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从乌克兰内战看民逗对国家的危害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雅科夫 时间:2015-02-12 11:41
        俄罗斯本质上是欧洲国家,从戈尔巴乔夫时代开始,俄罗斯一直都在“向西看齐”,搞三权分立、民主化、自由经济,并且主动解除了大部分武装,渴望融入西方。

        但西方对俄罗斯背信弃义,北约持续东扩(戈尔巴乔夫本人证实,当时西方主要国家,如美国总统布什、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西德总理科尔等人均与苏联领导人戈氏有协议,承诺北约决不东扩,东欧各国为苏联与西方的缓冲地带,双方均不坚持军事存在)。

        但除了口头反对外,俄罗斯并未对北约东扩做出实际反应,应把北约视为自己的伙伴。普京上台后,俄罗斯仍抱着积极融入西方的幻想,911后第一个到访美国的大国领导人就是普京,并对美国反恐战争给予了全面支持;俄罗斯的主要贸易伙伴也是西方。

        但是,美国与西欧小伙伴不但背信弃义,而且得寸进尺,在吸收了华约成员国后又染指独联体国家。在布拉克.侯赛因.乌萨马(奥巴马的全名)上台后更进一步,充当了围堵俄罗斯的急先锋——不仅支持格鲁吉亚的侵略战争,而且四处煽风点火,急于把独联体内亲俄领导人搞下台,甚至不惜在乌克兰挑动政变,将民选的合法总统搞下台。我同意普京所说的,我们被逼到墙角,我们别无选择。普京及俄罗斯并不想与西方对抗,而欧美欺人太甚。

        从冷战以来,美国已逐步完善了支持非政府组织、策划政变、街头政治、广场革命等套路,作为实现自己利益的得力工具。而俄罗斯这些年忙于解决国内问题,对控制外国缺乏足够兴趣,很少能在这个方面与美国斗法。同时完全可以相信,俄罗斯并未真的派出大规模军队去乌克兰——如真的派了,基辅那帮逗逼早就被消灭了。俄罗斯也没有扩张欲望——对普京来说,最头疼的问题是日渐萎缩的人口怎样守住从欧洲到楚科奇半岛这片广袤的土地?在俄罗斯人口不断减少、连征召适龄青年服役都一度出现困难的情况下,还去奢谈“俄罗斯侵略扩张”的野心,简直是场笑话,只有希望俄罗斯灭亡的西方政客才会去说,只有傻瓜才会信。

        从俄罗斯军队的规模和俄军的军事学说,最能反映出普京及俄罗斯没有扩张野心。众所周知,苏联曾是超级大国,苏联解体时尚有400多万强大军队,经过叶利钦时代的裁军,到普京上台时,俄军尚有200万人。普京上台后,俄又经历了多轮裁军。到2014年俄军总人数仅90万人——比印度军队规模还小。这样小的一支军队,连守卫1700万平方的俄罗斯国土都捉襟见肘(美国面积是俄罗斯的二分之一强,军队是俄罗斯的一倍),谈论“侵略扩张”更是笑话。同时,俄军的军事学说完全是防御性质,1993版的俄军军事学说甚至认为“俄罗斯不把任何国家设想为敌人”,但经车臣战争、西方武装干涉南联盟和北约东扩后,俄军军事学说虽做出的反应,但也只是含糊其辞为“俄罗斯仍面临内部和外部的战争威胁”。

        同时,普京对扩张并无兴趣。一个突出表现是,白俄罗斯一直积极向俄罗斯靠拢,俄白联盟就是白俄总统卢卡申科首先提出的。但普京执政以来,没有与白俄罗斯在一体化问题是做出任何推动,以至于引起卢卡申科的抱怨。如果普京怀着帝国主义扩张欲望,有白俄罗斯这块主动送到嘴边的肥肉为何不吞下?此外还有格俄战争,面对格鲁吉亚趁奥运会之际的不宣而战,俄军反攻后迅速击溃了格鲁吉亚军队,几天就占领了格鲁吉亚一半领土,却根本没遇到像样的抵抗,可以说第比利斯指日刻下。但就在此时,俄罗斯突然停战并撤回原分界线内,一平方米领土都没有多占。此外,被西方视为“复兴苏联”之举的欧亚联盟,其首倡者并非普京,而是哈萨克斯坦的纳扎尔巴耶夫,他在1994年在莫斯科大学演讲时提出这个概念,并建议改联盟有“统一的总统,统一的议会,统一的军队,统一的经济空间”。这其实才是“复兴苏联”的实质内容。然而无论是叶利钦还是普京,其执政期间对纳扎尔巴耶夫的建议几乎没什么回应,一直到普京的第三任期,才开始慢吞吞地把欧亚联盟赋予一些经济上的内容,政治及军事的一体化根本没有提及。

        所有这些都表明,普京并没有他看上去那么强硬,并无进一步扩张的欲望,虽然它某种程度上有这个实力,也有想和俄罗斯捆绑在一起的前苏联成员国。但普京只想维持现状,他的反应只是被一群背信弃义的西方伙伴逼到墙角的无奈之举。也正因为如此,普京在国内反对派(俄共和俄罗斯自由民主党)眼中,被视为出卖俄罗斯利益的叛徒,西方国家在俄罗斯的代理人。

        普京到底是什么人?西方国家总是强调他的克格勃背景。但西方似乎选择性遗忘了普京的另外两个身份——一是苏联晚期著名的“民主派”、将列宁格勒更名为圣彼得堡的索布恰克的学生和助手,二是西方国家喜欢的叶利钦的指定接班人(虽然是经过选举确认的)。从普京上台后对西方国家的亲善与忍让,以及对索布恰克与叶利钦的正面评价看,他更像是一个对西方幻想破灭了的“民主派”,而不是强硬的克格勃。

        而不断为乌克兰内乱添油加火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他的全名是布拉克.侯赛因.奥巴马(也可译为乌萨马),其父是肯尼亚的穆斯林移民,幼时其母带着他在穆斯林国家印尼的雅加达生活过很久。奥巴马在竞选时并不提自己的穆斯林背景,而当上总统后开始大谈自己是“穆斯林的朋友”。这位“穆斯林的朋友”可谓名副其实——在热情围堵俄罗斯的同时,却对穆斯林极端势力呵护备至。一是大力资助阿拉伯之春,结果各国普遍推翻了原世俗政府,极端分子纷纷掌权;二是对撤出阿富汗,并将恐怖组织塔利班洗白为“武装组织”而非“恐怖组织”;三是撤出伊拉克把伊拉克的大片国土丢给isis;四是不断打击叙利亚世俗政府势力,给恐怖组织成长提供了沃土,直到isis以残暴惊骇了世人,才不得不装模做样地派出几架飞机空袭,却坚决拒绝派出地面部队;五是对埃及塞西政府的拨乱反正(打击穆斯林兄弟会等极端组织)报以冷眼,多次斥责;六是法国查理周刊袭击事件发生,各国政要联合参加巴黎游行时,侯赛因.奥巴马却在打高尔夫球,现场没有一个美国高官参加......

        这些事实单看起来似乎每个都可以找到一些说辞,但连在一起,我们会发现这些事件都是穆斯林极端分子所乐见的。它非常清楚地表明,侯赛因.奥巴马(乌萨马)确实对穆斯林爱不释手。

        可怜国内的民逗跟在穆斯林奥巴马后面对俄罗斯吐口水,极尽污蔑之能事,巴不得俄罗斯马上分裂完蛋。却忘了仅仅几年前,还在盛赞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如何获得新生、如何安居乐业、如何自由民主,当年这些肉麻的吹捧言犹在耳。

        各国的民逗,其实出发点也是好的,也是为了国富民强。因为产生民逗的国度,往往是各方面比较落后的国家,这些国家的民众不由得会羡慕先进国家的生活方式,乃至政治制度,并以此为楷模试图推动社会的进步。

        但是,民逗之所以成为民逗,而不是真正的民主斗士,就在于民逗片面地把别国的“先进性”当成了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而忽视了实现这些“先进性”的漫长过程、国民素质,以及推销普世价值国家的特殊利益。他们恨不得一夜之间就“民主起来”(跟老毛搞大跃进的心态差不多),也不分青红皂白地抹杀自己国家的一切(无论自己国家的东西确实是落伍了,抑或有一定价值,抑或是有优点的),也忽视了这个世界上还是存在国家利益的、为了实现国家利益还是有很多见不得人勾当的。这样,民逗在不知不觉间就被西方国家作为实现自己利益的工具而利用,而这种结果往往给本国和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

        苏联解体就是一例。原本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是改掉苏联体制中陈旧落后专制独裁的部分,向更好的制度迈进。但因为戈氏能力问题以及优柔寡断的个性,导致改革进程被叶利钦这类民逗所劫持,而这些民逗居然认为改变苏联最好的办法是肢解它。等到国家解体既成事实,国家陷入更深的灾难,这些民逗后悔不迭但为时已晚。而在美国煽动下搞颜色革命这些国家,比如乌克兰、格鲁吉亚和吉尔吉斯,没有一个因为一夜之间“民主了”就走向康庄大道,反而纷争不止、贫困潦倒,甚至引发国内战争,造成千百万人的死亡和流离失所。尤其是乌克兰,这个被誉为“含着金钥匙出生”、工农业基础雄厚、科技力量一流、自然条件优越、人文素质很高的国家,在独立时被普遍看好,谁知折腾了20多年,乌克兰的经济发展水平反倒还不如苏联解体前,整整一代乌克兰年轻人没有找到过工作,也从未工作,终日游手好闲、酗酒成性、愤懑不已,他们很快就成为新纳粹势力的后备军,以及美国出钱领工资的“麦丹抗议”的主力军。在乌克兰,所谓的“民主斗士”与纳粹分子仅有一纸之隔。

        西方价值观好不好?好。宪政好不好?好。民主好不好?好。这些当然都好,但是如何实现它,是搞大跃进还是脚踏实地一步步改良,是不顾一切搞上层建筑革命还是先打好经济基础,是唯我独尊还是兼容并包,这才是最大的问题。而民逗之所以有这种思维,说到底与过去的一直盛行的“不黑即白”、“非此即彼”的二极管立场论教育有关,与“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狭隘方法论教育有关。错误的立场论与方法论,造成了一个国家内部严重的认知鸿沟和尖锐对立。我们在互联网常常看到,理性的辩论很快就会被淹没在贴标签、扣帽子、问候先人的骂战之中,为一件完全与自己不相干的事情,双方的仇恨简直不共戴天,若不是有互联网隔着,怕是要掐死对方了。

        这种立场轮和方法论,在互联网骂战中尚危险不大,一旦习惯于这些思维的人走上政治舞台,那问题就大了。普京曾说,苏联搞改革、搞民主化没错,但干嘛要肢解国家?倒洗澡水连孩子一块倒掉了。这就是错误的立场论和方法论带来的灾难——苏联旧制度有不好的地方,那么苏联本身就是邪恶的,就要毁灭,全然不顾毁掉一个一起生活了几百年、彼此依存的国家会有何种灾难性的后果。无论是车臣战争、格俄战争、塔吉克内战,还是最近暴发的乌克兰内战,这些都是苏联解体留下的各种后遗症。毁灭苏联容易,毕竟国家是形而上的层面;改变苏联制度中的缺陷却不容易,这涉及民众心理、传统文化,这是形而下的层面,非常难改。苏联解体后,新成立的国家除了少数几个原本与苏联关系不深的波罗的海国家外,其余的无一例外,要么是比苏联更甚的家族独裁统治,要么是乌克兰这种寡头统治。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国家几乎没有。

        这种二极管思维不止是民逗有,毛左也有。毛左与民逗,是一种思维模式下的正反两面,只是他们的口号和帽子不同,他们的武器和带来的灾难性后果,是不相伯仲的。
    作者:雅科夫 时间:2015-02-12 11:44
    转至第2楼第 2 楼 temp010 2015/2/12 11:44:03  的原帖:俄罗斯一直都在“向西看齐”,。。。渴望融入西方。

        但西方对俄罗斯背信弃义,北约持续东扩
    -----------------

    “渴望融入西方”你还怕“北约东扩”?

    你个自相矛盾的骗子!

    5毛天天撒谎!

    第一顶帽子。五毛。雅科夫成了五毛。
    作者:雅科夫 时间:2015-02-12 11:46
        苏联解体之初,俄罗斯何去何从一直是个很大的问题。当时俄罗斯不少人的想法是俄罗斯应该加入欧美西方联盟。理由是:俄罗斯是白种人国家,俄罗斯信仰跟基督教同一个上帝,俄罗斯自古以来就是欧洲国家。所以,在苏联解体之初,俄罗斯有很大的意愿想加入西方,成为西方的一份子。但是,由于俄罗斯的军事实力过于强大而让美国觉得俄罗斯是一个威胁自己军事地位的存在,所以美国并没有允许俄罗斯融入西方体系。

        “9·11”事件后开始了俄罗斯多次协助北约反恐,进入与北约关系的新时期,俄罗斯政府多次在多种场合提出俄罗斯加入北约的问题。俄罗斯提出加入北约绝不是一场策略游戏,而是一种真实的意愿 。

        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说,俄罗斯将与北约19国就建立“新型合作机制”达成一致,“这是俄罗斯联邦全面融入大西洋防务体系的第一步”,“下一步就是俄罗斯加入北约了”。

        9月26日访德期间,普京在回答德国报纸编辑关于“俄罗斯是否寻求加入北约”的问题时说:“一切将取决于(北约)能提供什么。西方现在不再有任何理由不进行这样的会谈了。”北约当天做出的正式反应是:“如果普京总统正式提出这样的建议,我们将对它进行认真的审查。”

        俄罗斯不是西方的敌人,俄罗斯人民也不想当西方的敌人。俄罗斯人不但不反美,反而多次在美国发生灾难的时候,俄罗斯人民去美国大使馆哀悼送花。俄罗斯人认为自己是欧洲国家,俄罗斯人向往移民西欧和美国,俄罗斯人从来不想跟西方敌对。只不过俄罗斯的军事肌肉太强壮,美国害怕俄罗斯加入西方以后威胁自己的老大地位,所以才不允许俄罗斯加入西方。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雅科夫
    • 来自:凯迪-猫眼看人 前往来源
    • 【活跃9天 / 跨度12天】
    • 开贴:2015-02-12 11:41
    • 更新:2015-02-24 17:25
    • 阅读:67240 回复:67240 楼主:70
    • 字数:约48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舞文[长篇]毛毛:下一个坑不等你 陈瀚乙 2006-06-20 14:59 295/34 15/85
    国观反热钱战争的终极利器——美元储备 奥塔1 2009-04-04 16:01 599/163 48/216
    经济出路:通向财务自由与心灵自由之路<创业、投资及心性修炼>(天涯首发)6图 潜龙一生在渊5 2017-12-03 12:56 3284/549 219/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