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危险游戏(据真实故事改编,揭露共和国金融内幕,展现人性美丑!)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浮生与云淑 时间:2016-02-16 13:30
    第一章
    夜宴会所虽然名字俗不可耐,但在海城却十分有名。海城这个共和国骄子城市的资本市场大炒家们夜夜在此寻欢。夜幕下路过的行人或羡慕或嫉妒或复杂到扭曲地看着酒吧外一排排豪车,暗暗想象着里面的纸醉金迷,然后叹息着离去。
    用韩枫的话讲,这里就是他妈的天堂。
    琥珀色的酒,雪白的肌肤,刺激着里面这群炒家的神经,脸庞变得扭曲,笑声在扩散。资本市场向来风云变幻,胜者为王,讲究一个及时行乐,所以酒精,毒品,美人充斥着夜宴,炒家们以此获得满足。
    韩枫同样挥金如土,纵情享乐,游戏人生。他叼着雪茄,冷冷地望着台上穿着火辣性感的女郎的sm表演,不屑地冷哼一声,“夜宴的妞儿成色越来越差了。”咕哝完便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继续四处搜寻着猎物。
    “韩哥,今天怎么样?”一个年轻人凑过来,跟他碰了一下杯,一饮而尽。
    赵辉是省里赵副省长的公子,而这位副省长分管金融工作,跟韩枫这些纯靠实力上位的炒家不同,平时赵辉就靠着他家老爷子的关系拿些内幕消息,即便如此,仍然没有人敢小觑他,不管怎么说人家也能赚着钱不是,还会做人,整天一副笑眯眯的好人模样。
    “就那样儿,哎赵辉你说,这里的妞,怎么就没有个能顺眼的呢。”
    “韩哥这你就不懂了,这些妞早被玩烂了,哪还有什么好货,夜宴又是个半私人性质的会所,没有泡吧妹,所以啊,得从那些服务员里面找啊,”说着他努了努嘴,“看那个。”
    韩枫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眼睛不禁一亮,只见一个青春少女在给客人倒酒,工作服掩饰不了她的绝佳身材,鹅蛋脸既不显胖也不至于消瘦,特别是有一双明媚动人的眼睛。好货!韩枫赞了一声,刚要起身前去,却被一个穿着黑西装带墨镜的拦住,“枫少,马爷要见你。”声音冷酷,干巴巴的让韩枫不禁有些恼怒,不过他还是笑笑,“麻烦你了,前面带路吧。”
    作者:浮生与云淑 时间:2016-02-16 14:14
    大家多多支持,喜欢看我就继续更
    作者:浮生与云淑 时间:2016-02-16 14:15
    马爷大号叫马石海,父亲官至副总理。原本在中金公司做大佬,后来突然辞职,大家心里都明白,上面要金融改革,这是置气呢。可不管怎么说,大佬就是大佬,马爷跺跺脚,海城滩都得震三震。走在楼梯上,韩枫暗自思索马爷找自己什么事情。思索良久没有个头绪,眼看到了包厢,咬咬牙推门进去。
    包厢里,马爷正在品酒,一身得体的西装,找不到明显的logo,腕表也是十分普通的老国产表,略微瘦削的脸上驾着一副银丝眼镜,不像个在资本市场上叱咤风云的大鳄,倒像个大学教授。韩枫恭恭敬敬的躬身道:“马伯伯,您找我。”
    马爷笑眯眯地说:“小枫啊,别客气,坐。”
    韩枫依言坐在沙发上,身体略微前倾做出倾听状,马爷赞许的点了点头。
    “小枫啊,对这波牛市,有什么看法啊,”
    韩枫大脑飞快地转了几个圈,这是什么意思?对牛市的看法?您都说了牛市还能有什么看法?但还是中规中矩答道:“上头想让资本市场配合国企改革,我们也只能配合,顺便捞点汤水,这也是共赢嘛,目前我是先做着国改这个概念,搭配一些中小股票,等到几家国企巨无霸都上市后再观望一下上面是什么态度。”
    马爷不漏痕迹的点了点头,依然笑眯眯道:“不错不错,年少有为啊。”
    “小子哪敢。”
    马爷又不经意的说道,“小枫啊,股市嘛,有涨有跌才正常喽,哪能一直涨,好啦,你做的好我这个做长辈的就放心了,就不留你了,下去玩吧。”
    回到楼下的韩枫久久不能平静,马爷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能一直涨?难道有人想做空?这不合规矩啊,跟上头唱反调?想到这里他再也无心找乐子,顾不得刚刚发现的美女服务员,跟赵辉打了个招呼就匆匆离开会所。楼上,马爷看着他离开的身影,眼色冷峻,抿了一口波本。
    凯迪拉克疾驰在滨海大道上,车里的韩枫陷入沉思,如果真的有人想要做空,那么这些人的实力恐怕大的无法想象,说不定还有境外势力比如老美,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跟上头唱反调的。可为什么马爷会暗示我?想拉我入伙,还是让我们先退场以减少阻力?想着韩枫拿出vertu Aster 打给郭宸。郭宸是一家私募的掌舵人,韩枫的好兄弟,而这家私募的实力仅次于品尚,朱雀等巨无霸。
    “郭子,今天马爷找了我。”
    “我今天也接到了他的电话。”
    韩枫心里不禁掀起惊涛骇浪,果然如此!马爷的意思就是让这些小辈退场或者跟着做空!韩枫手心里出了汗,定了定神,问道:“你的意思呢。”
    “都抛掉,但不做空。”
    韩枫不置可否,“郭子,有什么新动静记得通知我。”
    “放心吧,看样子,风雨欲来了,保持联系。”
    “好。”
    韩枫放下手机,望着窗外的夜色,风雨欲来么?都抛掉但不做空?难道作壁上观就能全身而退?韩枫不是富二代也不是官二代,一个农村出来的凤凰男,二十九岁能有今天的地位,经历了多少次风雨?从交易员做起,到基金经理助理,然后篡位做基金经理,后来单飞,在这刀光剑影无比残酷的海城滩拥有了一席之地。靠的是什么?韩枫打心眼里感谢高考能给他一个过独木桥的机会,肯弯腰做狗,肯背后捅人,这个带着劣根的小人物变成带着劣根的大人物,靠的还是敢拼命,不放过每一次赌博的机会。
    这是一场豪赌啊。他默默叹道。
    作者:浮生与云淑 时间:2016-02-16 14:17
    求评论求打赏
    作者:浮生与云淑 时间:2016-02-16 14:19
    回到位于汤臣一品的家,小情人刚做好了夜宵。这个小姑娘叫张若甜,是上海财大的学生,而上海财大是韩枫的母校,一次韩枫回学校做报告,小姑娘私底下找到他,想被包养,韩枫大笑这样的狗血桥段也能出现在自己身上。没成想后来一了解,小姑娘家确实困难,父亲早逝,母亲现在又有了病,还要供她上学,早就有恶少提出来要包养她,如今她终于坚持不住,但不想委身那些混蛋,得知这个理由的韩枫无奈一笑,劳资就那么像好人吗?不管好不好,韩枫让他做了自己的生活秘书,每天做个夜宵洗个衣服什么的,小姑娘还是张白纸,韩枫也没禽兽到要了她。
    若甜听到关门声,急忙跑过来帮他挂衣服,一边说道:“老板又喝这么多酒,给你做了夜宵,快去吃吧。”韩枫无奈的摇了摇头,小妮子还真把自己当女主人了。韩枫满腹心事,哪有心情吃夜宵,草草尝了两口就回到沙发上处理邮件,若甜乖巧的帮他揉捏肩膀,问道:“怎么了?胃不舒服?”
    韩枫没好气道:“娘们儿少问。”
    若甜扁了扁嘴,继续给他揉捏。
    韩枫突然想到,自己要是在这次风暴中折进去,小姑娘怎么办?便道,“最近我要着手成立一家新投资公司,用你的名义,跟我没有半点关系,也就由你来掌管,好好做。”
    若甜张大嘴巴,“我?”
    韩枫看着她的红唇,一阵邪恶,强自压下火去,没好气道:“你什么你,睡觉去。”
    说罢微微躬身掩饰隆起的帐篷,要回房去。
    若甜脸上腾起两道红云,“老板,你要是想,我可以的。”
    “臭丫头,思想不纯洁。”说罢韩枫关上了房门。小丫头,这次我要搏一把,还不知道结局,要了你就是害了你。
    韩枫一夜未眠,思索着这件事。马爷背后的势力和现在台上那几位的积怨由来已久,韩枫早有耳闻,只是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决一死战,韩枫当然知道这样的后果,无数散户倾家荡产,金融受到重创,甚至可能引发一场金融危机。但这些不是韩枫能管得了的,韩枫需要想的,是如何从这次博弈中得到最大利益,站在马爷这边做空?站在上头那边做多?还是像郭子那样袖手旁观?表面上看起来,袖手旁观是最好的选择,但韩枫不这样认为,每一次博弈都是一次机会,白白放过机会这样的事情韩枫是不做的,再说,不是谁都有实力作壁上观的,这样做反而会两面不讨好,落得一个油滑的名声。而如果站在上头那边全力做多,很可能倾家荡产,自己不是体制内的人,好处不大,如今似乎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跟着马爷做空。韩枫点了一支雪茄,手不禁微微颤抖,这可是与国家为敌啊,输了说不定连命都丢掉。可要是赢了,那就是通天的富贵。韩枫咬咬牙,干他娘的!人死卵朝天!
    作者:浮生与云淑 时间:2016-02-16 14:35
    @逆行中的螃蟹 2016-02-16 14:33:15
    等的急啊 楼主快快的
    -----------------------------
    谢谢支持,没有存稿正在写,喜欢请收藏,欢迎提出意见
    作者:浮生与云淑 时间:2016-02-16 14:45
    求支持求打赏
    作者:浮生与云淑 时间:2016-02-16 14:58
    一早韩枫吃了若甜做的小菜和稀饭,亲自将她送到学校,搞得小姑娘受宠若惊。不知道韩大恶人今天发哪门子疯。看着离去的汽车,若甜咬了咬嘴唇,她是真的爱上他了。
    一回到公司,韩枫马上召集人员开会。多功能会议室里,坐满了青年才俊,这些人大多来自上财,浙大,复旦等名校,又有工作经验,韩枫崇尚狼性管理,所以这些人身上充满了朝气,一个个坐的笔直,看着老板,在他们眼里,老板是一个神话般的存在。
    “今天就一个主题,制定未来几个月的操作计划。”
    韩枫话音刚落,大家就都愣了神,操作计划不是早就制作好了吗?怎么还要制定操作计划?
    韩枫又道:“今后几个月的主要操作,就是做空股指期货,然后再在现货市场上砸盘。”
    会议室里的人又是一愣,眼里满是不可思议。投资总监侯博文忍不住道:“老大,现在是牛市啊,怎么做空?”
    副总潘家辉也道:“老大,这样做,要不要给客户说一声?”
    韩枫摆摆手,“谁都不要讲,照我说的,投资部门去制定一个详细计划出来,明天就开始操作,有什么问题,等做完了再讲。有问题吗?”
    “没有!”
    这个团队有很强的执行力,既然老板做了决定,那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执行。各个部门都忙碌起来,制定详细的操作计划。
    韩枫回到办公室,全身陷在舒适的办公椅里,闭上眼睛叹了一口气。自己这是在赌博啊,一场搭上了全部身家的豪赌。但他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处理起工作。
    作者:浮生与云淑 时间:2016-02-16 15:28
    请大家多多评论,多多批评,喜欢的朋友请收藏请打赏
    作者:浮生与云淑 时间:2016-02-16 15:48
    没打赏没动力啊
    作者:浮生与云淑 时间:2016-02-16 15:55
    很快到了九点十五,办公室墙上的大显示频上出现了大盘集合竞价的画面,不一会韩枫便瞪大了眼睛,有人在砸盘!韩枫拿起电话,打到投资总监办公室:“博文,计划还有多久能出来?”
    “老板,最快今天下午。”
    “来不及了,先放空股指期货,能做多少做多少,手里的筹码先不要动,要做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明白,我现在就安排人去做。”
    挂了电话,韩枫心里掀起惊涛骇浪,难道上头的斗争已经到了这种程度?这个砸法,马爷他们有多少筹码?这是要来金融危机的节奏!
    很多老鸟很快发现了不对劲,五千点之后很多人都预测会有一波调整,所以现在就有人猜测会不会调整来了,只有韩枫知道,这不是调整这么简单,这是有预谋的股灾,他放佛看到了万千股民破产,一片哀鸿遍野的景象,可是又怎么样呢?这就是资本市场,吃人的资本市场。
    开盘后大盘就像预想的那样迅速被砸低,随后有资金进入拉起,而后又一路走低,到了十点半,韩枫看着不断走低的大盘,叹了一口气,行业里十点半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时间点,十点半大盘没有反攻的趋势,后面很难再有成规模的反攻,即使有,也大多是无用功,韩枫叹的是马爷他们实力如此强大,竟然到了任意掌控大盘的地步。
    收盘后投资部和交易部的人员都面面相觑,老大这也太强了,今天做空可是赚了不少。随后传过来韩枫的意思,请大家去钱柜嗨皮,员工纷纷高呼老板万岁。办公室里,韩枫关上了灯,蜷缩在办公椅里,点燃一根烟。
    晚上韩枫又来到夜宴,点了一杯波本威士忌,看着舞台上的女郎,眯起了眼睛,抿了一口酒。突然昨天的黑衣大汉又出现在他的身旁。
    “枫少,马爷托我给您带句话,他说您做的不错。”
    韩枫看了他一眼,迅速挂上笑容,递出去一根雪茄,“来一根。”西装男挡下道:“枫少,我不用烟。”
    韩枫笑容不减:“成,那麻烦兄弟跟马爷说一声,就说这是我的分内事,应该的,回头我请兄弟喝酒。”
    看着西装男的背影,韩枫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收敛,最后只剩下一脸的冷漠,他点燃那只雪茄,又叫了一杯酒。
    旁边一阵喧闹,韩枫回头一看,竟然是几个大少在调戏昨天看到的那个青春女服务员,那个女服务员一脸的着急慌张,被几个大少围在中间调笑,问人家多少钱一晚,女生面脸通红的解释,又引得一阵狂笑。韩枫不以为意,这些家伙白天经手数十亿的资金,神经紧张,晚上自然需要找点乐子,并不是他们多坏,相反,生活中他们都是一些品味很高的家伙,再说,能到这种场合来的,能是什么好妞。韩枫哼了一声,继续喝酒。
    旁边一阵起哄声又使韩枫抬头看去,原来是大少们说干了一瓶芝华士就让少女走,这女生竟然真的拿起一瓶就喝。韩枫觉得有趣,就走上前去观看,酒水顺着少女的脖子流下,引人遐想。
    有点意思。
    少女一口气喝了三分之一,被呛得把腰弯下去激烈的咳嗽。韩枫的位置刚好能看到领口里的大好风光,他不禁抿起了嘴角。少女平复一会后,用手抹抹嘴,又把瓶子抬起来,突然被一只手拦住了,正是走上来的韩枫。她看着眼前英俊挺拔散发着强烈气势的年轻人,不知所措,以为又要出什么幺蛾子整她,她明白,会所是不会替她说话的,反而巴不得把她送到这些有钱人的床上去。想到这里,少女嘴一扁,就要哭出来。
    韩枫微微一笑,转头冲四周围观的人说道:“行了哥几个,就到这吧,给哥哥个面子。”四周大都认识这位海城滩新贵,知道这是看上这个女孩,来英雄救美来了,一个女人而已,犯不着为了找乐子得罪一个实力人物,于是纷纷道:“枫少说话,我们哪敢不听,枫少下次发财可要带上我们啊!”
    “一定一定。”韩枫依旧满面春风,说话间把少女手中的瓶子拿下放到桌子上。
    又有人起哄,“小妞,还是快谢谢枫少!”“是啊是啊,还不快说谢谢!”“要不你就以身相许了呗,枫少可是多少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呢!:
    少女顿时不知所措,嗫嚅着说了一声谢谢。韩枫看着好笑,拉着她往外走,少女拗不过他,只好亦步亦趋的跟着,心里却更加慌乱。
    他不是要对我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吧?哼,这些死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韩枫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为这个女孩儿解围,或许因为她喝酒时的决绝,跟自己有些时候很像。还记得在一家私募做助理时,在一个拉资金的饭局上,金主摆开二十个杯子,倒满高度白酒,喝一杯给十万。韩枫没二话全干了,他醉倒在桌子上,金主们笑着把钱摔在他脸上,他只记得那时候,二百万,对他来说真的好多,可能那些金主只把他当乐子,可后来当二百万在市场上变成一千万的时候那些土老板们都来找他做投资。
    年轻人被人当做笑话不怕,但不能自己把自己当个笑话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浮生与云淑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24天 / 跨度24天】
    • 开贴:2016-02-16 13:30
    • 更新:2016-03-12 12:22
    • 阅读:12596 回复:327 楼主:240
    • 字数:约29千字
    • 图片:1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杂谈想学中医的朋友们看看这本书,很不错!1图 本草中药 2017-07-27 19:41 200/223 51/1107
    贴图刚刚,搞云计算的我,辞职了,回家高铁上,总裁加了微信联络156图 小小父亲手工鱼糕 2018-10-19 16:56 51/208 41/175
    八卦天天有地沟油吃的你真的好幸福,如果你看了我家的食谱4图 xxyyb112 2012-05-12 00:14 568/367 5/3
    舞文[长篇连载]醉生梦死 (小子的马甲:英国情人) 葵花小子2 2007-03-26 19:00 303/192 44/88
    经济债务纷扰 沿口 2018-10-25 10:09 -301/869 218/2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