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无法拯救,那请彻底毁灭!(连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鸢姓女子 时间:2005-09-22 23:36
    发现自己其实是个相当乏味的女子。喜欢女子这个名词,女孩太青涩,犹如一张白纸;女人太现实,类似印花锦缎。只有女子,才是那柔软的棉,真实地流离在城市的角落。读着无聊的大学专业,糟蹋着父母的钱。仔细算来,逃课的时间,比在学校的时间还多,其实没什么理由,就是因为我懒,不想去而已。
    夏天,每次醒来,都是接近下午。嗜睡情况很严重,只因为自己那夜夜笙歌。手机很突兀地响起。“喂,老大,起床没?”一听这没心没肺的声音,就知道是我那宝贝妹妹。“还床上呢,怎么说?”“晚上PEGA吧,去不去?”“没问题。”我真是懒到话都不愿意多说,好在她也习惯我这样的方式。
    其实也不算妹妹,只是个年纪比我小3岁的女孩子,有着可爱的刘海,有着可爱的名字----悠悠。我在某些时间里真有些可笑的英雄气概,总以为自己经历了人生世事,坚强到无所不胜。她也是个孩子,那么全然地相信着我,叫着姐姐。

    作者:鸢姓女子 时间:2005-09-22 23:37
    我实在是迷恋着夜店的吵杂和纷争。那些纸醉金迷,红男绿女,让我切切实实地体验着生活的气息。这才是真实的。人性中那原始的欲望开始蠢蠢欲动,我想,人都是喜欢放纵的,只是被白天的教条压抑太久,只能用着公式化的僵硬笑容去对待身边的人和事。真他妈的够假!好女孩子似乎不该这样粗鲁,呵呵,不过我也不是什么好女孩子,我自嘲地安慰着自己。
    一边化妆,一边听着老妈的唠叨。我其实是个安静的孩子,只是我讨厌这死气沉沉的家。我讨厌看见父母因为经济天天不停地争吵。很烦,我真的很烦。变得越来越不喜欢说话,却又必须每天给他们编造一个快乐的学校生活。我不做编剧真是浪费。
    “你看看你穿得什么样子!”不用想,就知道是我家那个没本事赚钱只会叫嚣的老头子。我已经连爸爸都不愿意叫他了。这也算是一种悲哀吧。我又走神了,没说话,穿上鞋就准备走。关上门的那一刹那,我听到的只有他对我妈的无能咆哮。中年男子,在半百之际遭遇滑坡,呵呵,我该同情他还是该勉励他?我发现自己虚伪得可笑。这不是我没有同情心,只是我真的做不到。
    坐进最晚一班的地铁,我反复审视车门玻璃中的自己。松散的亚麻色长发,鲜艳的松石绿眼影,粘稠透亮的桃红色唇彩。不用否认,我是一只漂亮的孔雀。我的自恋情节已经到了无法遏制的地步,走到哪里拍到哪里,无所顾及地寻找着想要的角度。突然发现身边有人开始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惺惺地收起手机。感激老天的厚待,我到站了。拿起我漂亮的手提包,扭出地铁。
    我目中无人地踩着淮海路,我喜欢男人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这其实是很本能的东西,我讨厌那些教条的规矩,人,为什么要活在被限制的范围中?很烦,我真的很烦。手机又开始不停地响,我知道,肯定是悠悠他们。我是出了名的迟到公主,催了也没用。

    作者:鸢姓女子 时间:2005-09-22 23:37
    刚走到楼梯口,就能听见PEGA里头那激烈的音乐。“大姐,我用爬的都比你快!”悠悠又是一脸的无奈,“行了行了,最烦人抱怨。”我很没风度地大跨步往里头走。一抬头看见了在上面放音乐放得很起劲的R。曾经身边的男人,呵呵,我永远是整理不清我身边的男女关系。按照一个朋友的说法就是,永远游走在爱情的边缘,看似爱着许多人,其实退到最后一步,爱的却是自己那孤独寂寞的灵魂。
    “大姐,你不走神行不行?”悠悠在边上不满地抱怨着。我的走神真是越来越严重了。我无可奈何。灌下去几杯CHIVAS兑绿茶,口腔里开始有了冰冷却灼热的味道。酒精真是一样好东西,可以让人暂时忘记烦恼。可我头痛的却是自己永远是醉不了,唉,郁闷。
    很喜欢跳舞,把自己拧成一条蛇,在疯狂的音乐中,吐着鲜红的信子。男人真是一种很贱的动物,有做狗的天分。永远不知道去珍惜身边静静守侯的她,眼睛永远看着那些野花野草。如果一不小心,行迹暴露,又会死皮赖脸地企求女人的原谅。是的,我就是我口中的野花野草,有着甜美却辛辣的汁液,散发着致命的芳香。
    我的身后有人靠近,女人敏锐的直觉让我全身的细胞进入警惕状态。“你怎么来都不叫我~”男人虚伪的抱怨。我一回头,呵呵,一个小有名气的乐队主唱,“呵呵,你那么忙,我怎么敢打扰你?”应付他,我真是绰绰有余。话还没说完,他的爪子已经搂上了我的腰。“你别说,我还真挺想你的。”我真是厌恶男人的虚伪,就象过期的饴糖,甜到犯腻。“行了行了,少恶心我。”我笑着打岔。“过去喝一杯吧,介绍几个朋友给你。”没等我表态,我就直接被拽走了。甚至,忽略了身边的悠悠。

    作者:鸢姓女子 时间:2005-09-22 23:39
    几杯酒下去,酒精的后劲开始刺激着感官。午夜的放纵,来得愈发疯狂。让心脏强烈震动的音乐,闪到眼睛的灯光,身边的人,男人的汗液,女人的香芬,纯粹的阳刚和纯粹的阴柔,混合出最原始的欲望。我喜欢别人注视我的目光,喜欢成为PARTY QUEEN,喜欢在嬉笑中默默留眼泪。我累了,也不等悠悠怎么说,拉起她走到角落开始抽烟。她是个沉默的孩子,几乎没有反抗过我的要求,安静地承受着。之后,我一度反省过这个问题,其实她可能不愿意,我,真的也就从来没想过她的感受。当然,这是后话。
    我象个没家教的孩子一样,坐在路边的台阶上抽烟,狠狠地吞咽着烟草的气息。“你晚上回哪里?”悠悠问我。我一边忙着和周遭认识的朋友打招呼,一边思索这个问题。回R家吗?我的自尊和骄傲不允许我做出这个决定。“算了,回自己家。你呢?”我吐出一个个漂亮完整的烟圈。“我回家啊。”“行,走吧,上去继续HIGH。”我拍拍屁股,专制地拉起悠悠往楼上走。
    还是刺激挑衅的音乐,12点的钟声过后,PEGA里的人,越来越疯狂。满眼看去,就是夏天女子裸露的白花花的手壁和首饰在灯光下蔓延出的细微光芒。我把自己隐藏其中,以为自己是快乐的。我喜欢在台下看R专注的表情,那应该是一种对梦想的执著。可惜可悲,我是一个没有梦想的人,或者说,我早就被活生生地剥夺了追逐梦想的权利。我喜欢有梦想的男人。

    作者:鸢姓女子 时间:2005-09-23 00:24
    放纵是个打发时间的好办法。当整个大厅的灯光亮起时,我似乎还没从音乐声中反应过来。无奈地和R打了个招呼,我摇摇晃晃地走到路边打车。司机也见怪不怪了,沉迷于夜生活的女子估计都我这个德行,一身的烟酒味混合着不同的香水残迹,脸上因为汗水蒸发而模糊的妆容,还有迟钝的眼神和嘶哑的嗓音。他不说话,我也不说话。我打开窗户,凌晨微凉的清风抚摸着我早已经被糟蹋过的皮肤,这一刻的我,是安静的,是祥和的。
    天,亮了。楼道里,只有我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寂寞响声。清晰,甚至有些许模糊的回声,那么孤单,那么冷漠。打开门,我就知道老妈彻夜未眠。她浮肿的双眼是我无法面对的。矛盾的是,她喜欢以她的脆弱来要挟我,挽留我,却不知道,反而将我越逼越远。
    扔掉折磨我可怜脚趾一晚上的高跟鞋,脚底异常疼痛。我喜欢赤脚踩在地板上,塌实的感觉,真实的,不再云里雾里。热水冲刷着我的头发,我的身体。我的头发不再象16岁那年一样乌黑发亮,在漂白和染色的作用力下,现在的头发就象一把亚麻色的海藻。干燥,蓬乱,脆得刺痛皮肤。我依旧纯白的皮肤,消瘦的锁骨,并不饱满却形状美好的胸部,纤细的腰,紧致的腿。但是,这已经不是少女那含苞待放的身体,这具躯体早已沾染上了情欲的痕迹。文身,穿孔,对我而言不是世俗的流行,仅仅,是过往痛苦的痕迹。是痛苦吗?呵呵,年轻时幼稚的痛不欲生,在现在看来,只是单薄的孩子气。

    作者:鸢姓女子 时间:2005-09-23 00:24
    关上花洒,身体仿佛是吸足了水的细胞,变得饱满而沉淀。我喜欢丝质的睡袍,有着精致的浮华和奢靡。不过我不是小资,我也不是愤青,我究竟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因为水汽的缘故,镜子有些模糊,在黄色灯光的晕眩中,这个世界变了,变得不那么赤裸裸,变得不那么真实和冷漠。我喜欢暖色调的色系,却永远用冷色来包裹自己。我是只矛盾的动物,对,动物。
    并未完全擦干身体,我赤脚走进我的房间。一路上,留着我的脚印。潮湿,温热。房间里的冷气,让我猛地惊醒了。还是镜子,但这次却不是身体,是我这张在没有化妆品伪装下,苍白憔悴的脸。虽然,眼神依旧清澈,但更清晰的,是我泛青的眼圈,和褪不下去的色斑。长期的烟草,酒精,甚至大麻,让我失去一个20出头女子那如鲜花般的纯美笑厣,剩下的只是岁月留下的痕迹。

    作者:鸢姓女子 时间:2005-09-23 00:26
    我裹着白色被单始终无法入眠。曾经有人告诉我,喜欢白色被单的人,在潜意识里都有着隐藏的洁癖。我应该是个重视生活质量的人,并不要求奢侈,但是喜欢那种优雅的闲适。失眠的情况真是越来越严重,过多的夜生活让我出现间歇性的耳鸣。我感觉自己是一只怎么都无法煎熟的荷包蛋,在床上反复折腾。终于按捺不住起身,打开我可爱的笔记本。这个时候,是凌晨5点32分。
    笔记本真是一个可爱的发明。我相信拥有笔记本的人,都喜欢在床上上网,慵懒地用手指挑逗触摸盘,看着光标在屏幕上轻佻地移动。我喜欢MSN,MSN是成人的东西;QQ,让我觉得是如此的孩子气。20岁出头的女子,不是不可以有孩子气,但是,不可以有俗气的孩子气。QQ,垃圾腾讯公司出产的垃圾产品,厌恶,真的是厌恶。
    MSN上,人很多。但是能说话的,也就那么几个。并不是每个身边的朋友,都能够理解我这个疯子的想法和作为。其实我并不需要理解,谅解就够了。红色头像一片,这个时间,除了那几个和我有时差的朋友外,没几个人会出现,呵呵,看来我想发泄的念头将再次落空。

    作者:鸢姓女子 时间:2005-09-23 00:27
    “你怎么这个点上线?”正当我很失望地想看电影的时候,MSN熟悉的提示音让我觉得世界还是有人在管我死活。一看,是我那宝贝老哥。
    “你不也不睡嘛~”习惯性地撒娇,呵呵,我是一只漂亮的猫。
    “看球呢~”妈的,我就知道。其实我是很讨厌这个黑白相间的皮球,一群大男人,抢什么抢。烦!男人天性里,有争夺的因子,那掠夺的疯狂眼神,让我兴奋到战栗。我喜欢有着暴力倾向的男人,因为更纯粹,更真实,原始的兽性,让我喜欢到恐惧。我不是变态,我只是个有着肌肤饥渴症的孩子,我喜欢皮肤的温度,喜欢拥抱,喜欢感受别人不同与我的气息。
    “我怎么发现你总在很边缘的状态?”我的发呆再一次被提示音打断。呵呵,我真是很难得没对打扰我发呆的人一通乱骂。看来老哥是有点对我不太爽。
    “呵呵,还好啦~我不就一直这样嘛~生活就是这个样子啦。”
    “操!”

    作者:鸢姓女子 时间:2005-09-23 00:29
    无语。老哥是个四川男人,有着北方男人的豪爽和粗鲁,不过我并不讨厌。因为真实,对,真实。我喜欢一切真实的东西,哪怕是残缺的,哪怕是残酷的。真实的东西,永远有着别样的美好和风情。就象老哥的摄影作品,细腻到发紧,紧到心口发疼。这样的男人,是脆弱的。就象一颗裹着脆皮的酒心巧克力,坚硬却易碎的外表下,有着柔软醇厚的灵魂。在很多事情以后,我也意识到一个问题。聪明的女人,永远不要去点破男人内心的那道伤口,男人是故作坚强的生物,他们的内心,可能比女人都要脆弱,有时候,他们的叫嚣,代表的,是他们的怯懦和无助。
    “行了行了,别操不操的~我睡觉了。”我是真有点无奈,也有点倦了。
    “恩,有空别忘记姘一下。哈哈”当初一个小小的玩笑,成为我们之间的另一个话题。
    作者:鸢姓女子 时间:2005-09-23 00:31
    TO漠漠的天空:其实少爱一点,少伤一点.
    作者:鸢姓女子 时间:2005-09-23 00:37
    TO为梦而歌:
    其实1个人不寂寞,寂寞的是另1个人对你说,你很寂寞.
    作者:鸢姓女子 时间:2005-09-23 00:39
    TO越南之约:谢谢你喜欢.
    作者:鸢姓女子 时间:2005-09-23 00:40
    TO为梦而歌:酒精的麻醉,只是暂时.
    作者:鸢姓女子 时间:2005-09-23 00:41
    很累了,明天继续.
    作者:鸢姓女子 时间:2005-09-23 00:46
    发现自己脸色越来越苍白了.笑~
    作者:鸢姓女子 时间:2005-09-23 00:55
    TO YIWU168:在我眼睛里,月亮是温柔的.呵呵.希望晚上的你我,都是一样的平静.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鸢姓女子2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46天 / 跨度85天】
    • 开贴:2005-09-22 23:36
    • 更新:2005-12-17 14:31
    • 阅读:8113 回复:469 楼主:317
    • 字数:约9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情感无法拯救,那请彻底毁灭!(连载) 鸢姓女子2 2005-12-17 14:31 152/317 46/85
    情感面对出轨的老公,我无法彻底原谅他,倍受煎熬。 绵绵细雨wjh 2011-09-20 19:39 1417/429 148/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