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大周志:八百年老坛》

  • 首页
  • 上一页
  • 20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卢江子 时间:2018-11-07 10:45
    鲁国对齐国的挑衅演变成齐国对鲁国的蹂躏。鲁定公赶紧向周敬王学习,请求晋国增援。晋国确实有老大哥的范儿,有求必应。一大把年纪的上卿士鞅虽然腿脚不便,还是带着另外两卿赵鞅和荀寅拯救鲁国。鲁定公看到晋国三卿时,眼睛都直了:士鞅手里牵只小羊,赵、荀两人怀中各抱一只大雁。这画风委实清奇,就算要举行祭祀大典,三位老大也用不着显得如此游手好闲。鲁定公不明觉厉,打那之后,小羊成了鲁国吉祥物。
    春风得意的阳虎没有意识到凛冬在瞬间降临。有一次,阳虎和季桓子外出郊游,阳虎大摇大摆驱车在前,他叔阳越殿后,季桓子夹在中间。
    季桓子虽然脑袋没有被门夹,但心灵被严重挤压以致变形,愤怒之下让驾车人林楚带他去孟氏家族求援,干掉阳虎。林楚其实是阳虎安插在季桓子身边的眼线,但他被季桓子的愤怒感动了,于是违章驾驶,把车开到孟氏家里。
    季、孟由此联手,愣是把阳虎驱逐出境。对付权臣其实只有两条路,一是忍气吞声,二是气吞万里如虎,吞了权臣。把孔子唬得一愣一愣的阳虎似乎也没多大本事,一个生气的毛孩子就直接把他变成一只病猫。
    阳虎没有逃往国外,而是躲进阳关城,试图东山再起。阳虎自以为很了不起,其实他只是季氏家臣,被抛弃后就成了没根的浮萍,成不了气候。半年后,鲁军进攻阳关,围住各道城门。
    阳虎竟然令人焚烧其中一道城门莱门。外面的鲁军不明状况,以为城内发生了兵变,于是停下来看热闹。哪知道阳虎带着一队人马,像马戏团里表演狗钻火圈似的,突然从熊熊燃烧的城门里面冲出来,衣服上冒着火。鲁国的士兵和马匹都被吓傻了,人不动,马乱动,任由阳虎一行“火”速遁去。(424)
    | 4660楼 | | | |
    作者:卢江子 时间:2018-11-08 10:10
    胡子、眉毛都被烧残的阳虎气急败坏地逃到齐国,为了哄齐景公打鲁国,他毫不负责任地说只要打鲁国三次,鲁国必亡,齐国就齐活了。
    齐景公一听鲁国要亡就很爽,差点就答应阳虎出兵鲁国。鲍文子劝住了齐景公,说阳虎是个恶名昭彰的坏人,对齐鲁都没安好心。齐景公当即表示跟坏人划清界线,就把阳虎抓起来。
    阳虎求生的本事一流,他愣是从齐国逃出去,先是慌不择路地逃到宋国,感觉在宋国不可能有前途——宋国综合实力还不如鲁国,在宋国就真的只能混吃等死了。阳虎心中仍有梦想,便去投靠中原的头号强国:晋国。他运气不错,被晋国权臣赵鞅收留了。晋国比鲁国实力强太多,赵鞅的势力自然也非季氏可比。阳虎似乎看到了事业的新起点。
    曾经对阳虎诚惶诚恐的孔子对赵鞅表示强烈不满,预言赵氏必将大祸临头。孔子当时做个不大不小的礼官,乱臣贼子阳虎正是他仕途的引荐人。孔子义正辞严“预言”时,阳虎对他再也构不成威胁 。
    公元500年,鲁国和齐国不仅没开战,还举行了和谈。孔子担任相礼,心情非常愉快,因为齐、鲁和谈等于给阳虎上眼药。
    和谈之前出状况了,居然与孔子有关。传说中孔子精通“六艺”,“六艺”中的“射”与“御”属武。在齐国大夫犁弥看来,“武艺”是孔子的短板,正好可以利用一下。他跟齐景公说孔子懂礼仪,但不够勇猛,保护不了鲁君,俺们让莱人绑了鲁定公做肉票,让孔子干瞪眼。如果左丘明记载属实,那么孔子明显“偏科”,体育不太行,以至于被籍籍无名的犁弥歧视。孔子的徒子徒孙们往老师脸上涂了好多脂与粉,散发着汗水的馊味。(425)
    | 4661楼 | | | |
    作者:卢江子 时间:2018-11-08 11:33
    @梦落笙箫 2018-11-08 11:23:59
    绑票了毛?
    -----------------------------
    明天告诉你:-) | 4664楼 | | | |
    作者:卢江子 时间:2018-11-08 11:33
    @一阵疯818 2018-11-08 11:28:14
    支持一下,互相鼓励!
    -----------------------------
    谢谢! | 4665楼 | | | |
    作者:卢江子 时间:2018-11-09 10:07
    齐景公对于吞并鲁国一直有着浓厚的兴趣,谁建议打鲁国他都同意,无论是阳虎或是犁弥。绑票计划不知怎么被孔子知道了,孔子发表了一个公开演讲,激励武士们保护好鲁定公,拿起武器打击莱人,然后给齐景公戴高帽子,说东夷莱人来捣乱,必定非齐君所愿,因为此乃人神共愤之举。
    齐景公虽然喜欢占便宜,但还是要脸的,比做假药的混账们强多了。听了孔子的“悄悄话”之后,马上下令莱人停止小动作,然后与鲁国结盟,并归还鲁国部分汶阳之地。这是孔子经历中最“高光”的表现,奇怪的是孔门子弟鲜少提及,尽扯些虚头巴脑的闲篇。在我眼里,孔子巧妙地阻止齐景公的“不仁”,犹胜当年的曹沫(曹刿)用武力迫使齐桓公归还汶水。孔子不久之后当上鲁国的大司寇,但政绩平淡,还被灰头土脸地赶下台。
    鲁国跟齐国好上后,接着跟郑国也签订了友好协议,看起来外交成绩不错,但它跟超级强国晋国却渐行渐远。《春秋》说:“(公元499年)冬,及郑平,始叛晋也”。背叛晋国的后果极其严重,意味着鲁国的一切外交努力和成绩都是镜花水月。
    孔子当时官居司寇,虽说外交不是他的分内事,但他是有话语权的,因为他的弟子子路已经取代阳虎成为季氏家臣。如果孔子想要在外交有所作为不是难事,可他却听之任之,不能不说他的国际大局观非常糟糕。
    孔子认为“礼仪”比什么都重要,成天琢磨着怎样降低三桓(季、叔、孟三氏)城邑的城墙高度,因为他们的规格超过了鲁公室。子路果真是孔子的好学生,他作为季氏家臣,一门心思就想着毁掉三位大佬的城墙。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招,率先毁坏城墙的不是季氏,而是叔孙氏。(426)
    | 4666楼 | | | |
    作者:卢江子 时间:2018-11-10 10:29
    季氏没法坚持了,只得准备削费邑。奇葩的一幕出现了,费邑虽然是季氏食邑,但邑宰公山不狃独立意识很强,不仅不服从主人的命令,还一不做二不休地攻打鲁国国都。鲁定公懵圈了,跑到季氏家避难。费邑人翻脸翻得很彻底,直接打到季氏门口。大司寇孔子很给力,派两个大夫把叛乱分子打跑了。不知道孔子有没有想过,万一费邑人占领了季氏宅邸,后果会是什么?孔子对三氏采取的措施,乍一看像后来王朝的削藩,其实本质上不同。削藩削的是实权,孔子削的是三桓的浮名,只是不希望他们的风头盖过公室。孔子倒是想铲除三桓,然而他的力量根本动摇不了三大望族的根基,只能以公室的名义,做做修剪枝叶的工作罢了。
    小小费邑敌不过公室是意料中的事,它的城墙被毁了,但它造成的影响却散发开来。接下来孔子打算处理孟氏的食邑成邑。成邑邑长不像费邑邑长那么蛮干,苦口婆心地规劝主公孟懿子不要毁城。成邑被毁,鲁国失去北部屏障,齐国人将在北境长驱直入;成邑是孟氏家底,没有成邑就没有孟氏。他将暗中保全成邑,让孟懿子假装不知道。
    成邑邑长的话倒是有道理,但主意是馊主意。那么大一座城,又不能装在口袋里藏起来,怎么能装作已经被毁了?
    孔子可不管成邑的战略意义,他觉得名分比什么都重要,坚决支持攻打弄虚作假的成邑。可鲁国的正规军愣是未能攻下成邑,后来更是不了了之,这说明鲁军攻城只是装装样子罢了。
    成邑保住了,就意味着孔子的政治改革成果保不住了,也意味着孔子的政治前途到头了。孔子的全部努力就是加强公室力量、彰显公室之名,三桓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容忍后者,对于前者就很过敏了,因为公室力量和三桓势力成反比。(427)
    | 4667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0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卢江子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844天 / 跨度897天】
    • 开贴:2016-06-04 11:14
    • 更新:2018-11-18 11:43
    • 阅读:150674 回复:5133 楼主:4397
    • 字数:约873千字
    • 图片:13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