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归途何处——抗战期间的那些汉奸们(连载)

  • 首页
  • 上一页
  • 10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快乐老申 时间:2017-01-11 17:09
    被毛泽东钦点的文化汉奸张资平
    广益中西学堂的毕业生
    张资平(1893—1959),原名张秉声,出生在广东省梅县东厢堡的一个贫困的书礼之家。张资平的祖父是一名廪生,在广州做生意发了财,回故乡梅县修建了一座可以容纳三百人的豪宅。可惜到了张资平的父亲这一代,就已经衰败了下去。
    张资平的父亲是一名穷秀才,母亲在他出生后七十多天便去世了。张资平的父亲是当官不成,经商不行,不得已的情况下,到了1904年的时候,在家乡廖屋岗开设私塾,每年能有五六十元左右的收入。
    张资平从小是跟着父亲读书的,他说“父亲是我的知己”。 张资平跟随父亲学习诗经、历史、地理、算术等科。他对那些古典旧小说特别感兴趣,十二三岁时便读完了《再生缘弹词》、《天雨花》、《小五义》、《红楼梦》、《花月痕》、《今古奇观》、《品花宝鉴》、《水浒》等小说,并模仿着自己写小说。
    1906年,13岁的张资平进了美国人在那里办的教会学校广益中西学堂。张资平之所以要进这间教会学校,一是时代变了,在家里学习没有学历,以后到社会上去很难出人头地,所以才需要到正规的学校去读书,那样可以有一个能够得到社会承认的毕业证书,然后凭此可以考更高学历的学校或者找工作。另外就是因为家里穷,当时的官立学校校一年要交二十元学费,而进教会学校,只需要交三元书籍费就可以了。
    这间教会学校里的美国教师通常都是来华传教的基督教徒,他们传教的方式主要有三种,第一就是办学校,在日常教学中专门开设新约全书,赞美诗歌等教会课,还要教学生们做祈祷等许多宗教仪式和活动;第二是周末到乡村去访贫问苦,宣传基督,并劝人入教;第三是在教会学校之外,开办“宣教养成所”,专门培养中国本土的传教师。
    据张资平介绍说:“原来教会办了一间宣教师养成所,养了一批籍宗教吃饭的流氓,他们是走投无路的失业者,为贪图三元二角半的伙食津贴,都群集在这间养成所里来,热烈地表示将来要为救主耶酥牺牲一切。他们都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以上的人。”
    张资平在他的书中说:“在那时候,一般人对于宗教都视为异端,不加以排斥,亦对之敬远。凡进教会学校念书的要被人家说是吃了洋教。故教会学校的学生很少,只有十余个,尽是被压迫的贫民子弟。他们受了豪绅们的压迫,只有籍着吃洋教以求外国人的庇护。到后来美国牧师们知道所办的学校之不发达,完全是因为吸收不到士绅的子弟。现在看见我们要进教会学校,当然是十二分的欢迎。我的父亲既然送自己的子姪进了教会学校,当然是热心地为他们宣传。父亲说,除了不受洗礼之外,一切都可以接受。牧师也只借我们做做幌子,以吸收士绅阶级的子弟,并不要求我们马上信教。”
    从中可以看出,在当时,进教会学校读书的青年是要被主流社会所歧视的,所以教会学校很难吸引到多少优秀的学生。即使如此,基督教当年还能够在中国流传,主要是因为用大量的金钱来收买人心,而不是靠宗教的力量来吸引人的。
    张资平进了教会学校读书后,他父亲也应聘来教会学校做了一名国文教师,工资是每月六元钱,这已经比他当乡村老师的收入多了一些。
    张资平在广益中西学堂学了三年,成了其中成绩最好的优秀学生。学校的老师们希望张资平毕业后能留在学校任教,张资平在书中写到:
    “他们希望我研究神学,为他们的教会当一名宣教师。所以汲衡先生立即向我父亲表示,我如能在广益读足四年,他可以聘我在初小部当老师,而送我入宣教师养成所,等到他任期满后回国时,便带我一路到美国去留学。父亲的心给他打动了,并且父亲看见现代许多外交家,洋务家,都是这样地出身的,所以他觉得也是儿子的一条最好的出路。”
    张资平也非常赞同他父亲的分析,他在书中接着写到:“父亲把汲衡先生的意思告诉了我。我当然也希望能够到西半球去,因为这种远游,比留学省城是更庄严、更可夸耀的一件事。不过为展开这个之先,要当三年的初小教师,并专研究圣经。对于前项工作,我不见得怎样会讨厌。对于后项的工作则在我是十分难堪的”。
    所以张资平最后还是拒绝了汲衡先生的好意,通过考试这条道路,考取了公费出国留学的资格,走出了乡村。

    作者:快乐老申 时间:2017-01-11 17:10
    在日本开始他的文学创作生涯
    1910年9月张资平考入广东高等巡警学校,对小说感兴趣的他在学校阅读了林琴南翻译的多种外国小说。1912年,张资平用“张伟民”的名字投考留日官费生,据说当时他考的成绩是最后一名,扒上了去日本海船的船尾。
    1912年8月25日张资平乘船由广州起程,经香港去日本,9月4日到达了日本的横滨。1914年春,张资平在明治大学听预科生的课时候,认识了郁达夫,当年7月便和郁达夫一起考上东京第一高等学校(帝国大学预科)。1919年暑假,张资平考进东京帝国大学理学部地质科,1922年5月毕业,获理学学士学位。
    张资平在现代文学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现代文学史上第一部长篇小说就是出自他的手。张资平的文学生涯就是在日本读书时开始的。那时,张资平学的是地质,郭沫若学医、郁达夫学经济、成仿吾学兵工,共同的文学兴趣使他们聚集在一起。1921年7月,郁达夫、郭沫若、张资平、何畏,以及从京都来的徐祖正,成立现代文学史上最重要的文学社团之一创造社,并商定出版《创造季刊》第一卷第一号,并最终于1922年3月15日由上海泰东书局印刷发行。其中发表了张资平的两篇小说:《她怅望着祖国的天野》和《上帝的女儿们》的第一部分。
    张资平的处女作是1920年6月中旬写的《约檀河之水》,发表在1920年《学艺》杂志二卷八号上,从此一发而不可收。
    张资平留日期间,最重要的小说要算是《冲积期化石》。他在东京帝国大学一年级的第一学期就开始动笔写,原名为《他的生涯》,后改为《冲积期化石》,由郭沫若把书稿寄回上海给泰东书局赵南公赞助印刷,1922年2月15日出版发行。这是张资平的长篇处女作,该书被认为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作者:快乐老申 时间:2017-01-11 21:35
    三十年代红极一时多产作家
    1922年5月,张资平毕业返国后经友人介绍来到广东蕉岭县的羊子山矿山。在矿山工作期间,他为创造社的杂志《创造季刊》、《创造周报》、《创造日》写了《爱之焦点》、《双曲线与渐近线》、《回归线上》、《一群鹅》、《白滨的灯塔》、《圣诞节前夜》、《百事哀》、《澄清村》、《梅岭之春》等短篇小说。
    1924年张资平和梅县泮坑熊屋人熊淑琴结婚。秋天,他应聘到武昌任师范大学岩石矿物学教授。这一时期是张资平小说创作的高潮期。先后出版的小说有:《绿霉火腿》、《末日的受审判者》、《性的屈服者》、《公债委员》、《晒禾滩畔的月夜》、《雪的除夕》、《三七晚上》、《性的等分线》、《两人》、《鼷鼠先生》、《不平衡的偶力》、《约伯之泪》、《小教员之悲哀》、《飞絮》、《寒流》、《密约》、《植树节》、《苔莉》、《My Better Half》、《最后的幸福》、《欢喜陀与马桶》、《冰河时代》、《兵荒》等。
    1928年,张资平由武昌来到上海,担任暨南大学文学教授,还兼教大夏大学的“小说学”,并于9月开办了乐群书店,10月1日出版了《乐群》半月刊。不久,他便在真茹建了一幢“望岁小农居”别墅。张资平小说好像工厂生产的产品,大多数是言情小说,从而确立了他现代言情小说开山祖师的地位,如1928年出的《长途》、《石榴花》、《群犬》、《残灰里的星火》、《寒夜》等;1929年出的《露草》、《明珠与黑炭》、《爱力圈外》、《青春》、《糜烂》等;1930年出的《跳跃着的人们》、《天孙之女》、《结婚的爱》、《红雾》、《爱之涡流》等;1931年出的《群星乱飞》、《北极圈里的王国》、《紫云》等;1932年出的《无灵魂的人们》、《恋爱错综》、《时代与爱的歧路》等;1933年出的《红海棠》、《爱的交流》等。
    张资平的小说从题材可可分为三类。
    第一类留学生生活是张资平初期小说的主要内容,处女作《约檀河之水》,写的是中国留学生与日本姑娘的恋爱悲剧。
    第二类是作者自叙传性质文章,被称为“身边小说”,如《脱了轨的星球》、《从黄龙到五色》、《我的创作经过》等是作者的自传,写的是他学生时代的生活。
    第三类是恋爱小说。张资平的二十几部中长篇小说都是描写恋爱的作品,由此,张资平成为公认的“恋爱小说家”。由于题材为男女恋爱以及语言笔调的流利自然,故事情节的发展从容,使读者对其长篇毫不觉其冗长,从而成为十分畅销的读物。常常是一本书刚刚出版便被抢购一空,许多作品不断的再版重印,例如根据日本小说改写的《飞絮》于1926年6月初版,半年之内连印三版,到1929年已经出了八版一万七千册,《最后的幸福》印了五版,《苔莉》则共印九版之多。
    张资平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我国红极一时的作家之一,他写作异常勤奋,是“创造社”中最多产的一位作家,他由创作之日起10年时间,先后出版了18部长篇小说,6部短篇小说集。
    张资平的作品有众多的读者,在文坛上影响深远。著名作家张爱玲自己就曾明确说过她曾迷恋于张资平的小说并深受其影响。在当时的上海滩,贵妇人在闲聊时以手捧张资平的恋爱小说和张爱玲反映市民生活的散文为时髦。
    作者:快乐老申 时间:2017-01-11 21:36
    中国菊池宽
    1932年,张资平的小说《梅岭之春》被上海文心社收入《现代中国小说乙选》,作为《中等学校文艺参考书》向读者推荐。该书序言把张资平列为当代小说界最负盛名的七位作家之一,这七位作家分别是:鲁迅、郁达夫、叶绍钧、茅盾、冰心、张资平、沈从文。
    学者徐肖楠先生曾在《沉雾中的张资平:20世纪中国市民小说第一人》一文里写道:“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如若少了张资平,将决不仅仅是少了一个张资平。而是少了海派小说,少了后来的施蛰存、刘呐鸥、叶灵凤、张爱玲,少了王朔、池莉、邱华栋等,这其中有一条市民小说的传统链条,没有张资平,就不会有后来的其他市民小说。”诚哉斯言也。
    张资平的作品成为八年之久的畅销书的同时,自然也无法逃避受到文学界批评的命运。
    当年由袁殊主办的《文艺新闻》,曾搞了个读者联欢会,发起了关于文坛三张(张资平、张恨水、张天翼)的调查,结果张资平被一致认为是以“女”与“性”为题材获得稿费最多的作家。张资平对此万般无奈,只好说,《文艺新闻》的几个小孩子老开他的玩笑。
    张资平的三角恋爱小说很为当时的革命作家所不喜甚至是鄙视。鲁迅在其杂文《二心集》中大加讽刺,那篇《张资平氏的“小说学”》把《张资平全集》和“小说学”的精华提炼成一个“△”。“张资平=△”意即张资平是写三角恋爱小说的专家,于是,便有了“中国菊池宽”之称。现在看来,鲁迅未免太刻薄了一些。
  • 首页
  • 上一页
  • 10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快乐老申3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200天 / 跨度1422天】
    • 开贴:2013-02-28 20:38
    • 更新:2017-01-21 08:28
    • 阅读:100688 回复:1098 楼主:628
    • 字数:约604千字
    • 图片: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