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纪实日记连载:我回川东农村老家创业的故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贾宝玉哥哥 时间:2007-04-04 16:45
    纪实日记连载:我回农村老家创业的故事!

    离乡的时候思念那片热土,回乡的时候却又想离开。为什么当代农村青年会有这样的矛盾乡愁?
    ——题记


    毕业后独自留在北京工作了三年,可是在这三年里,身居大气磅礴物质精神文明都非常发达的首都的我,内心其实一直都没有安宁过,千里之南的川东老家,那片绵延的丘陵掩映下的老屋,那屋后的青山,门前的自留地和池塘,总勾起我一份深沉的情感与冲动,为此我在北京经常关注中央七台的农村节目,也买了很多农村发展养殖的书籍查看学习,我常梦想着,有一天,能回到那个贫瘠的生我养我的地方,凭借个人的知识和力量,做出点成绩来。特别是在决定要离开北京的那段日子里,我常常在京城的夜梦中,迷离出已在那个小山村挥鞭放羊的画面与场景。

    终于还是做了决定。

    当我从北京乘坐了三十多小时的火车,借道成都,再经过四个小时的长途客车奔波,到达县城,再拖着疲惫的身躯和鼓鼓的行囊,摸着四公里的晚星夜径,终于虚脱般的回到了小山脚下的屋旁边的时候,我的脚步却迟疑了:我原先的兴奋与激动,变成了此刻面对父亲的恐惧。

    放下包袱,我独坐在屋子后边的竹林里,一个人默默的抽烟,想了很多父亲可能出现的反应和自己该有的应对。

    当我的前脚刚踏进门槛的时候,老屋里昏黄的灯光下,母亲正在收拾碗筷,父亲正好扫垃圾出门,与我碰个正着:“你终于还是回来了,回来吧,农村是块广阔的天地,年轻的你将会大有作为!”

    父亲铁青着脸,一脸失望与愤怒的表情,小学都没毕业的他,大出我意料的引用了毛泽东当年那句经典的话,这句致命的归家欢迎辞,让我尴尬的僵立门口,心情如乡村里的黑夜般惨淡。

    母亲抬头一看,立刻展现出一种看见儿子后本能的惊喜,看见蓬头垢面,萎靡疲惫,浑身灰尘的我,拖个大箱子僵立门口,妈妈立刻心疼的迎了出来,忙帮我接下手里的箱子。

    由于他们刚吃完了饭,母亲赶紧给我把剩菜从厨房里拿了回来,饥饿无比的我,用米汤泡了米饭,下着土豆块,呼哧呼哧的大干了三碗,摸着肚皮打了个嗝,感觉真的好香。

    由于我的固执和坚持,我放弃了让父亲觉得脸上光彩无比的在北京的工作,说要回家养羊发展丘陵地区的养殖业,父亲从一开始就拼了老命的反对和阻止我,可是腿长在我身上,长期以来潜伏在心底的对农村养殖事业的看好和渴望,让我毅然选择辞职回了老家,父亲的冷脸和嘲讽虽然让我难过,但是我已没有退路,内心执着的魔鬼,逼迫得我在北京心乱如麻,度日如年,我满怀信心和力量,发誓要了此心愿。

    是夜,我们一家三口,围坐在夜色下宁静的乡村瓦屋里,相对无言。

    “你这是懦夫的逃跑行为,你以为农村的事情,真的如你想象的那般简单和容易吗?放着在北京万千乡人羡慕的工作不干,非要神经病似的回家养个狗屁的羊子,你个没出息的死娃娃,我给你说,你娃要后悔的!”父亲眉毛一扭,嘴巴一扯,一捶桌子,愤愤的抛下这句话,转身回到里屋,睡觉去了。

    母亲安慰我:“大娃,不要气,妈妈是支持你的,你先试试吧,要是不行,再出去也没什么,晚了,早点睡吧。”

    我心情沮丧到了极点,草草的洗漱后,我软弱无力的躺在这张阔别了三年的老床上,看着灰色的床罩和漆黑的屋子,听着窗外穿透灵魂的虫叫声,一种无限空灵的空虚感,袭上心头,仿佛一下子掏走了我所有的内脏与灵魂,我双手枕着头,流着眼泪,收拾了心情,开始义无返顾的思考起了明天,我将要实施的回乡创业计划的第一个步骤。

    作者:贾宝玉哥哥 时间:2007-04-04 18:08
    坐在沙发上为大家更新。
    作者:贾宝玉哥哥 时间:2007-04-04 18:28
    感谢看大爷的门,写下这段日记,是我一年来的心愿,在天涯打闹了这么些日子,该安静下来,写点正经的了。今难得获闲暇,重拾旧心情,重新回忆并记录下那段生命中的激情与记忆,我虽然不知道自己写的究竟怎么样,但是我会尽量真实的复制当时的时空与感觉,也算是给自己的生命轨迹留个纪念吧。

    先在这里,感谢大家的关注,帮助与支持!
    作者:贾宝玉哥哥 时间:2007-04-05 11:10


    这一个夜晚,注定我无法入眠。仿佛突然在一夜之间,我就从人潮滚滚,人声鼎沸的北京城,嗖的一声,被送进了时空的隧道,将我眨眼送到了这张半个世纪以前的老床上,而包围我的,是灰色床罩外那无边的黑夜,死一样的沉寂,鬼魅一样的空荡,静得除了虫豸的鸣叫,就只剩下自己咚咚的心跳。

    我并不孤寂,因为我心中有梦想。

    怀揣着一连串的计划,和十足的雄心,我强按心中的激动,努力闭眼,强制自己睡去,意识渐渐在午夜的迷糊中,将我带进梦乡。

    早上六点过一点,天还没大亮,偏房里的叫鸡就开始兴奋的打鸣了,看来要在农村睡懒觉,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侧耳听,母亲居然这么早就开始在厨房里忙活着做早饭了,哎,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她们干嘛要起这么早呢?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难道真的是习惯了?

    赖床的工夫,窗外渐渐有了路人说话的声音,看来已经有队上的人开始一天的活动了。我不好意思再睡,翻身穿衣起床,揉着眼睛来到厨房,睡眼惺忪的在灶孔前坐了下来,帮妈妈烧火。

    农村的早晨,跟城市里的早晨还真不一样。我在北京的时候,想这大清早的,恐怕还沉醉在梦乡呢,可是这乡下的人们,却为一天的早餐和晨工忙开了。

    早餐是我童年非常熟悉的,也是我久违了的:红苕稀饭,自从到县城上高中以后,就很少吃了。妈妈想我是第一天回来,还特意给我煮了两只刚从鸡窝里捡的热鸡蛋。没有任何人工改变和污染的大米和微甜的红苕熬的稀饭,升腾的热气冲开了锅盖,噼噼仆仆的响着,一股醉人的清香扑鼻而来,让我不觉胃口大开。


    母亲在厨房里旁边的大板灶上忙着,一大锅头的猪草早以煮得滚烫,面上铺了一层金黄色的玉米面,熬过的玉米糊糊更是清香扑鼻,牛皮菜的下面,藏有很多的大红苕,我先用锅铲挖了一个出来,在冷水里泡了一下,剥了皮,高兴的在妈妈面前先大吃起来,啊,那真叫一个香甜啊!哦,朋友您可别羡慕,那东西,偶尔吃下还可以,要是天天让你吃,非要了小命不可,我小时候家里穷,没有米吃,于是妈妈就天天变着法的做这个喂猪的红苕给我吃,我可是吃伤心了的啊。人啊,就是这样的本性,一旦久违了的东西,或者很少拥有的东西,刚得到的时候,总是那么的希奇,可是一旦久了,就腻味了,厌烦了。再美丽的东西,看久就也就不再觉得美,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会觉得腻味,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当我手拿着红苕,哼着歌儿路过猪圈去里面的棚子,放鸡鸭到后门的坝子的时候,里边猪圈里的猪八戒们,一大早的听到动静,可就闹翻天了,四五头大猪,嗷嗷的扑着圈门板,暴躁的几个更是跳将起来,翘着打卷儿的尾巴,掉着个黑糊糊脏兮兮的大肚子,将俩前腿放在圈沿上,扑扇着两只钉着圆圈号码的大耳朵,张着从没漱口过的大嘴朝我直哼哼,意思可能大概是:嗷嗷,哼哼,哥们,我的早餐弄好了么,老猪我饿的不行啦,你丫的倒是快点啊!

    当几十只鸡鸭被我赶得拽筋搭陡,咯咯嘎嘎的朝后院去的时候,父亲披着一头的雾水,挑着粪桶回来吃早饭了。一个大清早的时间,当门前的自留地里的蔬菜和牛皮菜,都被他从池塘里挑水浇灌一遍了。

    老家的早餐方式是自由而散漫,没有压力的,不必象在北京上班的时候一样,为了赶上班的时间,匆匆忙忙的在街边的扬州灌汤包店里,狼吞虎咽的喝下那碗稀饭,吞下那个包子,然后再如风一样赶到高楼大厦里的办公室,打开电脑,面色苍白的忙着忙那。

    我端了个海碗,盛了满满的一大碗稀饭,夹了点菜在碗里,撒双拖鞋,一个人悠哉游哉的在院子边的自留地里游荡起来。

    三月的川东丘陵,清爽宜人,薄薄的晨雾笼罩四野,微风将屋后的竹林轻轻摇曳,远山上清脆欲滴的麦浪,如前方一眼望不到边的,起伏的丘陵山峦一样,肆意的在我似乎干枯的眼神里,展示着那柔媚身姿的美丽线条。点缀于麦浪之间的那一团团锦簇的金黄色油菜花,更是如一个个花枝招展的姑娘一样,在我心灵的某个地方翩翩起舞,舞得那么动人,舞得那么纯粹,足以让我忘掉内心的一切烦恼,让我突然感觉自己幻化成了一只小蜜蜂,扇动着娇嫩的翅膀,飞舞在眼前这片黄绿相间的无边的花海。

    呆呆的出神之际,树叶上的一滴露珠不小心掉在了我的头上,给我一个激灵,回个神来,我蹲下,仔细感受脚下的生命,身边菜地里青翠的菜叶尖儿上,还挂着晶莹剔透的水珠儿,五彩的白蝴蝶在野红油菜花瓣间翩翩起舞,小路边三三两两暗红色的蚂蚁叼着散落的花瓣,来去匆匆,为家奔忙。

    我端着饭碗,忘神的喝上一口,咂了片酸菜,仔细的看小路边,湿润的泥土里,刚刚冒出的野草那嫩绿的芽尖儿,早晨清新的空气伴着饭香不断飘进我的鼻子,不禁顿感神情清爽,心旷神怡。久居城市牢笼的压抑与桎梏感,一扫而空,被这透心透肺的空气和宁静的美景同化。

    径直穿过菜地的小径,来到了院子前,两百米外的池塘边,古老的黄石头梯子,清晰留下了人们洗衣洗草磨出的痕迹。椭圆型的池塘足足有三四亩大,蓝汪汪的池水大概一人多深,池塘边不知名的杂草长得格外茂盛,而杂草中,生命力特别强的过江藤长得特别的惹眼,长长的茎根从溏边水底冒出,在水面吐露嫩叶白芽,鸭子穿梭后留下的白毛,如旗帜一样挂在草叶子间飘扬,偶有调皮的鱼儿,在水下掇着草根磨牙,心痒痒得我,真想脱下裤子,跳将下去,篓上一条来。

    我突然被池塘平静如镜的水面上,那一层如梦如幻,仙景一般飘渺的水雾惊呆了,久违乡居之美的我,在城市中多年不曾见到这幻化般的美景,我端着碗顿顿的发呆,看着只有在飞机玄窗外才能看见的天上浮云,居然同样可以在春天的乡间池塘里重现,好美的景色呀!

    想着就要在这样的环境中创业,我心中更多了一份美丽的憧憬。

    作者:贾宝玉哥哥 时间:2007-04-05 11:30
    这一段可能跟主题没什么关系,但是我一直想把这份感受记录下来,因为这很有意义,他说明了中国的一个发展里程的现实问题:大凡发达的地方,污染就严重,大凡美丽的地方,就贫穷。
    作者:贾宝玉哥哥 时间:2007-04-05 14:10
    谢谢楼上的各位朋友,希望在我连载的过程中,大家多给我提点写作方式上的意见,以方便我以更好的方式把那过程与大家分享。

    因为我是第一次写, 有些东西无法把握好。谢谢大家的支持。
    作者:贾宝玉哥哥 时间:2007-04-05 15:16


    吃过早饭,母亲在厨房洗碗,父亲跟个仇人似的,居然没跟我说一句话,气耸耸的背着背篼,走小路上十里之外的县城赶集去了。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家里的情况比较麻烦,虽然妈妈支持我,但是妈妈历来软弱,在父亲面前没有多少发言权;而身强力壮的父亲,由于反对我的决定,显然已经跟我翻脸,他现在的态度是坚决反对,行动是偶尔阻挠,并冷脸冷语相对。看来,最大的一个困难是无法避开了。但是我决心已定,开弓没有回头箭大概就是如此吧,很多事情亲身体会了才能明白。

    我在院坝里的石头上蹲了一会儿,努力理顺了下思路,第一步干什么,先干什么,要干什么?

    房前的菜地和池塘,屋后的竹林和坡地,都是天然的场地和资源。就这么些东西,懒懒的数十年的摆在那里,几代人都没能改变什么,我难道真的就有那本事改变这块土地的面貌和命运吗?

    我们生产队是个人多地少的队,四山相隔,两两山面对,中间一条田冲,队上有两百来人,四十多户人家,一家人的田土分下来,也不过就三四亩田地。我记得小时经常过“慌月”,也就是这过年后的阳春三月吧,一年的米已经吃完,而地里的麦子还没成熟,这就是所谓:青黄不接,正当闹饥荒的月份。

    我决定先去拜访下队上的三个堂哥和一个从小就对我很好的邻居李大叔,希望能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些建议和帮助,再开始实施我的养殖发展计划。

    队上的住户星星点点的散居在小山脚下的各个角落,路边踏青的土狗们,看见我这个“生人”的突然出现,都嚣张的站在远远的油菜地边的田埂子上,排成一排,夹着尾巴,昂着头,望着天,虚张声势的汪汪乱叫。

    我不敢大意,据说在春天的土狗们,被蜜蜂蛰的机会很大,由此很可能成为疯狗,被它咬了就会得狂犬病,要死人的呢。我于是低头捡了两块石头攥在手心,心里立刻塌实了不少,径直朝下冲的堂哥家走去。

    路边的田地里,陆续有留守的老头老太在锄地,队上如我一样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没见一个踪影,都到东南沿海或北京上海打工去了。只留下这一群老弱残兵,坚守在这片充满生机却死气沉沉的土地上,还带着蹒跚学步的孙子孙女,说好听一点是颐养天年,实则是在磨骨头养肠子,等待慢慢老去,并接着一个个在这块安静的土地上死去,又进入下一个轮回。

    三月的天气,万物复苏,生机昂然,倒也给我带来了不少好心情。满眼的黄花绿叶,确实让人爽心悦目,格外养眼,使人浑身充满了使不完的力气似的。

    三个堂哥去年才新修了楼房,大哥和三个都在县城做生意,只有稍微弱点的三十多岁的二哥留在了老家,靠种点菜,闲暇到县城工地上打点零工过活。三栋漂亮的二层小楼,静静的立在山湾旁的树林下。听见狗咬声,正在剪胡子的二哥端着镜子,拿着剪刀好奇的跳了出来,发现是我,憨厚的脸上,远远的就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哟,是大兄弟回来了唆?啥子时候到的呀,嘿嘿,我们都好几年没见了吧?我忙冲上去,开心的抱着二哥开玩笑的小亲了一口说:哈哈,是啊,你小子肚子又长大了哈,日子还过的滋润嘛!

    二哥显然很开心看见我,挺着傻儿师长似的大肚子,热情的将我让进了堂屋,忙给我倒水,递烟。

    我历来很重视亲情,跟几个堂哥的关系都保持的很好。二哥有一个女儿叫春燕,在村里的学校里读小学,二嫂跟二哥关系不咋好,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和孩子将来读书的费用,不得不离开了老家,远在广东东莞的工厂里做制衣工,每个月熬班加点,省吃俭用,总能给女儿寄上几百块钱回来。二哥留在家照顾女儿,一个大男人带个女儿,住在这穷乡僻壤,也挺没劲的,加上二哥没读过什么书,小时候脑子发高烧因医治不及时,受了点影响,以至于有时候脑子不太好使。从屋子里凌乱的收拾和四处摆放的杂物,满地的鸡屎,看得出二哥的生活过的并不怎么样。

    我开门见山的说:二哥,我这次回来,就是想在老家搞养殖业,养点羊啊兔子什么的,你看你如果有时间的话,就上我家帮我整点啥东西。

    二哥傻呵呵的笑着说:哎,我也不是说你,在北京好生生的工作不干,回来养羊子,你娃也真是想得出来。不过,二哥还是理解你,没得问题得,你要是有需要,当哥的肯定会去帮你弄撒。我说,呵呵,多谢二哥的支持哦,以后可能还得需要你多辛苦帮忙。因为有些农活工具,比如编竹子,上房子的事情,我不一定有那胆量敢去干。

    时间紧迫,我得马上去拜访另外一个可能帮助我的人。这段时间是松工,没什么活计,二哥甩着个大拖鞋,陪我去了李大叔家。李大叔是个老实的农民,以帮人耕地耕田为生,他养了一头牛,每当春耕和秋种的时候,队上的人,都会请他和他的牛去帮忙,一亩地能挣个几十块钱,加上他的勤劳,猪圈里养了两头黑色的老母猪,还有几条大肥猪,另外满院子还跑着二十多头小猪崽,和不少的鸡鸭,细细算来,收入在队上应该还是不错的。遗憾的是二十多年前,生了三个女儿,都没望到一个能养老的儿子,最后又抱养了一个儿子,现在三个女儿都嫁到外地去了,一年也很少回来看看。养子才刚读初中,读书花的钱不少,但李大叔还得省吃俭用的存着钱,等着这个养子长大了,给他修个楼房娶媳妇儿呢。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贾宝玉哥哥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22天 / 跨度30天】
    • 开贴:2007-04-04 16:45
    • 更新:2007-05-04 18:40
    • 阅读:17368 回复:543 楼主:103
    • 字数:约90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创业真实记录 84年男昆山创业,一路辛酸!百万负翁的转变69图 战胜自己从头再来 2015-02-24 10:23 438/319 112/683
    亲子自闭症女儿的学习经历,与所有星家长们一起交流117图 飘在天之边 2020-05-26 03:04 2527/1795 609/1557
    美食只想盖一座小楼,等我老了,还能记得自己曾经这样年轻过 小女子丫头 2016-10-04 12:54 185/231 130/2019
    创业[创业故事]在路上(本人0本金创业之路连载)4图 miaoxin2010 2011-11-02 14:07 1179/262 128/618
    贴图图说民国历史522图 hzd1912 2011-02-15 21:02 740/293 21/146
    舞文霓裳梦影——一段遗失在深圳的爱情故事1图 宇文棘山 2011-01-27 14:16 250/272 204/796
    杂谈每日更新的新闻评论 猛志常在水一方3 2011-01-30 00:11 4416/2727 120/223
    贴图露露创业·春夏行390周未回农村捕鱼,顺手牵瓜381图 ty_WING347 2018-05-13 23:55 1619/221 47/358
    杂谈我是眼镜店验光师,在线回答大家眼镜方面的任何问题[已扎口] fjcycom 2008-12-21 17:45 3273/2710 375/384
    海外初来比利时43图 阿赵赵 2018-07-19 22:57 249/187 56/1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