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致演员王凯——影迷朋友陪你细水长流

  • 首页
  • 上一页
  • 58
  • 页码:
  • 作者:我真不是搞文学的 时间:2016-05-29 11:12
    谢谢大家顶贴
    作者:我真不是搞文学的 时间:2016-05-29 11:23
    DING
    作者:我真不是搞文学的 时间:2016-05-29 18:17
    我用钉耙学着旁边的人的样子,把地面上的土块敲碎,把地耙平整。
    一路干到头正准备调头的时候,面前的树丛里有人在对着我招手微笑。那是一个同龄人,面色黝黑,蹲在地上,脸上有像是习惯性的卑微,但很诚恳的笑容。
    我警惕地回头看看,没人注意我。我就低着头假装继续用钉耙刨着地面,弯着腰离他近了些。但树丛很密的,我们都没办法从这里通过树丛。
    他显然也不是要让我出去。他胳膊上有一个篮子。上面盖着白色纱布。只见他伸手从里面拿出几个包子,用一个食品袋装好,裹成团,从树丛里伸过胳膊递给我:“高原!我是阿成!我老婆是阿兰的同学!”
    原来是这样。我结果包子,一边打开塑料袋,一边问他:我才第一天来菜地,你怎么就知道我调中队了?
    阿成说他听了阿兰转告给他的我的建议,来菜地和茶园卖东西一个多月了。原来那个人刚好嫌累了,倒也并没有为难他。应该是看他跛腿的原因。刚才他也是给别的犯人来送早餐同时定午餐,结果居然看到像是我,就没急着走,一直在看我。
    “我中午来送饭的时候,再给你带午饭来。”“。。。。。。”我想拒绝,却只是喉咙动了动没发出声音,想了一下,我伸手把口袋里一百块给他了。这是上次给韩亮小徐州我们买东西剩下的钱。
    他不来接。说没事没事。不用这么客气。
    我虽然没有加大音量,但是我加大了气流,这样听起来我很生气:“快点拿着!我还要你帮我买别的呢!你帮我入账先!”
    阿成见我如此坚持,他就接下了钱。
    作者:我真不是搞文学的 时间:2016-05-29 18:25
    几个包子吃下肚子,我浑身恢复了一点力气。竟然肩膀也没有那么疼了。我目测了一下,别人的进度,比我快一倍有余。
    虽然早就猜到是这种局面,但真到了这一步,还是不免有些紧张。虽然不知道会不会像车间里干的慢一样会挨打,但是从失去自由那一刻起,已经时时刻刻都尽力别处在有可能挨打挨罚的情况下。不是打和罚有那么恐怖。而是你一旦被打被罚而不敢反抗,那你会迅速在众人心目中的威信,印象一落千丈,大踏步迈入乌鼠的行列。
    进入乌鼠的行列后,你会进入恶性循环,越乌鼠,就越多人欺负你。越多人欺负你,你就越没有办法反抗,因为这欺负的力量是如此大。
    作者:我真不是搞文学的 时间:2016-05-29 18:33

    一个上午,时间紧张地我只敢去上了一次厕所(先大声报告队长!犯人某某要上厕所!)。
    从厕所回来路过早晨上工来的时候集合的空地,那儿放着一个大水桶。
    我去灌了一气儿凉水。季节已经正式进入冬天,冰凉的水进了胃引起一阵抽搐,但我不敢不喝。因为虽然天冷我仍然出了一身汗,身体脱水的状态下,恢复体力就会成问题。
    浑身酸的要命,动作已经机械化的时候,终于到了午饭时间。虽然没什么人吃,但是依然食堂有一个犯人用自行车送来一小铁桶米饭,上面浇着一些没什么油水的空心菜。
    我看到有七八个人去打了米饭。但没有拿取上面的空心菜。然后我看到他们像另外那二十个左右的根本就没看一眼劳改饭,就在各个方向消失的犯人一样,隐去在树丛中。
    很快,很多地方出现了炊烟。我开始以为是看错了,仔细看了看,而且烟的气味也传来了。果然真的是有人在埋锅做饭。
    作者:我真不是搞文学的 时间:2016-05-29 18:42
    为防止万一,我还是用我早晨带来的饭盒打了一盒劳改饭,并取了一些空心菜,坐在早晨阿成给我递包子的地方,满满地一口一口吃着。不远处,那个老乡正在别人做饭的地方跟别人闲扯。但看上去并不是跟他一起吃的。偶尔他转头看看我,眼里都是鄙夷。仿佛在说:看你那穷酸样儿!不管你以前混再牛,现在你落魄了!落魄凤凰不如鸡!跟你拉老乡你还不理我,吃你的劳改饭去吧!
    很快,他从树丛里接到饭菜,开始大吃起来。我从树丛里看去,看到一个一个给他们递进来饭菜的,正是阿成。
    看着看着,我明白了一件事:那七八个刚才取米饭而不要菜的犯人,是自己在这炒菜的(这个叫做“开小煲”是违反监规的)。而大部分二十个左右的犯人,是连米饭带菜都是买来的。
    可以看到他们交易饭菜的时候,阿成递进来的还有烟,牙刷牙膏卷筒纸内裤等物。还有矿泉水(水瓶里装的是水乎?酒乎?)
    作者:我真不是搞文学的 时间:2016-05-29 18:52
    因为早晨分工的时候,左玉权是第一个给我分的,也就意味着我离大门最近。
    阿成是从最后面到最前面的顺序来送饭的。所以我是最后一个。
    他抱歉地告诉我,因为一直都是这样的,从离干部最远的后面开始送饭。方便一边送一边观察今天会不会有什么不安全因素。所以我离大门最近,也就最晚一个拿到饭。
    我笑笑说没事。我这都吃上了。
    阿成佩服地看着我说,我们村里最穷的人家现在炒菜也会放点油啊!你那个菜简直就是水煮的。高原你都吃得下。你还一直都做大喇叭的。
    我打开塑料袋,把劳改饭倒在饭盒盖子上,把阿成给我的饭菜青笋炒肉丝,白白的米饭倒进饭盒,香喷喷地开吃。
    阿成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我看出来了。我就边嚼东西边问他,你还有事?
    阿成就说,高原你要小心啊!据我这一个多月的观察,谁分工被最先分到,一般都是他们打算整的人。。。。对了你怎么没当大喇叭、还调了中队啊?
    问完他突然可能觉得会不会戳到我的痛处得罪我,就赶紧打岔:会不会太清淡了?阿兰说过你们西北人吃饭口味辣的。
    我说到哪还不都是劳改?菜挺好吃的,爱吃辣那是西南三省,不是西北。西北酸辣也行,没辣也可以。
    作者:我真不是搞文学的 时间:2016-05-29 18:59
    阿成就又拿出一瓶水,犹豫着看我。我就猜出来了:是酒?
    “是啊!他们一般几个人会合买一瓶。度数不高的,你要喝不?我想我应该请你喝酒的。可惜我没办法进去向你敬酒。如果在那边----”他用手指了一下菜地的另一边“那边有河,我过了河就进来了,就没有这么多矮树挡着进不去”
    “还要过河?这可是冬天!”我看了看他的腿。他明白了。他说,腿好的差不多了。河的两岸都有大树,绑上绳子可以荡过来菜地这边。夏天你们都在河里游泳的听说。
    这。。看来辛苦一段值得啊!坐牢还可以游泳!而且是下河里游泳!
    我脑子里浮现出阿水村子边那条河。蚂蝗还是有的。不过刚爬上我的腿就被阿水使劲用巴掌打掉了。
    作者:我真不是搞文学的 时间:2016-05-29 19:10
    “我对酒没兴趣,你留着卖给他们吧!对了阿成,别忘了记账,我去干活了。”
    “不用这么急,他们都要休息一个小时的。你往那边看,你们分队那个生产值班阿峰是大厨,他正在给孙中做菜呢!他们经常抓到蛇,阿峰最拿手就是烧蛇!有时候戴指会把大队领导请来这里吃蛇!”
    我定睛一看,果然在菜地的两间木结构的办公室外,阿峰正在动作麻利地翻炒菜肴。
    “好吧下次再聊阿成!我要去干活了!”
    我必须不让自己滑向“乌鼠”的深渊。
    作者:我真不是搞文学的 时间:2016-05-29 19:12
    作者:我真不是搞文学的 时间:2016-05-29 19:24
    作者:我真不是搞文学的 时间:2016-05-29 19:29
    作者:我真不是搞文学的 时间:2016-05-29 19:55
    作者:我真不是搞文学的 时间:2016-05-29 20:38
    打广告的大家是个什么态度?需要找斑竹投诉吗?
    作者:我真不是搞文学的 时间:2016-05-29 20:42
    这是我关注的一个微信公众号 readervip
    好像是天涯旗下的。哪位朋友有兴趣可以去关注。有热点新闻,社会话题。
    不是我搞的哦!离我几千公里。
  • 首页
  • 上一页
  • 58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就试一试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38天 / 跨度37天】
    • 开贴:2016-04-21 23:12
    • 更新:2016-05-29 20:42
    • 阅读:3719495 回复:121655 楼主:732
    • 字数:约263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