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小说】《忆往昔,碎月如粥》(长篇连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青葱的樟园 时间:2016-05-12 13:17
    第一章 高音伤人
    六月的江城闷热潮湿,阴沉的天空就像布满沙眼的砂锅终日淅淅沥沥下个不停。那绵绵细雨仿佛要在天地间织出一张水网,密得让人找不着北,透不过气。人们无法捧上一把霉雨天的空气,否则轻轻一扭,真能挤出水来。
    “这真是‘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啊。”毛大年立在窗前,面对窗外的蒙蒙细雨,不禁轻声叹道。
    “也不知这讨厌的霉雨天什么时候才算个完!家里的被子、棉衣很多都长霉点了,又不能拿出去晒,哎,愁死我了!”田文芝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到毛大年身后,一边唠叨着,一边整理着手上刚刚清理完霉渍的毛衣。
    毛大年闻言忙转过身来,对着愁容满面的田文芝说:“这些日子也真难为你了,忙完家外又忙家里的,悠着点,别累坏了身子。这霉雨下下也该停了,等……”
    夫妇俩正说着,突然,一阵滚雷般声音从屋顶贯穿下来,震得人耳门生疼,脑袋嗡嗡。两口子不禁哑然,双双痛苦地对视了一眼,又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这是校园里刚设立不久的红卫兵广播站,现在他们的早间播音开始了。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
    毛大年家正对着路边电线杆上的高音喇叭,且距离不足十米之遥,所以每当喇叭一响,播音员那声似雷鸣的高门亮嗓,简直就是一门超级‘高音炮’,直冲他们的耳门轰击。自打广播站开播以来,毛大年一家四口便每天早中晚三次无可避免地经受这门‘高音炮’的‘狂轰滥炸’。脑门整天嗡嗡作响不说,就像刚才那样,正常的说话交流已大受影响,才几天下来,精神已几欲崩溃。
    为此,毛大年踌躇再三,觉得还是得找学校负责总务的侯主任交涉交涉,当然,这中间肯定得注意说话技巧,否则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天早晨,毛大年专程跑到总务处办公室。一进门就见侯主任正对着一名手下的工人疾言厉色地训斥道:“连个电铃都修不好?你到底会不会电工?不会就干脆滚蛋,别在这丢人现眼!”
    见毛大年进来,侯主任立马脸色一变,笑容可掬地迎过来说道:“难得毛主任大驾光临,鄙人顿觉满屋敞亮啊!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吗?”
    听到侯主任这半文半白,同时明显带有讨好意味的寒暄,毛大年心里觉得既别扭又好笑,好在‘满屋敞亮’与‘蓬荜生辉’意思大差不差,也算说得过去。
    作者:青葱的樟园 时间:2016-05-12 13:34
    毛大年在江城一中担任教导主任已有多年了。由于校长朱峰是个工农干部,既不懂教学,又不懂学校管理,所以长期以来学校里的很多事情基本上都是毛大年在经手处理。朱校长似乎也乐得一个逍遥自在,但他内心深处到底怎么想的,旁人也无从得知。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也就是那场声势浩大的运动在全国掀起后,朱校长似乎对学校事务开始越来越热衷于介入了。
    由于毛大年在学校里的威望一直很高,侯主任对毛大年的那种恭敬也就不难理解了。总务处在江城一中是个很不起眼的小部门,平时也就负责修修、补补、换换之类的杂务。不管是老师还是行政人员,甚至是学生只要有需要,都可以直接找侯主任打个招呼,事情大体就能办妥。所以侯主任名义上是个主任,可实际上也就是学校里的一个‘维修组组长’或‘工头’之类的角色。
    以往被大家使唤惯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可近一段时间他的心态似乎开始发生了某种程度的扭曲。
    道理很简单,连十几岁的娃娃都可以造反了,我堂堂一个总务主任凭啥就被你们人五人六地呼来唤去?老子也要造反!
    当然,以上仅是侯主任的内心独白,他毕竟也活了四十岁的年纪,不敢说造反就造反。他在一面观苗头,一面说话气也变粗了点,也敢教训人了。刚才他不就在训斥手下的小工吗?以前,侯主任可是对谁都是客客气气的!
    毛大年这时接过侯主任的话头回应道:“侯主任太客气了,不过,我今天来的确是有事相商啊!”说完,看了一眼旁边的那个小电工。
    侯主任立马会意,脸色一变对着那个小工呵斥道:“还不一边干活去,等着领赏娶媳妇啊?”
    小工忙不迭地消失在门外。
    毛大年这时才言归正传地说道:“我们家住的那栋平房您知道吧?”见侯主任点点头。
    毛大年略微思忖了一下,接着道:“老老少少住着几十口呢!”
    侯主任眨巴着眼睛,不知毛大年究竟想说什么。
    毛大年停了一下,然后下定决心似地直白道:“红卫兵广播站那只高音喇叭,就架在我们家属区旁边。我们呢,也的确需要及时听到毛主席党中央的声音,可是你得让我们听清楚啊!”
    侯主任乍听此言,惊得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那么大音量的喇叭居然还有说听不清楚的。
    毛大年没容他质疑,就继续说道:“毛主席一贯教导我们‘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不知您注意到没有,反正我是特地做过调查对比,这高音喇叭如果离得太近反而听不太清楚,要是拉开一定的距离才能让听众获得最佳听觉效果。我向毛主席保证我说的完全有根有据!”
    毛大年说得一脸诚恳的样子,仿佛你要是不信,你就对不起毛主席。
    末了,毛大年终于道出此行最重要的那句:“侯主任,您看能否将喇叭挪个位置啊?”毛大年说这句时,声音不自觉地放低了好多,仿佛心虚似的,又好像是怕人听见。
    少顷,见侯主任没啃声,又提议说:“就挪到操场那边,操场空旷,声音传得远,要么架到教学楼楼顶上,那个位置开阔,也是非常好的选择。”
    毛大年以为老侯一时半会想不出合适的腾挪地点,所以又特意给他来个二选一,然后再静候他的反应。
    作者:青葱的樟园 时间:2016-05-12 13:36
    侯主任听毛大年云遮雾绕地说了半天,虽没立马弄清毛大年的用意,但听着听着直觉告诉他毛大年此行是有求于他,心里便不知不觉地荡漾出一个字--爽。尤其是听到毛大年,不知有意无意,言语中好像不止一次用“您”来对他敬称,这让侯主任更加无比受用。难得有人对他用“您”,更何况还是身为教导主任的毛大年呢!
    没想到啊,我侯耀奎在你毛大年心目中还能有这么嘚瑟的时候。记得我们一起共事差不多也有十年了吧,可我这偏居校园一隅的小小总务处,也就是你们经常笑称的‘木工房’,你毛大年才来过几回啊?连同这次,总共光临也不超过三回吧!
    “侯主任,喂,老侯,你听见我刚才说的话吗?”
    毛大年当然不清楚老侯的心理活动,但显然看出他走神了,所以不得不把他从神游状态中唤回来。
    “哦,哦,好说,好说,我会叫下面工人去办的!你放心!”侯主任为自己刚才的失态感到有点尴尬,所以忙不迭地习惯性地承诺着。
    叫人去办,办什么啊?直到毛大年转身离去,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并没听清毛大年最后说的那几句关键话,可他也委实不好意思追着去问毛大年到底要他办什么。好像是跟广播有关,可广播每天都正常播放啊。
    侯主任也不知是脑子不够用还是怎地,竟然猜了半天都没猜到点子上。
    毛大年也真够悲催的,说了半天等于白说。
    其实,毛大年也是带着满腹狐疑离开总务处的,尽管临走时,侯耀奎是满口答应,可看着老侯那神思恍惚的样子,毛大年总感觉有些不大对劲。果然,一连三天过去了,也没见任何动静。高音喇叭仍然架在他们头顶上,肆意蹂躏着毛大年一家人的神经,毛大年实在有些按耐不住了,便想再找老侯问问情况。
    可这回毛大年遇到的情况更让人大跌眼镜。毛大年先是兴冲冲来到总务处,可没料想老侯出去了,毛大年吃了个闭门羹。可就在毛大年不无沮丧地回到自己办公室门前时,远远看见老侯从楼上校长办公室出来。
    毛大年知道自己门前是老侯必经之道,便索性等在门口,见老侯走近便迎上前去主动客气地招呼道:“老伙计,到我办公室坐会吧?”
    岂料,老侯冷冰冰地回道:“没空!”
    毛大年不禁一愣,心想我哪得罪你了,可想归想嘴里还是不自觉地问道:“上回我托你的那件事……”
    没等毛大年说完,老侯便打断道:“自个找校长说去!爷还谁都不想伺候了!”说完,便胸一挺,颇有男子汉气概地大步走出行政楼,把个目瞪口呆的毛大年空落落地撂在身后。
    老侯此刻连自己都不清楚刚才那番话是怎么说出口的,他也从来都没想象过在领导面前竟敢如此放肆,尤其是刚才在校长面前。嘿,奇了怪了,放肆的话也说了,威风也耍了,领导也没敢把他怎样。也许儿子昨晚给他洗脑洗了半天还真起作用了,要不就是这世道真的变了。不管怎么说吧,造反的感觉还真他妈的爽!
    作者:青葱的樟园 时间:2016-05-12 13:37
    直到眼看着老侯消失在林荫道的拐弯处,毛大年才回过神来。
    “他这到底唱的是哪出啊?这人怎么一下就变成这样?简直一反常态嘛!”毛大年心里在嘀咕着,思来想去,可最终还是没有理出一点头绪来。
    高音喇叭的问题没得到任何解决,老侯看来是指望不上了,可要让毛大年去求助校长,那也是万万不可能的。
    这事本身的敏感性决定了毛大年步步谨慎小心。毛大年当初去找老侯时,就踌躇再三,后来即便去了也是先云里雾里绕了半天,无非就怕给别人留下话柄。
    而校长是个什么样的人,毛大年再清楚不过了。除了‘左’得可爱外,他还是个皮里阳秋的官痞子,逮着机会就会坑你一把的那种。
    共事这么些年来,毛大年与朱峰虽表面维持和和气气,但实质上两人都清楚各自双方并非一条道上的人。在以往的共事过程中,也不乏那种‘人手一把号,各吹各的调’的情况。鉴于此,毛大年若为目前面对的这种难题找他帮忙,那不啻于‘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可日子总得过,人总得活!万般无奈之下,毛大年猛然想起当年在朝鲜战场上为防炮而用过的土办法。很简单,就是给老婆孩子包括自己每人准备了一副敦实的棉球耳塞。喇叭一响,只需将耳朵牢牢塞紧,便可大大降低‘高音炮’的杀伤力。
    不过,此种做法也是有一定风险的。他一再叮嘱田文芝,尤其是两个孩子,棉球塞耳必须绝对避人耳目,要关起门来操作,千万不可让外人看见或知道,否则后果会很严重。
    面对老爸异常严肃的表情,以及再三谆谆告诫,两个小家伙仿佛挺懂事地点了点头。看着两个天真无邪孩子,毛大年心中不禁有点酸楚。哎,也真是苦了这娘仨了,可不这样又能怎样呢?
    作者:青葱的樟园 时间:2016-05-12 13:39
    第二章 阴谋算计

    天依旧阴沉,雨一直在下,空气还是那么闷热。
    然而,江城一中的同学们仿佛丝毫没受到这湿热阴雨天气的影响。大家冒着绵绵细雨,踏着泥泞积水,穿梭来往于校园的各个角落。每个人身上都迸发着昂扬的革命热情,每个人只想着让自己在这场革命风暴中有着更出色的表现。
    校园广播站的高音喇叭一直在不知疲倦地为风雨中奔忙的同学们嘶声呐喊:“江城一中的同学们,革命的战友们,毛主席教导我们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一句话,造反有理!我们就是要造资产阶级的反!造封资修的反!大雨算什么,它浇不灭我们斗争的烈火,狂风又怎样,它吹不倒我们飘扬的战旗。同学们,战友们,我们要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斗它个一万年,胜利终将属于我们英勇不屈的无产阶级革命斗士。让我们一起享受这斗争的快乐吧!八亿人,不斗行吗?”
    在男女播音员的轮番鼓动下,广大同学们的革命热情宛若烈火烹油般越烧越旺。大字报居然从校长楼一直贴到校门口,树梢上还不时飘下散落的传单。
    毛大年打着雨伞,边走边浏览着学生们的大字报,一边和熟悉的学生打着招呼,顺便亲切地提醒大家要注意爱惜身体,同时还特意强调‘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可是毛主席他老人家说的哦。
    不经意间,毛大年的目光瞥见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个子高高,身材单薄的男生正指挥着几个男女同学往墙上粘贴大字报呢!那不是金晓武吗?
    作者:青葱的樟园 时间:2016-05-12 13:42
    说起金晓武,毛大年真是一言难尽。
    金晓武是毛大年的外甥。初中是在江城五中念的,因为那儿离他家比较近。初中尚未毕业,毛大年姐姐毛福蓉就不止一次跟毛大年叨叨,要把这个最小的儿子转到江城一中就读,原因不外乎就是要毛大年帮着把他看紧点、管严点,因为这孩子总让人不省心,说白了就是有那么点‘蔫坏’。
    高一时,金晓武正式转到了江城一中就读。按姐姐的要求,毛大年也老实不客气地将金晓武安排到全校公认的最严厉的老师张亚兰的班上。
    张亚兰是一位年逾五十的老教师了,丈夫去世得早,之后一直孀居,加上无儿无女,所以多年来除了埋头工作,并无任何其它兴趣爱好之类的。
    金晓武刚进张亚兰的班时,还是老毛病不改,隔三差五总是闹点乱子出来。比如:不是把同学的练习本改个名字冒充自己的交上去,就是把小白鼠的屁眼里塞上黄豆,在上课当中弄得小白鼠满教室乱窜,把好好一堂课变成抓鼠游戏。还有一次,上化学课时,小金同学乘老师不备往酒精灯里兑水,转过身来那位女化学老师就纳闷了,这灯怎么就总点不着呢?最后差点急哭了。可这位缺德缺大发的金晓武却躲在教室一角蒙头偷着乐,差点没笑岔了气。
    为此,金晓武没少挨张亚兰的批评和痛斥,连带着毛大年和毛福蓉也不知多少次跟着赔笑脸,表歉意。要知道张亚兰在江城一中是出了名的不讲情面,她可不管你毛大年是名牌老师还是教导主任什么的。有一次,她竟当着金晓武的面,对着毛大年说:“据说你们毛家也是书香世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个…货色。”她本想说“败类”,可话到嘴边觉得这词太重,才硬生生改成“货色”。
    直到高二末,金晓武才算稍许安分了点。尽管学习成绩还是不见起色,但至少不那么动不动就惹是生非了,除了继续热衷于他喜欢的书法绘画这方面的爱好外,偶尔也能坐下来安静地看会书了。就在全家人都以为这小子有点“浪子回头”的意思时,运动爆发了,金晓武又开始不安分了。
    瞧,这不又风风火火地投入到‘革命运动’当中了吗?还俨然一副学生领袖的派头。但毛大年凭着多年的社会经验对他这个外甥并不看好。调皮捣蛋和学习成绩差都在其次,最重要的是毛大年看出金晓武的内心深处有种不安分或者说不切实际的野心。这种野心一旦受到不良思潮或歹人的引诱与激发,那是会祸害无穷的。尤其是在当今社会思想偏激、秩序颠倒、人伦废弛的环境下,毛大年更担心金晓武会出大问题。但有些话,毛大年是不好直说的,无论是对姐姐毛福蓉还是对金晓武本人。他只能找机会对其旁敲侧击而已。
    毛大年站在远处,透过蒙蒙细雨深深地看了一眼金晓武和那伙青年学生,然后默默转身离开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青葱的樟园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52天 / 跨度657天】
    • 开贴:2016-05-12 13:17
    • 更新:2018-02-28 20:38
    • 阅读:10183 回复:1012 楼主:949
    • 字数:约599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舞文原创长篇小说《唐嫚儿1949》连载 海风ppp 2013-07-01 21:02 6223/1041 421/1524
    舞文原创长篇小说《风吹麦浪》连载4图 麦余子2 2014-04-01 13:16 4297/549 218/299
    舞文原创长篇小说《匪族》连载中 鬼无言的痴言梦语2 2013-12-06 15:15 1540/697 159/752
    舞文长篇小说《悲伤之城》——原创连载 天暮之色 2011-07-10 08:17 1510/123 45/53
    舞文原创长篇小说《生之狱》连载中 鬼无言的痴言梦语2 2013-09-20 12:44 1063/482 83/703
    舞文【原创小说】《忆往昔,碎月如粥》(长篇连载) 青葱的樟园 2018-02-28 20:38 63/949 152/657
    舞文【《香自琥珀来》原创长篇情感小说连载】请勿转载30w字已完稿寻出版67图 李想的理想2 2014-12-18 11:07 184/748 92/255
    舞文长篇小说《野草荒原》(原创)连载每日更新 崖畔上的野菊花 2016-03-21 21:31 110/383 241/666
    舞文原创长篇小说《大江东去》第一卷(连载) 雪海2012 2013-01-15 17:05 34/406 105/216
    舞文长篇原创小说《苦楝树》21图 小园晴雪2 2017-06-15 21:58 8953/763 229/2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