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归途何处——抗战期间的那些汉奸们(连载)

  • 首页
  • 上一页
  • 10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快乐老申 时间:2017-01-10 20:57
    作者:快乐老申 时间:2017-01-10 21:03
    被引渡回国接受死刑
    “带病不能起床”的林柏生则于14日夜乘着朦胧的月色,仓皇出走至南京。南京政府解散后,陈公博找到日军代表今井武夫要求去日本避难。8月25日林柏生与陈公博乘日机秘密飞往日本。不久陈公博、林柏生等人潜居日本的消息泄露,中国政府向日本提出将陈公博、林柏生等人引渡回国的要求。作为战败国的日本只得无条件答应中国的要求,林柏生等一行7人遂于1945年10月3日被何应钦派去的中国宪兵用专机引渡回国,关押于南京老虎桥监狱。
    国民党政府司法部于1946年4月1日正式任命赵琛为高等法院院长,陈光虞为代理首席检察官,高等法院在南京成立。5月13日,由高等法院检察官陈绳祖对林柏生提起公诉,一一列举了他在任伪职期间的祸国罪行。
    5月25日,林柏生在《申诉书》中,对自己的汉奸事实百般抵赖,极尽推诿辩驳之能事。其想要说明的无非是一个意思:即他只是汪精卫的“追随者”,是“随员之一”,因此他只是犯了执行错误。
    5月26日,林柏生又呈送了一份5000余字的《补充说明》:柏生反问我自己,有没有帮同敌人进攻国土呢?没有;有没有勾结敌人引寇深入呢?没有;有没有劫粮劫械、争城争地呢?没有……柏生反问我自己:有没有分裂国家呢?没有;有没有变更国体呢?没有;有没有把整个国家送给敌人呢?没有。
    针对林柏生的所谓《申诉书》及《补充说明》,检察官逐条予以驳回,并当庭公布了林柏生在敌伪时期发表的署名文章、演讲录音片等罪证109件,这些都是林柏生甘心附逆、参与种种背叛本国行为的凿凿罪证。林柏生眼见无法再抵赖,便又摆出一副超然自若的样子,几乎全部承认下来。随后,审判长赵琛宣布判决:林柏生共同通谋敌国、图谋反抗本国罪名成立,着将其处以死刑,禠夺公权终身,全部财产除酌留家属必需生活费外没收。
    得知丈夫被判处死刑后,林柏生的老婆徐莹经过紧急策划,亲自向法院提出,声明自己有“足以影响判决之重要证据漏未审酌,有利于被告之事实不及衡量”,因此要求“付诸再审”。8月19日,她呈上了《补陈再审理由之请状》,洋洋万言,并附李品仙等国民党大员所开具的证明、函电等数件。
    事关重大,高等法院立即进行复核,但结果却证实徐莹所提出的再审理由以及其所谓的“新证据”,一些是敷衍人事,不能采信的;一些与量刑重轻没有关系,根本就没有调查审酌的必要。鉴于此,高等法院最终裁定:“原判确定委无遗漏,声请意旨应认为无理由,予以驳回。”林柏生的最后一线希望也破灭了。
    1946年10月8日林柏生被执行枪决,结束了他的一生。
    作者:快乐老申 时间:2017-01-11 08:44
    被毛泽东钦点的文化汉奸张资平
    广益中西学堂的毕业生
    张资平(1893—1959),原名张秉声,出生在广东省梅县东厢堡的一个贫困的书礼之家。张资平的祖父是一名廪生,在广州做生意发了财,回故乡梅县修建了一座可以容纳三百人的豪宅。可惜到了张资平的父亲这一代,就已经衰败了下去。
    张资平的父亲是一名穷秀才,母亲在他出生后七十多天便去世了。张资平的父亲是当官不成,经商不行,不得已的情况下,到了1904年的时候,在家乡廖屋岗开设私塾,每年能有五六十元左右的收入。
    张资平从小是跟着父亲读书的,他说“父亲是我的知己”。 张资平跟随父亲学习诗经、历史、地理、算术等科。他对那些古典旧小说特别感兴趣,十二三岁时便读完了《再生缘弹词》、《天雨花》、《小五义》、《红楼梦》、《花月痕》、《今古奇观》、《品花宝鉴》、《水浒》等小说,并模仿着自己写小说。
    1906年,13岁的张资平进了美国人在那里办的教会学校广益中西学堂。张资平之所以要进这间教会学校,一是时代变了,在家里学习没有学历,以后到社会上去很难出人头地,所以才需要到正规的学校去读书,那样可以有一个能够得到社会承认的毕业证书,然后凭此可以考更高学历的学校或者找工作。另外就是因为家里穷,当时的官立学校校一年要交二十元学费,而进教会学校,只需要交三元书籍费就可以了。
    这间教会学校里的美国教师通常都是来华传教的基督教徒,他们传教的方式主要有三种,第一就是办学校,在日常教学中专门开设新约全书,赞美诗歌等教会课,还要教学生们做祈祷等许多宗教仪式和活动;第二是周末到乡村去访贫问苦,宣传基督,并劝人入教;第三是在教会学校之外,开办“宣教养成所”,专门培养中国本土的传教师。
    据张资平介绍说:“原来教会办了一间宣教师养成所,养了一批籍宗教吃饭的流氓,他们是走投无路的失业者,为贪图三元二角半的伙食津贴,都群集在这间养成所里来,热烈地表示将来要为救主耶酥牺牲一切。他们都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以上的人。”
    张资平在他的书中说:“在那时候,一般人对于宗教都视为异端,不加以排斥,亦对之敬远。凡进教会学校念书的要被人家说是吃了洋教。故教会学校的学生很少,只有十余个,尽是被压迫的贫民子弟。他们受了豪绅们的压迫,只有籍着吃洋教以求外国人的庇护。到后来美国牧师们知道所办的学校之不发达,完全是因为吸收不到士绅的子弟。现在看见我们要进教会学校,当然是十二分的欢迎。我的父亲既然送自己的子姪进了教会学校,当然是热心地为他们宣传。父亲说,除了不受洗礼之外,一切都可以接受。牧师也只借我们做做幌子,以吸收士绅阶级的子弟,并不要求我们马上信教。”
    从中可以看出,在当时,进教会学校读书的青年是要被主流社会所歧视的,所以教会学校很难吸引到多少优秀的学生。即使如此,基督教当年还能够在中国流传,主要是因为用大量的金钱来收买人心,而不是靠宗教的力量来吸引人的。
    张资平进了教会学校读书后,他父亲也应聘来教会学校做了一名国文教师,工资是每月六元钱,这已经比他当乡村老师的收入多了一些。
    张资平在广益中西学堂学了三年,成了其中成绩最好的优秀学生。学校的老师们希望张资平毕业后能留在学校任教,张资平在书中写到:
    “他们希望我研究神学,为他们的教会当一名宣教师。所以汲衡先生立即向我父亲表示,我如能在广益读足四年,他可以聘我在初小部当老师,而送我入宣教师养成所,等到他任期满后回国时,便带我一路到美国去留学。父亲的心给他打动了,并且父亲看见现代许多外交家,洋务家,都是这样地出身的,所以他觉得也是儿子的一条最好的出路。”
    张资平也非常赞同他父亲的分析,他在书中接着写到:“父亲把汲衡先生的意思告诉了我。我当然也希望能够到西半球去,因为这种远游,比留学省城是更庄严、更可夸耀的一件事。不过为展开这个之先,要当三年的初小教师,并专研究圣经。对于前项工作,我不见得怎样会讨厌。对于后项的工作则在我是十分难堪的”。
    所以张资平最后还是拒绝了汲衡先生的好意,通过考试这条道路,考取了公费出国留学的资格,走出了乡村。

  • 首页
  • 上一页
  • 10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快乐老申3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242天 / 跨度1532天】
    • 开贴:2013-02-28 20:38
    • 更新:2017-05-11 14:47
    • 阅读:113195 回复:1168 楼主:677
    • 字数:约677千字
    • 图片: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