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长篇连载】孙超人讲历史之三国篇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孙超人1975 时间:2016-01-13 17:28
    黄巾起义(一)

    天下大势,
    分久必合,
    合久必分。
    一般来说讲述历史主要分两种,一种是人物纪传体,一种是事件编年体。前者以人物为主线,主要是围绕着这个人物,把他一生中发生的大事记录下来。后者则是以事件为主,围绕这时间主线,把时代的发展,历史的脚步记录清楚。
    就我本人来说,觉得各有利弊,前面各篇都是以纪传体的形式在讲述,因为我希望能还原一个人在历史时期的真正面貌,不论哪个年代,最有价值的都是人才本身。
    但是今天我想还是从三国形成的最初开始讲,而最初的划分一般的介绍都已以“东汉末年,皇帝昏庸,宦官当道”为开头,也就是要引出第一个重要的事件就是——黄巾之乱!
    显然,这是个重大的历史事件,所以,此次,我改用编年体的方式来讲述,以便讲述得更为清晰。
    一般来说,但凡讲述三国时期的黄巾之乱,总是喜欢以东汉末年来开头,其实就东汉的统治者来说,他们并不觉得自己的统治已经到了末年了,就拿当时的东汉统治者的往前两任皇帝(汉桓帝、汉灵帝)来说,这二位并不认为自己的决策和态度直接影响着国家的命运,而是在皇帝的宝座上恣意妄为着,成就着自己昏君的骂名。
    怎么个昏庸法?一般来说,昏君都是有着共同的特点,就是只爱听顺耳的,容不下不爱听的。于是乎,忠言不能进,谗言自不断。更有甚者便会卖官鬻爵,而这一政策,也恰恰被汉灵帝所采取了。
    有些特别过分的昏君,自然还有其自己的特点,昏庸也要昏庸出个花样特色来,否则不能遗臭万年。就比如这位汉灵帝,就玩出三个花样儿。
    第一,宫内乘驴车。原本皇宫内院是没有驴的,一善于逢迎的小黄门(宦官的一个官位)从外地精心选了四驴进宫。灵帝见后,爱如至宝,每天驾一小车在宫内游玩。起初,还找一驭者驾车,几天后,索性亲自操持。皇帝驾驴车的消息传出内宫,京城许多官僚士大夫竞相摹仿,以为时尚,一时民间驴价陡涨。
    第二,宫内市场。灵帝在后宫仿造街市、市场、各种商店、摊贩,让宫女嫔妃一部分扮成各种商人在叫卖,另一部分扮成买东西的客人,还有的扮成卖唱的、耍猴的等。而他自己则穿上商人的衣服,装成是卖货物的商人,在这个他自己打造的集市上走来走去,或在酒店中饮酒作乐,或与店主、顾客相互吵嘴、打架、厮斗,好不热闹。灵帝混迹于此,玩得不亦乐乎。肆中的货物却都是搜刮来的珍奇异宝,于是被贪心的宫女嫔妃们陆续偷窃而去。
    如果说上述还都是汉灵帝贪玩儿,玩儿出的花样,还不足以使他遗臭万年,那么第三点应该说是足够资格让他登上昏君榜的前排了。那就是“裸游之馆”。
    何为“裸游之馆”?
    中平三年(186年),汉灵帝在西园修建了一千间房屋。让人采来绿色的苔藓覆盖在台阶上面,引来渠水绕着各个门槛,到处环流。渠水中种植着南国进献的荷花,花大如盖,高一丈有余,荷叶夜舒昼卷,一茎有四莲丛生,名叫“夜舒荷”。又因为这种莲荷在月亮出来后叶子才舒展开,月神名曰望舒,于是又叫它作“望舒荷”。在这个恍如仙境的花园里,汉灵帝命令宫女们都脱光了衣服,嬉戏追逐。有时他自己高兴起来,也脱了衣服和她们打成一片。所以,他就给这处花园赐名为“裸游馆”。这一点可以说和殷纣王的“酒池肉林”达到同一高度了。
    不过,昏君并不知道自己有多昏庸,也不知道自己的昏庸是导致国家衰亡的根本原因所在。但是后世子民可是知道的,也包括自己的继任者,就连汉灵帝也是知道自己的前任汉桓帝是一代昏君,但是他并不觉得自己昏庸。
    于是才在有一天,汉灵帝从容的问侍中杨琦:“朕和桓帝比怎么样?”杨琦倒也胆子大,是个肯直言的忠臣,于是说:“陛下要和桓帝比,就像虞舜和唐尧比德一样。”意思就是你和汉桓帝那都是一丘之貉。汉灵帝听了,自然不高兴,于是说:“你还真是个硬脖子,真不愧是杨震的子孙,死后一定也会招来大鸟的。”
    由此可见,这里我们不必花篇幅来介绍汉桓帝,各位您也能猜得出汉桓帝也是个差不多的昏君。所以,诸葛亮在出师表里才会有劝刘禅“亲贤臣,远小人”一说。(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桓、灵也。——《出师表》)
    之所以在这篇花了这么大篇幅介绍汉灵帝的昏庸荒溃,是因为经历了桓、灵这两位昏君之后,整个的吏治和国家的方方面面都已经因为腐败而已经败落不堪,官吏的腐败直接导致了国库和百姓之间的经济流通,被官吏苛扣贪腐了绝大多数。
    这怎么理解?就是说,国家从百姓和商业上所收纳的税费,其中被贪官污吏贪腐的部分越来越多,除去贪腐后,上缴到国库的部分才是被国家真正收纳的部分,但是没有特别的原因,国库的收入是有数的,不可能接受每年的国家收入无缘无故的下降,所以,每年上缴国库的数目是大致固定的。那被贪腐的部分要扩大,贪官污吏的贪欲要满足,怎么办?于是,就会把这部分收入分摊到老百姓的头上。这实际上就加重了东汉桓、灵帝统治时期的百姓的压力。
    而反过来,国家要兴修水利,赈灾养民。这部分资金下放到地方的过程,也同样被贪官污吏所层层盘剥。最后到了真正实施的时候,也已经没多少钱了,于是各种水利工程大都停滞荒废,赈灾钱粮更是到不了百姓手中。于是老百姓的命运便逐渐贫困潦倒,若在丰年或者平常年景倒还好,偏偏在汉灵帝后期,各种灾难频发,在水旱灾害之外,还加了地震、地陷、蝗灾和瘟疫。这么一来,老百姓可受不了了。
    本来在腐败的吏治之下老百姓已经很艰难了,这么多的天灾又接连爆发,东汉末年的人民百姓,对洛阳中央政府的统治失望之余,对老天也颇为失望。而就在这时,出现了张氏兄弟三人,张角、张梁、张宝。
    这张氏兄弟信奉黄帝、老子,以法术和咒语等传授门徒,号称“太平道”。他们有一个很特殊很得百姓感激的本事,就是会画符念咒、喷水治病。这在当时瘟疫蔓延的时期,可谓是很得民心。于是,张氏兄弟便以此为资本广收信徒,并引导鼓动老百姓相信这些年天灾不断,是因为老天也生病、将要死了,倘若能另有一个新的老天、新的上帝来代替这个生病的老天,那所有天灾就都会停止。
    而这个生病将死的老天是苍天,将要取代它的新的老天将是黄色的天。张氏兄弟于是就创建了一个组织,就是张家的黄巾组织。而被他们兄弟所蛊惑,加入黄巾军的人多达36万。这36万人遍布于当时中国12州中的8个州。为位于今天河北省的冀州、幽州。位于今天山东省的青州、兖州、徐州。位于今天河南省、湖北省和湖南省的豫州、荆州。以及位于今天江苏省的扬州。在现在看来,这其实就是一个邪教组织。不知道当时加入的民众是怎么认识的,但是但凡百姓有一线生机,张氏兄弟的这个黄巾组织都是不会发展到如此规模的。
    于是在张氏兄弟的领导下,一场几乎席卷全国的大规模农民起义即将爆发~!
    正所谓:国之将崩,百姓先行!


    欢迎大家关注微信公众号:知兴替 History_Talk
    作者:孙超人1975 时间:2016-01-14 10:06
    顶起来
    作者:孙超人1975 时间:2016-01-14 16:50
    这沉得也太快了吧?
    作者:孙超人1975 时间:2016-01-17 14:29
    黄巾起义(二)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话说东汉在经历了汉桓帝和汉灵帝两代昏君的统治之后,小人得宠,宦官当权,致使贤人不得用,吏治腐败,老百姓生活在疾苦当中,同时,老天爷也没有同情天下黎民,反而在各地频繁发生了各种灾害。
    汉灵帝光和五年(壬戌,公元182年)二月,瘟疫爆发,开始到处流行。同年四月,发生旱灾。
    第二年,汉灵帝光和六年(癸亥,公元183年),夏,再次爆发大旱,灾害更为严重。同年秋,金城郡境内的黄河水暴涨,泛滥两岸二十余里。水旱灾害同时导致瘟疫的疫情加重。同时,五原郡境内还发生了山崩。
    接连两年的灾害频发,如此一来,导致各地难民数量急剧增加,百姓的生活一下降到了生存线上下。
    这时,钜鹿人张角信奉黄帝、老子,以法术和咒语等传授门下弟子,号称“太平道”。他以念过咒语的符水治病,先让病人下跪,说出自己所犯的错误,然后将符水喝下,有些病人竟然真就就此痊愈,于是,人们将他奉若神明。
    其实后来据考证和调查,在当地有一种经常用于造纸的草,有治疗温病的效果,于是猜测张角当时很可能是用这种草煮过的水为符水,因此会有对当时蔓延的瘟疫有所疗效。
    由于张角兄弟确实能以符水治病,而受到了百姓的信奉,因此张角借机派自己的门下弟子到各个州郡,让他们前去各地仿照自己的样子,边治病,边发展信徒、门徒。于是乎,经过十余年的时间,信徒发展到多达数十万,范围达8个州之多(青州、徐州、幽州、冀州、荆州、扬州、兖州和豫州),一时间发展成为当时的大敎,这8州的百姓纷纷将张角兄弟当成了希望,而加入“太平道”追随张角。更有甚者,还变卖了自己所有的家产,前去投奔张角。
    这些前去投奔张角的信徒们充斥在路上,竟然能塞满道路,而其中没能到达就死在半路上的人,竟然能够数以万计。郡、县的官员当时不了解张角的真实意图,看到张角也确实能治好温病,反而向朝廷汇报说是张角教民向善,因而为百姓所拥戴。
    即便是在当时昏庸之人如此之多,并且由这些人当权的情况下,也是不乏有智慧之人的。时任司徒的太尉杨赐便是其中之一,他上书说:“张角蒙骗百姓,而且其势力在逐渐蔓延扩张。现在,直接镇压,已经不是时机了,恐怕会加重局势的混乱,促使其提前叛乱。应该命令各个州郡的刺史、郡守清查流民,将他们分别遣送回乡,从而削弱张角党徒的力量,做到化整为零,然后再诛杀太平道中的那些首领。这样,不必劳师动众,就可以平息事态。”然而恰在此时,杨赐被免职,于是他的奏章就留在皇宫,而未能实行。
    杨赐的司徒掾(掾,类似秘书)刘陶很赞同老板的见解,再次上书,重提杨赐的这项建议,说:“张角这帮人正在加紧策划阴谋,下面有秘密传言说:‘张角等偷偷潜入京城洛阳,窥探朝廷的动静。’其在各地的党徒暗地里遥相呼应。州郡官员怕如实呈报会受到朝廷的处分,不愿上奏,所以只是私下相互间通知,不肯用公文的形式来通报。为此,建议陛下公开颁发诏书,悬重赏捉拿张角等人,以封侯作为奖赏。官员中若有胆怯回避者,与张角等人按同罪论处。”
    张角居然有徒众窥伺朝廷的动静,这个司徒掾刘陶有没有言过其实?其实并没有,因为在张角的徒众之中竟然有人是宫中的常侍。然而汉灵帝并不知道事态已经发展到如此严重,所以对这件事根本不在意,完全没当回事儿,反而下诏让刘陶去整理《春秋条例》。(估计灵帝是听烦了,找个活儿把刘陶给支走了。)直到黄巾之乱爆发,汉灵帝在查阅以前的奏章时看到杨赐和刘陶的这两份奏章,才又将这二人官复原职。
    而张角则放心的开始了更进一步的部署和下一步行动,在这8个州分别设置了一个36个方,方为一个单位,每个方设置一个将军,由于各个州所拥有的徒众情况不同,又分为大方和小方,大方统率一万多人,小方则统率六七千人,各立首领(也就是将军)。
    同时张角宣称:“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然后用白土在京城洛阳各官署及各州、郡官府的大门上都写上“甲子”二字。这实际上就是划定了攻击目标。其实这么明显的划定目标在于现在看来是十分荒诞的,因为这就好像是明目张胆的宣布叛乱了。但是考虑到当时的情形,这么做对于张角来说还是很有必要的,原因很简单,太平道的组织当中,徒众虽然是社会各个阶层都有的,但是大部分人还是农民等社会底层的穷苦百姓,这些人的文化水平实在有限,所以必须通过标记出攻击目标以方便行动。
    按照张角等人的计划,由大方的首领马元义等先集结荆州、扬州的徒众数万人,约期会合,在邺城举事。马元义曾经多次前往京都洛阳,竟然吸收了灵帝身边的中常侍封谞、徐奉二人加入了他的太平道组织,并愿为他作内应,约定于次年(甲子年)的三月五日,京城内外同时举事,举事时徒众一概以黄巾裹头为号。这也就是为什么要在攻击目标上写上的标记是“甲子”二字。
    第二年,也就是中平元年(甲子,公元184年),正当张角兄弟在等待三月五日举事时,他的一个姓周名唐的济南人弟子突然做了叛徒,上书告发了此事。史料上没有记载这位周唐是因为什么原因而选择告密,总之,他的告密直接导致了负责洛阳地区的这位大方(大帅)马元义被捕,并受以车裂之刑(非常类似于五马分尸的刑法),也使得皇宫内外有多达一千多名的徒众被捕、被杀。这一千多人都是皇宫内院各个阶层的人,应该说张角的势力已经延伸发展到了极致。倘若没有这位周唐的告密,等到了三月初五这一天,洛阳很可能在一日或者一夜之间被马元义所率领的徒众占领。
    肃清了皇宫内部,汉灵帝下令让冀州的官员捉拿张角等人,同时也发布行文到各个州郡,抓捕太平道的所有徒众。张角等人得知计划已经泄露,也是十分紧张,于是不得不在二月份的某一天提前举事,他派人昼夜兼程赶往各地,通知各方首领,一时间各方全部起兵,他们个个头戴黄巾作为标志,因此当时人称他们为“黄巾贼”。
    举事那一天,张角在其家乡冀州巨鹿郡自称“天公将军”,弟弟张宝称“地公将军”,弟弟张梁为“人公将军”。(这个巨鹿郡并不是今天河北省的巨鹿县,而是在巨鹿县西北很远的,今天宁晋县西南的地方)。关于张梁和张宝,范晔的《后汉书》和司马光的《资治通鉴》都说张宝是老二,张梁是老三。不过司马彪的《九州春秋》和袁宏的《后汉纪》则记载张宝是老三,张梁是老二。
    起事以后,黄巾军的目标很明确,早已事先都标记好了,于是发动进攻,攻击村庄和市镇的官府衙门,汉朝的地方官吏很少有敢于抵抗的,原因很简单,黄巾军人太多,事先又没有准备,一时来不及组织调动军队来对抗,大多弃职逃跑。不到十天,就“天下响应,京师震动”。安平国和甘陵国的人民则更是直接生擒了安平王和甘陵王,来响应黄巾军。很有点席卷天下的意思。
    这里我们列举一下黄巾军的重要大将。在南阳,黄巾首领是张曼成。张曼成进攻并杀死南阳太守褚贡,而后又率众围攻宛城,驻军宛城城下一百多天。六月,继任南阳太守秦颉进攻黄巾军,将张曼成斩杀。
    在河北蠡县之南的博陵的是张牛角,后来张牛角战死,死前指定由褚飞燕继任为大帅,褚飞燕而后改名为张燕,并通过逐渐吸收周边各地的小方势力和队伍把自己的这只队伍发展壮大到100万人之众。并在张角兄弟被歼灭后,以此为资本和朝廷谈判招安,直到最后被吕布打得丧胆,被袁绍收编。此外,各地的重要首领有李大目,张丈八,陶平汉,雷公,白雀,波才,以及黄龙、左校、于氐根、张白骑、刘石、浮云、杨凤、于毒、五鹿、白绕、眭固、苦蝤等人,简直举不胜举。
    而洛阳朝廷派出平叛的主要是三个中郎将,派遣他们统领军队到冀州、豫州讨伐黄巾军。分别是派“北中郎将”卢植去冀州征讨张角,“左中郎将”皇甫嵩和“右中郎将”朱俊(儁)前往豫州征讨在颍川地区活动的黄巾军。
    于是,面对全国上下风起云涌的黄巾起义,这三位东汉末年的名将就此拉开平定黄巾军之乱的历史帷幕,而曹操、刘备、董卓、孙坚等人则将在此平定叛乱的战斗中纷纷出场展露头角!


    欢迎大家关注微信公众号:知兴替 History_Talk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孙超人1975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254天 / 跨度468天】
    • 开贴:2016-01-13 17:28
    • 更新:2017-04-26 16:00
    • 阅读:9356 回复:641 楼主:559
    • 字数:约18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