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的十年监狱生活!(又名:拿什么拯救我逝去的青春!)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柳叶飞2015 时间:2015-07-31 19:12
    2004年,我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被判15年监禁!10年后,这起故意杀人罪的真凶,被法院判为死刑!我也因此无罪释放!距离出狱到现在也有一年多时间了。回想起当年的风风雨雨!感触颇深。。。。今天利用天涯这个平台想说说当年的那些事与那些人!

    我最近时常做梦!梦见曾经那段唯美凄凉的爱情,梦见那个曾与我相儒以抹的女子。我还梦见那个细雨朦朦的黑夜,那副狰狞扭曲的面孔!最后我梦到了我被关进了监狱,我被判了死刑!现在还依稀记得法庭上法官的那段判词:“被告人丁牧犯故意杀人罪,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2条依法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当法槌重重落下,法官说完这段判词后,我整个人都崩溃了,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以为我会当庭释放!不曾想却是这样一个结果。我站了起来不断捶打着身前的桌子,怒吼着:“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我要上诉!”听见我的吼叫法官敲了敲他手中的法槌说道:“请被告人注意你的情绪!这里是法庭!”说完旁边的法警走了过来把我按到了坐位上。见此情景后面的旁听席上顿时炸开了锅,受害者家属当中有号啕大哭的,也有大呼“好”的。
    他们说的什么我没听清,我只记得我妈那悲怆的哭声,她嚎哭了几声后便晕倒在了旁听席上,我想冲过去拉我妈被两个法警拦下了。在被法警押走的瞬间我看了父母他们苍老的容颜,不到五十的年纪,头发已经白了一多半!黝黑的脸上皱纹占据着主要的位置。我颤抖着双膝跪了下来对着爸妈大声喊道:“儿子不孝,让你们受苦了。”说完我就被法警押着走出了法庭。我上了来接我的囚车,里面两个戴枪的警察正在等我,我不知道他们要带我去那里?但是我知道就算我知道也是徒劳,我上了车,撇头看了看车窗外,我父母没追来,应该还在法庭里。我双眼已经哭的有些肿了。哭我悲惨的遭遇,也哭我父母的辛酸!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明明我没杀人,为什么要把我判我死刑?囚车在街道上一直开,旁边站满了看热闹的居民。他们是在看一个死刑犯的笑话吗?亦或是纯粹只是为了看热闹,这些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囚车 越开越快,不一会儿就穿过了街道,驶离了城市!窗外的风景开始变得凋敝而荒凉!也不知道开了多少时间囚车在一座小山下面停了下来,那是一片开阔的荒凉地,地上长满了杂草,在杂草的中间有一块人为修葺过的平地!我被押下了囚车,下车后我看到了两个跟我穿一样囚服的人。空地上除了有刚刚押我过来的两名警察外还有几名武警,他们身上都背着枪,几名武警当中有一人应该是长官,他穿的制服与其他几人明显不一样!大概40岁左右模样!头发有些稀松。双手放在背后,眼神直直地盯着我们三个,甚是威严!我有些害怕,双腿开始发抖!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旁边两位囚犯显得也很紧张,他们面色苍白,被反绑着双手!身体不时发出瑟瑟发抖的声音。空气变得异常寒冷,我整个身体开始变得僵硬笨拙,我们三个囚犯并排站在武警前面,那个长官走到我们面前开始说话:“今天是你们行刑的日子,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我这时才知道囚车把我拉到这里来的目的,原来不是来野外生存训练,而是来终结我年轻的生命。我内心惊恐万分,以前处决人犯的镜头只在电视上面看到过,没想到我今天还能身临其境,感受一下被子弹击中胸膛的感觉。

    “不!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你们不能杀我!”我拼命地怒吼着。我旁边的两位囚犯可能知道结果,他们虽然害怕但是却显得很冷静,没说话!
    见我情绪如此激动长官走到我跟前说:“都什么时候了?还说冤枉?抓点紧吧!大家都很忙!你还有什么想说的,都可以说!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如果我能办到的,我一定帮你办!”
    “冤枉啊!长官!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我向长官哀求道
    长官没在理会我,然后说了句:“既然没有什么想说的,那就行刑吧!”
    “跪下!”后面的武警开始叫最左侧的犯人。那人很顺从的跪下了。
    “预备!开始!”长官开始发号施令了。我听到了武警拉动枪栓的声音。
    “砰,砰!”我听到两声剧烈的枪声。最左侧的犯人应声倒地,鲜血染红了地面。随着枪响我被吓醒了。
    “啊!啊!”我大叫了两声,然后猛然坐直了身体,身上全是冷汗!我打开了床头的台灯,墙上母亲的遗照映入眼帘,她是那样的慈祥与美丽!我又一次做恶梦了。我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凌晨三点半!这不是个吉祥的时间,至少对我而言!很不吉祥!我也不知道这是我出狱后做的多少次恶梦了。每一次基本上都是同样的场景,被同样的枪响吓醒。我不知道怎样表达我对母亲的思念。我思绪万千,记忆开始到带,想起了11年前的那些人和那些事。
    作者:柳叶飞2015 时间:2015-08-01 18:28
    谢谢各位!接着发。。。。
    作者:柳叶飞2015 时间:2015-08-01 18:32
    那一年,我18岁。高二辍学,准确地说应该是我被学校开除了。因为我带头与高三的学生打群架。二三十名学生让学校变成了军事训练营!最终事件造成三个学生受伤住院!还有七八个学生有轻微脑震荡!最后学校经开会研究做出了让带头滋事者开除学籍,其他人留校查看的决定。这个决定做出后,是我爹去学校接的我,虽然我爹好话说尽,就差给校长跪下了。但还是没能改变学校的决定。
    “你这孩子,我们学校教不了,你把他带回家吧!”校长很严肃地对我老爸说道
    “校长,我求求你了!让我儿子上学吧!只要你让我儿子上学,你让我干什么都成!”说着我爸就要下跪!校长眼疾手快,一把把我爸拉住了。
    “你别这样!这里是学校,是讲理的地方,你儿子这次惹了这么大的麻烦!不开除是不行了。有受伤学生家长,把打群架的事告到了教育局,这次就算我想帮他也帮不了了。你还是带他回去好好管教吧!”
    “校长,我求求你了!我们家是农村的,我儿子到县城来上高中不容易!你就通融一下吧!”边说边从口袋里拿出中华烟向校长塞。
    “你干什么?不要这个样子,这次真的不行。你回去吧!”校长用手挡住了我爸递出去的烟。
    “我还有事,失陪了!”说着,校长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爸,我们走吧!”我对我爸说道
    “闭嘴!你这个蘖子,等我回去在收拾你!”我爸恨恨地骂了我。骂完这句他转身追出了办公室
    办公室外校长早已不见了踪影,我知道我的读书生涯结束了。回想起两年前第一次来这学校报名的场景,感觉两年光阴就像做梦一样不可思议!
    作者:柳叶飞2015 时间:2015-08-01 18:33
    一路上我爸没跟我说一句话,刚一回到家,就让我跪下!我没说话,直挺挺地跪了下去!我爸转身进厨房拿了一根木棍,进来就对我是一顿暴揍!边打边说:“平时我是怎么教育你的,叫你不要跟人打架,不要跟人打架!你为什么要跟别人打架?你说。。。。”
    我咬紧牙关,没说话!脸上开始出汗!青筋直冒。我妈已经流起了眼泪,边流边拉我爸打我的手:“好了,荣华!别打了。在打要出事了。”
    我爸没有理会,继续挥舞着手中的木棍,“打死活该!这个蘖子留着也是祸害!”我妈见拉不住我爸,俯身抱在我的背上说:“你打吧!你今天连我一起打死算了。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我爸见我妈如此袒护我,忙停住了手中挥舞的木棍!“你干什么啊你!他都是被你惯的,哼!”我爸仍掉了手中的木棍,转身走出了房间。
    作者:柳叶飞2015 时间:2015-08-01 18:36
    那一个礼拜我爸基本上都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我爸小时侯跟我爷爷学过武,是个急性子!后来去部队当过几年兵,回家后做了村支书。虽说村支书也算不得什么官?但是对于他来说确是莫大的荣誉!他时常模仿电视上那些高官的语气教育我要听国家的话,好好读书,将来好为国家,为社会多做贡献!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当初计划生育刚刚实行时,我妈刚好怀了我妹妹!就因为有国家政策,他是毅然决然地让我妈妈去做了引产手术,为此我妈妈还跟他冷战了半年。!没想到了教育了我这么多年,我居然连高中都没毕业而且还是被开除的,这让他这个村支书觉得脸上很无光,所以才会这么生气。后来见我太坳,加上我妈妈又劝他,才决定送我出去打工。
    做了这个决定之后,晚上他提了两瓶酒找到了我大伯让我堂哥带我出去打工,我大伯有个儿子叫丁少杰,在沿海的江城市打工,他比我大三岁,初中毕业后就来到了江城。现在在一家纺织厂里做机修,这次我爸妈来找大伯就是想让我跟着他出去上班。我大伯满口答应下来,过了正月初七就让他带我来到了江城,临走那天我妈一直把我送到了村口。她满含眼泪地对我说:“毛毛,(我小名)出去要好好工作,不要跟人打架!要听你杰哥的话,晓得不?”
    “恩,知道了,妈,你回去吧!”我妈用衣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没钱了,就告诉妈!”说完这句然后又对我堂哥说:“杰娃子,我就把毛毛交给你了。你比他大,他有什么做的不对的,你就多管管他!”
    “恩,幺妈!我晓得了。我一定把他好好管好,你们就放心吧!他一定平安把他带出去,在平安把他带回来”
    “恩,知道了。妈,你回去吧!”我摆了摆手示意妈回去。我妈站在原地,没动。一直到看不见我们才转身向家的方向走去。我在心底暗自下了决心,一定要混出个人样。要不然也对不起我妈为了留的这么多的眼泪。
    作者:柳叶飞2015 时间:2015-08-01 18:49
    我跟杰哥是乘火车来江城的。由于正至春运期间,火车上比较挤,人们大包小包地拿着行李,过道上全是人!我和堂哥好不容易才挤到了座位上,旁边全是人,黑压压一片。不时还有乘务员从旁边经过,“香烟,瓜子,八宝粥!啤酒,饮料,矿泉水!”他们推着餐车嘴里不时这么喊着,有时遇到过不去的路,也会叫“让让,让让”。空气中弥漫着脚臭味,没泡开的方便面味,还有厕所里飘出来的味道!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本来心里还有点兴奋之情,但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一点也兴奋不起来。我们被挤在角落上,连呼吸都困难!坐到一半的时候,我都想从火车上面跳下来。我相信现在很多坐过这种火车的人都有这种感受,在经过长达35个小时的长途颠簸中,我们终于到达了江城市。江城市地处华东地区,离上海只有三个小时左右的车程!是一座非常漂亮的海滨城市。我堂哥上班的地方在江城市区东郊约30公里左右的金桥镇,这里是全国百强镇,主要做纺织,服装一类的轻工业,有一座码头,离海边也很近!
    我堂哥工作的地方叫鑫源纺织厂,我们到鑫源的时候已快到下午五点了。这是一家规模不大的小厂,员工大概7.80人左右。里面还有三家跟鑫源一起差不多大的纺织厂。连厕所都是公用的。
    由于是轻工业,里面的男人不多,基本上是清一色的“娘子军”。大门处只有一个门卫,见我堂哥是熟面孔,也没多问就放我们进了厂,厂区不大,目测也就四五百平米左右的样子。我们的宿舍在二楼,宿舍下面有两颗桂花树,每到秋天的时候这里都会开满桂花,特别的香!这也算是住在宿舍里面人的为数不多的福利吧!我们上了宿舍里面,有个20岁左右的小伙子正靠在窗户边吸烟,进我和杰哥推门进来,他忙伸手过来帮我们拿行李,边拿行李边问:
    “阿杰,怎么现在才来啊!这两天检修机器可把我累坏了。”
    “得了吧!我看你这不挺精神的吗?”
    “那是没办法,被逼的。他是?”他指了指我问道
    “他是我堂弟,以后还请你多照应照应!”
    “那的话,都是自家兄弟,应该的。!”说完这句,他向我伸出了手:“鄙人常申凯,
    德州人士,敢问兄台怎么称呼!”听他这么一说,我愣了一下,急忙握住了他的手,想了一下说:“在下丁牧,果州小民,还望兄台日后多多关照!”
    “好了,好了!都别装了。”“你今天上什么班?”杰哥问阿凯
    “夜班!”
    “那里这么早就起床了,平时不都要快上班才起床吗?”
    “这不知道你们要来吗?提前起来迎接一下!”
    “好了,不跟你贫了。坐两天火车累死了,我要睡觉了。”说完这话,杰哥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我们宿舍一共住了四个人,跟我说话的是阿凯,除了阿凯外,还一个机修叫“阿呆”的。他们两个性格完全不同,阿凯是那种特别能侃的人,从母牛配种到美国大选没有他不知道的?他还特别喜欢吹牛他曾对我说他跟50个女人发生过性关系,用他的话说就是与多名女子同时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我取笑他说就你那小身板,如果真那样的话,那应该早就精尽人亡了吧!他总是说,“你个小毛孩子知道个啥?浓缩的才是精华!”他时常向我们炫耀他那辉煌的感情史,并称自己为男版的“木子美”。我们时常拿他的事迹当做饭后的谈资!而他对此也乐此不彼!他很享受被众人谈论的滋味,他说那样能让他找到当娱乐明星的感觉。而“阿呆”就是那种三天不说九句话的人,如果你不主动跟他说话,他可以半年不主动和你说一句话,我在宿舍里呆了一个月,和他对话不超过十句,我问他那里的?他说河南的,问他多大了。他说18岁,然后问他在这里干多久了?他说半年,我现在能记得的头一个月里基本上就跟他说过这几句话。不过他有个爱好就是喜欢看书,看鬼故事,看武侠小说,那时还没有智能手机,他都是到地摊上去淘这类书籍拿回来看,一下班就看,每天能看到12点才睡觉。而白天也是最早一个起来上班的,所以我们那时都不用闹钟,因为“呆哥”就是我们的闹钟。而且从来没迟到过。不过他虽然不说话,人到挺好,宿舍里面的卫生基本上都是他在打扫,而且像牙膏,洗头膏,洗衣粉之类的几乎都被他包了。而且从来没有怨言,他是个好人,一个大好人。如果当年有“感动中国”人物评选,我想他是能入围我们厂版“感动中国”的候选名单的。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柳叶飞2015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150天 / 跨度196天】
    • 开贴:2015-07-31 19:12
    • 更新:2016-02-13 11:35
    • 阅读:72103 回复:2113 楼主:1011
    • 字数:约183千字
    • 图片: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