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扒一扒《红楼梦》里那些作者暗示的情节和隐藏的深意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油煎燕子 时间:2016-06-16 20:18
    一直想给红楼梦开个贴,一直不得空儿,今天看了好多红楼的帖子,忽然很有兴致,就把自己平时看书里那些作者试图暗示给读者,但是没有明写的情节扒一扒,因为我觉得红楼梦有意思的一点就在这里,作者不明说,让读者有无数的猜想和回味,这才是红楼梦那么有魅力的原因,有兴趣的朋友,你们看红楼时看出有哪些暗示也可以补充跟帖,大家共同讨论……

    首先我先说一个我觉得别有意味的,就是在滴翠亭杨妃戏彩蝶那一回,原文这一段:

    “宝钗在外面听见这话,心中吃惊,想道:“怪道从古至今那些奸淫狗盗的人,心机都不错。这一开了,见我在这里,他们岂不臊了。况才说话的语音,大似宝玉房里的红儿的言语。他素昔眼空心大,是个头等刁钻古怪东西。今儿我听了他的短儿,一时人急造反,狗急跳墙,不但生事,而且我还没趣。如今便赶着躲了,料也躲不及,少不得要使个‘金蝉脱壳’的法子。””

    这段话里面有一句,专门说宝钗对小红的性格描述,说她素昔眼空心大,是个头等刁钻古怪的东西,这是宝钗对小红的评语,可是我们知道,之前宝玉对小红是不大认识的,顶多觉得有点眼熟,后来小红试图在宝玉面前表现表现,还被宝玉屋里的大丫头们给骂了一顿,而宝钗对宝玉屋里的人却连小红这样不在主子眼跟前做事的人都一清二楚,作者以宝玉和宝钗二人对小红完全不同的观感,表达出了宝钗平日对宝玉那边的情况的极端留意和在意,连一个没有地位的丫头的情况都了解的一清二楚,要知道宝玉才是小红的主人,所以我觉得这段一般人都只注意宝钗对黛玉的栽赃,但是宝钗对小红的看法和对宝玉屋里人的留意也同样意味深长……
    作者:油煎燕子 时间:2016-06-16 20:26
    宝钗之所以对宝玉屋里人留意,应该是对宝玉早有所图,宝钗对小红的看法,那两句评语可不是什么好话,但是我们再看作者描述的小红本人的做派,虽然不符合封建礼教,也有点扒高望上,试图攀高枝一展身手的意思,但是,并没有邪恶的令人反感的言行,可是在宝钗眼里已经是:眼空心大,头等刁钻古怪的人物。
    宝钗应该是早就不喜欢小红了,宝钗对宝玉有所图,自然对于宝玉身边的人各各都在暗中比较观察,心中掂量过其对于自己的利弊了,同时这也证明了宝钗自己的价值观与这种有奋斗精神,又不肯甘于人后的人是相冲突的,而这种冲突来源于,这种人如果做大,在后来很可能成为宝钗自己的对立面或者绊脚石,所以宝钗本能的不喜欢小红
    作者:油煎燕子 时间:2016-06-16 20:43
    另外一个小细节也是很有意思的暗示,仍旧是作者暗示宝钗的,在黛玉被关在怡红院门外,敲门没有丫头给开门的时候,晴雯说的话:
    “却说那黛玉听见贾政叫了宝玉去了,一日不回来,心中也替他忧虑。至晚饭后,闻得宝玉来了,心里要找他问问是怎么样了,一步步行来。见宝钗进宝玉的园内去了,自己也随后走了来。刚到了沁芳桥,只见各色水禽尽都在池中浴水,也认不出名色来,但见一个个文彩?灼,好看异常,因而站住,看了一回。再往怡红院来,门已关了,黛玉即便叩门。谁知晴雯和碧痕二人正拌了嘴,没好气,忽见宝钗来了,那晴雯正把气移在宝钗身上,偷着在院内抱怨说:“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叫我们三更半夜的不得睡觉!”忽听又有人叫门,晴雯越发动了气,也并不问是谁,便说道:“都睡下了,明儿再来罢!””
    这里晴雯动起气来,说了一句话,可以说是把黛玉和宝钗都同时得罪了,晴雯说,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叫我们半夜三更不得睡觉,这里晴雯当然指的是宝钗,晴雯并不知道门外的是黛玉,得罪黛玉顶多算是误伤,以黛玉在宝玉心中的分量,晴雯再怎样也不敢不给黛玉开门,但是背后说宝钗有事没事来坐着,这是作者借晴雯的口,说出宝钗平日的情景,可见宝钗来宝玉屋里跑腿之勤,应该是非常之多的,而黛玉呢,反而没有见很多,多数是宝玉往黛玉那里跑的勤,这是一种莫名的暗示,暗示宝钗虽然表面上恪守封建礼教,但是架不住心中的渴望还是经常往宝玉那里去,更要命的是晴雯后面那句话:“叫我们半夜三更不得睡”可见宝钗不顾男女有别,即使很晚了还会去宝玉那里坐着,作者暗示的宝钗内心的真性情,其实也是个有渴望有欲念的青年女子,既有对宝玉的真心喜欢,也有对于宝二奶奶地位的觊觎,作者明白写的宝钗,是一个端庄贤淑雍容大度的女孩子,但是暗示的东西,才揭示宝钗的真实的另一面
    作者:油煎燕子 时间:2016-06-16 20:59
    但是晴雯的口无遮拦,却在某种意义上为自己后来的悲惨结局埋下了祸根,因为晴雯的话固然一方面是一时气话,但是另一方面却直指宝钗做为大户人家小姐的不自重,这在那个时代是很厉害的,一个不小心,女孩的名声就坏了。那对宝钗会是多么大的打击?但是晴雯却毫不介意的乱说,而实际上,晴雯却说的是事实,那就更可怕了。
    宝钗自进贾府,就着意收买上下人心,是很得下人的人心的,(当然估计像小红那样的“刁钻古怪”类的不在其中,所以宝钗才不喜欢她),自然宝玉房里的丫头也必然有和宝钗好的,晴雯说的话,固然不是当着宝钗的面说的,难保不被向着宝钗的人听了去,过后传到宝钗耳朵里,而在书的后半部分,袭人等于说已经和宝钗形成了共同利益的联盟,说宝钗不好,坏宝钗的名誉,对共同利益的袭人是有大妨碍的,同时很多次,晴雯都故意刺道袭人,袭人表面上不说什么,貌似好性儿,暗地里,除掉晴雯的心机派行动就已经悄悄展开了……
    作者:油煎燕子 时间:2016-06-16 21:11
    晴雯明白刺激袭人的话作者没有少写,但是也有暗示的,而我觉得这些暗示读者读来更是别有味道,在第三十七回这段著名的讽刺袭人是“西洋花点子哈巴儿”原文:

    晴雯笑道:“呸!好没见世面的小蹄子!那是把好的给了人,挑剩下的才给你,你还充有脸呢!”秋纹道:“凭他给谁剩的,到底是太太的恩典。”晴雯道:“要是我,我就不要。若是给别人剩的给我也罢了,一样这屋里的人,难道谁又比谁高贵些?把好的给他,剩的才给我,我宁可不要,冲撞了太太,我也不受这口气!”秋纹忙问道:“给这屋里谁的?我因为前日病了几天,家去了,不知是给谁的,好姐姐,你告诉我知道。”晴雯道:“我告诉了你,难道你这会子退还太太去不成?”秋纹笑道:“胡说!我白听了喜欢喜欢,那怕给这屋里的狗剩下的,我只领太太的恩典,也不管别的事。”众人听了都笑道:“骂的巧,可不是给了那西洋花点子哈巴儿了!”袭人笑道:“你们这起烂了嘴的!得空儿就拿我取笑打牙儿,一个个不知怎么死呢!”

    这个段落写的非常之巧,前面秋纹说这屋里狗剩下的,后面众人就都笑道:可不是给了那西洋花点子哈巴了!花点子貌似说狗的毛色,其实是因为袭人本性花,这是直指袭人最爱给王夫人拍马邀功请好,因此才得已在宝玉的丫头中坐头把交椅,并巩固了自己未来姨娘的地位。别的丫头未必看的上这种谄媚狗腿子的做派,所以出口讽刺,而作者只写了众人都道,我看作者其实在暗示恰好是晴雯领头笑话袭人是西洋花点子哈巴狗,这在袭人心里未尝不是一个莫大的羞辱,可是袭人只是笑着回复了一句玩笑话,貌似轻巧的就过去了。
    作者:油煎燕子 时间:2016-06-16 21:20
    我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其实宝钗的那种心思和经营还有一些,以后想到再写,先继续晴雯……

    袭人回复了一句玩笑话:一个个的将来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呢!”这句话看似玩笑,看似轻描淡写,但是读者读来却是触目惊心,这难道不是袭人在玩笑着,挂着一幅笑脸,对晴雯的某种发自内心的忿恨与报复的宣言?因为我们都知道最后晴雯的确是“不知道怎么就死了”还死的那么惨,作者明白写晴雯是被王善保家的告密,但是最后也写了宝玉对袭人起了疑心,那时袭人的回复是:“那晴雯是个什么东西,就比出那些正经人来,她纵好,也灭不过我的次序去……”等等等等,那时从这些话里看出袭人对晴雯实在是没有什么真正的同情和善意,她表面上为晴雯被撵以后做的,只是为了维持这个善人的一惯形象,是为了让宝玉始终对她心存好感和感激,话又说回来,晴雯已经落败,她也无需再踩上一脚,那么作者究竟暗示袭人有没有在王夫人面前告密了呢?
    我觉得作者是暗示袭人告密了的,就算不是直接告密,也有可能通过别人,甚至是宝钗之口告密,晴雯的死于袭人是脱不开干系的。
    作者:油煎燕子 时间:2016-06-16 21:40
    因为作者前面明白的让袭人亲口说出:“一个个不知道怎么死的呢!”就等于是告诉读者,晴雯其实是袭人参与阴谋陷害而死的了。
    但是作者另一方面,又暗示晴雯算是“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典型了,晴雯的性格,属于没有心机和情商的那种,在善于伪装和玩弄阴谋权术的人眼里,晴雯的单纯不是像宝玉眼中的可爱,而是蠢傻,是很容易被干掉的那种,作者这种暗示是这样来的,一开始老爷要查问宝玉的功课,是晴雯借口说大观园里闯进了贼人,吓着宝玉了才让宝玉躲过老爷的查问,但是,正是因为此事,也引出了后面的抄检大观园,也才引出了王善保家在王夫人面前说晴雯坏话,才导致晴雯被撵的一系列事件,虽然晴雯平日里就已经得罪了很多人,注定不会有好下场,但是借由晴雯自己生的事导致晴雯的死,等于作者是在告诉我们某种宿命,是晴雯自己不懂得贾府社会生存技巧,没有处理好人际关系,才导致了自己的灭亡,这种暗示,令人感慨万千,因为我们自己每个人也是处于人群之中,一开始走向社会和职场难免单纯难免被人使绊子下套陷害,最后不得不把自己变成自己也不喜欢的那种带着面具,每天防备着周围的人才能生存,而这恰是红楼梦的主人公贾宝玉最不喜欢的地方,他爱的女子,都是纯真的,这也最后导致了宝玉的不容于世,与梦想的幻灭
    作者:油煎燕子 时间:2016-06-16 21:46
    晴雯八完了,还是要回到宝钗这里,下面要八的是著名的“金玉之论”,等下我喝口水,回来八
    作者:油煎燕子 时间:2016-06-16 22:00
    林黛玉的个性是很敏感的,再加上年轻女孩子对于自己的爱情自然是无比在意的,并且那个时代女孩也没有别的出路,唯有嫁人才能保障自己的终身有靠,所以林黛玉会对宝钗的存在尤为在意,我上面八了很多宝钗自身对于宝玉的过分的在意,这些不可能逃出林黛玉的眼睛,所以一开始,林黛玉如临大敌,也曾觉得宝钗是:“内心藏奸”,尤其是那个散布在贾府中的那个“金玉之论”尤其使林黛玉感到无比难对付
    作者:油煎燕子 时间:2016-06-16 22:24
    我觉得林黛玉是本能的发觉宝钗是自己的情敌和对手,林黛玉的所有尖酸刻薄在此段时间表现的是最明显最直白的,因为这直接威胁到了她的核心利益,所以她不得不为自己而战斗,而林黛玉不如宝钗表面上会做人,其实在某些方面已经落在宝钗下风了,但是她又拥有宝玉的真心和贾母的背后支持,这两样其实又是决定性的关键作用,这个时候,宝钗一方抛出了金玉之论,令林黛玉一度忧心不已,她的病弱未尝不是心病造成的,作者关于金玉之论的暗示性写法,有一段我觉得也挺有意思:宝玉挨打之后,叫莺儿过来打络子,原文如下
    莺儿笑道:“你还不知我们姑娘,有几样世上的人没有的好处呢,模样儿还在其次。”宝玉见莺儿娇腔婉转,语笑如痴,早不胜其情了,那堪更提起宝钗来?便问道:“什么好处?你细细儿的告诉我听。”莺儿道:“我告诉你,你可不许告诉他。”宝玉笑道:“这个自然。”

    正说着,只听见外头说道:“怎么这么静悄悄的?”二人回头看时,不是别人,正是宝钗来了。宝玉忙让坐。宝钗坐下,因问莺儿:“打什么呢?”一面问,一面向他手里去瞧,才打了半截儿。宝钗笑道:“这有什么趣儿,倒不如打个络子把玉络上呢。”一句话提醒了宝玉,便拍手笑道:“倒是姐姐说的是,我就忘了。只是配个什么颜色才好?”宝钗道:“用鸦色断然使不得,大红又犯了色。黄的又不起眼,黑的太暗。依我说,竟把你的金线拿来配着黑珠儿线,一根一根的拈上,打成络子,那才好看。”宝玉听说,喜之不尽,一叠连声就叫袭人来取金线。”

    林黛玉曾经讽刺过宝钗,说她在别的上面还好,专门在人戴的东西上面留意,这话就是讽刺金玉之论的,但是林讽刺归讽刺,宝钗还是对宝玉的玉无比在意,作者有没有暗示呢?虽然有明写的地方,如薛蟠就曾经说宝钗:“从前妈妈和我说,你这金锁要拣有玉的才可配,你留了心,见宝玉有那劳什子,你自然如今行动护着他。”固然引起了宝钗大哭一场,甚至被林黛玉看到还讽刺她哭出一缸眼泪也医不好棒疮,但是也从另一方面说,薛姨妈母女很可能自己散布了金玉之论,为将来宝钗名正言顺当上宝二奶奶来制造舆论,而这种舆论是神的意志,所以谁也不能说什么,其次,薛蟠说的是妈妈和他说的,等于明白告诉读者,薛姨妈就是金玉之论的制造者,明明宝玉有一块命根子一样的玉还故意说什么有玉的才可以配,这意图不是明摆着吗?
    有了这些,上面莺儿打络子情节的一点点暗示就特别有意思了。开始莺儿也参与了在宝玉面前对宝钗的极力褒扬和推荐,但是我们看作者对宝钗的描写,她也并非真的没有“藏奸”,林黛玉的直觉是正确的,后面紧接着宝钗自己就出场了,莺儿本来在打络子,宝钗就直接说要把玉络上,宝钗似乎真的是时时刻刻在意那块玉呢!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油煎燕子
    • 来自:天涯-娱乐八卦 前往来源
    • 【活跃99天 / 跨度519天】
    • 开贴:2016-06-16 20:18
    • 更新:2017-11-17 22:45
    • 阅读:548395 回复:5907 楼主:495
    • 字数:约249千字
    • 图片:6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