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天涯原创大赛]《自掘坟墓》——国内首部拆迁题材长篇恐怖小说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箫子俊 时间:2012-02-16 09:41
    前言
    鄙人认为,一部真正的恐怖小说,不需要旖旎的词汇和堂皇的修饰。
    而是一种意境。
    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也许反而会让您感到厌倦与疲惫。
    真正的恐怖是贴近生活的,它可以慢慢引导您走进那个充满惊悚与想象的世界当中,最终达到设身处地,融入其中。
    这部《自掘坟墓》可以说是国内首部拆迁题材的长篇恐怖小说。也许该题材在某些方面具有少许争议,故鄙人在此严重声明,小说中的人物与所在部门皆为虚构的,请勿对号入座。
    写这部小说的初衷其实很简单,只不过是想让大家,还有这个社会,能够多多关注拆迁工作中,那些极个别的违法暴力行为。因为作者本身也是强拆的受害者之一,鄙人不想在以后的生活当中,看到更多的受害者出现。
    那么赘述就到此。
    下面,就请您跟随我的步伐。
    慢慢地。
    悄悄地。
    走进这个故事。
    作者:箫子俊 时间:2012-02-16 09:42

    在这座城市的CBD区域,你可以看到一栋栋林立的大厦高耸入云,鳞次栉比。此时天上虽然稀稀拉拉地飘着小雨,但在这里,宽阔的街道上仍然是人流如潮,熙来攘往。琳琅满目的商场,车水马龙的道路,处处都显现出一种奢华与艳丽。
    而就在离这不远处,一堆堆被推倒的住房静静地躺在废瓦碎砖中,无声无息。那里残垣断壁,就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硝烟大战,一根根湿漉漉的钢筋杂乱无章地缠绕着,扭曲着,呐喊着。散架的木头,畸形的玻璃碎片,到处都散发出一种死亡的气息。
    这时,画面中出现了一群衣着五颜六色制服的人,他们纷纷绕过一旁的推土机,阔步朝着这片废墟中唯一尚存的房子奔去。
    那是一栋自家搭建的小二楼。在它的四周,围着一圈约两米深,五米多宽的壕沟。可能是因为连日阴雨的缘故,壕沟里已经是积满了雨水。
    如果越过这道壕沟,你就能听见一个轻细的‘吱呀’声正在断断续续地从屋内传出,那声音伴着屋外细小的雨声,就如同一个孩子在雨中慢慢地荡着秋千。
    吱呀,吱呀…
    推开房门,走进屋内,你才能真正看得清那原来是一个女人,她晃悠悠地悬挂在客厅的电风扇上,发出微弱的‘吱呀’声。
    吱呀,吱呀…
    女人的额头布满皱纹,头发也几近半白。从她颈部至面部的淤血看来,她应该是没了气息。她的舌头就像块腊肉似的挂在嘴边,布满血丝的眼球微微凸出。而在她的下方,一摊尿迹历历在目。
    她依旧在晃。
    微微地晃。
    吱呀,吱呀…
    作者:箫子俊 时间:2012-02-16 09:43
    作者:箫子俊 时间:2012-02-16 09:56
    2.九石村
    据说九石村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如其名字一样,周围是有九座大山环抱的。这九座大山来头可不小,相传盘古当年就是被九块巨石给砸醒的,要不然没准还能继续酣睡个18000年。盘古被砸醒后,愤懑异常,抓起这九块巨石就狠狠地给抛了出去,也就成了那九座大山。可后来又因为地壳运动的缘故,九座大山其中的八座,都翻到了地底下去,只留下了一座,在村子的西面,叫弃山。
    听着司机的解说,赵军就如听着一个玄乎乎的故事,觉得那完全是镜花水月,子虚乌有,全都是小村里的人吃饱了撑的没事做瞎编出来的,朝里拱了拱身子便晃晃荡荡地睡去。
    车上与他一同前往九石村的还另有两人,其中坐在副驾驶位的是他们的上级,在部门里也算是个小领导,叫硕刚,平时话不多,但在部门里的光辉事迹却比比皆是,不知凡几。另一个则完全相反,是一个刚从学校里走出来的应届毕业生,名叫王旭,这是他工作以来的第一次拆迁任务,所以他就像一只刚从蛋里蹦出来的鸟雏子,看什么都新奇,一直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似乎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幻想与憧憬。
    这一路驶来,接送赵军等三人的小车子已经不知道跑过了多少高速,绕过了多少弯道,滚过了多少泥泞,赛过了多少大树。
    “到了!”司机突然干巴巴地一声,如同指甲刮在玻璃上的噪杂之音,把睡梦中的赵军炸得一下子醒了过来。
    “下车!”硕刚也干巴巴地喝令着。
    “快点!”一旁的王旭同样干巴巴的。
    赵军顿时忿然作色,心想连刚毕业的王旭翅膀都硬了,也敢骑到自己头上来了。刚想破口大骂,却猛然发现自己的嘴里被牢牢地塞了一块粗布。兴许那是哪家娃娃屁股下垫了一周的尿布,又兴许那是医院手术台上擦拭鲜血等液体的抗菌擦拭布,再兴许那是某个荒郊野岭被世人遗忘多年的一小片裹尸布。只要赵军嘴部稍微动一动,便会有阵阵腥臭直袭鼻喉,使人不得正常呼吸。
    接着赵军开始挣扎,他又发现自己已经被麻绳来了个五花大绑,反绑在身后的双手如何也动弹不得。
    再看车上另外三人,他们的眼睛就如同上了铁索连环一般,全都齐刷刷地,恶狠狠地盯着自己!
    赵军被他们盯得更加透不过气来,急迫地想大口换气,可换来的依然是满口的恶臭味。
    突地,一旁的王旭对准赵军的腰部,抬起腿就是一脚。他的力气出奇的大,赵军被直板板地蹬出了车外,重重地摔落在地,滚了老远。还没等赵军反应过来,头皮又传来揪心的疼痛。那是硕刚,他的力气也惊人的大,一把抓住赵军的头发就往前方拖去。赵军无力反抗,紧闭双眼任由硕刚揪着他的头发往前拖拽。
    赵军不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第一,他不认识司机,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第二,硕刚和他的关系一直不算差,也不可能因为自己以前没借钱给他而怀恨在心。第三,那个王旭只是个刚刚毕业乳臭未干的孩子,更不可能和自己扯上什么恩怨。
    在赵军思考这个问题的同时,硕刚也终于停了下来。赵军无力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因为与地面摩擦过度,已经麻木得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了。
    赵军费力地从地上坐起,在看到他的正前方后,登时大惊失色——那里大大小小的挖了成千上万个坑,一个坑挨着一个坑,简直就像是马蜂窝,密密麻麻,看得人直起鸡皮疙瘩。
    一阵风扫来,厚重的土腥味混着浓浓的血腥味似乎就要淹没了整个空气。
    这时,司机踱着小碎步徐徐地向赵军移来。他弯着腰,一点一点地迈着小步。与其说他的动作像个病人,倒不如说他像位老人。
    老人!
    这两个文字就像是触碰到了赵军的某个神经。
    他惶恐地看着司机,发现在司机的身上居然穿着一件花格子红棉袄!
    和那老太太穿的是一摸一样!
    这举动,这衣着,和这满脸胡渣的彪形大汉,处处都显得格格不入。
    司机走到赵军的面前,停了下来。他把脸慢慢地凑近赵军,一动也不动,时间好像就在这一刻停止了。
    一秒。
    两秒。
    三秒。
    四秒。
    司机突然就捂着肚子放声大笑起来,翘起兰花指指了指前方的坑,说:“哈哈哈哈,小军,自己选一个吧,哈哈哈哈…”笑着笑着,司机妩媚地扭起了他那粗犷的屁股,然后细声细气地挤出一句女人的声音。
    “到了。”
    赵军打了个哆嗦,一下子就醒了过来。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胆战心惊地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依然在车内,身上也没有被五花大绑,司机更变回了女人,而且她也没穿着花格子红棉袄,赵军这才确定刚才是做梦了。
    梦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在那里,男人可能是女人,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却妩媚地扭着屁股,就像赵军刚刚梦里的司机。女人也可能是男人,一个闭月羞花的女人,却说着一口粗犷的声音,做着一些粗野的举动。而死人说不定就变成了活人,死去的亲人站在你的面前同你说话,和你吃饭,就好像他从未离开过这个世界一般。那么活人也说不定就变成了死人,或许在你内心深处满怀恨意的那个人,你的潜意识里是希望他死的,于是他就以死人的状态出现在你的面前。那他真的会死吗?想象一下,一个人在你梦里死了,第二天醒来,你却发现他真的死了。这可能吗?我悄悄告诉你,我遇到过。
    继续说赵军,他在发现自己是在做梦后,心情也慢慢平静了下来,可一旁王旭的话还是让赵军的心里有点毛。
    “赵老哥,你刚才是做恶梦了吗?一直揪着自己的头发,怪吓人的。”
    “是…是吗?”赵军勾着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上,还真的依稀瞧见了几根头发。
    “到了,下车吧。”硕刚打断了两人的对话,打开车门就绕到后备箱处取行李去了。
    赵军和王旭没再说什么,随后也分别从左右门下了车。
    待三人完全取出行李后,司机和他们客套了几句,道了个别,就把车子猛地调了个头,像逃似的一溜烟开跑了。
    赵军看着渐行渐远的车子,突然一种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这时,一只不知名的鸟从赵军的头顶飞过,难听地嘶喊了两声。赵军一下子就知道了那是一种什么感觉——自己像是被隔离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箫子俊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88天 / 跨度373天】
    • 开贴:2012-02-16 09:41
    • 更新:2013-02-24 00:07
    • 阅读:94441 回复:5578 楼主:697
    • 字数:约204千字
    • 图片:1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