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 疼 》---不是爱情背叛了你,是自己已经无药可救!(修改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丁莉 时间:2015-05-24 15:54

    本文荣获 2015舞文弄墨年度最佳作品
    楼主荣获 2015舞文弄墨年度十大作者



    第一章


    九顶山群山连绵,象一条伏卧苍莽的巨龙,山势奇秀,景色怡人。九峰寺掩映在古树丛林中隐约可见,高山流水飞流直下,有一种“寻幽漫步九峰寺,百丈崖头涛声来”的诗境。

    百丈崖在两山之间,崖壁陡直光滑,北面是蝴蝶谷,山泉细流汇集谷中,从崖壁飞流直下,水雾弥漫,让人心旷神怡。下面是青龙潭,潭水清澈见底,中间有一块青龙石,陈远瑞常常一个人来到这里,洗澡、吹口琴、在月光下看书,他喜欢这种静谧和孤独。

    夏日的夜晚,皎洁的月光笼罩着大地,高山流水朦胧如画,萤火虫发出黄绿色的荧光,在夜色中飞来飞去,月亮的倒影随着微波在水面上晃动。一个女人从他的眼前悄无声息地向崖壁走去,修长的身材,穿着月白的褂子,发髻高绾,犹如古代仕女般的美丽,走到高山流水消失的无影无踪。陈远瑞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幻觉,也不是树的影子映在水面。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佛却没说擦肩而过的也可能是鬼。

    第二天晚上,陈远瑞又鬼使神差地去了高山流水,他希望还能看到那个女人,因为那个身影和艾倾长的一模一样,这让他兴奋不已。陈远瑞坐在青龙石上,皎洁的月光洒满水面,四周寂静无声,那个影子一直没有出现,陈远瑞怅然若失。很晚,他才回家,偶尔回头,那个女人就坐在青龙石上,还是穿着那件月白的褂子。

    陈远瑞回到家,见妈正缝衣服,问:“妈,你相信世上有鬼吗?”
    赵子文不知道儿子为什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说:“听说过,没见过。”
    “我在高山流水看到一个女人,穿着月白的褂子,从我眼前走过,走到悬崖边就不见了。”陈远瑞不可思议地说。
    赵子文很惊异,说:“当年,白卓卓就是跳悬崖死的。”
    “白卓卓长得什么样子?”。
    “她高挑的身材,长头发,瓜子脸,大眼睛,四直的鼻梁,就象从画上走下来的一样。”
    陈远瑞自言自语地说:“我真遇见鬼了!”

    楼主已参加《2015年天涯社区“最具号召力的原创分享”评选》
    作者:丁莉 时间:2015-05-24 15:57


    炎炎的夏日,没有一丝风,沉闷的让人透不过气,空气中混杂着榴花淡淡的清香。布谷鸟匆忙地穿行在阡陌纵横的田野上,那绵远悠长的叫声,让人们对沉重的生活又多了一分想象和期望。天边堆积着无精打采的云,让人们幻想着一丝清凉。头顶的太阳象照妖镜一样炙烤着大地,地里干活的人们无比淡定地对炙热的阳光怀有一丝感激,因为庄稼能茁壮地生长,锄过的草会很快死去。

    陈远瑞的玉米地是离九峰寺不远的一亩山坡地,按节气已是小暑,正是玉米锄第二遍草的时节。好庄稼一季子,种地的庄稼人都明白,要赶在雨季前把地里的草收拾干净,不光是为了这一季的收成,如果地里疯长着的草,同样是种地,会让同行耻笑,谁也不愿担当一家人不正干的坏名声。

    中午,古朴宁静的村庄升起袅袅炊烟,好多在地里干活的人们耐不住炎热相继回家。陈远瑞头顶烈日依旧在地里干活,衣服被锄把刮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露着肌肤,显得有点狼狈。在这辛苦的劳动中,艾倾成了他最快乐的支撑和安慰。


    高山流水下面是一条通往山下的路,两边是农田,地里的庄稼被太阳晒的垂头丧气,路面上飘荡着灼热的气浪。艾倾撑着花伞,修长的身材,穿着碎花的裙子,长长的秀发,俊俏的脸,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光着脚穿着拖鞋,素面朝天,一颦一笑,惊若天人。
    艾倾突然的出现,陈远瑞一脸的喜悦,站在那儿,两个人对望着笑。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心有灵犀呀。”艾倾擦拭着额头的汗水。
    “你猜我现在想什么?”陈远瑞望着着艾倾的脸。
    艾倾赶紧说:“不能吻我的脸。”
    陈远瑞吻一下她的脸颊。艾倾说:“你敢”!他又吻右边,艾倾撒娇地说:“耍流氓”!
    陈远瑞抓住她的手:“说句好听的。”
    艾倾一脸的羞涩:“嘿嘿,想你了魔鬼!”
    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艾倾有说不出的喜悦,唱着陈明真的歌《变心的翅膀》--喜欢你从背后抱着我的感觉,几许轻柔依恋着醉人的呢喃,喜欢你轻吻脸颊拨弄我的长发,多少骄傲缠绵着幸福的温暖。。。。。。

    作者:丁莉 时间:2015-05-24 16:06


    高山流水旁边是通往九峰寺的山路,他们手牵着手来到“百丈崖”的“一望亭”,亭子建在悬崖边,下面就是青龙潭,往下看让人心惊肉跳。艾倾说:“我从这儿跳下去,你第一反应是什么”?
    “老婆真生气了”!陈远瑞说的一本正经。
    “那个谁,我不认识你”!艾倾一脸娇嗔的温柔。
    “好多年前,一个漂亮的女人就是跳高山流水死了”。
    艾倾惊奇地瞪大眼睛,一脸的不相信,说:“殉情?”
    “不是。”陈远瑞又想起了那个女人的身影说:“她被土匪抢来做老婆,后来就从这里跳下去了”
    “如果有一天,你爱上了别的女人,我也会象那位前辈一样,对你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不吉利,亲一下”。陈远瑞说。
    艾倾回转身,吻了陈远瑞一下,说:“我还是要跳的!”

    不远处,一对恋人在甜蜜的拥抱亲吻,几只喜鹊悠闲地吃着楝树上黄色的果实,树上的老鹰站在被压弯的树枝上,注视着那对恋人的一举一动。燕子卖弄地贴在草丛上飞来飞去,山崖边开着一簇簇步步登高花,一棵松树从崖缝中蜿蜒长出,几只青鸟在树枝上尽情歌唱。陈远瑞拉着艾倾的手,顺着蝴蝶谷爬到九峰寺后面的山上,这里苍松翠柏,枝叶婆娑,山林幽静,不远处有一座孤单的坟,墓碑上刻着白卓卓三个字,陈远瑞把一束步步登高花放在坟前。艾倾好奇地问:“白卓卓是谁?”
    “她就是跳高山流水的那个女人,我妈说她对我们家有恩”。
    艾倾对这座坟有一种很亲近的感觉,这种奇怪的感觉一直萦绕于心。

    陈远瑞选一片厚厚的草丛坐下,艾倾光着脚,依偎在他身边,她从不刻意打扮自己,这种不经意的美,让人心动。
    “能天天在一起该多好”,陈远瑞轻轻叹息。
    “男人,我们还年轻,不怕”。艾倾安慰他。
    “今天还回去吗”?
    “想让我回去吗?”艾倾浅浅地笑。
    “不想”。
    “我偷着跑出来的,我妈不知道。”
    “如果你妈知道了我和你会怎样?”
    “应该不会反对吧。”艾倾说。
    “最近在家忙什么了?”
    “想你。”艾倾有一丝娇羞的神情。
    “我也一样,每天晚上喜欢一个人到青龙潭,洗澡,吹口琴,在月光下看书”。
    “没约个女孩陪你,多浪漫呀”。
    “有一个女人,身材相貌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第一眼见到她还以为是你呢。”
    “她是谁?”艾倾一脸紧张地。
    “一个女人的身影,也许想你时的幻觉。”
    “如果你和别的女人勾勾搭搭,我把你先奸后杀,我让你死而无憾”。艾倾认真地说。
    “还有这好事”!
    “把你的小弟弟也带走,哼哼!”。艾倾说完刁蛮地笑,她身上那种淡雅的檀香让人沉醉。

    艾倾拿出新买的衬衫说:“穿上试试,今年最流行的款式”。
    陈远瑞犹豫地说:“现在?”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又没别人”。
    陈远瑞换上衬衫。艾倾说:“早上我去购物中心给你买衬衫,排队在自动取款机取钱,前面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取两千,钱没吐出来,最有勇气的是她又试了一次,看着钱又被扣了一次,接着就凌乱了,我当时就站在她身后,说,你打客服电话,我给你证明钱没吐出来,后面取钱的都吓跑了。”艾倾躺在柔软的草地上,讲着她早上的经历,寂静的山林只有鸟儿在追逐嬉戏。
    “这里不会有人来吧?”艾倾说。
    “这么僻静的地方,谁会来”。
    “把我带到这儿来,是不是早就想好的?”
    “没想”。
    “我摸摸你想没想”。艾倾把手伸进陈远瑞的裤子里,在他耳边悄悄地说:“你想了,你硬了!”


    作者:丁莉 时间:2015-05-24 16:13

    作者:雕琢生命 时间:2015-05-24 16:02:16

    一段文字五百字左右就行,现在都用手机上网,太多了人家看着晕~
    ------------------------------------------------------------------
    小妹谢谢提醒。
    作者:丁莉 时间:2015-05-24 21:44

    雕琢生命
    唐荒1990
    谈笑书
    vanishts
    --------------
    谢谢朋友的支持。
    作者:丁莉 时间:2015-05-24 21:50

    作者:画雨清幽 时间:2015-05-24 21:46:28

    @丁莉 哎呀,没坐上沙发,好忧伤
    ---------------------------------------
    多谢好友支持
    作者:丁莉 时间:2015-05-25 09:26


    这个雨季,有一块云就能下场大雨,刚才还烈日炎炎,一阵凉爽的风,西边的乌云向这边涌动。谚语说“顶风的雨,顺风的船”,天边的乌云象一群群奔腾的野马向这边拥挤而来,一会儿天空变的阴沉沉的,一阵凉风随着由远而近的雷声让人感觉到雨的气息,风夹着雨滴追着地里干活的人们往家跑,没有闸的自行车,从陡坡上冲下来,骑在车上的李荣兰惊慌失措的祷告:“我的主,我的神,骑洋车子架了云!”

    整个天空灰蒙蒙的,眼前的山也变的模糊起来,山被云雾笼罩着,头顶低矮的云几乎伸手就能摸到,闪电和雷声混杂在一起。艾倾的太阳伞刚撑开就刮坏了,他们俩转眼变成落汤鸡。陈远瑞脱掉上衣,遮在艾倾头顶,雨越下越大,尖厉的雷声让人心惊肉跳,陈远瑞光着脊背,拉着艾倾跌跌撞撞地到九峰寺避雨。

    九峰寺始建于唐,明清都有重修,虽历尽苍桑,依然显的庄严肃穆。寺中许多名人雅士留下残缺斑驳的碑文,记述着九峰寺往日的苍桑与辉煌。寺中有雌雄同株的银杏树,古朴幽雅的千年古檀。大殿正门有一棵“八杈梅花松”,树下面有一碑刻,上面篆刻着贾三近的题诗:“一自传灯后,开山直到今。祗园金作地,宝界玉为林。有相非真相,无心是道心。人天成胜果,千古度迷沉。”

    而今的九峰寺没有了往日的善男信女暮鼓晨钟,三八年三月二十日,日军占领县城,九峰寺跑光了和尚,只有萧道人与古寺相伴,萧道人是黄石门村陈姓入赘女婿,会“祝由科”,精通中医针灸,在黄石门村人的眼中,萧道人就是一位远离世尘皈依佛门的人。

    大殿里很暗,罗汉金身的塑像显的狰狞恐怖。艾倾不由自主地抓着陈远瑞,她的湿衣服贴在丰满白晳的肌肤上,她感到一种心慌和甜蜜,她的心怦怦狂跳,胸脯也一起一伏。艾倾清晰地感觉到自已的狼狈,四周的眼睛让她感到阴森可怕,她渴望陈远瑞能抱紧她,就象被小心捧在手心里的小鸟,这种感觉越来越清晰又强烈地占据着她的心。

    陈远瑞光着臂膀,露着结实的肌肉,这让他感觉不好意思。艾倾把陈远瑞的上衣还给他,说:“他们都看着呢,把衣服穿上”。艾倾也知道自己从头到脚的狼狈,被雨水淋湿的衣服贴在她身上,少女圆实的乳峰羞赧地勾勒出一种诱惑的曲线。她颤栗地审视着这种美,眼前的一切她几乎不忍破坏掉。一条撕裂天空的闪电,象一条火蛇在头顶划过,陈远瑞本能地去拉艾倾,艾倾也吓的扑在陈远瑞的怀里,随着地动山摇的一声响雷,她一下抱紧了陈远瑞,陈远瑞也下意识地抓紧了她,艾倾的心怦怦狂跳,她紧紧的抱着陈远瑞,希望这个世界就这样静止,时间也不在流动。

    雨一直下,没有要停歇的意思,白茫茫的雨幕遮住了山林,哗哗的雨滴在青石地面上溅起一层水雾,耳边传来高山流水瀑布的轰鸣。艾倾看着陈远瑞,说:“这么大的雨,我怎么回家呀?”
    “跟我回家,见见我妈。”
    艾倾犹豫地说:“真去呀,我穿着拖鞋来的,衣服还没干呢,这么狼狈去见你妈?”
    “我妈见了你不知多高兴呢。”
    艾倾拉着陈远瑞的手,可怜兮兮的说:“我穿的这个样子,见了你妈我怎么说!”
    “我来说,这么大的雨,你怎么回去?”。
    “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艾倾说完,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一吐舌头 。

    艾倾安静地站在大殿门口,望着水天一色的天空,滴水的发稍贴在胸前痒痒的,她拨开头发,胸部舒服了很多。沉闷的雷声终于随着乌云渐渐远去,昏暗的大殿也明亮起来。大殿里供奉着送子观音、赵公元帅,另外一位很面熟,艾倾叫不上名字。每位神像前都有香案,香炉,上面还有没燃尽的香和蜡烛,香案上有橘子、苹果、纸钱、还有一只红玫瑰。求子还愿的男女在菩萨身边摆放着好多娃娃,有布的、瓷的、泥的,神态各异,天真可爱。香案前放着红布蒲团,有些破旧,不知有多少善男信女前来烧香拜佛。艾倾拉着陈远瑞一起在菩萨面前许愿,艾倾狡黠地说:“不许和我的一样!”他们拜完了菩萨,陈远瑞在艾倾耳边轻轻地说:“其实我不信这个。”艾倾一下把他的嘴捂住。

    大雨过后,沉闷燥热的天空被雨水洗刷了一遍,空气变的清新而凉爽,随着风吹云散,太阳又不要脸地挂在天上,天又不知不觉中又热了起来。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丁莉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272天 / 跨度679天】
    • 开贴:2015-05-24 15:54
    • 更新:2017-04-03 10:29
    • 阅读:296637 回复:17257 楼主:656
    • 字数:约337千字
    • 图片:1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