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乱弹戏说]元和英雄传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鸿都客 时间:2006-05-15 21:17
    这是一篇小说,记述的是关于唐元和年间的故事,选择在煮酒连载,是因为这里熟识唐史者颇多,定能指出拙文的一些历史硬伤,使我能在再次修改这篇文字的时候有所裨益,还望各位方家不惜赐教,在此,先谢过诸位!

    正文

    元和英雄传



    话说这长安城里有两处繁华的去处,一处叫做东市,另一处叫西市。它们最是长安城一,二等的繁华去处。却说这东西两个集市,在格局上呈对称状,如果以皇宫为轴心,这个东市正好建在出朱雀门往东八百米的地方;而这西市,则是建在出朱雀门往西八百米的地方。

    单说这东市,本是大唐头等的货物集散地,市内店铺林立,商贾云集,各色人等,汇集于此,南北货物,应有尽有。因此,这里整天都是生意如火,人潮如流。
    进东市牌坊径直往前走三十米处,有一条左拐弯的岔路,在这个岔路口,有一家很大的铺子,它的名字叫董记当铺。

    这董记铺刚好处在这个岔路的拐弯处,所以当铺的柜台也是顺着道路的方向左拐弯呈直角状的。在左右两面柜台的顶上,各挂着一块蓝底金字的招牌,上书“董记当铺”四个大字;柜台左右两面挂着一副对子,上联在左边,上书:迎四面八方客;下联在右边,上书:发东西南北财。

    顺着董记当铺往左拐,有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子,它便是背影巷,从巷口往里看,只能看到十几间门面处,再往前,有个不小的拐弯处,不熟悉的人以为这个巷子就是这么长短了。其实这背影巷大约有两三百米进深,它和东市其他的小巷子一样,都是由一些规模不大的店铺组成,这些小店铺通常经营着一些生活日杂用品;它们的建筑结构都是一些比较陈旧的两层小阁楼,下层是斑驳的清水砖墙,上层则由陈旧的板壁组成;这些小店铺上层一般都要比底层要突出一点,从这些突出的地方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店旗,什么悦来冷酒店,姚记日杂铺,开元绸缎店等等,这些虽然店旗挂得高下不一,倒也显得错落有致,成了背影巷的一道风景线。

    这样的格局到背影巷一百五十米左右的地方便终结了,再往深处,巷子就越发显得幽静,也就不合适开这样的小铺子了。
    终结这种格局的最后一家铺子叫回春药铺,清虚观就在回春药铺的旁边。

    且说这清虚观始建于贞观年间,占地面积不大,又缩在这背影巷的深处,所以一开始显得非常的冷清,其间经过几代掌门道长的苦心经营,才初具规模,虽然称不上长安城一,二等的大道观,倒也香火浓郁,远近闻名,来道观进香的信徒每天是络绎不绝,摩肩接踵。据传,晚年的唐玄宗也曾经来这里进过香,当时的繁华可见一斑。

    然而,几年前的一场大火,却将这清虚观烧得面目全非,除正殿被侥幸保存下来以外,其余就都成了残垣断墙。
    在道观兴盛时,道观内尚有七八个道士,自从那场大火以后,这些道士死的死,走的走,到最后,就只留下了一个无处可去的道士。
    单说这道士姓李,单名就一个渤字,他自称是贞观年间李淳风的世孙。这李淳风何许人?这李淳风曾在贞观年间作过《推背图》,一时得到过太宗皇帝的亲徕。高宗初年,曾官拜太史令,预撰过《晋书》、《五代史》中的《天文》、《律历》、《五行志》 等卷,在当时也算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

    话说这李渤,人虽然长得风流倜傥,气宇轩昂,生性却一向懒散,本事也只学得他祖上的五成不满,他一天到晚除了看书,游荡,就是打熬力气。自从这清虚观遭劫以后,他更无复兴之志,整日只是守着这个破败不堪的道观无所事事,时间一长,他的生计便开始艰难起来。

    为了应付眼前的困境,他在走投无路的情形下,便在道观门前摆了算卦的小摊,顺便也卖些香烛之类聊以糊口。

    各位看管,你可别小看了这道士,他自小就在道观内长大,对阴阳五行,天干地支之类早就烂熟于心,卜课算卦之类对他来说自然也是小菜一碟。

    由于这道士算法精当老道,应验的事情往往较多,三个月下来,他的名气开始传了开来,生意也日见兴隆起来。

    但这道士却是一个十分慵懒之人,只要生活能过得去,他绝对不会为了身外之物而过度劳神费力的,因此,不管生意再好,主顾再多,他还是依照当初定下的规矩没变,早晨八点开始算卦,中午结束,下午稳稳地睡上一觉,然后就是看看闲书或者在长安城里到处闲逛。

    作者:鸿都客 时间:2006-05-15 22:26
    看来,这沙发只能自己坐了,呵呵。
    作者:鸿都客 时间:2006-05-15 23:01


    话说这道士的生意刚有些起色,便有些洋洋得意起来,但这老天似乎不作美,时值秋季,一连几场大雨便将这生意冲刷得干干净净,这个道士心情开始郁闷起来,整天只能猫在破道观里,以长吁短叹来对付这无聊的时光。

    此日,雨终于停了,天空是出奇的蓝,一早的时候,长安城里就到处都是涌动的人流。

    这个道士的心情也随着天气一下子爽朗起来,中午时分,他急急打发走了最后一位客人,便草草收拾一下,然后迫不及待地出了门。

    他兴致勃勃地逛完了东市后,觉得意犹未尽,又马不停蹄地去逛了西市。

    在西市,有个熟人告诉他,城外芙蓉湖边上有几棵枫叶树开始发红了。李渤虽然嘴上不信,但心下却是非常欢喜,看看天色尚早,便朝着启夏门外的芙蓉湖边赶去。

    ……

    回城的时候,这个道士有些沮丧,他沿着芙蓉湖边上走了几圈,直走得两脚沾满烂泥,却没有见一颗发红的枫叶树。

    太阳已经落到山脚下,他看着落日,心里有些阴沉起来,上当又能怎么样?他还不是只能拖着懒洋洋的步伐,垂头丧气走上了回家的路。

    接近启厦门的时候,李渤发现大门已经关闭了,只有边门还开着,而且守门的士兵也由原来的两个增添到了八个。看来今天确实玩得有些过度了,李渤加快步伐想通过启厦门进城。

    “站住!”一个守门的兵丁挡住了他的去路。

    “我是东市背影巷清虚观的道士,我回家去。”他有些莫名其妙地注视着这个兵丁说。

    “上面有令,启厦门暂时不得有人员进出。”这个兵丁毫无表情地说。

    “为什么?刚才我出城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李渤显得有些疑惑地说。

    “不知道,上面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兵丁扔下了一句话后将边门也关上了。

    “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进去?”李渤上前拍着门说,里面却没有一丝回音。

    启厦门门口的人越聚越多,里面也传来嘈杂的人声。

    李渤看看天际,晚霞已经收住了最后一抹光线,夜色慢慢袭来了。站在门口的人越来越没了耐心,有些人甚至开始使劲拍门。但不管如何,守门的兵丁死活不开门。

    大伙吵吵闹闹了好一会,才看见有个将军模样的人在城楼上低头对着他们喊道:“大家耐心一点,城内出了点事情,这门暂时还不能通行。”

    “那我们还得等多久?”人群中有人对着城楼喊道。

    “大约还得等半个时辰,也许更长,具体的我们也不很清楚,大家如果在城外有亲戚,就先到亲戚家去过一夜吧。”这个将军模样的人说完,人就不见了。

    人群中到处都是咒骂声。

    约莫又过了一个时辰,启厦门外只剩下了李渤一个人还孤零零地站在那里,虽然刚进入秋天,但一到晚上,夜风吹来已能感觉到阵阵的寒意,他朝城楼上看看,发现城楼上挂起了红灯笼,那是城内出现紧急情况的标记。

    唉,今天一开始还高高兴兴,不想竟碰到了这样的事情,这个道士叹息起来。

    这时,这个将军模样的人又在城楼上出现了,他朝下面看了看说:“那道士,你怎么还不走?我们要收吊桥了。”

    李渤抬头看了他一眼说:“你收吊桥我也没办法,我实在是无处可去。”

    这个将军模样的人向四处看了一下说:“那个道士,一旦收起吊桥,你就只能在门外呆一夜了,你还是快走吧!”

    李渤无奈地说:“我到哪里都是一样,还不如就呆在这里吧。”

    这个将军模样的人对他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一会儿,吊桥被慢慢地收了起来。

    李渤觉得阵阵寒意袭来,肚子饿得咕咕直叫,他将双手紧抱在胸前,四处寻找着避风的地方。

    这时,那扇边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那个将军模样的人对他招招手说:“那个道士,赶快进来吧。”

    李渤一连称谢,快速跑进了启厦门。

    那个将军模样的人冲着李渤说:“要是人多的话,我是不会开门的,现在就你一个人了,我看你可怜,就做个人情放你进来了,你快走吧,免得被人看见。”

    李渤谢过,一路径直往东市奔去。

    当他回到背影巷的时候,早已过了晚饭时分,这个道士直觉得饥肠辘辘,他左右看了一下,便在巷口的小酒店要了一壶酒,半斤牛肉,几样菜蔬,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半斤牛肉下肚,他感到舒服一点,才开始慢吞吞地喝起酒来。

    店堂里已剩下他一个客人,掌柜的正在招呼着伙计们收拾起来,他笑着对李渤说:“道长,我先收拾一下,你尽管慢慢享用。”

    李渤站起来,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说:“天色也不早了,你再给我来一大碗饭就行。”

    店堂里的小伙计笑吟吟地走到里面去了。李渤问那掌柜的:“今天城里到底出了什么事?”

    那掌柜的有些奇怪地看着李渤道:“我不清楚啊,怎么,城里出事了?”然后他高声地问伙计,“小二,你知道今天出了什么事吗?”

    那个伙计跑了出来说:“回掌柜的话,我也不知道,好像没有啊。”

    李渤对他们笑了笑说:“我也只是这么随便一问。”

    一会儿,那个伙计又跑了出来有些尴尬地对他说:“道长,不好意思,米饭已经没有了。”

    掌柜的拍了拍那个伙计的头说:“唉,你就不能马上去做?”

    伙计答应一声又折回进去。

    李渤站了起来说:“没有就算了,不要麻烦了。”说罢,他又喝了两壶酒,要了几个馒头后离开了。

    走出这家小酒店,李渤觉得脚步有些漂浮,他略微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有一脚没一脚地向巷子深处走去。

    巷子里沉寂了,远处偶尔传来一,两声狗叫的声音,只有“胡记铁匠铺”的几个小伙计在微弱的灯光下收拾着家什准备打烊。

    巷口好像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李渤转身看了一下,巷口有一队兵丁正在跑过。可能确实出什么事了,李渤一边想一边加快了步伐向清虚观走去。

    接近道观的时候,后面一个声音在喊道:“前面可是李道长?”

    李渤回身一看,见是打更的秦老爹,他没有停住脚步,随声答应道:“是李渤,秦老爹,都交几更啦?”

    “头更,道长这么晚了刚回去?”秦老爹走上加快了步伐跟上来说。

    “老爹,是的。”

    “哦。”

    “老爹,白天城里是不是出什么事情啦?”李渤放慢了脚步问。

    “这倒不清楚,只是我出来的时候有人关照我,说今天晚上要格外小心一点。”秦老爹干咳了两声说。

    来到了道观的台阶边上,李渤和秦老爹道别。

    当他走上台阶的时候,隐约觉得有一丝异样的感觉。平时,在道观的周围,到处都弥漫着一股香火味,而今天晚上清新的空气中有似乎还夹杂着其他的气味。

    他警觉起来,借着月光,他隐约能看到道观的台阶上有一滴一滴黑乎乎的痕迹。

    李渤心下越发狐疑,蹲下身子仔细一看,是血迹!李渤这一惊非同小可,他的酒也顿时醒了一半。

    他顺着血迹往回看,血迹似乎是顺着背影巷巷口而来的,一直到道观的正门才嘎然而止,明眼人一看便能推断出那血迹定是延伸到了道观内。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鸿都客11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41天 / 跨度56天】
    • 开贴:2006-05-15 21:17
    • 更新:2006-07-11 11:24
    • 阅读:7229 回复:320 楼主:81
    • 字数:约165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