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经历过的那些深圳沙嘴的妇人们 (连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长风十万里 时间:2012-05-06 15:03
    十多年前,我在深圳沙嘴村做保安,也就是人们说的“治安崽”。
    每天的工作,就是在街上逡巡。一边看街上光着大腿寻找嫖客的风尘女子,一边盘算月底的工资可以抵成多少“失足少女”的肉金。那时普通消费的肉金是人民币一百三十元,港币等值。(当然也经常有小气的香港嫖客为了汇价问题和美女们吵吵嚷嚷——那时候港币比人民币值钱。)
    物价飞涨那么多,房价已经翻了五倍以上,可是普通的肉金还是没有涨,可知民生之艰难,人肉已经越来越不值钱了。
    我虽然是一个治安崽,可是有大学文凭,而且是中文系毕业的。有一个哲人,我不知道是托尔斯泰还是培根,(或者二者都不是)说过:人生过了四十岁以后,就象一辆破马车到了山顶,下面是越走越快的下坡路。所以,虽然我还只有四十才刚出头多,已经出现了老年痴呆症的表现。如果我再不记起那些一去不复返的日子,那对中国的黄色事业和色情文学史,都将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传说中的世界灭绝日——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日就要到来临,我还是很从容也很愿意在这里与大家分享。
    我以小说的形式写,因为有些真人和真相见不得人,大家也不要催我,也不要怪我经常修改。有人说,脐下三寸的那支笔用得越多,智力就越退化。二十年前我也曾号称才子,但是因为在社会最底层打滚得太久,加上智力的退化现在再拿起毛笔来,已经勉为其难了。
    可是我还是要写下,这是为了我,也是为了她们。
    是为序。
    作者:长风十万里 时间:2012-05-06 15:12
    谢谢上面的朋友。我等会续发。
    作者:长风十万里 时间:2012-05-06 15:32
    1、 对着市民中心放屁

    厚大圆倚在岗吓村豪华的牌坊上,对着远处的市民中心放了一个屁。这个屁并不响亮,咝咝地一声,读中文系的他想起了白居易的琵琶行,“幽咽泉流冰下难”,很有意境。但是他没办法去想意境,因为所有的思念力全部集中在肛门:他的屎就要出来了。
    昨天晚上,他和覃猴子到葛少爷住的福田区房管局的宿舍去蹭饭。到了半夜三个人还在啃黄瓜。在燥热的深圳市里,葛少爷是他们同学中唯一毕业两年多就有房有车的人:房是房管所的公用宿舍,住起来不要钱;车也是房管所的车,是专门下去收租用的摩托车。
    覃猴子的肚子咕噜噜地叫了好久了,他很谦卑地向葛少爷咨询:“你们东北人晚上不吃饭只吃黄瓜,也能长这么高大的身子?”
    “东北人把黄瓜当饭吃,个子就长得高。南方人把黄瓜当菜吃,当然长得猴子一样。”葛少爷把覃猴子在路边买的几瓶劣质酒喝了一个晚上,眼珠都红了,“在这狗娘养的房管所上班,每个月才千多块钱,有黄瓜吃我已经要给党和政府烧高香了。”
    “你有党和政府妈妈养着,我们呢?”厚大圆走过去打开宿舍里又小又旧的冰箱,“你那伟大的妈不是给你配了冰箱吗?咦——红萝卜?”
    “那是我的早餐!”少爷叫了起来。
    “你它妈是兔子呀,晚上吃黄瓜,白天吃萝卜?兄弟三人在一个寝室里睡了四年,现在就你一人有吃有喝有工作。我们俩落难了,你就给个黄瓜当晚餐?”厚大圆拿起萝卜“咔嗞咔嗞”地咬了起来。
    “厚哥,昨天‘第一现场’那个湖北佬说岗吓村的菜市场上出现了苏丹红,把白萝卜染红了当红萝卜卖。”第一现场是深圳电视台的时事节目。
    “苏丹你妈个红呀!”葛少爷把他的心痛化为悲愤,一巴掌打在猴子后脑上,“这是老子从福田区机关食堂偷出来的特供产品。你们这些食物链中最低级的虫子,吃得到吗?”
    我和覃猴子是食物链中最低级的虫子?厚大圆痛得脸都变形了。这痛苦不是来自同学的侮辱,而是源于肚子里的苏丹红萝卜!
    他左右打探一下,努力地钻进了岗吓村阴暗的巷子中。

    这些巷子是这个繁华都市的贫民区,是城市的伤疤、穷人的根据地。对于他来说,这里是他每次来福田区人才市场投资料时的临时厕所。
    可是这一次的问题很复杂。往日偏僻的几条巷子,突然人来人往了。
    拐过一个吵闹的麻将馆,就在厚大圆扶着墙快坚持不住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站在几个半裸的女人中间。
    他看到了最近的女人突出的胸部,一把抓住她,痛苦地说:“快带我进去!”
    葛少爷家的劣质酒水混着黄瓜萝卜,象八宝粥一样地泻了下来。憋得越久,屙得越爽。刚才尾骨上兴奋的一霎那,比和小美做爱还爽。厚大圆长吁了一口气,大声喊道:“小姐,你厕所里连个卫生纸都不放呀?”
    “你等一下呀。”
    那女的拖着鞋“哚哚哚”地过来了,打开那扇根本就锁不了的厕所门。
    她望着那毛草里崛起的小鸟,皱着眉头说:“大哥,你先把屎冲了嘛。”
    作者:长风十万里 时间:2012-05-06 15:52
    2、 大姐,你这不是强奸吗

    厚大圆在刘小美身上辛勤耕作了五年,她从来也没有兴趣看他拉屎。这个五分钟前还和他萍水相逢的女子,现在却饶有兴趣地研究他蹲厕所的姿势。这妇人约有四十来岁年纪,一个大饼脸上的麻子收集起来,可以做一箱芝麻包子。厚大圆只怪当时情况紧急,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到她突起的大波上,却没有研究一下到她的脸。
    “大姐,你看着我,是要给我擦屁股吗?”厚大圆想,这人可以做他老妈了。
    “擦屁股加十块!”大姐很爽快地报价。
    十块钱,是他现有家产的五分之一。厚大圆并不是一个恋财的人。大学四年他每个月八十块生活费,在同学中已是富裕阶层,其中一半贡献给了女友,另一半寝室同学共享。这也是为什么他现在可以骂国家公务员葛少爷而他不敢回嘴的原因。
    两年多前大学毕业分配时,老爸写信说已托人安排他到地区市委办公室当秘书。等到他和小美生离死别、姗姗来迟后,这个职位早被别人顶替了。厚大圆一生气,提档案回了老家一家大工厂。厂长对他很好,可是工厂工资就象便秘患者拉屎一样,有时能出,有时又不能出。厚大圆忍了两年,终于等到一天广西覃猴子的电话,于是向老爸借了几百块钱,南下投奔号称已成为深圳市福田区房管局局长的葛少爷。
    “擦屁股要十块?这样的屁股我愿意天天擦。”见了这位老妈,厚大圆的战斗鸡立即成了死鸡。“你们每次收费三十块。大姐,我给你擦三下屁股,就扯平了。”
    “开什么玩笑,擦我们的屁股要另外加钱。”裤子还没穿好,大姐就急匆匆把他拉出来,“这个房子是几个姐妹共租的,抓紧时间,等会来人了在旁边观摩,也不太好吧。”
    “大姐,我跟你说实话。”厚大圆看着那油污糟糟的床,一点淫欲已飞到九霄云外,他一边塞系裤子一边说, “我上来是来拉屎的,不是做爱的。”
    “拉屎,你以为老娘这里是公共厕所?”大姐气得脸上的麻子都跳起来了,“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
    厚大圆很担心房间里突然跳出几个李逵似的大汉,到时把他剥干净切碎做人肉包子都有可能。
    “大姐,你这不是强奸吗?”厚大圆嗫嚅着说。
    “少它妈的罗嗦!”那女的把奶罩脱了一个,又脱一个,然后掉出来两块海绵,那个排球大的东西,立即变成了网球。
    厚大圆痛苦地闭上眼睛:“求你了,给你十块钱行不?就当我给你家厕所的使用费。”
    “亲爱的,老姐已经一个月没有开荤了。”那女人三下五除二剥掉了厚大圆的牛仔裤,搓弄两下,厚大圆立即不争气地耸了起来。一片硕大的乌云压了过来,他的战斗机就全部沦陷在敌占区深深的沼泽地带了。
    厚大圆内心在痛苦地呼嚎,“小美,你在哪里呀?”
    作者:长风十万里 时间:2012-05-06 16:18
    作者:长风十万里 时间:2012-05-06 17:06
    4、月光如水水如天

    夜已经很晚了,街上清凉如洗。厚大圆看着天上的月亮,满腹的诗书膨胀起来,经过食道进入口中,再从口里跑出了一首诗:
    “独上江楼思渺然,
    月光如水水如天。
    同来望月人何处?
    风景依稀似去年。”
    厚大圆的湖南普痛话和湘潭伟人差不多,声间洪亮,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地气势磅礴。沙嘴的街上没有江边的高楼,只有高高的农民楼象奸夫淫妇一样紧紧拥抱。他摇了摇头,又吟起另外一首诗:“银烛秋光冷画屏……”。
    “银烛你个老母!”楼上窗户“吱呀”一声打开,一盆水泼了下来。一个香港老男人在上面气急败坏地叫:“老子刚刚硬,现在又软了。你个死北佬仆街,半夜鬼叫,屌你老母!”
    那水中混有许多杂物,象章鱼一样扑下来,厚大圆往上一看,脚下一纵,跃开三四米,正是堪堪躲过。他恼怒地把落在脚边的一个保险套踢开,正要对骂,有人在旁边“哧哧”地笑出了声。那是一个上身穿着背心,胸部饱满而有弹性,下身穿着齐胯短裙的光腿美女,年约十八九岁,长发飘肩,明眸皓齿,嘴窝上带着两抹胭脂风骚气,正捂着嘴笑。
    厚大圆不敢细看,害怕楼上再来第二盆水,匆忙拐过一个墙角。前面十几步远,就是一个二十四小时开业的“四川麻辣烫”小店。

    厚大圆点了几个小菜,正要坐下,却见刚才那女人正翘起二郎腿,大咧咧地坐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从桌子下看过去,厚大圆满眼都是她白嫩嫩的大腿。那女人见他往下三路看,,似乎有点鄙夷,点了一支烟,优雅地吐出一个烟圈。
    有什么得意的?厚大圆捏了捏袋子里的两张百元大钞,“不就是一百三十块钱吗?”
    那女人向店老板下完单,就对他招招手:“靓仔,帮我把辣酱拿一下,谢谢。”
    厚大圆走过去,那女一双桃花眼,笑眼盈盈地看着他说:“你刚才读的那诗,是李白写的吧?”
    “差不多。”厚大圆冷笑了一下,“反正他们都是唐朝的。”
    “我就知道李白是一个很有名的诗人,他的‘床前明月光’我也会背。”那女人眼里充满崇拜,“读书人在我们乡下都是先生呀,不如一起坐下,我请客!”
    “当然是男人请客了,哪能让你请客呢?”厚大圆又摸了摸袋里的二百块钱,似乎很有底气,他很认真地看着女孩,小女子桃花眼中仿佛还有点稚嫩和清新。她顶多有十八九岁,厚大圆想,这是刚刚上大学的年纪,她就在这里卖身为业?他的心轻轻地颤动了一下。
    这女的似乎也看到他眼中爱怜的神色,脸红了一红。
    “你很美,典型的中国美女。尊姓大名?”
    “我叫小月,王小月,四川成都的。” 女孩睁大了眼睛,把手伸了过来,“很高兴认识你。”
    厚大圆轻轻地握住她的手指,“我是湖南梅山新化县的,厚大圆,脸皮厚的厚,大大的大,圆圆的圆。你可以叫我厚哥,也可以叫圆哥。”
    “还是圆哥好,你长得虎头虎脸,圆头圆脸,有点象我老家的小虎。”小月轻轻地笑了笑,“小虎是一条可爱的小狗。”
    刘小美也是这么说的。
    两人吃了几个菜,小月又拿了几支啤酒。等到啤酒干完后,小月的脸红通通了,说她的头好晕。厚大圆买了单,扶着小月到了她住的那栋楼下。
    “圆哥,我男朋友回香港了。”小月靠在一楼的大门上,两只手搭在厚大圆的肩膀上,醉眼迷离,娇喘吁吁,“我一个人住,你要上去吗?”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长风十万里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145天 / 跨度317天】
    • 开贴:2012-05-06 15:03
    • 更新:2013-03-20 10:39
    • 阅读:313166 回复:2156 楼主:521
    • 字数:约210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杂谈学算命有什么难?看漫画就能学!《漫画版四柱命理》555图 ichist6 2013-09-05 16:50 862/240 145/949
    舞文[长篇]悬疑、爱情《卡夫卡病毒》 段十郎3 2009-06-22 14:36 348/232 153/438
    煮酒原来文物也这么萌蠢:小嫣和你一起逛博物馆(连载,每日更)97图 嫣然未乐 2014-11-21 13:00 158/194 88/110
    情感还没踩雷,同事暧昧进行时。。。 凤凰与梧桐2013 2014-08-17 22:17 136/193 38/249
    股票把握现在!63图 股市书记 2011-12-08 07:49 474/754 152/862
    舞文长篇小说 留学畜生 王海博2 2010-11-23 11:51 277/1253 297/1550
    煮酒岳飞系列 梦绕神州路 长篇小说 天边的月 2007-08-20 15:29 296/275 105/218
    贴图岁月流金我流汗,美人如玉你如狼(持续更新)(转载)52图 潇湘观渔2 2014-05-22 15:14 282/89 37/1277
    鬼话牛人牛逼的那些牛筋事(连载、持续更新中)15图 一寸山河一寸金6 2013-12-08 17:35 2299/324 43/51
    情感情愫 甜蜜晓儿 2004-08-31 17:15 301/104 52/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