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姐写的不是十日谈,姐写的也不是寂寞。[已扎口]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middlee 时间:2009-09-30 04:34
    长假宅着喝酒。
    一动不想动。
    9月在JEJU过的很不错,干净无人,夜夜看海。
    发现不曾见过的星辰。
    又是一人小团圆。。。
    作者:middlee 时间:2009-09-30 04:34
    沙发端坐好饮酒~
    作者:middlee 时间:2009-09-30 04:35
    第一日

    瘾君子最最热爱分离。
    我再次爱上rose wine,多事,之秋。

    胸口温温砰砰,喉咙暖暖堵堵,太阳穴嗡嗡恍恍,闭上眼,一扇玫红。
    蟹再也不似从前香溢满人间,不知何故。

    有位哥哥爱斗茶研壶。
    有位姐姐笑我恶俗又脱俗。
    这纸醉金迷若不戒除,安有良民之锦冠玉带。

    与尔共销万古愁。
    无愁也可强说天凉好个秋。

    可惜了,并无哀愁。


    作者:middlee 时间:2009-09-30 04:43
    快半生了。
    我的老心。(引自师太)

    晚餐蒸蟹煮虾,玫红的酒,有些小情调。
    炒菜罢免,太过热闹。

    第一日,睡到太阳落山起,没机会哭。
    作者:middlee 时间:2009-09-30 05:10
    好天气太少,怀念艳阳。
    想晒张照片,网慢如爬,罢罢罢。
    作者:middlee 时间:2009-09-30 05:28
    丢了只好重码,嗯,要记住保存。

    要从哪里捋。
    二年了,我没有计划,只是,昨天一切都到终点。疑心我设计你麽?我是疑的。
    中午你接了我去超市,无心挑,匆匆出来,上车说给你做饭吃吧。
    二年了,是第三次做饭给你吃。
    未曾想,已是诀别。



    作者:middlee 时间:2009-09-30 05:36
    一个丸子汤,团团圆圆。
    一个鸡翅尖,新买的花椒很麻很有味。
    一个青椒烧蘑菇。
    全见了底,除了汤底的姜。期间你竖起大拇指说真棒,我以为是夸电视某小将。。。

    说今早出发,一走12天。
    我没有信心等到你回来,更没有信心,面对你永远不回来。
    昨夜我鬼上身突然进你的邮箱,看见我写的信已阅删除。一路平安,我说,别了,我的爱人和亲人。
    你没有回。



    作者:middlee 时间:2009-09-30 05:44
    睡至傍晚。锥心之痛,睁眼而至。
    我几乎咳起来。
    又睡过去。

    熬吧,一天一天的熬,这个长假原本没有计划,现在,找到最合适的过法。
    最后一眼看你,并不知情。我无意带了棒球帽,却正好盖住眼睛。就这样走开,快速却迈不动,我没再回头,华年,在心中涌汇成河流。
    作者:middlee 时间:2009-09-30 05:56
    阳朔的热度、JEJU的艳阳,这两个秋,我很快乐。
    你我已沉重到无法一笑泯恩仇,然而,那些个快乐,依然在我心头。
    说谢,嗯,要谢。



    作者:middlee 时间:2009-09-30 06:06
    这一日,尽是回忆。

    两年前此时,第一次见你,却熟到骨里。
    慌张张掉了一只隐形寻不见,只好眯着眼跌撞到你跟前。
    十指交叉看定我,只那一眼,我跌入无尽星辰,宁肯醉死,不愿醒来。

    后来你说,我走进楼下茶餐厅张望的瞬间,你的心说,这,就是我梦想的女人。


    作者:middlee 时间:2009-09-30 06:09
    因为你去学占星。
    原来是宿命。
    我们注定这场梦幻的生死之爱。
    可是,我占不出结局。



    作者:middlee 时间:2009-09-30 06:17
    就在昨天,在送你走之后,在不知不觉未接你7个电话之后,在修指甲的沙发上醒来之后,在楼下的茶餐厅机械的喝汤之后,在进门拿起电脑之后,我知道,一切,都走到了尽头。



    作者:middlee 时间:2009-09-30 06:32
    天亮了,我醉不了。

    今天买酒也是无意,为着吃蟹。你最后一句话是这几天好好吃饭,我听了三遍才听清。墨镜很衬你的脸,我有些眼酸。

    在留长发,想回去最初遇见你的样子。
    记得你第一次触碰我,是摸我的头发,像个爸爸。
    我撒娇时叫你老爸,溺爱时把你当婴儿爱不释手,写信时叫臭BENBEN,生气时没称呼只凶巴巴。

    我是这样孩子气。


    作者:middlee 时间:2009-09-30 06:45
    十年前看不见的线牵着你我。
    十年后线仍在,你我重归陌路。
    这一切的一切,除去命运,我找不出合适的形容。

    我学了占星,信了佛,还打算再学个什么。
    那仍看不穿命运的隐忧仍叨扰着梦境,时时焦虑着醒来。

    奔走在天秤的两极我早已熟稔,从此放开你的手,我,完全没底。
    我曾说过我们都太过爱自己。后来你我都改了。晚矣。



    作者:middlee 时间:2009-09-30 07:04
    幸福来临的时候我就预备迎接痛苦。而你,平顺得近乎可恶。
    并不是所有的性格都决定了命运。非要找个源头,我只愿承认,那是因了我的业。
    被业力牵引的过山车人生,看起来,并无停下的意思。当生活是一场游乐,我,真不愿玩了。

    然这厌离之心撑不到永生,我终会耐不住寂寞重出江湖。
    这一次,我得歇三年。




    作者:middlee 时间:2009-09-30 07:19
    睡去。
    第一日,幸存。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middlee
    • 来自:天涯-时尚资讯 前往来源
    • 【活跃217天 / 跨度250天】
    • 开贴:2009-09-30 04:34
    • 更新:2010-06-08 00:53
    • 阅读:68939 回复:1620 楼主:891
    • 字数:约145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