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小乞丐捡到神奇骰子,发财、泡美女、摇个骰子手到擒来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6-05-31 16:27

    每一位读者,你们走在街上的时候,有没有看见过畸形得非常奇怪的那些乞讨者?身体异常残缺,装备却是异常齐全——防水的求救信、效果还不错的音响、用来收钱的不锈钢盆子,等等。实话说吧,这些装备都是“鸭子”等人给他们准备的,这他娘的是个“产业”。
    残害儿童令其行乞的手段古代便有,叫做“采生折割”,《明律》中规定:“凡采生折割人者,凌迟处死,财产断付死者之家。妻、子及同居家口虽不知情,并流二千里安置。为从者斩。”《清律》将“采生折割”列入“十恶”第五“不道”中,犯者凌迟处死,不可赦免。现在,似乎对这些人的处罚反而轻了。
    扯远了,这些被迫害的小乞丐,这些拖着残疾的身体孩子,他们的人生还有没有机会?
    让我们一起看一本很有爱、很有情怀的小说,《天命骰子》吧。


    华夏国天海市,城郊有一座鹿角山。小山不高,可和旁边那机械、呆板、拥堵的大都市一对照,还是显得很突兀。
    20年前,在城市爆发发展中,鹿角山幸运地被指定为市郊18个垃圾填埋区之一。经过日以继夜的努力,偏僻的荒山深谷被腥臊恶臭垃圾填平了。纸片、塑料袋轻舞飞扬,幽灵一样滑翔起落。各种废旧用品和生活下脚料交织成一片七颜八彩的诡异光海,嚣张而轻浮。孤零零的野狗、肥硕的老鼠、脏乎乎的病猫相安无事,各自安营扎寨,听着铺天盖地的蚊蝇交响乐,起早贪黑寻觅淘宝。
    在垃圾包围中,峭然如鹿角般凸起的山峰却是一片净土,山峦青葱,林茂影深,溪水潺潺,鸟鸣幽幽。垃圾恶臭阻挡了游人和驴友,这里赫然是一群乞丐的营地。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6-05-31 16:27
    黯淡的月光下,“突突突”地马达声在寂静山林中格外刺耳。一辆改装的大马力三马子车顶着雪亮的大灯,顺着一条垃圾小路颠簸着冲上山顶。
    三马子在山顶的一小片空地停下,五六个人扯扯碰碰地从后面的雨棚下面伸展着爬出来。笑着、骂着四散开,涌向停在旁边的一辆破客车。
    “小箱子,今天柱子的袋子也满了,看看你俩谁挣的钱多?”那个剃着光头的司机把上衣一脱,露着前面虬结的疙瘩肉和后背上黑黝黝猛虎刺青,扯着公鸭嗓冲着走在最后的小男丐笑着问。
    “小箱子”是外号。他的名字叫李想,看上去也就13、14岁,其实要大得多,但具体年纪他自己也不知道。
    只是他身子太单薄,很像个小孩。李想蓬头垢面地从车厢里爬出来,把一个双肩包的包丢给公鸭嗓,顺手把一个带轮子的箱子扔在地上,然后翻身趴了进去。他的两腿盘在身后扭曲萎缩着,上身也只有一只右臂,这会子用手撑着,慢慢向前滑着走。
    靠着这样的伤残,李想每天跟着干爹出工乞讨,胸前的钱袋里总能装得满满当当。正因为这,他也是干爹“老驴”和军师“鸭子”最喜欢的王牌。每天吃饭都能轮到吃干粮,不像那些没本事的,被打骂不说,还只能喝稀饭。
    公鸭嗓拎起满满的钱袋子,脸上每一块横肉都堆满了笑纹。细声细气地说:“快下雨了,今儿别洗澡了,吃饭吧。”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6-05-31 16:28
    “干爹都不管,鸭子你特么少管我吧”,李想头也不回地,丢下一句。虽然干爹老驴动不动打人,但喜怒都在脸上。这个鸭子,从来嘴里甜言蜜语,可一肚子阴险的弯弯肠子。李想总觉得,他的笑容后面是阴测测的灰色世界,看不懂、猜不透。
    “快下雨了,早点回来吧”,一个双目失明的女叫花子从做饭的帐篷里探出身子,怯生生朝着李想说。
    “瞎子姐,我知道了”,听到她的话,李想倒是老老实实答应了一句。
    “瞎婆子,别理着小子。他屁事不懂呢,哥在,哥陪你做饭吧。”伴着一个腻腻的男声,一个两个袖管空荡荡的男乞丐走近来。
    被叫做瞎婆子的女孩其实年纪只比李想大一两声,她名字叫李秀婷。因为双目失明,就被起了个“瞎婆子”的外号。
    “柱子,你别恶心俺们了。你两手都没有,用脚丫子切菜做饭,俺们可咋吃啊。你还是别给瞎婆子捣乱了。”另一个拄着双拐的乞丐调侃着柱子。
    “你小子找打啊,信不信,老子给你煮一锅脚气汤……”顿时,营地里笑声打闹声响成一片。李想皱了皱眉,没凑这个热闹,自顾自用手撑着离开了。
    鹿角山上有一股溪水,从石缝里渗出来,汇聚在一起潺潺流下,在拐弯的地方积了一个小潭。这几天细雨不断,溪水浑浑的还夹杂着砂石,但小潭比平时却大多了。
    李想用一只手,摸索着解开衣服,慢慢从溪边滑进水里。浑身激灵灵打个寒战,全身上下顿时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心口也是一阵凉意。这几天是国庆节,秋天了,水已经寒了。李想咬着牙忍了一阵,慢慢适应了,就开始向前游去。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6-05-31 16:29
    李想喜欢泡在这片潭水里,只有在水中,他才感觉不到自己的残缺,才能像正常人一样自由自在、灵动强悍。
    左右前后游了一会,李想回到谭边,身子靠在石头上,仰望着天空。平时在这里,可以看见蓝蓝的星光和天海市的灯海。今天头顶却阴云密布,一团墨黑色的雨云翻滚着朝这边涌来。里面不时闪过一丝丝电光。
    “咕噜噜”肚子里响起一阵闷闷的回响。“走吗?还是再呆一小会吧”,李想真的不想回去。昏暗的灯下,吃一口饭,就要和拨浪鼓、马扎、瞎婆子、哑巴、知了猴几个人,挤在恶臭的破车厢里睡觉,想想都憋屈。要不是怕干爹揍,李想宁可一个人清清静静在这里躺一晚上。
    阴云骤合,两块厚重的雨云重重撞在一起。“咔嚓”,一道闪电划过天空,沉重的闷雷就在李想头顶炸响,震得人耳朵疼。李想正要爬出小潭,一道刺眼闪电照亮了山顶,斜斜的电光狠狠地劈在小溪旁边的一棵大松树上。大树一声惨嚎,树干裂成两半。李想一激灵,不由自主一缩身把头埋在了水里。
    等他再探出身子的时候,裂开的大树倒下来,巨大的树根翘在空中,树根周围的碎石砸的到处都是。一股焦糊的气味弥漫林间,呛得李想大声咳嗽起来。就在这时,天空中蚕豆大雨滴铺天盖地泼下来,打在脑门上生疼生疼的。
    忽然,李想看到两个暖黄色的小球一跳一颤从树根下的石缝里滚出来,轱辘着落入潭水中。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6-05-31 16:30
    奇迹出现了!命运逆转快捷键来了。呵呵。喜欢的朋友可以跟着看哦!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6-05-31 19:03
    “咦,是棒球吗?”生活在垃圾场附近,李想倒也见过各种破了的棒球、乒乓球、篮球,他一俯身潜进水中寻找。
    两个小球落入水中,光晕淡了下来,慢慢顺着水流向前漂。李想追上去的时候,看到小球的外层和水融在一起,一个小球里面好像装着一个四四方方的骰子,另一个好像是一个小壁虎,还一动一动。
    李想两下追过去,一把握住了那个小骰子。立刻感觉手里暖暖的,连带着身上也不那么寒冷了。
    骰子他见过,干爹和鸭子喝酒就经常玩这个,不过,今天手里这个可有些不一样。
    这是个四面体的骰子,散发着一层淡淡的黄色光晕,远远看着像个黄色小球。骰子沉甸甸的,润润得像玉石一样。李想从水里露出身子,托在手心仔细端详,古朴的骰子发出金色光芒,每一面都有黑色的圆点,从一个到四个。每一面都布满了岁月磨损的纹路,一看就是年头不少的老物件。
    李想向水里一看,另一个小球还在水里慢慢飘着。他想腾出手划水,再去抓另一个小球。就把骰子朝嘴里一放,压在舌头下面。像他这样的小乞丐,平时就练过嘴里的功夫,舌头底下压个刀片、金戒指,还能笑着和人说话。
    可这回,骰子一到嘴里,却像糖块一样慢慢化开。李想只觉得一股热乎乎的液体从舌头底下流出来,顺着嗓子朝肚子里滑。吓得他再顾不上追另一个小球,一下冲到岸边,向石头一趴,拼命张开嘴巴,用手指头朝嗓子里扣,想把骰子吐出来。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6-05-31 19:04
    可是,那一截子热热的液体慢吞吞从嗓子一路向下,游到了胸口。这个液态骰子还死沉死沉的,胃也托不住,慢慢又滑到了小腹。李想头发都竖起来了,只觉小肚子一阵阵下坠发疼。
    “这到底什么东西,疼死个人了。”到这时候,李想只能盼着它痛痛快快滑肠出来。他连滚带爬走出小溪,靠着一个石头半坐半蹲下来,努着劲想把这东西拉出来。可蹲了半天,除了放出两个大响屁,别的一点动静没有。
    过了一会子,肚子倒不疼了。李想一屁股坐在地上,低头朝下一看,下巴差点掉下来:在自己小肚子深处,一个金色的四面小骰子缓缓转动着,发出淡淡的光晕。
    “啊?怎么在肚子里扎根了?”
    “第12代地骰宗主承授已毕”,耳边,一个女人温婉的声音响起:“下面,开始反骨洗髓。”
    “什么是地骰宗主?这是什么东东啊?” 李想脱口而出。还没等他明白过味来,周身上下卷过一阵炽热的疼痛。李想觉得自己被丢进了炼钢炉,四肢百骸都疼痛难受。
    一股醇厚的绵绵热流从小腹里的小骰子上飘出来,顺着身上的血管汩汩流淌着,流到哪里都是一片舒服惬意。热流冲进脑子里,李想觉得自己脑袋也一下清楚了。脑中的每一道沟壑都变得脉络分明,不知不觉眼里精光闪动,浑身都是力量。
    过了一阵,疼痛渐渐褪去,身上的热流也消失了。
    “洗髓已毕,进入地骰一品阶段。”温婉的女声再次响起。
    李想这时候也隐约明白了,自己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奇遇,可不知道是交了好远还是踩到了狗屎。他小心翼翼地问:“姐姐,你是谁啊?啥是地骰一品阶段?”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6-06-01 17:01
    “这可不是狗屎运,是几百年一遇的好运气!”耳边的女人语气有些不快:“你承授天命成为地骰宗主,以后,帝王将相、一代文豪、富甲天下都不是难题。”
    “那我?会不会变成最牛逼的叫花子?”李想胸脯不由自主地一挺,野心勃勃地想:“到时候,什么鸭子、柱子,谁也别想欺负老子。老驴天下第一,老子就是天下第二。嗯,那个滋味,一定是不错不错不错滴。”想到高兴处,他感觉自己口水都要流下来,急忙用手擦了擦。
    “历史上,地骰宗主都很风光,但最风光叫花子的地骰宗主倒还真没有。”温婉的女人似乎苦笑了一下,接着说:“地命一品是地骰宗主修炼的第一步,以后你会不断掷出骰子。等把这个四面骰子的每一面都开启了,你就可以进入第二品,换成六面骰子,全部开启后,你将进入第三品,换成八面骰子……”
    “姐姐,你是谁呀,我心里想的,你咋都知道?”李想顾不上听这些乱七八糟的骰子升级,听别人猜到自己的小心思,李想有点心慌。自己肚子里想啥,让这个陌生女人都看透了,一下子整个人感觉不好了。
    “我是荷官,是服侍宗主的,你是我服侍的第12位宗主了。”女人毕恭毕敬地说:“我知道主人所有的想法,才好服侍你啊。主人放心,荷官是最忠实的女奴,决不会把主人心思泄露出去。”
    “我的女奴?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6-06-01 17:02
    这么多年,李想被干爹打,被鸭子打,有时候还被师兄弟们打。出去要饭,被人辱骂殴打常事,有时候,还和别的叫花子争地盘打架。在他心里,天下最美的事,就是不挨打,有好吃的、有新衣服。说实话,做梦都没想过,自己还会有女奴!
    李想摇摆的心放下了一半:“那我什么时候掷骰子呢?它在肚子里,又不在我手里。”
    “主人现在不能掷骰子。只有完成任务,或者做了符合天道的事情,天眼开启,才能奖励你掷骰子的机会。”荷官淡淡地说。
    “还有任务,真费劲!那,掷骰子这事,就算了吧”,一听这么麻烦,李想当最牛逼叫花子的雄心慢慢冷了。
    “嘻嘻,哈哈,”荷官好像听到了最可笑的事,发出一阵清脆的笑声。
    “嘘!你小点声,别让鸭子听见,这王八蛋耳朵才灵呢”,李想扭头向营地方向看了看,隐约听到那边传来吃饭、舀盆子的声音,稍微踏实了点。
    “咱们说话,主人动嘴了吗?主人,我们是心语,别人都听不到的。”听荷官这么一说,李想才发现,这么半天,自己真没张嘴。
    “哦,那就好,原来咱们说的是心里话”,李想这会脑子全乱了。今天这都什么情况?一不小心误吃了一个骰子,就在肚子里扎根了。这还不算,耳朵边冒出个荷官女奴,还说能打骰子抽奖。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6-06-01 17:03
    这都哪跟哪啊,都是真的吗?不会是自己饿昏了头,胡思乱想的吧。
    “地骰一转,好运逆天。主人,从骰子里,你能掷出超凡的能力,还有各种幸运彩头。”说到这里,荷官开心地说:“今天是主人承授地骰宗主的吉日良辰,按天道可以掷骰子一次。一会,主人你说‘启’,骰子就开始转,你说……”
    “启!”没等荷官话音落地说完,李想立马喊出来,瞪大了眼睛看着,肚子里的骰子真在飞快转着。
    “主人说‘毕’,对着主人的那一面,上面的数字就是你的彩头”,荷官愣了一下,只好在李想耳边,把后半截子的话说出来。
    “毕!”听了荷官的话,李想脱口而出。骰子“咔”地停下来,李想转着脑袋看了半天才看明白,对着自己的那面,有两大一小共三个黑点。
    骰子停下来,黑点也在慢慢褪去,露出金色的光泽。
    “主人,你真是好运气,一下就掷出了三点”,荷官雀跃着说。
    “啊!才三点,好运气?谢谢姐姐。这是啥意思啊?”李想虽然不明白啥意思,也被荷官感染了,开心地问。
    “两项能力和一个心愿。两项能力是透视术一品和读心术一品,还有一个心愿,就是你想要什么都能实现……”
    “我要一锅香喷喷的红烧肉,还有一篮子大白馒头,这两个能算成一个心愿吗?”李想的肚子咕咕叫半天了,一听要什么都行,马上就想到了自己最爱吃的“肉+馍”组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秃笔子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13天 / 跨度235天】
    • 开贴:2016-05-31 16:27
    • 更新:2017-01-22 12:11
    • 阅读:15647 回复:791 楼主:616
    • 字数:约226千字
    • 图片: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