口气,我看到父亲前面有一个挑着纸灯笼的影子,父亲一进门的时候它便消失在门口。父亲一到屋里便不能自已的放声大哭,我和母亲怎么都劝不好,一时不知所措。这时母亲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快去找王太奶!”

    我把王太奶请来后,父亲还是没有好转。王太奶一直都是那种信神的善人,她拿出几捏铂纸叠成了四楞八角的东西,然后在门口烧尽,口中念念有词。烧完之后才父亲才停止了哭泣。

    父亲给王太奶讲了途中的经历,王太奶说道:“那是你父亲!幸亏他把你送到家中,不然今天你不一定能回来。”

    当天晚上睡觉的时候父亲一直呓语,第二天,父亲起床后,身边竟跟着一个金灿灿的影子。父亲用非常生硬的语气让母亲去买铂纸,父亲和母亲的感情一直是非常好,从来没听过他用这种语气和母亲说话。母亲没有违拗,买回来后父亲就无师自通的叠了起来,然后焚烧掉。

    连续几天父亲都是这样,也没去干活。后来他从里屋内搬出两把椅子,东西两边各放一把,中间放一张八仙桌。并在东边的那把椅子上绑了一个拐棍,母亲一看父亲好像着魔了一般,又去请教王太奶。

    王太奶听到母亲的讲述,王太奶给母亲说道:“这是闹坛!得出马,必须找个人给他安上坛位,不然时间长了人就疯掉了,重走你婆婆的旧路。”母亲听后黯然神伤说道:“唉!作孽。它们何必折磨我们这一家人呢?王太奶你快帮帮我们,找个人给他安上吧,不然……”王太奶叹了一口气说道:“唉!这方圆百里有两个人能办得了这事,一个是李老太婆,一个九姑娘。李老太婆是个很贪财的人,找她给你安,肯定会问你要很多钱。而九姑娘是个脾气古怪的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已经好久没出马了,找她可能性太小。”母亲这时坚定的说道:“就算砸锅卖铁也要把他弄好。就请李老太婆吧。”

    爷爷的葬礼花去不少钱,我真不知道上哪再去凑钱。母亲走到里屋,从衣服箱的最底层掏出一个红布包裹,打开后里面是一些金银手饰,应该是母亲的嫁妆,她拿着红布包裹出去了。

    第二天,母亲在王太奶的引导下请来了李老太婆。她长着一副的男人相,身后也跟着一个影子,但那个影子给我感觉却有三分邪气。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父亲身后的影子突然亮的有些异常,而李老太婆身后的那个影子好像有些胆怯一般并没有跟着进门。

    李老太婆嗑瓜子,眼神一扬说道:“给你当家的安坛,得消耗我多少年的修行啊,而且……”这时母亲看出她的意思,从口袋里拿出五百块钱,语气坚定的说道:“钱不是问题,多劳您费心。”那时候五百块钱可以相当于现在的五千吧,李老太婆看见钱笑的嘴都合不扰,一时语气改变了,说道:“你看您客气的。”并迅速的把钱塞进口袋里。

    李老太婆坐到西边的那个座位上,这时父亲身后的影子亮的更加明显。父亲厉声说道:“你算什么东西,这个位置也是你坐的?它们都不敢进,你给我滚下来!”父亲的声音异常的大,把李老太婆吓得真的从座位上滚落下来。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座位确实不是她该坐的。这时李老太婆灰溜溜的要走,我一把抓住他,用恶狠狠的眼神瞪着她,她好像真的被父亲吓到了,把那五百块钱双手递了过来,我冷冷的夺了过来。

    王太奶得知这事后,说道:“唉!也只有去请九姑娘出马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就叫我阿良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77天 / 跨度431天】
    • 开贴:2010-10-22 10:26
    • 更新:2011-12-28 00:44
    • 阅读:11458782 回复:20766 楼主:233
    • 字数:约21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