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师太,不要再和贫道抢秃驴了》欲海无边,回头是岸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剑气豪情 时间:2009-08-28 10:58
    这是一个爱和被爱的故事
    这是一个驴唇不对马嘴的标题
    如果您因为这个标题点进来,不要骂我,因为您不比我高尚
    如果您因为这个标题点进来,不要后悔,因为这是一部真正做到仁者见仁,淫者见淫的佳作
    如果您已经不幸点进来了,骂也好,赞也罢,请务必留下足迹。
    如果我这么做伤害到了你,对不起,我是故意的

    前二十章的标题如下:
    第一章 翠竹楼,妖媚的女人
    第二章 传说中,一场大战,一段痴情
    第三章 懵懂的少年时光
    第四章 竹林,梦开始的地方
    第五章 一头让人感动的猪
    第六章 伟大的理想,老婆孩子热炕头
    第七章 做一个自食其力的小贩
    第八章 打你因为你该打
    第九章 小青
    第十章 重逢竟如仇人相见
    第十一章 古来征战几人回
    第十二章 频出奇谋,好兵悟空
    第十三章 我爱你,你爱我吗
    第十四章 三将军九死一生
    第十五章 孙悟空借尸还魂
    第十六章 两情相悦定终身
    第十七章 皇城前英雄智斗
    第十八章 让我们成亲吧
    第十九章 一场好杀,痛快
    第二十章 阎罗,你能奈我何


    第一章 翠竹楼,妖媚的女人
    清溪涧,翠竹楼,
    这是一家酒肆,一家生意非常火爆的酒肆。
    谁都知道清溪涧的风景美,谁都知道翠竹楼的饭菜香,但到这里来的人,十之八九不是来看风景的,也不是来品饭菜的,风景和饭菜至多是国色天香的调料而已,说到这里,大家都明白了,原来这里有秀色可餐。
    一个窈窕的酒红色身影在桌间穿梭着,和这个拍拍肩,和那位搭搭背,时不时的还调笑两句:
    “多长时间不来看老娘了?被老婆管住了吧,就你那糟糠老婆,趁早休了她,看着都恶心,抱着睡觉还不得吐了啊”。
    “你,想看就看呗,干嘛还偷偷摸摸的啊,看啊,想看哪,说话”。
    “呦,谁他妈的摸老娘屁股了,小心我把你那惹事的家伙给你割下来”。
    随着“哈哈哈”爽朗的大笑,酒红色的身影转过头来,只见这女子,鬓云乱洒,酥胸半掩、眉如翠羽,皓齿明眸,面白如玉、肤如凝脂,纤腰楚楚,千娇百媚。


    作者:剑气豪情 时间:2009-08-28 11:23
    酒红色的身影,如风摆荷叶般溜达到了角落里一张不引入注目的桌前,一屁股坐在了角落里一个中年汉子的腿上,见这汉子满脸的胡茬,散乱的金发,虽有几分邋遢,却是目光炯炯,在他的身边倚墙立着一根浑铁大棒。
    美女伸手端起了汉子的下颚,仔细的端详了一会,突然亲了一口,悠悠的说道:
    “老娘看上你了,陪老娘睡一觉,今天的酒菜免单”。
    中年汉子冷冷的一笑,微微的摇了摇头。
    周围人显然很惊讶,能够得到老板娘的青睐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这个人怎么还如此不知趣啊,于是发出一片嘘声。
    这老板娘盯视了片刻,然后把红唇凑了上去,伸出圆润多汁的舌头在中年汉子略显干涩的嘴唇上轻柔的舔舐了一番。
    汉子依然不为所动。
    女人站了起来,面向屋角,背对众人,猛的将酒红色的对襟霓裳敞开,两手平伸,如一只翩翩起舞的美丽蝴蝶。
    作者:剑气豪情 时间:2009-08-28 11:44
    屋内一片惊呼后,即转入寂静。除了那个汉子,没有人看的到女人展示了什么,但所有人却又都知道女人在展示什么,他们很想走到前面去欣赏,却又没有人迈的动步,屋内只是剩下此起彼伏的吞咽声。
    汉子贪婪的上下打量着女人,却不说话。
    女人走到汉子近前,双手一拢,酒红色的霓裳已将汉子包裹其中。伏在汉子耳边轻声说道:“吃一口吧,老娘的奶很香的”。
    汉子轻轻的将女人推开,仍不说话。
    女人双手一合,已将衣服袢上,一边骂一边身后男人的裆里掏了一通,
    “他妈的,你们都硬了,这狗东西竟然还软着,你们说,是老娘我没有魅力,还是他就不是男人”。
    屋内一片哄笑。
    汉子站了起来,鄙夷的看着周边这群油头粉面之人。
    女人转回身来,扑到汉子怀里,语调轻柔,略有急促:
    “大哥,你真酷。妹子看上你了,干我一次吧,求你了”。
    周围哄声再起。
    汉子俯身,将女人扛在了肩上,伸手抄起了浑铁棒,“床在哪儿?”
    女人浪笑起来:“各位吃好喝好啊,老娘快活去也”。

    作者:剑气豪情 时间:2009-08-28 13:17
    女人的闺房,依然是热烈的酒红色调,飘着淡雅的兰香。
    女人已将霓裳褪下,原来霓裳包裹之下,竟是一丝不挂的酮体。女人扭动腰肢,款款奉上一杯西域的葡萄酒,柔声说道:“大哥,喝了这个再干,会飘飘欲仙的”。
    汉子接过杯子,嗅了嗅,微微一笑:“这葡萄酒中还有淡淡的青木兰的香气,在满屋子的兰香掩映下,不细心的话,还真发现不了”。
    女人微微一惊,但瞬间恢复了平静。
    “哈哈,真是老江湖了,算妹子我看走了眼,今天白送大哥一次”,说着身子轻轻一纵,已经飞上了红帐下的雕花大床,将发簪摘下,顺滑的长发披散到腰际,嫣然一笑间,千娇百媚。
    “大哥,上来吧”。
    汉子却没上前,而是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你床前的地板是被处理过的,与周围不太协调,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一个滚板。”
    女人“噌”的跳下了床,只一展身之间,已将霓裳裹在身上。沉下了脸色,狠狠的盯着汉子,
    “你是干什么的?”
    “欲知江湖事,敢问雪胡黎”。汉子说道。
    “我胡黎虽为江湖百事通,但我的嘴向来很紧,不是什么人都能让我张口的”,胡黎一语双关,妩媚的有些妖冶,妖冶的有些发腻。
    “胡小姐的威名,我早有耳闻,第一,不结交无能之辈。第二,不做亏本买卖。”,汉子依然沉稳。
    “不只这些啊,我的规矩多呢”。
    “哈哈”,汉子终于露出了笑容,“第三,对胡小姐不理不睬者,死。第四,想沾胡小姐便宜者,死。”
    “你先是对我不理不睬,再是把我扛入闺房欲行不轨,犯了两条死罪,本小姐是不会给你任何情报的。”

    作者:剑气豪情 时间:2009-08-28 14:55
    汉子微微一笑,把窗户推开,说了声“跟我来“,拎起铁棒飞了出去,胡黎紧随其后,二人几个起落已到后山。汉子站定身形,将浑铁大棒拿在手中,一拧,棍梢即被旋了下来,伸手从里面一抻,竟然是一幅艳丽的锦缎,汉子一纵身已在半空,将锦缎抖开,原来这锦缎薄如蝉翼,团在棍中,是很小的一团,可展开来却是霞光漫天。
    胡黎看着这件如彩霞般靓丽的衣衫,不禁有些神往,女人对衣服的喜爱是永恒的。
    汉子收了法术,站在胡黎面前,这是采自天边的彩云,经天河浣纱,再由天宫圣手缝制的,本来只有七仙女才有资格穿的。
    “你是说,我没资格喽?”,胡黎娇滴滴的声音,似有将人融化的能力。只可惜这汉子丝毫不为所动。
    “资格是要争取的,我要知道一件事,你告诉了我,这件彩云衫就归了你”。
    “收买我?”,胡黎并不松口。
    “第一,先前我不是不理不采,我在角落里和大家一样欣赏着你曼妙的身姿。第二,扛你上闺房,也并非想占你便宜,否则以我的能力,你已经是我的了”
    “好啊,你占有我啊”,说着就往汉子怀里扑。
    汉子伸手挡住“第三,你本来就是生意人,我出钱,你出货,天经地义”。
    胡黎嫣然一笑,“大哥,你不觉的你手下有只兔子在跳吗?”
    汉子将横于胡黎胸前的手收了回来,抱拳,正色道:
    “胡小姐,在下确实有要事相求,这件彩云衫,是在下付出了极大的辛劳和努力得来的,希望博小姐一笑”。

    作者:剑气豪情 时间:2009-08-28 15:21
    作者:剑气豪情 时间:2009-08-28 15:41
    作者:剑气豪情 时间:2009-08-28 16:54
    感谢大家支持

    作者:剑气豪情 时间:2009-08-28 21:41
    胡黎看了看汉子,娓娓道来:
    “十年前,清溪河畔,一场轰动武林的激战,传说中倾国倾城的美女妙善与一少年联手,在骠骑将军印石开大队人马的围困之下,从黎明一直打到傍晚,演绎了一段凄美的爱情绝唱,最终力竭而亡”。
    汉子听完了胡黎的描述,失望已经写在了脸上,
    “欲知江湖事,敢问雪胡黎,看来此言不实”,说着站起身来,将彩云衫扔给了胡黎,转身欲走。
    “站住,你认为我雪胡黎就靠着道听途说混饭吃啊?”,胡黎收起了一贯的热辣与妖艳。
    汉子站下脚步,面露喜色。
    “先告诉我,你是谁?我需要知道我是否会做亏本买卖”,
    “孙悟空”,汉子答道。
    胡黎撇了下嘴,“原来是散仙之首的花果山美猴王驾到,失敬”,
    “你认为你还会亏本吗?”,悟空问道。
    胡黎没有答话,自顾自的说下去:
    “当时那少年被砍成了血人,所有在场的人都可以证明他死了。而妙善的下落却成为江湖悬案,当时黑虎团员一拥齐上,欲将妙善乱刃分尸,就在这时,一阵龙卷风袭来,黄沙卷着白雪遮天蔽日,狂风过后,妙善和少年都已不见了踪影。”胡黎讲的声情并茂。
    “你确信,没有人看见妙善被杀死”,悟空有些急促。
    “是的,没有人看见妙善的死,也没有人找到她的尸体。不久后,印石开的人头被悬挂于城楼之上,江湖中普遍认为是妙善做的”。这时的胡黎温文尔雅,和刚才已经判若两人。
    悟空皱了下眉,“你认为印石开是妙善杀的?”
    “如果大家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世间哪还有我雪胡黎的名号”,胡黎矜持的说道。
    悟空并不搭话,只是做出倾听状,等胡黎说下去。
    “妙善是妙庄王三公主,也是内定的王位继承人,印石开发动兵变,逼死妙庄王,篡夺了王位,如果妙善杀了印石开,自然应该夺回王位,据我了解,此人爱民如子,很有治国安邦的雄才伟略,她不可能看着国家陷入动荡,而远遁他乡。”
    胡黎分析的入情入理,悟空心下佩服,更加迫切的希望听到胡黎下面的分析。
    “确切的说,妙善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剑气豪情2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104天 / 跨度216天】
    • 开贴:2009-08-28 10:58
    • 更新:2010-04-02 08:55
    • 阅读:58262 回复:832 楼主:327
    • 字数:约18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杂谈《师太,不要再和贫道抢秃驴了》欲海无边,回头是岸 剑气豪情2 2010-04-02 08:55 505/327 104/216
    情感[谈情解爱]醒醒吧中国女人 请不要再和老外上床27图 飘逸帅哥 2010-11-29 13:44 392/92 25/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