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大周志:八百年老坛》

  • 首页
  • 上一页
  • 19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卢江子 时间:2018-10-11 09:51
    哪一个“爽”字让蔡国所有的大员都不爽了,于是联手把朝吴赶走,朝吴回不去楚国,只得逃往郑国。楚平王很精明,看出了其中猫腻,质问费无极WHY。费奸臣早就备好台词,抚着胸口说朝吴太可怕了,比马云还能干,他将在蔡国开十万家淘宝店,到时候富得可以买下楚国。楚平王将信将疑地问Really?费无极拍着胸脯说Of cause!
    楚平王继续显示他的高姿态,听说隔壁的蛮国国君蛮子把国内搞得乌烟瘴气,天怒人怨,就决定除掉蛮子。他没有出动军队,而是约蛮子来喝酒,结果蛮子跟蔡灵侯的下场一样。楚平王并没有把蛮国据为己有,而是立蛮子的儿子为新任国君。左丘明表扬楚平王知书达礼,没有计较其工作方式的卑鄙。
    当年,也即526年,稀里糊涂的晋昭公死于秋天,儿子姬弃疾(与楚平王重名)继位,这便是更加稀里糊涂的晋顷公。《竹书》对晋昭公去世颇为重视,特意提到那一年出现暖冬,桃花和杏花在冬天在绽放了:“冬十二月,桃杏华”。这到底是凶兆还是吉兆,取决于看景人的境界。我的境界有时高有时低,冬天里看到桃杏绽放,当然赏心悦目,但一想到北极冰川有可能融化,北极熊玩不了滑梯,就高兴不起来了。
    于同年九月发生的特大旱灾比什么“桃杏华”可怕多了。鲁国特地举行祈雨的雩祭。雩祭一般不会在九月,实在没办法了才举行,《谷梁传?定公元年》说:“秋大雩,非正也”。鲁国的雩祭坛子设在风景秀丽的沂水之上,祭祀时有女巫舞与台上,所以那个祭坛叫“舞雩”。孔子学生曾皙憧憬带十几个青少年春游,在沂水里游泳,然后站在舞雩上吹吹风:“莫(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孔子长叹一声说那也是他的愿景。在狼烟四起的春秋时代要想实现这个小小的愿望却是大大的不容易。在那个时候,生活只有眼前的苟且,没有远方,但是有《诗经》。(399)
    | 4595楼 | | | |
    作者:卢江子 时间:2018-10-11 11:05
    @梦落笙箫 2018-10-11 10:44:19
    现在要实现诗和远方也是不易,梦想永远只能在梦想里。
    -----------------------------
    总结得好 | 4597楼 | | | |
    作者:卢江子 时间:2018-10-12 09:42
    那次干旱的面积很大,郑国也受灾了。郑国的祈雨和鲁国很不一样,鲁国人下河,郑国人上山。郑定公派了三个大夫去桑山祭祀,那三个二百五似乎从未来穿越回来,竟然干起了滥砍滥伐的勾当,把山上的树都砍光了,雨还是没下来。上卿子产像鲁迅一样出离愤怒,把这三个奇葩从职位上削了,算是替冤死的树木报仇。那三个奇葩行事实在反常,上山祭祀本为了养护山林,他们大反其道,可能大旱让他们脑子严重缺水所致。
    鲁国祈雨的姿势正确,郑国祈雨的姿势违规,那雨到底下还是不下?反正下也不是,不下也不是,于是左丘明就没交待结果。先秦的史籍里很多记载有头无尾,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没有结果强似捏造一个出来,比如某大国明明是芯片进口大国,非要说是出口大国,我认为是不妥的。“治大国如烹小鲜”,鱼做好了吃就是了,何必四处嚷嚷“厉害了,我的锅”?这铁锅我铁定是不背的。
    雨水应该不久之后就降下了,否则鲁昭公哪有心思从第二年开春就一直接见来宾?来宾一个是邾子,另一个是郯子,两个都是小国,郯子首次在《春秋》亮相。郯子的历史学得极好,把从黄帝到颛顼的官制说得一清二楚,鲁昭公和我一样都被他侃晕了。
    好学的孔子便去宾馆拜见郯子,郯子让孔子心服口服,他从宾馆出来逢人就说,官制的知识竟然被保存在四方夷狄之国,王室的史官严重失职。孔子如果不是谦虚的话,说明他也不懂这些官制知识。
    南蛮对知识没兴趣,他们喜欢行动。吴国又进攻楚国了,余昧刚上台是挺怵楚国,打了胜仗都吓得给楚灵王道歉。哪知道从此以后,战楚必胜,余昧就上瘾了,只要有机会就打楚国,没有机会就创造机会。当时的吴王是余昧的儿子僚,僚继承了父亲的王位和瘾。
    热爱和平的楚平王不想打仗,但又不能认怂,便让令尹子瑕先卜一卦。子瑕的卦甚合楚平王心思,卦象显示出兵不吉。司马公子鲂不认可令尹的卦,说楚国占有上游优势,另外按楚国惯例应该由司马负责问卦。公子鲂的卦吉凶掺半:司马必死,楚国必胜。(400)
    | 4598楼 | | | |
    作者:卢江子 时间:2018-10-12 10:41
    @梦落笙箫 2018-10-12 10:35:25
    好奇喔,到底什么卦这么准~
    -----------------------------
    事后诸葛亮,没有不准的 | 4601楼 | | | |
    作者:卢江子 时间:2018-10-14 09:02
    在长岸(安徽当涂)战斗中,公子鲂身先士卒,成为第一批战死的人。大司马的英勇激发了楚军的士气,他们击溃了吴军,缴获了一艘叫做“馀皇”的船。
    馀皇相当于吴国的“海军一号”,因为它曾是武王姬寿梦的座船,意义非凡。吴军当时的主帅是公子光——前吴王诸樊的儿子,日后他将成为大名鼎鼎的吴王阖闾,见馀皇被抢,急了,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把船抢回来。
    公子光的战术相当怪异,派了三个长须飘逸的人混进楚国的护船队里装神弄鬼,楚国人吓得够呛,虽然杀了那三个胡子,但阵脚大乱,结果楚国又被打败了,公子光夺回馀皇。
    公子鲂幸亏战死了,否则楚平王也一定会杀了他。楚平王本就惧怕吴国,再一次失败让他有生之年将一直活在吴国巨大的阴影中不能自拔。
    楚平王不仅怕吴国,也怕晋国,楚国进入战略性防御阶段,迁移城邑、加固城墙,只图心安。鲁国大夫叔孙昭子看出来楚国已无霸主的想法,只求自保而已。
    令尹子瑕试图缓和与吴国的紧张关系,建议楚平王释放武王余昧的弟弟蹶由,楚平王一口答应了,只要吴国不来找他的晦气,做什么都可以。
    公元前522年,压垮楚平王的最后一根稻草出现了。那根稻草就是费无极。他嫉妒太子建和老师伍奢过从甚密,于是诬告太子伙同齐国和晋国谋反。楚平王当时已经给吴国吓成惊弓之鸟,晋国是他害怕的另一张弓,更可况他跟太子有夺妻之恨。当初楚平王为太子建娶秦哀公女儿伯赢为妻,费无极是迎亲使者。费无极回来后没有把新娘子带给太子建而是直接送入楚王宫,说新娘太漂亮了,楚王应该亲自娶了她,太子无福消受,于是楚平王为儿子的福分着想,果断把儿媳妇变成媳妇。
    楚平王确信儿子有谋反动机,象征性地问伍奢的看法,伍奢劝他不要相信谗言。 楚平王认为伍奢在包庇太子,先把伍奢拘留了,然后命奋扬抓捕太子。奋扬马上行动,不过不是抓太子,而是让太子赶紧跑路。太子建于是逃往宋国申请政治避难。
    费无极继续把楚平王往坑里带,说伍奢的两个儿子伍尚和伍员都很能干,必须要把他们杀了,否则他们助吴为虐就惨了。
    楚平王一听吴国就方寸大乱,答应费无极的诱杀计划。伍尚自知必死,仍然愿意与父亲共赴黄泉,他让弟弟伍员逃往吴国,将来为他和父亲报仇。伍奢见伍员没有来,哈哈大笑,从容赴死,说楚国国君和公族、大夫们将永无宁日。
    伍员进入吴国的时候就成了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复仇者,伍员便是伍子胥,子胥是他的字。(401 第二十九章完)
    | 4602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9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卢江子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817天 / 跨度866天】
    • 开贴:2016-06-04 11:14
    • 更新:2018-10-19 10:33
    • 阅读:148262 回复:5063 楼主:4354
    • 字数:约849千字
    • 图片:12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