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大周志:八百年老坛》

  • 首页
  • 上一页
  • 22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卢江子 时间:2019-01-11 10:16
    一天夜里,智氏看守大堤的士兵被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了。按理说,韩、魏二军干这事最为便捷,然而偷袭大堤守军的却是赵家军。或许韩、魏担心荀瑶起疑,故而按兵不动。赵家军能顺利杀掉守军,与韩、魏的掩护有关,否则赵襄子也不至于等到晋阳变成“晋洋”才动手。
    赵襄子命人将堤坝决口,决口的方向对准荀瑶的军营。突如起来的大水迅速摧垮智氏军队,睡梦中的士兵要么被水冲走了,要么快要被冲走,侥幸存活的残兵又被赵、魏、韩包抄、歼灭。
    晋国最强的智氏就这样像颗智齿被拔掉了。荀瑶本人被杀也就罢了,赵、魏、韩竟将智氏满门尽数诛杀。从此以后,开启了战国时代的血雨腥风,在此之前,胜利者一般都不会将对方赶尽杀绝,以示“不绝人之祀”的君子古风。勾践击败让他受尽凌辱的夫差,尚且愿意给夫差一条生路。赵、魏、韩灭智氏,给后人做了极坏的示范。后人仿而效之,并且后来者居上,以至于没有最狠,只有更狠。
    最恨荀瑶的是赵襄子,差点在晋阳变成“青蛙王子”。他把荀瑶的头颅加工成酒杯,没事就喝一口,有事喝两口。
    智(荀)瑶虽然人品不佳,智商也不怎么样,但他有个忠心的家臣,名叫豫让。豫让在《史记?刺客列传》的杀手榜里名列第三,前两位是曹沫(曹刿)和专诸。司马迁的“杀手榜”与武功没什么关系,只是胆子都很大。曹沫敢挟持齐桓公,专诸为了阖闾,和吴王僚同归于尽。豫让和两位前辈一样勇敢,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豫让化装成刑满释放分子,怀揣匕首,到赵家应聘清洁工,专门负责打扫厕所(“乃诈为刑人,挟匕首,入襄子宫中涂厕”《资治通鉴?周纪一?威烈王》)。古时常以刑人服苦役,但豫让居然混进内宫,说明当时的“政审”并不严格,以赵襄子的身份地位,他完全可以找一位可靠的庶民而非刑人做清洁工。(30)
    | 4892楼 | | | |
    作者:卢江子 时间:2019-01-11 10:33
    @梦落笙箫 2019-01-11 10:24:32
    让犯罪分子入内宫服役,这心也够大的,难道这是传说中的人心之古?
    -----------------------------
    这说明当时的清洁工地位极其低下,自由民不愿为之。赵大人肯定也没料到他的“酒杯”居然有人为其复仇。 | 4895楼 | | | |
    作者:卢江子 时间:2019-01-11 10:34
    @梦落笙箫 2019-01-11 10:16:53
    对啊,煮熟的鸭子就在眼前,怎么可能白白丢了呢,荀瑶也不相信有这么傻的人
    -----------------------------
    从这里可以想见段规计谋的深远,实在太厉害,阿尔法狗:-) | 4896楼 | | | |
    作者:卢江子 时间:2019-01-12 00:52
    @梦落笙箫 2019-01-11 17:40:33
    拿人头做酒杯,相当恶趣味嘛,特此提出批评。
    -----------------------------
    仇恨让他退化成食人族:-) | 4903楼 | | | |
    作者:卢江子 时间:2019-01-12 10:30
    赵襄子有特异功能,上厕所时心中惴惴不安,中途时便冲出厕所,让卫队紧急搜索,躲在某个角落的豫让没有飞檐走壁的轻功,当场被活抓,并且对自己的动机供认不讳。
    赵襄子感念豫让的忠心,说他是个义士,把他释放了。赵襄子说以后尽量躲着豫让就是了。
    豫让并不领赵襄子的情,一心要为老主人报仇。为了让赵襄子认不出来,豫让以漆涂身,把自己弄成麻风病人的模样。这还不算完,他不惜吞下火炭,把嗓子烫坏。豫让从里到外都面目全非,当他在街上行乞时,他的妻子都认不出来。尽管如此,豫让的一位朋友还是认出了他,无论怎么变化,一个人的目光是改变不了的。
    那位朋友见豫让自残成那样,忍不住潸然落泪,说以他的才干投靠赵氏一定会被重用,那时再伺机报仇易如反掌,何必如此作践自己?
    豫让说如果他成为赵襄子的亲信再行刺杀,那就是不忠不义,他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让后人知道做人要厚道,不能怀有二心。
    豫让躲在赵襄子必经的一座桥下,准备伺机行刺。赵襄子的命就是好,上次在厕所里第六感告诉他有危险。这回在桥上,示警的是他的坐骑,狂鸣不止。赵襄子的卫队搜出豫让,豫让坦然受死。
    豫让死时一定心里坦然,他甚至巴不得这天早些到来,报仇是他给自己的使命,然而是他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第一次行刺被识破后,豫让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他之所以不放弃只是为了让自己问心无愧。
    赵襄子有惊无险除掉刺客豫让,此后便幸福地生活着,和韩、魏共同执掌晋国朝政,晋敬公对这三位大佬只能一味忍让,就像当年对待智氏一样,反正他都习惯了,只能听天由命。(31 第二章完)
    | 4904楼 | | | |
    作者:卢江子 时间:2019-01-13 10:20
    第三章 三家分晋

    公元前449年,即贞定王二十年,越王不寿被儿子朱勾杀了。“不寿”这个名字起得太差了,果真不得善终,还是被儿子杀死,没有比这更不善的了。《纪年》云:“於越子不寿见杀,是为盲姑,次朱勾立”。“盲姑”是不寿的谥号,难看得让人目盲。《越王句践世家》里的记载语焉不详,只有简单的几个字:“王不寿卒,子王翁立”,一点看不出父子相杀,翁即朱勾。
    越国不复当年之勇,吴国也“无”了,楚国复苏了。不寿被杀两年后,楚惠王灭掉蔡国;再过两年,楚惠王又灭杞国,从此再无忧天的杞人。
    公元前441年,贞定王死了,他临死前一定想不到身后将发生什么,否则他会不敢死。
    贞定王的长子去疾顶替父亲上班,这就是周哀公。他比鲁哀公要哀一百倍都不止,在位仅三个月,就被弟弟杀了,弟弟成了周思王。这位弟弟连个名字都没有,《周本纪》里说:“弟叔袭杀哀王而自立,是为思王”。“叔”通常是排行,不是名字,《汉书?古今人表》说“思王叔袭”,把“袭杀”拆开跟“叔”组装在一起成了人名,似不妥。“思王”与死亡谐音,上班近五个月,也被弟弟“袭杀”了。那位弟弟叫姬嵬,便是周考王。哀王与思王交替太过仓促,以至于被《纪年》略过不提,《周本纪》难得有记载。
    周王室内斗的事虽也不算太少,但像周哀王、周思王和周考王这般“连轴杀”的戏码,还是头一遭,暴力指数爆表。
    周考王登基后,生怕弟弟姬揭也有样学样,赶紧给他封了个大官。“考王封其弟于河南,是为桓公,以续周公之官职。桓公卒,子威公代立。威公卒,子惠公代立,乃封其少子于巩以奉王,号东周惠公”。(《周本纪》)(32)
    | 4905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2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卢江子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012天 / 跨度1090天】
    • 开贴:2016-06-04 11:14
    • 更新:2019-05-30 17:29
    • 阅读:178252 回复:6099 楼主:4802
    • 字数:约1048千字
    • 图片:14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