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天涯头条〗完全野性

  • 首页
  • 上一页
  • 55
  • 页码:
  • 作者:廖无墨 时间:2006-09-20 20:30
    这几天天涯的猪八来了,本来写字时间就少,这下更少了

    天天还要陪着喝酒吃饭(除了外面事情就是这些事情)

    没有空写,上来告诉大家一下

    另外唐朝看到请马上电话联系我,你电话打不通了,老流氓闺女出国,需要去车站接一下,我去不成,脱不开身,他行李两件,老流氓一个人拿不动
    作者:廖无墨 时间:2006-09-22 11:20
    没时间写,真抱歉啊,有的同志来了不走了,外面还有一摊子事,顾此失彼,大骂香蕉,逼我来写。写的可少啊,别怪

    (10)

    高四儿在盘算从闻天海手里挖肥肉吃。闻天海可谓敛财有道,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闻天海这棵大树下,好多乘凉人,当然也包括一些被迫乘凉的。被迫乘凉也是乘凉,起码有好处。这些被迫乘凉的人里面,有几个诈骗犯,诈骗金额巨大。他们起初投了闻天海,是寻求保护,闻天海方方面面都能摆平,抓捕的锋芒顷刻间化解。有道是才出虎口,又入狼窝,闻天海把他们焊住了。闻天海不要他们的钱,但要他们共同投资一些项目,一般是闻天海出脸,他们出钱,利润四六开。这些人闻天海都给配了贴身保镖,说是保镖,主要任务还是怕他们跑了。一旦他们钱投资进去,闻天海就无所谓了,跑了和尚跑不了庙。这一棵棵摇钱树,给闻天海又创造了不少财富。
    高四儿早就眼红闻天海这一招,无本万利,这天听说一个朋友的朋友诈骗三千多万,又被闻天海圈进去了,顿时心理不平衡。江湖上纷争就这样引起的,不怕你赚的多,就怕你赚到我也有可能赚的东西。
    高四儿和这个诈骗犯过去一度关系曾不错,高四儿想,他妈的我得把他抢过来。
    这几天的高四儿看似一潭死水,其实死水下面暗流涌动。过去常关的手机不关了,频频和那些放帐的手下接触,目的只有一个,查清那个诈骗犯被闻天海圈养的具体位置。他的放帐业务本来就是山河日下了,弟兄们见不到高四儿都快散了。这下高四儿露头了,弟兄们重新来了豪情。他们频繁和闻天海手下人接触,目标越来越近了。
    高四儿的心情也越来越不平静,虎口拔牙,要出奇制胜。高四儿清楚,一旦将诈骗犯抢走,这个事情也许就画上了句号。江湖上事情就是这样,一般避免硬碰硬,事情成这样了,如果你非要大动干戈,也许谁都完蛋。
    靠他妈,我现在基本上是光脚的了,光脚的还怕穿鞋的?你闻天海如果不认,我高四儿这次奉陪到底了。

    老屁在这个阴云密布的上午敲开了高四儿他们藏身的房间,将高五的事情讲给了高四儿,老屁看到高四儿心不在焉。
    老屁心说也许这趟不该来。
    老屁讲完了,高四儿期间接连打着电话。

    “我日,是云飞!哈哈,我当然还活着,不开电话我就死了?我日!你放心,我保证死到你后面……哦,有事?你说地方,我去找你,大概十分钟吧,OKOK,见面谈。”
    “你要出去?”老屁说。
    “我出去个屁。”
    “你刚才说的。”
    “抽大烟的人有信誉?要有信誉,我早开赌场了,人家信不过咱,不敢罩。唉,说到这赌场,白花花银子啊,可人家有原则,我这号不罩,危险人物也不罩,现在的人是越来越会走路了。”
    “高五那边……”
    “废话,那人叫啥,我去哪找他?你啥也不知道,就是我爹也帮不上忙!”
    “你会没办法?”
    “我日!我抽烟抽成神仙了?”
    “那咋办?”
    “我几吧知道?”
    “那好吧,我走了。”
    “我让你走了?”
    老屁又站住了。
    “高五这一段在哪住?”
    “明哥那里。”
    “就是过去倒摩托车西城那老肥?”
    “是。”
    “你走吧。”

    老屁走后,高四儿把烟盒拆了,开始卷烟枪。原来那根烟枪接潘云飞电话时不觉攥成了一团。卷好烟枪,把一根香烟的过滤嘴薅下来,里面的海绵体抽了,套在烟枪上固定。然后,又打了个电话。
    “给我查查过去倒摩托车那个明哥的电话……对对,就是他……你给我想办法查出来,别几吧废话。”
    过了十来分钟,那边电话打来,告知了明哥电话。
    高四儿拨了过去。
    “我是高四儿……啥稀罕,我想查谁电话还不容易。高五出事了,不是公安,不知他妈比道上谁弄了他……恩?你说详细点……什么可能,肯定是了……长江路中段,洋酒行,好好好,知道了知道了。”
    挂了电话,高四儿骂一句:“妈勒比,哪儿又冒出个苗八一。”


    作者:廖无墨 时间:2006-09-23 11:19
    大家的帖子这两天有空一起回,呵呵,又看到一些老朋友
    匆匆写来,还要匆匆出门

    是夜,风刮的天空白茫茫的,哨音满天。树枝落下不少,还有玻璃的破碎声。
    在一条南北走向的道路上,潘云飞和楚建明步履匆匆。两个人都是低着头,手揣裤兜里。
    路灯下的影子苍凉。
    前面是一条狭长的过道,两个人同时闪了进去,抽出手枪,抬起手臂。一个人撞进来,被两把枪逼住。
    “你还嫩点。”潘云飞说。
    “这条道路两边胡同很多,我们出门只走这样的路,一般是这样。我们拐进胡同,你不该加快脚步声,拐进胡同,并不是都为了跑。”潘云飞说。
    “你祈祷吧。”楚建明说。
    被两把乌黑的手枪顶上脑门的,是一个一米八多的大个子。他骨骼发达,头大脖子粗,一双硕眼,看年龄在三十岁左右。
    “你立功心切了,对付我俩,至少六百人吧,要不我俩白混了。”潘云飞说。
    潘云飞和楚建明腰杆倍直,头微侧,举枪的右臂笔挺。
    大个子缓过了神,他命悬一刻,说话开门见山。
    “我是关朝阳。”
    “狄爱国手下的,被人称做五虎将之首的关朝阳。”
    那个曾经患难与共的狄爱国已死,呼啸的风中,潘云飞和楚建明对他依稀有了记忆。
    两个人收起枪,朝胡同里走去。两个人的背影坚硬。
    关朝阳跟在后面。
    “我想跟你们干。”关朝阳说。
    “到胡同口说话。”潘云飞说。
    这两个令黑道闻风丧胆的铁血双煞,一个平头,一个长发飘飘,他们淌血的路走的比一般人过的桥都多。
    关朝阳这个铁汉,此时一颗心也是砰砰直跳。
    关朝阳觉得胡同很长,风沙迷眼。
    前面一片豁亮出来,到胡同口了。在关朝阳眼里,潘云飞和楚建明是两个不死的剪影。
    潘云飞和楚建明背对着他,关朝阳的脚步声停了下来。
    “我俩往东,你往西。”潘云飞说。
    关朝阳眼眶一下噙了泪。
    “啥时候见面。”关朝阳声音沙哑。
    “随缘。”潘云飞说。
    楚建明长发一甩,先走了,潘云飞做了下扩胸动作,也走了。关朝阳看着他们背影,靠着墙根,一言不发。

    这是一条宽敞的马路,没有路人,狂风刮的路灯忽明忽暗。关朝阳掖了掖怀里的枪,蹲了下来。他一时没地方去。
    关朝阳蹲的地方漆黑。

    这时候一辆车驶过来,咣当响一声。车停了,两个人下来看。后面又是两辆车一个兜头停下。关朝阳看到车窗摇开处,阴着脸的高四儿探出头来。风将他吹的双眼眯起。
    “咋回事?”高四儿说。
    “不知道。”一个说。
    “不知道就走。”
    然后三辆汽车又发动了。

    关朝阳认出其中一辆是陈万明的坐骑,十分奇怪。此时浩瀚的天空风渐渐静下来,清晰的能看到阴云压顶而来。很凉的空气,要落雨了。
    关朝阳茫然的站起身。

    高四儿他们几辆车开到了一个漆黑的院落。这里过去是一家预制板厂,废弃了,高四儿才给租了下来,挂上皮毛玩具厂招牌。高四儿交代过,如果公商税务来,就说还在筹备阶段。结果人家根本没来。
    三辆车并排停在院子里,高四儿先下的车,然后恭敬的做个请的姿势,里面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下来了。
    “暂时委屈一下,过几天咱换好地方。”高四儿说。
    中年人四顾着院子。
    “你放心,我绝对比闻天海对你好,咱三七开,咱俩啥关系。”高四儿说。
    “闻天海找过来不是还要出事,我是不敢再出事了。”中年人说。
    “我的地方就是保险柜,走,先进屋喝喝茶,压压惊。”

    屋里面还不错,显然经过了精心布置。柔和的灯光下,一切家具都是新的,一台硕大的彩电。
    “刚才出一身汗,”中年人说,“我靠,那么多掂枪的冲进来。”
    “我不是怕闻天海,我是想做的不拖泥带水,所以他们都蒙了面。”高四儿说。
    “太岁头上动土了,他会查的。”
    “实话告诉你,本来我是要明打明的弄他的,忽然一个念头,让我改变了主意。呵呵,我高四儿也玩玩阴的算了,要不跟不上形势了。咱坐那辆车,是陈万明的,一个伙计给偷过来的。就这辆车在明处,其他两辆在暗处。”
    “哈哈,现在就得这样玩。这些天你想想项目吧,问题你抽大烟,老是叫我不放心。”
    “其实他们都是瞎了眼,我是谁?我是高四儿,我抽大烟和他们截然不同,我养人抽,那口硬气在,要不潘云飞还和我联系球。”
    “陈万明的车咋处理?”
    “那还不容易,开过去扔他附近。”

    高四儿这几天一忙活,把高五给丢到脑后了。




    作者:廖无墨 时间:2006-09-28 10:33
    呵呵,有人告诉我,最近写的太次,简直不用写了
    顿时受挫
    写东西的时间少,外面的蹉跎岁月长,真是犹豫还写不写了
    干脆推翻重来吧,开新帖,这需要下很大的决心,还是时间少的缘故
    索性挖一坑吧,能写多少是多少,反正我过去是挖坑大王
    作者:廖无墨 时间:2006-09-28 10:40
    开了个水坑——《天下》
    重新写来,呵呵,玩吧
    作者:廖无墨 时间:2006-09-29 09:56
    呵呵同志们
    我已经开新篇
    也许是个大坑
    新篇标题——《天下》(拒绝出版 更新慢)
    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472965&key=0&idArticle=217734&strItem=culture&flag=1#Bottom

    作者:廖无墨 时间:2010-04-25 14:56
    青蛙,猛地看到这个帖子,真好多年了,谢谢还记得,感动,使劲握你手
    作者:廖无墨 时间:2010-04-25 14:58
    我好久没有写东西了,几乎也不上网,很惭愧的
  • 首页
  • 上一页
  • 55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廖无墨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15天 / 跨度1632天】
    • 开贴:2005-11-05 11:05
    • 更新:2010-04-25 14:58
    • 阅读:925678 回复:23442 楼主:203
    • 字数:约341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舞文[长篇]《出山》(请从第8页起阅读) 雷坤强 2009-06-01 21:13 1427/276 76/91
    贴图[天涯头条]现代糗事录222图 叼棵烟2 2008-05-28 17:23 23376/808 234/715
    贴图2010拉斯維加斯成人娛樂博覽會展場辣妹327图 hajve306 2012-11-27 16:51 1788/372 237/1043
    贴图拍攝要留意正確的角度,創造趣味圖片需要時間和經驗 -1141图 hajve306 2012-10-19 01:19 134/144 93/669
    舞文〖天涯头条〗开往天堂的火车 慕容余华8 2009-06-22 14:52 14835/445 175/1278
    情感抛开爱情和主观意识,婚姻会是怎么样的?2图 gcskygc 2015-10-21 01:10 785/793 130/810
    鬼话跳舞的房子II[恐怖惊悚]14图 钟香哲2 2009-04-29 15:56 687/181 77/466
    煮酒青少年版中国史(长期连载)80图 tqzrd 2018-08-24 14:44 22842/1689 317/1309
    情感拉萨,一份无疾而终的迷恋!5图 迷糊的猪三公主 2014-09-27 17:19 6165/749 225/1121
    经济社会不教,精英不讲,坎儿还得自己过(揭秘人才成长规律)4图 e路狂飙8 2016-03-18 11:34 897/669 451/1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