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夜焚——职业杀手的黑色宿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陈雨城 时间:2012-02-11 21:42
    我是黑夜里孤独的行者
    你带给我一盏烛光
    得到的却是我的黑夜

    ——职业杀手的黑色宿命
    第一章 杀手
    1
    凌晨四点,我从沉睡中醒来。
    没有梦,在黑暗中,我清醒的睁着眼睛,似乎从未睡着过一样。
    我离开我柔软的大床,赤着身子走进浴室,一路走着打开了所有的灯。
    灯光柔和明亮,映衬出窗外阴黑的世界。
    在浴室里,我撒尿、刷牙、洗澡、刮脸,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
    然后我回到卧室,从橱柜里取出全套干净的衣服,内裤、袜子、衬衣、西装,一件一件仔细得穿在身上。
    我从橱柜的第一个抽屉里取出一把黑色折刀,从另一个抽屉里取出一个黑色皮包。
    离开卧室,我一路关掉了灯,在门口的鞋柜里我拿出一双被擦得一尘不染的黑色皮鞋。
    穿上皮鞋,我站在镜子前,镜子里的我是一个身材匀称、干净而体面的男人。
    我关掉了最后一盏灯,打开门,走进了外面的黑暗。
    2
    凌晨四点,月落日未升。
    我走在北京的街头。
    街灯昏黄,还没有被清扫的垃圾在街面上浮荡。街边门店闪烁着残缺的霓虹灯,此时是这个城市最难看的时刻。
    街上有人像我一样孤独的走着,但躲得远远的,连窥探的目光都没有,这让彼此显得更加孤独。
    没有人认识我,我是一名异乡人。
    我虽然生活在这里,但这城市从来没有让我有过亲切感。
    昨天晚上,有一个寂寞的发了疯的醉客问我:你是做什么的?
    我告诉他,我是一名杀手。
    他愣了一下,咴咴的笑起来,旋即觉得这个话题很有意思,就接着问:你杀一个人多少钱?
    我说那没有定数,而且价格我没有话语权,公司给多少是多少。
    我操,你还有公司啊,杀手公司?
    我摇摇头说:我对我们公司也不是很了解。
    那你的活儿多不多?
    不多,。。。。。。不过明天有一个。
    是吗?什么活儿啊?
    去南方的一个城市,杀掉这个城市的市长。
    呦,这是政治谋杀吧!
    我不知道。
    那你身上带着枪没有?让我看看。
    没有,我不干活的时候从来不带枪,而且就算干活也很少用枪。
    我操。。。。。。这家伙表情夸张的瞅着我,大约两秒钟后,他憋不住狂笑起来,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还说了一句:真他妈有意思嘿!
    我也笑了,觉得是他妈挺有意思。
    一个小时后,我坐上了飞向南方的飞机。
    作者:陈雨城 时间:2012-02-11 21:45
    第二章 目标
    1
    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这是一个沿海的港口城市,以美丽和开放著称于世。
    走出机场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直接去了位于市中心的一家酒店,我来之前已经预定好了一间的套房,我在酒店的餐厅里品尝了这里制作精良的海鲜料理,喝了半瓶红酒,把剩下的红酒带回我的房间。
    这酒店新建成不久,房间的豪华和舒适程度都要高于北方城市的同级别酒店。隔音效果也很好,房间里非常安静。我把皮包锁进了房间的保险箱,然后坐在沙发上略作休息。
    在晚上八点左右,当街面上的灯光全部亮起来的时候,我就去街上游荡,跟我的任务无关,公司留给我的时间比较宽裕。
    我怀着一个观光客该有的心情游荡在这城市的街道上,应该说这城市的夜景美极了,街道并不宽阔,但却花团锦簇、绿树联排。街上行人的脚步要比北京的行人慢半拍,没有那种夺路疾行的架势。这个城市的富裕和文明的程度是全国闻名的,从街上红男绿女的衣着谈吐可以证明这一点。
    我有些喜欢这个城市。
    一个小时后,我回到房间,洗完澡后,我赤裸着身子来到宽大的落地窗前,俯视着窗外繁华绚丽的街景。慢慢的喝完了剩下的红酒。
    我喜欢这种感觉——了无牵挂、寂寞无依。
    我是一名杀手,任何一个任务都有可能让我横尸街头,但不管我死在哪里,我的尸体都不会给世人留下任何线索,没人知道我是谁。
    我是一名异乡人——是对于整个世界而言。
    喝完酒以后,我就直接上了床,在床上,我打开了那个黑色皮包,这个皮包是在前天拿到手的,不要以为我是名杀手包里面就一定是致命的武器,其实里面只有证件、机票和一部手机。手机是一部大屏幕的智能手机,我打开它以后,从储存卡里调出一个文档,文档里有目标人物的几张照片和一些资料,甚至还有一段视频,我的目标人物正在神采飞扬的讲话。他是这个城市的市长,在全国都很有名气,不知道这个城市发展成现在这样跟他有没有关系,因为我对这城市有了较好的印象,所以我对他也抱有一丝好感,但这不会影响我的行动,我会在公司安排的时限内杀掉他。我最后看了一遍手机里的资料,就全部删除了,然后我调出卫星地图,找到我当前的位置,开始仔细的查看,把与任务有关的地标和路线牢牢的记在心里。
    临睡前我翻看了酒店提供的本地晚报——没什么引起我注意的事情。合上报纸后,我关上所有的灯,在黑暗中沉沉睡去。
    作者:陈雨城 时间:2012-02-11 21:58
    第二天,我去了一家租车行,在北京我就预订了两辆轿车,我开走了其中的一辆,去了一家大型商场买了一个高倍望远镜和矿泉水以及一些食品,并在路边买了几份当地的报纸和一张最新的市区图。然后开车去寻找我的目标。
    根据手机的GPS导航我很容易的找到了市政府,这城市的政府办公区是一个由七八栋楼组成的大院,占地面积非常大,我开车围着政府大院转了一圈,从外面可以看到那些楼与楼的间隙非常大,期间种满了绿色植物,这些楼房都不高,显然是很久以前建好的,虽陈旧却不乏风格。政府大楼对面是一个漂亮而现代化的广场,我把车停在广场旁边有停车位上,静静的等待。
    一直等到中午我也没有看到我的目标,我在车上吃了午餐,继续等。目前我还不想贸然进入那栋大楼,大门的门卫会严格检查每个人、每辆车的出入证件,如果没有证件则必须要登记,说明要找谁,并通过电话征得对方同意后方可进入,我的目标是这个城市的市长,我想见到他肯定更不容易。一直到下午三点的时候,我看到一辆公安牌照的豪华越野车里从里面开出来,我知道这是那个市长的办公用车之一,由于越野车贴着颜色很深的车膜,我不知道他在不在车里面,但我还是跟了上去。
    从那一刻起,我真正进入了工作状态,集中精神小心翼翼的跟在那辆车后面。越野车后窗的贴膜同样不透明,但隐约能看到车后座坐着一个人。
    现在是工作时间,市长的座驾被别人乘坐的机率不大,我的目标应该在车里面!
    越野车不紧不慢的行驶了二十分钟左右,驶进了非常气派的大院里,院子里是一栋造型非常现代化的大楼,大院门口有警卫,我把车停在马路对面,根据GPS上显示这个大院应该是这个城市的建设局。
    这个大院是个花园式的机关大院,围墙是铁艺的栅栏,我可以清楚的看到越野车停在大楼下面,楼下有几个人似乎早就等在那里,看到车一停就立刻迎了上去,从车里下来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是我的目标,他穿着一身合体的深色西装,很正规的打着领带,身材保存的不错,头发也梳理的有型有款,跟我手头照片中形象完全符合,这种神采在中国的官员中似乎并不多见。跟着他的应该是他的秘书,戴着金丝眼镜,手里拿着文件包。我的目标在下车后跟迎上来的人一一握手。然后在他们的簇拥下进了大楼。
    我继续观察,看到越野车的司机下了车,是个很精神的小伙子,他伸着懒腰溜达了一圈,然后站在车旁抽烟。
    找到了他,就完成了我此次任务的第一步,进程比我想象中的要顺利。我在车里翻看着报纸,等着他出来。报纸上有他的大幅照片,看来这位不是个低调的人。大约一个半小时之后,我的目标在众人的簇拥下从大楼里走出来,在车旁边和这帮人又说了很长时间的话才上了车。我发动着汽车,等越野车驶出来后,又不远不近的跟了上去。
    他没有再去别的地方,而是直接回了市政府办公大楼。
    作者:陈雨城 时间:2012-02-11 22:01
    而我只能再次在外面等。我不能离开,从见到他的那一刻起,我必须牢牢的盯死他,每时每刻我都要知道他所在的位置,这样我才能掌握他的活动规律和区域,才有可能找到合适的机会下手!
    我就这样跟了他四天三夜,在这期间我抽时间去更换了一辆车,其他时间都静静的潜伏在他的周围,既不刺激也不浪漫。不仅仅是我,我的目标在这四天里的生活同样乏味!他大部分时间是在办公楼里面,他怎样工作我不得而知,这期间我弄到一个挂在脖子上的工作证,凭借这个工作证我堂而皇之的进入了市政府大院,但我发现凭此证唯一不能进入的就是市长办公楼。这栋四层旧楼里设有单独的警卫室,见市长必须要预约。无奈我在市长办公楼附近里转了一圈,发现在这里我根本没有机会,警卫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四处布满了摄像头,我没敢多做停留就匆匆离开了。
    这几天,市长下班后每天都有应酬,而且都是那种有很多人参加的宴会。我曾跟进酒店里与他有了一次擦肩而过的机会,可以看出来这样的宴会并不能让他快乐,他的心情我不关心,但我基本掌握了他的身高、腰围等数据,这对我很重要。
    每次宴会都要到深夜才结束,在他回家的路上,我能看到他疲惫的半躺在汽车后座上,一动不动。
    他的家是在一个部队干休所里,规格很高,这并不奇怪,很多像他这样身份的人,都有着高深的家庭背景,这个干休所高墙壁垒,里面全是带院的两层小楼。那里的警卫是真正的解放军战士,同样是二十四小时站岗,可以说是戒备森严。
    司机把他送回家后,就把车开走了,在第二天早晨八点就准时来接他去市政府上班,似乎这位市长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周而复始、一成不变。
    这样的生活方式和活动范围使我很难找到机会下手。但我并不着急,一个手握重权而年富力强的人的生活是不可能这么单调的。
    就在第四天,这个人的活动有了异常。他差一点就从我眼皮底下溜走了!
    作者:陈雨城 时间:2012-02-11 22:14
    2
    那是在下午五点半左右的时候,一辆黑色奥迪轿车从市政府大门里面驶出来,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因为每天进出这个门口的奥迪车实在太多了,但我还是扫了一眼车里的人,车里只有驾驶者一个人,透过贴着茶色贴膜的车窗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但就是这个极为模糊的半个身影让我心里激灵了一下子,是他!由于我这几天只死死的只盯着他一个人看,对他的身影太熟悉了。
    妈的,这家伙终于有了一次单独的行动,换了汽车、连司机也不带,他去干什么?我发动汽车追了上去,心里有了小小的兴奋。
    奥迪车在城市里从容的穿行,他绝不是回家,方向正相反。我有预感他要去的地方是个隐私的所在,我小心的记下了路线。奥迪车驶出了市中心,一路向西,这城市的外围呈现出了另外一种动人的美丽,新建的公路笔直宽阔,公路两旁是大片的热带植物,空气清甜通透,令人心旷神怡。渐渐的在绿树红花的掩映下出现了散落其中的一栋栋别墅,个个造型典雅奢华,远处能还看到起伏淡远的青山。
    这景致连我都感到精神一振。这里应该是这个城市所繁衍出来的富豪显贵们精心打造的栖息地。这样的环境,一般人只能是欣赏和路过。
    奥迪车在减速,并打亮了左边的转向灯,我看到公路的左前方有一个巨大的欧式造型雕像,雕像下是一个铁艺的大门,他的目的地到了。
    我没有跟着他转向,保持着直行,他的车拐到大门前,车玻璃被放下来,我看到了那张不失英俊的脸,虽然戴上墨镜,但确定无疑就是他,他拿着一张卡片凌空晃了一下,铁艺门便自动打开了,奥迪车一直的开了进去,那里面是一排排的别墅。
    我舒了一口气,记住了那西欧雕像上篆刻的大字:雨花别墅。
    开出一段距离后,我把车停在路旁,拿出手机,从网络上调出卫星地图,很快找到了雨花别墅,从卫星图片上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个别墅区,我大概数了数,里面有将近一百栋别墅!
    更换不起眼的车辆、还特意的戴上墨镜,他如此神秘低调的出行说明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要去的地方。他持有这别墅区的门禁卡,说明这里有一个属于他的私密所在,那么里面住着的人就不难猜出,应该是他的一个情人。
    一个正值壮年的成功男人包养情人似乎是一门必修课。
    作者:陈雨城 时间:2012-02-11 22:35
    我看了看表,刚刚下午六点钟,他应该不会再出来吃饭,能和自己的红粉佳人共享一顿家庭晚餐,对他来说应该是一段不可多得的柔情时光,留在这里过夜的可能性非常大。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我的机会可能就在这里!我的工作需要一个这样相对隐私的空间。
    我知道这种高档的住宅区虽然表面上没有高墙壁垒,实则里面都暗藏玄机,在道路两旁或公共区域的景观设施里都安装着非常先进的监控设备和警报系统,安防制度很严格,保安人员的素质和装备都是一流的,每栋别墅更是建造的牢不可破,这些有钱人在这方面是绝对的不惜重金。
    我叹了口气,看来今天我要冒一冒险了。
    趁着天还亮,我驱车在别墅的四周转了转,转到别墅的后面,景致豁然一变,在那里竟有一个很大的人工湖,湖水清澈见底、水面碧波荡漾,四周绿树成荫,树荫下是一条环湖小路,路上有几个人在悠闲的散步,路旁设有长椅和凉亭。远方就是西沉的斜阳和远山淡影。
    目光及处,已没有任何都市繁华喧嚣,尽是一派湖光山色。看到这里我心中不禁暗骂这些有钱人,这些少数人占据了地球上最好的资源。
    这里并不专属于雨花别墅,而是一处供所有人休闲赏景的公园。
    我把车停在公园的停车场,下车走到湖边,对着这如画的景致尽情的伸了一个懒腰。然后一边沿着小路散步一边舒展我已僵硬的四肢。
    不要以为我被这优美的景色打动而有了休息一下的举动,我的任务没有完成就绝不会让自己任意休息的。我停在这里是因为我看到雨花别墅在对着这个湖的方向开了一个后门,那是一个只能供行人进出的小门。看来这是为方便住户出来散步休闲而特意设立的。
    我慢步行走接近这个门,门同样是作工考究而坚固的欧式铁艺门,安装着监控和电子门禁。我离开门,装作百无聊赖的样子在四周转了转。然后回到车里,驱车迅速的离开。
    我顺着原路返回,越过雨花别墅的大门,拐过一处弯道后,我把车掉头,对着雨花别墅的方向把车停在路边。这条公路是那个市长离开雨花别墅的唯一通道,我等在这里是怕他万一会提前离开这里。
    处于这个位置的人总是有一些身不由己的事情,我必须要确认他今夜不会离开这里!
    当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我放松下来,可以闭目休息一下。这条公路的路灯稀疏昏暗,这对我很有利,当对面来车的时候,明亮的车灯会提前提醒我有车辆经过。
    这几天我的连续睡眠最长不过三个小时,每餐都是在车里吃速食食品、喝瓶装水,从没有洗漱过,更没有刮过脸,而今夜我还要彻夜保持清醒,伺机进入那片别墅群。所以千万不要相信什么浪漫杀手自由人的鬼话。
    该怎样进入那片别墅并找到他们这对我来说是个不大不小的难题。我对那片别墅一无所知,要想在深夜进入那里走那两个门是不可能的,要是翻墙进去的话就必须破坏掉他们的一部分监控报警线路,我没时间观测这些线路的走向,更主要的是我手头没有合适的工具,一旦出现差错就势必会惊动保安,就算侥幸进去了的话,我同样很难不被那些隐蔽的摄像头拍到,而且一般这种高档住宅区里面整夜都会有保安带着狼狗巡夜。在一百栋别墅里搜索而不被发现是很难做到的。
    在夜里潜进去是行不通的,但白天那个市长就很可能离开了,那么只有在清晨,清晨其实是人们最没有危险意识的时候,这让我忽然的灵机一动。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陈雨城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51天 / 跨度76天】
    • 开贴:2012-02-11 21:42
    • 更新:2012-04-28 15:08
    • 阅读:23500 回复:778 楼主:122
    • 字数:约11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