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作品编号009)职场类长篇小说连载《漫天的阴霾》(一个乡镇公务员的励志成长)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司马楚月 时间:2013-06-16 11:34
    漫天的阴霾
    内容介绍:宝庆市上官乡煤矿老板唯利是图、私企业主以牺牲环境为代价谋求暴利。官商勾结,官官相护,中饱私囊,高调唱出一曲太平盛世。民间房屋开裂,阴河断流,饮水成问题,良田变荒土等,百姓生产生活成问题。血铅含量超标,癌症病人急突飞猛增,群众健康无保障。上官乡的天空弥漫着难以驱散的厚重阴霾.
    简单阳光杨淑卿面对浊流与浑世,以她的聪明才智应对着一系列的官场上的潜规则。出污泥而不染,一步一个脚印。以她的人格魅力谱写好政途上每个音符,步步稳升。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她在旋涡中,风尖浪口上,凭着一颗正义公平的心,力挽狂澜,誓扫阴霾......

    第一章 参加公务员考试
    杨淑卿就读于湖南大学中文系,今年六月即将毕业。现正在宝庆市的一所中学实习,最困扰她的就是毕业后的就业问题。由于家在湖南省宝庆市,在父母的建议下,她今年三月参加了湖南省宝庆市的公务员考试。也许再过几天,笔试成绩就要张榜公布成绩了。
    此次考试,杨淑卿不寄希望。《基础知识综合》一百二十道题目,只做了一百零几道题。剩下的十多道题,就在打收卷铃的那一瞬间全填上B。她想也许会撞对几分吧。《申论》时间不够,文章最后草草结尾。《英语》只能说是做完了,做对了多少,她心里还真没有底。
    短短几天,对杨淑卿来说不长也不短。她倒非常看好闺密苏小珊,考完后感觉不错。今天中午,在外地实习的苏小珊打来电话。说是笔试成绩昨天已出来了,催促她赶紧去人事局看榜。
    接完电话,感觉自己没戏的杨淑卿并不着急。她懒懒地躺在床上睡了一个钟头左右的午觉,直到苏小珊的催促电话再次响起,才磨蹭着来到宝庆市人事局。
    人事局大门口站满了看榜的人。两张硕大的红纸醒目地贴在墙上,红纸下面站满了人。凭直觉,上红纸榜的肯定是笔试入围人员名单。
    杨淑卿挤在人群中间,从第一排开始寻找苏小珊的名字。第一张红榜看完,里面没有熟悉的人。她便从第二张里面搜寻,当看到第三十二名时,她惊讶地脱口而出:
    “到底有几个杨淑卿呀?”
    她揉了揉眼睛,红榜上清清楚楚地写着:第三十二名,杨淑卿。她心里既惊喜又难以置信,很快,她否定了那份惊喜。明明考得很差,怎么可能入围呢?
    唯一能够确认的,就是张贴在墙上那些A4小白纸。那上面显示了每个考生的具体成绩。她赶紧挤出看榜人群,挤到那些小白纸前。
    因为对自己不寄希望,准考证都没有带来。考试号自然不记得了,但她清楚记得自己是在二十考室,第一排最后一个,前一个考生缺席。
    几经周折,她终于找到自己的名字。没错,和红榜上的成绩模一样,前一位考生因缺席没有分数。杨淑卿差点没喊出来,她一次又一次地确认着,生怕出半点误差。
    几番确认后,她挤出人群,来到人事局停车坪上欢呼雀跃。她张着嘴巴无声地喊,只有自己的内心才能听到那份欢呼。一阵狂喜后,她压抑着内心的喜悦再次来到大门口,打算将第二张红榜看完。
    搜寻几遍,就是没有在红榜上看到好友苏小珊的名字,杨淑卿不禁为她感到遗憾。于是,她在张贴的A4纸上,根据苏小珊提供的准考证号码找到她的成绩。很可惜,总分只差零点三分。
    在回家路上,她想了很多。此次考试只招十六名乡镇公务员。入围笔试的是总分前四十八名,自己第三十二名,形势不容乐观。接下来是面试,若想总分进入前十六名,必须在面试中脱颖而出。
    杨淑卿父母知道女儿去人事局看公务员考试成绩去了,在家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看到门突然被推开,急忙迎了上去。
    “卿宝,怎么样呀?”
    杨淑卿的父亲杨迪仁虽然面带微笑,但声音中还是流露出了焦急和紧张。母亲刘仕君因过度期盼而显得一脸严肃,这是杨淑卿最害怕看到的神色。从小到大,每次汇报考试成绩时,她妈妈总是这种神态,不论成绩好坏,都让她惧怕不已。
    “对不起,老爸老妈!”
    杨淑卿故意低着头,装出很沮丧的样子。
    “不说我都知道了,考前没尽力。天天看电视,动不动就和苏小珊混在一起……”
    刘仕君看到女儿垂头丧气的样子,预料笔试失利,很快就对杨淑卿数落开来。刘仕君年轻时本在宝庆市邮政局上班,后因言论不慎,被划为右派分子而失去了工作。
    “够了!卿卿已经很难过了,你就少说两句吧!”
    杨迪仁低声喝住刘仕君,他面带微笑地看着失意的女儿,心疼地拍拍她的肩膀表示安慰。
    杨淑卿是杨迪仁年近五十时意外得到的小闺女,那时刘仕君也已四十出头。夫妻俩虽说已有三女一子,但对这姗姗来迟的女儿格外疼爱。
    “没关系!继续努力就是,咱卿卿在爸爸眼中永远是最棒的!”
    杨迪仁拉着女儿坐到沙发上,一边轻声安慰着女儿,一边给她削着苹果。杨迪仁退休前是粮食局一下属企业法人。年轻时参加过抗美援朝,中年饱受文化大革命运动折腾,晚年经历了改革的风浪。现退休下来,专心服侍老婆孩子,享天伦之乐。
    杨淑卿听着父亲的安慰感动得差点落下泪来。她一把抱住父亲。
    “老爸!你真好!”
    “老爸当然好啦!就知道纵容你、娇惯你!到头来,害了你!”
    刘仕君不满地接上话茬,生气地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父女俩。
    “好啦,拥抱一下就行,老爸要削苹果啦。”
    杨迪仁微笑着轻轻推开女儿,继续削苹果。杨淑卿撒娇地将头倚在父亲肩上。看榜的喜悦此时得到释放,父亲的宽容让她感觉温暖,她轻轻抽泣起来。
    “还没说你呢,就哭!先耍上赖了是吧?”
    刘仕君看着哭泣的女儿,火上心头。女儿从小到大成绩优异,是她挂在嘴边的骄傲,也让邻居们羡慕不已。原本希望女儿能考上公务员,了却儿女们就业的最后一桩心事。现在希望落空,她不仅感觉到了压力,而且在邻居面前都没面子。
    “卿宝,人生不如意有很多,这不算什么。尽力了就不遗憾,重新再来好吗?爸爸给你加油!”
    杨迪仁微笑着将削好的苹果递到女儿手中。
    “老爸、老妈,我好开心!这是激动的泪水。”
    杨淑卿拿着苹果狠狠地咬了一口,一脸微笑地看着父母。
    “得了,还是别笑了!这笑比哭都难看!激动个啥呀?我看你还是‘鸭动’去吧,丢人!”
    刘仕君说着打开电视。用她自己的说法是,不开心就看电视消遣,以忘掉烦恼。
    杨迪仁仿佛听出了女儿的弦外之音,他一脸疑惑地看着女儿。
    “老爸、老妈,我笔试入围啦!第三十二名!”
    杨淑卿激动得大声宣布。
    “真的吗?宝贝!”
    刘仕君诧异且惊喜,看着女儿再次求证。看到女儿头点得跟鸡啄米似的,她欣喜地跑到沙发前一把抱住女儿。
    “我的好卿宝!就知道你不会让妈妈失望的!”
    “哈哈!臭丫头,还骗爸妈呀!接下来如何打算?”
    杨迪仁开心地笑着,顺手拿着沙发上的报纸看了起来。
    “再过半个月就面试了,我想在家好好练习练习。虽然笔试入围,但成绩并不乐观,面试我得拿高分才行。”
    “嗯,抓到重点了。切不要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冷静下来,继续努力!”
    杨迪仁一面看着报纸一面和女儿说着话,他不想让自己表现得太激动。否则,会松了女儿的干劲。
    刘仕君匆匆关了电视,换上鞋子准备出门。
    “你上哪去?”
    杨迪仁看到老婆一副准备出门的样子,连忙问道。
    “我去邻居家窜下门。”
    “不许去!回来!”
    “死老头子!你干嘛?干涉我的自由呀?”
    “你回来!我有话说。”
    刘仕君懊恼地换回鞋子,阴着脸坐回椅子上。
    “我知道你要向隔壁邻居去报喜,有喜报是好事,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讲求点策略好不好?卿宝马上就要参加面试了,我不希望给她任何压力,明白吗?如果正式录取了,怎么报喜我都不阻拦,先忍忍吧!”
    杨迪仁放下报纸,认真地看着老婆解释着。他知道,如果不说服妻子,她一搅和,女儿多多少少会受到影响。这位革命老军人并没有因年龄增大而失去理智,凡事讲求策略是他的行事习惯,也是常挂嘴边的一句话。
    “老爸,我是这样安排的,你和老妈当考官。我每天对着你们练习两钟头,给我指出不足,怎么样?”
    杨淑卿在父亲的牵引下,很快制定出应对面试的练习计划。在这个家,她唯父亲是瞻。母亲的唠叨她已习惯,很少当回事。父亲的宽容、成稳、睿智让她倍感安全。
    “卿宝,这下你可找对人了!我抗美援朝回来后,在法学兵学院当过教授。听我课的都是团级以上的军官,还有司令级别的。”
    杨迪仁放下报纸开心地讲述起往事。其实他也不知道面试具体是怎么回事,听女儿说起后,能猜出个大概。他心想可能和老师上课差不多,考生是老师,考官是学生。学生听明白了给老师打高分,没听明白就打低分。
    “真的呀?老爸,你太厉害了,我好崇拜你!你得好好指点我才是。”
    听到爸爸的话,杨淑卿仿佛吃了定心丸。她撒娇地抱住杨迪仁的胳膊。
    “老头子,别人会不会走后门呀?我们要不要去找点关系?那人事局、组织部你不都有熟人吗?”
    刘仕君突然想到什么,好象变得不安起来。
    “瞎说什么呢!怎么满脑子邪门歪道?老子工作几十年光明磊落!你想坏我一世名声?还想坏小孩子名声呀!”
    杨迪仁听到妻子不着边际的话语激动地站了起来,生气地大声喝斥着。
    “就你声音大,拿个话筒喊呀!让全世界人都知道你光明磊落一生,那又怎样?得到什么实惠了吗?”
    刘仕君就算理亏也不会让丈夫在话语上占上风,她会想着法子寻找出对方的痛处,以示自己有理。
    “还有得到实惠的,现在监狱里。我能领着退休工资睡安心觉,就是成功!”
    杨迪仁在妻子面前什么都可以忍让,唯挑战他的正义与磊落会寸步不让。
    “老妈!公务员考试很公正的,面试考官都是外县的人。就算你找到一个打了高分,也没用。人家算分是去掉一个最高分和最低分后算平均分的。”
    杨淑卿看着争得不可开交的父母,有些过意不去。这个话题的争吵她从小看到大,每次都是毫无预料地开始,轰轰烈烈结束。争吵过后的爸妈都很受伤,情绪会低落上好几天。
    “卿宝,每天练习两小时不够呀。得多练习几个钟头才是,我和你爸不嫌累!”
    被丈夫指点过的刘仕君此时突然醒悟过来,面对今天争吵失利也很快不计较了。她想既然走后门行不通,只能促使女儿加倍努力。自己全力以赴配合,希望女儿能如愿考上公务员。
    作者:司马楚月 时间:2013-06-16 22:41
    @水上君子 1楼 2013-06-16 16:08:07
    写得好,期待你更精彩的下文,期待
    -----------------------------
    谢谢鼓励,开心创作,一起加油!
    作者:司马楚月 时间:2013-06-18 09:57
    第二章面试

    从杨淑卿各方面的条件来看,面试中她应该可以占尽优势。她的长相与身材遗传了父亲杨迪仁的优点,杨迪仁年轻时是出了名的美男子。
    杨淑卿一米六五的身高,身材苗条。白晰的皮肤,乌黑的长发。眼睛不大且近视,但炯炯有神。鼻子秀气而挺拔。嘴巴小巧圆润,能说会道。在大学,虽说不是校花,可也是男生们心目中的女神。
    没几天,所有入围考生被带到外地体检。杨淑卿除了眼睛有点近视,其它指标都正常,体检顺利过关。
    接下来的日子,杨淑卿将时间安排得满满的。每天早上五点起床,朗读准备好的面试资料。早餐过后,便将家里客厅当成考场,她认真地面对父母讲述着第一道题目。
    然后在父亲的指点下,闭门苦练口语。半月下来,她的演讲基本功得到大大提升。
    面试那天终于到来。她穿上精心准备的米黄色西装,内着雪白衬衣,米色中跟皮鞋。长长的秀发束在脑后,轻描淡妆,格外精神。
    面试地点设在人事局三楼小会议室,面试前所有考生都统一集中在五楼大会议室休息。八点钟,组织部干部李露将做好的“阄”装在盘中。
    面试的考官都是从外地请过来的有关专业人员。考生们面试的先后顺序通过抓阄来确定。考场中,考生们的称呼是所抓到的顺序号,不会出现考生名字,以保面试成绩公平公正。
    抓阄开始了,杨淑卿紧张地看着前面的考生,他们小心而犹豫地抓着盘中纸团。纸团打开后,李露读出所抓到的顺序号,并迅速在考生名字后面登记好所抓到的号码。
    盘子来到杨淑卿面前,她迅速地打量着全盘纸团,感觉形状都差不多。她迟疑着拿起一个较大纸团,正准备打开时又立即放下。
    此时,她发现了一个惊喜,选了一个有点脏的纸团。打开,李露宣读出是第一号!意味着第一个面试。会议室一片哗然,关注的第一号终于出炉了,纷纷向杨淑卿投来羡慕的眼光。
    对于这个顺序号,她既期待又紧张。杨淑卿只想早点面试完毕,不想呆在这里受煎熬。当看到那个较脏纸团时,她是兴奋的,非常确认那是靠前的一个号码。
    工作人员最先揉的纸团往往是从第一号开始,而且会将手上的污垢揉在第一个纸团上。这是她在大学期间凭着多年来的抓阄经验总结出来的。
    抓阄完毕,李露拿着登记纸与人事局工作人员进行一番交接后,示意考生们安静下来。
    “一切工作都已准备就绪,面试开始!请一号考生上场!”
    杨淑卿弹簧般站了起来,她昂道挺胸地离开座位,向会议室大门走去。
    “让我们大家为她鼓掌加油!”
    在李露的号召下,会议室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为壮士送行,壮士此去不复返!”
    一位高大帅气的考生站起来大声呼喊,为她鼓劲。会议室再次响起热烈的掌声。
    “谢谢大家!好运!”
    走到门口的杨淑卿转过身来对大家深深一鞠躬,胸有成竹地向考场走去。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司马楚月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57天 / 跨度170天】
    • 开贴:2013-06-16 11:34
    • 更新:2013-12-04 11:08
    • 阅读:42643 回复:6400 楼主:1412
    • 字数:约410千字
    • 图片:3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