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小乞丐捡到神奇骰子,发财、泡美女、摇个骰子手到擒来

  • 首页
  • 上一页
  • 51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7-01-11 10:01
    这人名叫温大志,家乡是中原农村,没什么文化,在部队立了功,转业到天海市当了一个平安局警官。平时大大咧咧惯了,想起什么就说什么。今天,温大志还是客气了,没有带脏字。
    “小子无礼!”话声未落,温大志肥大的身躯就从人群头顶腾空而起,由屋里漂移了出去,“咣”地一声重重夯到了门口外面的地上。好在他只是玩笑,并没有什么恶意,所以人家下手也给他留了三分情面。可就是这样,这一摔还是让温大志四肢百骸疼痛难忍。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7-01-11 10:02
    @丽娜及巫 2017-01-09 20:12:37
    更得太慢了。
    -----------------------------

    不好意思哈,最近忙于杂务,疏于更贴了!接下来就加油了!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7-01-11 10:02
    当温大志“哎呦、哎呦”声音传来的时候,袁一冷笑一下向后退了半步,大家这才整明白,出手的是袁一。能一下把一个两百斤的大胖子甩出门外,大家甚至都没看清楚他的身法手势,不知道他是怎么出手的。这样的功夫,瞬间让人惊服了。平日里觉得腰里有枪就无法无天的平安局警官们,第一次发现人的巨大能动性,明白了孔局长对这个人客气,并不是敷衍。
    到了这时候,这些大小跟班才知道了袁一的分量,才知道自己这样的外围小跟班和袁一这样的贴身大牛跟班的天壤之别。忙不迭一个个闭上嘴,加快脚步溜了出去。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7-01-11 10:03
    摔了这一个大跟头,温大志也知道了盐是咸的、醋是酸的、牛皮不是吹的,忙拍拍肥臀上的泥土,缩着脑袋跑了。
    滑竿放下,老者用折扇对着袁一点了一下,似乎是致谢。袁一忙拱手还礼,然后闪退一旁。
    “辛苦针爷,犬子遭遇……”,孔局长冷漠呆滞的脸上忽然泛起了客气的笑容,热度很高地来打招呼。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7-01-12 14:37
    在场的还有两个医生,他们看了孔局长这个面孔才觉得心里一松,刚才那脸沉得让人透不过气来。到了这时候,两个医生才知道,像孔局长这样的牛人,不是没笑脸,更不是天生不会笑,而是你够不够格让他笑,够不够分量让他笑脸相迎。
    “惜言!”刚刚迈步走下滑竿,听到孔局长要介绍病情,针爷马上把折扇“哗”地打开,潇洒地大扇挥了一挥,制止了他向下说。然后,抬起左手捻一下干净齐整的长胡子,傲慢地说:“让老朽先看看再说吧。”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7-01-12 14:38
    “哦……好好,请针爷移步诊治。”孔局长让开身子,做了个请的架势。
    针爷看了看,见孔少全身都是滴里嘟噜的管子、针头,一串串有输血的、有输液的,又瞟了一眼孔少身边两位站没处站、坐没处坐的白衣天使,不耐烦地挥挥扇子,“老朽来了,把这些人和家伙都撤了吧。”
    “伤者病情严重,随时有生命危险,撤掉这些,可能会立刻休克,他现在需要我们医生,他需要送医院救治,而不是……不是……这个样子浪费宝贵的抢救时间……”一个负责任的医生,鼓了鼓勇气,支支吾吾地说。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7-01-12 14:38
    这个医生叫李祥,是个年轻博士,正在手术,就被医院院长糊里糊涂给派了过来。李祥一晚上心里一直不开心:这是什么事啊?请我们医生,又不尊重、不信任我们,只是让我们给输液、输血,这样的活,一个护士就够了,也没必要请他这个大专家、大博士来吧?
    正不爽呢,又看这个针爷颐指气使地闯进来,大家一个个毕恭毕敬、唯唯诺诺。李祥实在想不通,这个人真的是医生吗?一个医生干嘛摆这样大的派头?又不是大阅兵,何必呢?医生的首要职责是救人啊,救人刻不容缓啊!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7-01-12 14:39
    这个医生叫李祥,是个年轻博士,正在手术,就被医院院长糊里糊涂给派了过来。李祥一晚上心里一直不开心:这是什么事啊?请我们医生,又不尊重、不信任我们,只是让我们给输液、输血,这样的活,一个护士就够了,也没必要请他这个大专家、大博士来吧?
    正不爽呢,又看这个针爷颐指气使地闯进来,大家一个个毕恭毕敬、唯唯诺诺。李祥实在想不通,这个人真的是医生吗?一个医生干嘛摆这样大的派头?又不是大阅兵,何必呢?医生的首要职责是救人啊,救人刻不容缓啊!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7-01-13 10:48
    在这里站着,李祥一方面想看看这个针爷有没有真才实学,另一方面,也觉得自己既然来了就有责任保护伤者,万一这个针爷失手了,自己也可以关键时候救人。所以,听到针爷要把他们撵出去,实在是不甘心。不过摄于刚才温大志被袁一扔出去的余威,他犹豫了半天,总算没有说出“装神弄鬼”、“坑蒙拐骗”这样不恭敬的话。
    孔局长和袁一也转头来,看着针爷脸色。袁一心里想着,只要针爷一句话,就不管什么医生、护士,一律统统给他们扔出去。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7-01-13 10:49
    大概觉得李祥的勇气可嘉,针爷静静看了李祥片刻,上下打量了打量,并没有发火。轻声说:“有老夫在,这里还有人配叫医生吗?”看李祥一脸愕然,又补充了一句:“除了我和我师父,天下还有第三个人能救治他吗?”
    李祥一听,差点把肺气出来。这牛皮也吹得太大了吧!他刚才看这个所谓的针爷鹤发童颜,还有三分尊敬,这阵子完完全全把他纳入江湖骗子行列了。
    他一直相信,真有本事的人不吹牛,越是有本事的人越低调。开水不响,静水流深嘛!这个人,这个“针爷”却这样大言不惭,实在让人气不过。李祥忍不住讥讽地问:“那就是说,针爷您就是医术天下第一喽?”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7-01-13 10:50
    大概觉得李祥的勇气可嘉,针爷静静看了李祥片刻,上下打量了打量,并没有发火。轻声说:“有老夫在,这里还有人配叫医生吗?”看李祥一脸愕然,又补充了一句:“除了我和我师父,天下还有第三个人能救治他吗?”
    李祥一听,差点把肺气出来。这牛皮也吹得太大了吧!他刚才看这个所谓的针爷鹤发童颜,还有三分尊敬,这阵子完完全全把他纳入江湖骗子行列了。
    他一直相信,真有本事的人不吹牛,越是有本事的人越低调。开水不响,静水流深嘛!这个人,这个“针爷”却这样大言不惭,实在让人气不过。李祥忍不住讥讽地问:“那就是说,针爷您就是医术天下第一喽?”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7-01-13 10:57
    “不敢!”针爷拱了拱手,“老朽愧不敢当!我可配不上这个医术天下第一。”
    李祥心里的怒火总算熄灭了一截子:“好吧,老家伙骗人是骗人,还算有点自知之明。”
    “我的医术只是天下第二!”针爷抬眼看了一眼李祥,面孔肃然地说:“我的恩师才是天下第一。”
    “我勒个去!”李祥心里实在是想笑又想骂:“这家伙吹牛皮还组团啊?还整出师承门派了?还整出文化传承了?这是干嘛,是要世世代代吹下去、骗下去的节奏吗?”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7-01-13 10:57
    @丽娜及巫 2017-01-12 21:21:00
    有更就来顶了
    -----------------------------
    欢迎小巫!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7-01-16 09:50
    “针爷……”孔局长实在是不耐烦了,孔少生死未卜,在地上挺尸。好容易请来个神医,却被这个小医生拦着斗嘴,要不是碍于针爷的情面,早就让人把李祥轰出去了。实在忍不住了,他才开口催促。孔局长这一开口,袁一马上就知道怎么说、怎么做了。
    “针爷,不必理会这些无知俗人,我们给孔少看病要紧,这些闲杂人等,我给您清理出去就是了。”袁一向前迈出半步,言下之意就要动手清场了。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7-01-16 09:51
    “让他留下,让他看看针爷我是不是配当这个天下第二!”针爷并没有记恨,似乎对李祥倒有了些好感,拦下袁一,让李祥留下。不过,他也知道时间紧迫,不再啰嗦。上前检查了孔少的伤势。
    扭头问道:“伤了孔少的是什么人呢?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是个学校保安,刚才老夫已经清理干净了。”袁一笑眯眯地答复。“清理干净”从他嘴里轻轻松松说出来,不像是谈论一个人的生死,却像是谈论“门前三包”这样的环境卫生问题。
    “一个保安?被清理干净了?”针爷眉头一皱,轻轻捋了捋胡须,摇了摇头:“袁爷,恐怕你这次弄错了。”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7-01-16 09:51
    “让他留下,让他看看针爷我是不是配当这个天下第二!”针爷并没有记恨,似乎对李祥倒有了些好感,拦下袁一,让李祥留下。不过,他也知道时间紧迫,不再啰嗦。上前检查了孔少的伤势。
    扭头问道:“伤了孔少的是什么人呢?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是个学校保安,刚才老夫已经清理干净了。”袁一笑眯眯地答复。“清理干净”从他嘴里轻轻松松说出来,不像是谈论一个人的生死,却像是谈论“门前三包”这样的环境卫生问题。
    “一个保安?被清理干净了?”针爷眉头一皱,轻轻捋了捋胡须,摇了摇头:“袁爷,恐怕你这次弄错了。”
    作者:秃笔子 时间:2017-01-16 09:52
    “让他留下,让他看看针爷我是不是配当这个天下第二!”针爷并没有记恨,似乎对李祥倒有了些好感,拦下袁一,让李祥留下。不过,他也知道时间紧迫,不再啰嗦。上前检查了孔少的伤势。
    扭头问道:“伤了孔少的是什么人呢?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是个学校保安,刚才老夫已经清理干净了。”袁一笑眯眯地答复。“清理干净”从他嘴里轻轻松松说出来,不像是谈论一个人的生死,却像是谈论“门前三包”这样的环境卫生问题。
    “一个保安?被清理干净了?”针爷眉头一皱,轻轻捋了捋胡须,摇了摇头:“袁爷,恐怕你这次弄错了。”
  • 首页
  • 上一页
  • 51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秃笔子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13天 / 跨度235天】
    • 开贴:2016-05-31 16:27
    • 更新:2017-01-22 12:11
    • 阅读:15647 回复:791 楼主:616
    • 字数:约226千字
    • 图片: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