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天涯头条〗《婚姻治疗师2》:揭秘夫妻那些事儿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怀旧船长 时间:2014-08-06 07:32

    恭喜楼主怀旧船长荣获“天涯文学2014年度最佳作者”,恭喜本帖入选“天涯文学2014年度十大佳作”




    婚姻是一场战争。世界上最难处的关系,是夫妻关系。
    有关情感的小说和影视,通常都是历经曲折之后,男女主角走入婚姻殿堂,过上了幸福生活。这对于没结过婚的人而言当然是最好的安慰。然而实际上,很多婚姻在穿过殿堂之后就进入了坟墓。爱情这东西,因为人们心中向往美好,被涂脂抹粉了。
    事实上,90%以上的婚姻都难遂人愿。马尔克斯说得好:“即使最狂乱且坚韧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因此,人的本质是孤独的,真正心灵通达的婚姻稀如宝钻。只不过,由于财产,由于孩子,由于生存,由于懒得折腾,很多人选择了凑合过日子。
    多数人都后悔当初看走了眼,没选对人。相夫、相妻,本来就是个技术活,而且还得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才能稍微变好一点。因此,后悔没用,直面婚姻的围城比喝耗子药理智。
    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这是全世界都面临的问题,不是哪一个家庭、哪一对夫妻的事儿。许多人选择了离婚,但情况并不如想象的那样乐观,甚至变得更糟。
    真实的生活就是这样,磕磕绊绊,不如意事十占八九。客观来讲,纵使是那些在死前宣称“一辈子没红过脸”的夫妻,想一把掐死对方的冲动至少也产生过百次以上。至于那些三天一小仗、十天一大仗的夫妻,多如过江之鲫。你要是光荣加入此列,大可不必悲观。因为,还有从来不红脸但睡在一张床上却感觉背脊之间有百丈寒冰的夫妻才是比较可怕的。然而最可怕的,是阴谋婚姻,一方通过缜密的策划和手段骗取另一方的情感,达成自己的目的,直到被骗者的世界完全陷入黑暗。
    指责,较劲,争吵,武斗,阴谋……人民内部矛盾从来不曾消除。婚姻出现问题,就如同人吃五谷杂粮生病一样,毫不稀奇。只是,人们通常都不承认自己有病,特别是精神上的问题。肉体生病,都知道去医院;精神生病,却尽力避讳。而在欧美国家,对婚姻的治疗已成常态。人嘛,从懂事到老死,都在进行自我改造和修正,但首先得认识到自身的问题,才有可能不断完善自我。那么婚姻中的病,就不难治愈了。
    如果你的婚姻出现了问题,建议去找有资质、经验的婚姻治疗师;如果你暂时不想去找,先看看这个帖子了解一下也没什么坏处。
    写《婚姻治疗师》的想法在2008年,那时我碰到了几对掐得水深火热的夫妻,当然斗争形式是地下的、隐秘的,连双方父母都不曾察觉。我那时粗浅地认为是找对象没找准的缘故,所以先写了 ,建议姐妹们擦亮眼睛找到适合自己的另一半。当然, 的帖子和出版物都受到了欢迎,促成了不少婚姻(我知道的就有上百对)。这是我特别高兴的事情。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认为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有失偏颇。因为人们在结婚以前都隐藏了自己的致命缺陷,所有的表现都有包装粉饰的成分,并不一定靠得住。婚姻是一场马拉松,需要长跑一生来检验。一开始幸福的婚姻,并不意味着终身幸福;一开始波折的婚姻,也有可能结局很好。这其间,一定存在经营婚姻的法则。
    于是我利用出差、采访和收集亲朋的案例,加以分析,逐渐有了一些眉目,也专门到北大六医院、天坛医院等专业精神治疗机构请教了专家、医生、护理人员和患者,还成功协助治疗亲朋的心理疾病和疏导一些濒临解体的婚姻家庭(特别是调解了姐姐姐夫的婚姻家庭问题且成功帮助“准备安排后事”的姐夫获得新生),有了一些体会,这才动手创作《婚姻治疗师》。当然,为了使文章有点趣味,我以通俗小说的形式将其表现出来。从文本的连续性上讲,可视为《相夫》的续篇。
    《婚姻治疗师》写的是什么呢?写了两个遭受婚姻重创的人,由于机缘在一起开办了婚姻治疗机构,专门解决现代婚姻中的各种疑难杂症。这些征候包括:暴力、冷暴力、外遇、性虐、性障碍、情绪障碍、人格分裂、婆媳关系、亲子问题、养生保健等等,当然也有常见的鸡毛蒜皮的家庭纠纷,内容大部分都是常识性的,只是把它戏剧化了而已。
    若您有缘看到此帖,请参与其中,广交天下姐妹,不断发掘自己,成就美好人生!






    怀旧船长 2014年8月6日 首发于天涯社区

    大福利:从1833页起,我邀请了我的朋友、著名心理咨询师、《生活是最好的修行》《心理诊所》等专业书籍的作者@喻凡 老师为姐妹们义务解答心理问题。有需要的姐妹请把自身问题以较为详尽的方式圈儿喻凡老师,回复在本帖。他会尽量抽时间解答。

    怀旧船长微信公号hjczwx,青少年写作和潜能开发公号scqswx。孩子作文学习群343141101,生活休闲团购群487080164。
    作者:怀旧船长 时间:2014-08-06 07:44

    1.婚姻是一场战争

    “你有病呀!”
    “你才有病!去死吧!”
    大清早,闫兰和张五洲就在新居的客厅里开炮,把装修经理吓得杵在那儿。
    原因并不复杂,只为一个面盆。
    面盆让装修经理换了五次,闫兰还是不满意,黑了脸要求再换。张五洲劝说妻子,差不多就行了,不就洗个脸吗?闫兰想起老公在装修过程中始终胳膊肘向外拐,选东西又无品味,心头的火苗直往喉咙蹿。
    结婚两年来,闫兰深悔当初看走了眼,嫁了个怂(注:应为上尸下从)人,屁钱没有,光知道与狐朋狗友深夜大醉,时常吐得翻肠倒肚。要不是她咬牙交了这套房子的首付,现在连个窝都没有。可气的是,老公有窝也不会收拾,处处添乱,真想一把掐死他!
    “姓张的,这不是你们家的窑洞!你妈把洗脚盆涮涮就拿出来洗脸,那是在西北!你丫再不闭嘴,就给老娘滚犊子!”闫兰拿出东北大妞的凶劲儿,训斥老公。
    作者:怀旧船长 时间:2014-08-06 07:45

    “你他妈的找抽啊?敢说我妈!”张五洲气得嘴都歪了。
    “你抽下试试!”
    “啪”的一声,闫兰漂亮的脸蛋顿时起了个坟包。
    “你……你敢打我?”闫兰发疯一般扑向老公。二人抓扯在一起。装修经理本来就讨厌挑三拣四的女客户,假模假式地劝,就是不伸手拉。
    一般情况下,小规模的家庭武斗若无旁观者,很难持续。然而今日当着外人的面,小俩口铆上劲了。混战结果,张五洲脸上多了几道血痕,闫兰小腹挨了一脚。装修经理这才抢到两人中间,捧手作揖,哀求二人住手。
    坐在地上的闫兰双手捂住肚子,阴冷的目光斜射老公,半晌才迸出两个字:“离婚!”
    “那就,立刻!马上!他妈的这破日子,老子受够了!”张五洲喘着粗气,“谁不离谁是王八蛋!”
    作者:怀旧船长 时间:2014-08-06 07:46
    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门可罗虎。
    闫张二人赶到后,才发现今天是周六。值班人员说除了特殊日子如七夕、情人节、妇女节什么的,或者特殊情况需要结婚才给予办理。办理离婚,工作日再来。
    二人回到车上,默然无话。
    张五洲摸了摸脸上的伤,终于说:“兰兰,对不起。但你打人也不能抓脸啊,叫我如何见人?”
    “别装了!”闫兰恨声道,“就凭你那一脚,我这辈子做尼姑都不会跟你在一起了!幸好我长了个心眼,没要孩子。要不然,刚才你那一脚太给力了!就你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还有脸说!”
    “对不起!”张五洲肠子都悔青了。平时,他在刷微博时若是遇上一个男人打女人,都会义愤填膺地写几句评论再转发,好像那女的是他的亲姐妹,恨不得把那男的打成阳萎。但今日老婆的九阴白骨爪实在厉害,他只得设法让自己英俊的脸蛋儿少几道血痕,才下意识地踹出一脚,而且自认为踹得并不重。
    作者:怀旧船长 时间:2014-08-06 07:46

    “说对不起有啥用?”闫兰的气也消了很多。凭良心讲,老公是自己放弃了一个富二代拧着家里人选的。此人除了常常深夜醉酒回家这个陋习,其他作派尚可忍受,对她也还忠诚。“结婚才两年就这德性了,往下日子怎么过?我看,咱俩还是好聚好散吧,免得让你打死!” 说着说着,闫兰的眼泪就下来了。
    “对不起。”张五洲侧身去抱她。闫兰一扭身,哭得更伤心。
    越要强的女人,眼泪越具有杀伤力。张五洲重又坐好,说:“兰兰,是我错了。这婚,咱还是别离了。我说的那些……都是气话。”
    “不行!”闫兰撕了张纸巾揩着鼻涕,“咱俩吵架打架都十好几回了,你这招已经不管用了,我不会再相信你了!”
    张五洲开了车门,到马路对面的商店买烟。结婚后他答应闫兰戒烟,但每次吵架他都要抽几根。完了再戒,吵完再抽。
    作者:怀旧船长 时间:2014-08-06 07:47

    他站在马路牙子上一连抽了两根烟。路旁的树叶嫩得闹心,北京的春天在薄薄的雾霾中显得顽强。张五洲回想起与妻子坎坷的情感历程,把刚点着的第三支烟踩在脚下,再把刚买的烟和打火机扔进垃圾箱,疾步走了回来。
    哭过的妻子连坐姿都没变,呆呆地望着前方。
    “我仔细想过了,我是爱你的,不能离。”张五洲低声说,“装修,你说了算;房贷,全部由我还;我以后按点上下班,不再出去喝酒;如果你愿意,可以把妈妈从丹东接过来一起住……咱回去吧,我写保证书。”
    闫兰仍然呆呆的坐着,连她的口头禅“不行”都不说。
    张五洲这才怕了。一个话多、事多、管控欲强的女人,连这几件事都不能刺激她,就很危险了!
    “再加一条!”张五洲咬了咬牙,“工资卡,归你!”
    作者:怀旧船长 时间:2014-08-06 07:47

    闫兰把目光从远处收回,突然扭身看着他:“张先生,你说的这些,的确是三个小时前我需要的。丰琴给我讲过:如果一个女人还想管她的男人,说明她对婚姻还有信心。张五洲,刚才你把烟扔进垃圾桶,说明你这次真的下了决心,我也相信你是真心的。但我不能接受,因为我对咱俩已经完全丧失了信心……这才两年呀,就千疮百孔了!提这些还有啥意义?”
    “那你说,如何才能让你有信心?”张五洲真的是被老婆的冷静吓到了。
    “没有办法。”闫兰平静地摇摇头,“你,我,工作压力都很大,再闹点不愉快,死的心都有。说白了吧,你我都不懂婚姻,都有问题。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你也有。我抓你的脸,你打我的耳光、踹我的肚子,不过是表象,真相是你我都有病。你刚才去抽烟的时候,我突然有些明白了——所有的婚姻都是一场战争,是战争就有人会消失,也有人会受伤。趁现在我们伤得还不致命,赶紧停战是最理智的选择。”
    作者:怀旧船长 时间:2014-08-06 07:48

    这一席话把张五洲说蒙了。他张嘴想反驳,但又不知说什么。
    闫兰接着说:“我要说的就这些。走吧,回出租屋去,把各自的东西收拾了。房租下月到期,早点散伙吧。手续,周一来办。”
    “你看……这事闹的,不是要搬新家了吗?咱俩的新家!家具都订了啊!!”
    “那只是套房子,不是家。别废话了,走吧。”
    张五洲只好发动引擎。
    周六的街道不堵,但张五洲觉得心头从未这么堵过。
    突然,他问:“丰琴最近还好吗?”
    “别对我的闺蜜叫得这么亲密好吧?”闫兰冷冷地说,“还是叫叶丰琴好些。”
    “是。”张五洲边开车边说,“我想请她出来。中午咱仨一起吃个饭?”
    “人家双休日最忙。”闫兰摇摇头,“听说也只有双休日有点活儿,你就别折腾了。我知道你想干啥,想请她咨询一下?没用!丰琴自己还没嫁出去呢,都没有婚姻经验,尽给人家背那些过时的心灵鸡汤,我觉着连她自己都不信。”
    作者:怀旧船长 时间:2014-08-06 07:49

    “那不一定。”张五洲开始并线,准备上三环,“照你的意思,非得患过肿瘤的医生,才能看癌症吗?”
    “你想干嘛?”闫兰直起身来,“你不会真的要去看病吧?”
    “真的。”张五洲认真地说,“兰兰,你刚才说得对,咱俩都有病,而且我的病比你重。反正叶丰琴的公司就是干这个的,咱去看看吧。”
    “你真的要去看?”
    “还是看看的好。”张五洲叹了口气,“如果我们的婚姻不能再持续下去,我同意离婚。现在的社会太繁杂,能把问题交给第三方处理最好,就算没啥效果,钱也是让你闺蜜赚了,总比让人蒙了强,对吧?”
    “是倒是,”闫兰点头,“不过,这公司可不是丰琴的。她不过在那儿打工。”
    作者:怀旧船长 时间:2014-08-06 07:50

    叶丰琴所在的公司,离中央电视台新址不过数百米之遥。一幢有些老旧的写字楼,并不开阔的大堂墙壁上挤满了各公司的LOGO。闫兰给叶丰琴打完电话,领着张五洲上了十二层,就看到了一个半圆形的公司标识,上写:中途岛婚姻家庭咨询机构,被大字包围的图形是浮雕般的小岛。穿着白色衣衫的叶丰琴站在这个标识下的粉色玻璃前台后面。
    见到闫张二人,叶丰琴在职业的微笑外加了几分亲密。她把二人引进会客室,倒了两杯纯净水,竖起两个指头轻压嘴唇,柳眉往后一挑,轻声道:“二位稍等哈。今天四个咨询室都是满的,待会儿连我都得上场——放心,我得设法请戚博士亲自为你俩看看。”
    她的声音很好听,如同玻璃珠在盘子上滚动。张五洲每次听到她的声音,心头就如同有小动物在蹦达。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怀旧船长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17天 / 跨度1024天】
    • 开贴:2014-08-06 07:32
    • 更新:2017-05-26 19:24
    • 阅读:10628474 回复:283732 楼主:5871
    • 字数:约2955千字
    • 图片:78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