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囚困的魂灵---我也说说我的看守所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白色漩涡 时间:2007-04-25 04:29
    看了最近天涯上关于监狱和看守所的那些帖子,我心里抽着疼了一下,突然,过去那么多年的生活一下漾了起来。感觉象是多年的沉积岩石被一下撞碎,底层那些寂静了很久的层面无序的被翻腾起来,是啊,我还有这些,这些几乎被自己故意藏住的岁月,骨鲠在喉,不知道从哪说起,但真的很想说几句。
    我也有我的看守所岁月,而且这里对这些问题感兴趣的朋友那么多,所以我才想在这和大家谈一下,我在天涯也很久了,也写了很多东西,但我从没敢触碰这些最疼的,也许这是潜意识里的自我保护吧,正因为这样,所以我觉得我用个新ID来说几句,也是人性的本能,因为我真的想告别过去,原谅我,天涯认识我的朋友们,原谅我的躲躲藏藏,因为我不想用我现在的面貌,来说这些如烙铁般的往事,我不想发新贴,我只想说说,或许,有些东西,象小酷一样,写出来,自己会舒服些?是这感觉吗?
    我想,他们写这些的时候,应该也会有这样的感觉,因为我觉得,我们有一些相似的经历,虽然不是很多。(如果你写的是经历的话)而且,我还吸过很多年的毒。
    我在的城市是一个毒品问题相当严重的地方。纸醉金迷,声色犬马。这一切让我在大二的时候,在夜场里落进了这可怕的漩涡,这对我的影响是人格上的。不夸张的说,是它造就了我可怕的双重人格,直到现在,我还在被这种人格的撕扯痛苦折磨着。染上这东西以后,由于家庭条件很好,在经济上并没出什么问题,一直到大学毕业,都没被家里发现。但正是因为这样,造成了我恶梦般的后几年,要是能早些开始脱离,我可能不会受那么多的伤,因为你知道,染上这东西的时间长短和戒除时肉体的难度和造成的精神伤害是成正比的。 正是因为这样,我大学毕业以后,在家里的支持下,投资经商,开始还好,但你也知道,染上这东西后,一是觉得正道来钱慢,二是认识的社会关系复杂,特别在我所在的城市,从那时候开始,我从帮人用我的账号洗钱过帐开始,一步步背叛了我从小就确立的人生目标,走上了一条能让我痛得哭不出来的路,在今后的今年,进过N次戒毒所,三次看守所,一次行贿,两次故意伤害,虽然每次家里人都把我弄了出来,但我觉得我每进一次,内心深处就隐隐的发生一些变化,虽然有时候甚至我自己都感觉不出来,但最后所造成对我人生的影响,是非常明显的,直到现在,虽然我的生活已经和以前有了根本的变化,每一次出来,我都感觉我越来越暴力,心里越来越坚硬了。人生是分阶段的,坐牢也一样,那种蜕变的痛,相信楼主也深有体会,感觉到自己在变化,而且是朝着魔鬼指的方向,却无力,这种无助的痛,是会痛到虚脱的。

    第一次是经济问题进去,因为我家族在当地的关系,我被送到了市X看,分到了打过招呼的号房,进去就睡在了二床,我那次待了很短时间就出来了,那时候二看做的活是摘干辣椒,就是把干辣椒的把摘下来,虽然那次我没干一天活,没动手打过一个新鬼,但还是足够让我了解了里面的一切,我就是从这次以后开始变的,也是从这次我相信了那句话“监狱是染缸,好人变坏人,不好不坏的人变恶人”

    我真正的改变是从第二次开始,最大的变化是第三次,因为我第三次时候,一个国际大毒枭(稍候会讲到)送到了我的号房里,也改变了我很多的人生观,我能象现在这样坐在舒服的家里,敲打着键盘,陪伴着我美丽的妻子,和那一段时间我所见所想的有非常大的关系,感谢命运,在我即将走向毁灭的时候给了我一个选择。
    第二次是因为故意伤害,是做工程时候械斗的结果,同样,没几天家里人走关系,把我弄到了五X区看守所,因为一是认识人,二是我叔叔以前的司机在那,说是司机,也是保镖的,做过工程的都知道,老板身边的人,没几个是吃素的,他叫林/。在五看是跑外班的组长,他也是故意伤害,判了两年,因为刑期短,加上我父亲和叔叔找了人,所以他没下队,就在看守所服刑,正是因为这样,马干(我们这把政府的管教干部是简称某干,)把我分进了4号房,同样指定我睡在了二床,一床的姓路,都叫他路哥,他马上就判了,应该很快就会下队,林/让马干把我安排在这,有他的意思,但我刚进去,思想不稳定,而且想我要不了几天家里人会给我弄出去,所以,这方面没太多心思,但在过的都知道,要想过得好点不干活,必须要到上面去,那一次,我在里面待了4个月。

    我给大家简单的讲讲里面的生活和情况,虽然那是很残酷,饱含了人性最黑暗和丑恶的一面,但那毕竟是我经历过的,是抹不去的。
    看守所一般都要做活,和戒毒所一样,都是做手工活,比如,分拣辣椒,黄豆,给音箱里的磁环缠铜线,组装节日用的彩灯,组装绢花,撕烟头(就是把生产时香烟过滤嘴的次品废品的纸撕掉,回收再生产)等等,都是极其简单烦琐的单调手工劳动,一教就会,关键是速度,我到现在一直坚持认为,这是极其反人性的,是我所经历过的事情中最反人性的,为什么呢?待我一一道来。这个时代,经济说明一切,在这个高墙内,亦不能免,这关系到每个所的创收,经费等等,而生产时的速度来源于压力,施加压力的手段很多,暴力,软暴力等等。
    下面我就带大家看看真实的看守所生活,以新鬼A和B为例,新鬼进号房,如果是懂规矩的会少吃些苦头,反之则多。A是老油条懂规矩,B则不然,第一次来,他们同时被分到号房里,(当然一般原则上来说,新来的都要进中转房,也就是过渡房,但由于开始干活,一个号房都是新来的,生产上不去,谁都不熟练,基于这个原因,所以新来的也被直接分仓到一般生产号房,这样熟练程度会提高得快很多)。A和B天快亮时候一进号房,A就双手紧紧贴裤缝,垂头,目光看地下,弯腰沿着墙边走到底,在金鱼缸(马桶)边蹲下,B看见也学样跟着下去,过了两分钟“鸡蛋”(就是服侍我们的人,多是年纪小,干净的)下来教规矩,告诉他们,蹲要蹲军姿,走路弯腰低头,说话要报告,一床睡的是某哥,二床睡的是某哥等等,要是规矩没教好,他也要受罚的,天亮后,我们四个吃完早点,鸡蛋把人带上来过堂。在大铺下蹲好军姿,腰要挺直,抬头,但目光下垂,然后回答问题,那里人,干什么的,什么案子,以前在没在过两劳场所等等,回答完了大概对这人有了个基本了解,然后意思性的过下堂,就是让他们两手摊开靠在墙上,四床或者三床下去拿扑克让他们抽,抽到几就是几拳,这只是规矩,不会很重的打,只是意思意思,因为有生产后,过堂就不重了,要到晚上收工睡前,完成不了任务或者犯错的人才会被根据轻重惩罚,有软有硬。然后就开始出工,有的有生产房,大部分是在号房里做,那段时间做的中国结,手带什么的编织活,按人头有任务,新来的三天内减半,但就是减半,新来的还是完不成,每个号房都有几个快手,任务都是靠他,因为我们两个是不做活的,官方的职务一床的是大值班员或叫组长,我在二床是管生产的值班员,三床或者四床(不一定)管纪律,也就是打手,但他们也还是闲时动手干点活,只是我们不强求他们任务,我的号房在堂口上吃饭的就我们三或四个,中铺是我们的鸡蛋带着几个经济不错的,在地上吃饭的一般是新来的或者农村家经济不好的干活不行的。每天的加菜是头天订的,鸡鸭鱼肉都可以,只要有钱,菜放在大板上,鸡蛋拣出好的留下,剩下的拿到中铺,当然,现金是没有的,是购物券,我们称做“鬼票”。每个号房的鬼票堂口是管,每周小卖店开的那两天,鸡蛋就把生活用品,烟,零食等买回来,我们再按每人对号房经济上的贡献和干活的好坏程度,发给不同的数量,要是又没钱干货又差劲的,那就惨得很。一般时候,一个号房大概有18-24人左右,每天晚上收工后,点完名睡觉前,三床就把一天犯错,干活没完成任务经济又没有的的人叫起来,排队到墙边站好,再把干活干的好但没经济的点出来,把有经济但干活不行的人的东西奖励给前者,一般是香烟,1根-20根不等,或者是蛋黄派,饼干等等,在我们号房,经济好的都会根据钱的贡献分给他们香烟和食品,他们干不完,就拿自己的份额给替他完成任务的人,反正每天的号房任务必须完成,否则我们都不好看,奖励完了就让这些人可以躺下,开始处理犯错的,根据犯错的大小和未完成任务的多少,开始惩罚,惩罚的手段花样翻新,非常多,这也是无奈和必须的,,而且这些手段在看守所已经存在了N年了,非常的普遍,每个号里都是这样,之不过根据每个号房的堂口上是什么人,每个号房的残酷程度会不同,我的号房算是很柔软的了,但暴力依然存在,因为这是必然,政府也完全知道,并且默认适当的体罚,因为前面提过,不施加压力的话,是不可能做完那么多的活的,这直接关系到管教干部和所上的业绩和经济,用个最近流行的词语,就叫“潜规则”我现在就把一些真实的残酷手段介绍几个给大家:

    最普遍的是“徘墙”——就是靠在墙上,双手摊开,三床过去照着胸口大,过堂时候是意思意思,叫“荞团”就是直拳打胸口,不是很重,但晚上就是:“弯弓射大雕” 就是轮圆了拳头转身打胸口。


    “顶死角”——找一个墙角,让人身体离墙角一段距离,用脑门顶在墙角上,身体还要绷直, 身体和墙角必须45度。其痛苦可想而之,一般一分钟多点人就受不了了,很多人脑门上都有道口子。

    “灌唱片”——就是让人把头插到空马桶里唱歌,或者环抱马桶,称做“保卫金鱼缸”

    方法非常的多,我不可能说的得完,所以就拣几个常用的介绍下,罚站或者罚蹲军姿是我号房常用的,因为那时候我真的不残酷,但又不得不惩罚,于是我大都用这种犯法。

    在另人称活不出来的号房里,还用着前很多年就一直流传下来的变态残酷手段,这也因人而异,看堂口上人遭凶不遭凶。我也说几个给大家听,过堂时候要是遇到以前有过节的人 得罪过朋友的人,或者“翻版”(造反)的人,告密的人等等。就要下重手了,比如要玩“小猫钓鱼”或者叫“红烧豆腐”,就是用一根线栓住一小团被子里的棉花,让他吃下,然后在靠在墙上弯弓射大雕,照胸口狂冲,或者拉住双手照胸口蹬,几下过后,拉线把棉花扯出,如见红过关,如还是白的则重复以上步骤,或者“夹心饼干” 跪直在地上,两边人助跑冲到面前,同时出脚蹬前胸和后背。还有N多残忍的手段,就如我说的,这里面无遗的展示了人性最黑暗的一面,但现在这些重手段也不大多了,但不是没有发生,只是现在经济起的作用大多了,惩罚的基本都是又没经济又干不好活的,所以软暴力 软收拾 如罚值班不让睡觉之类的多,但在那样的环境,那么繁重的劳动下,足够让人感觉生不如死了。

    上面只是简单介绍了里面的生活,下面我将谈谈我在里面遇到的人和事情,还有就是前面提到的对我影响最大的最后一次在墙里,还有遇见了那个轰动一时的大毒枭,以及这一切对我的巨大影响,我人格上的巨大变化,直到现在,回头瞥见我记忆深处那个巨大的阴影,我依然不住的寒战不止,但我还是想把他说出来,希望之后我会好过些。。。。。





    未完 待叙。。。。
    作者:白色漩涡 时间:2007-04-25 04:42
    好的,既然有朋友看,我会写完我这段生活的,也欢迎有相似经历或者有兴趣想了解的朋友发表意见。晚了先休息,我会写下去的
    作者:白色漩涡 时间:2007-04-25 07:32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白色漩涡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137天 / 跨度1345天】
    • 开贴:2007-04-25 04:29
    • 更新:2010-12-31 00:15
    • 阅读:619925 回复:8998 楼主:403
    • 字数:约55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