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古境魑魅》————天荒荒,路上皆魍魉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佛心与凡情 时间:2016-04-24 15:28



    第001章:几暮雨梨花寒
    远古时代,天境无主,地界无皇,三界混沌。有一群善良淳朴的人族居住在浀江水岸之边,他们当中大部分人都靠捕鱼和打猎为生。
    正值三月,又到了阴历十五了,下雨了,天没黑,竺漓的娘亲桑兰就提前把晚饭做好了,晚饭的时候,哥哥云耿把一只鸡上的两只鸡腿都夹给了妹妹竺漓,对她说道:“多吃点,路上才不会饿着自己。”
    旁人见了场景,听了这对话,还以为竺漓时日不多了。
    晚饭后,竺漓没有像平日里那样脱掉外衫再上床睡觉,而是穿着衣服就爬上了床,因为今天是阴历十五,是一个和往常不同的日子。
    竺漓躺在床上,瞪大眼睛,害怕自己睡着,可是天刚黑,她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意识,忽地就闭上了一双大眼睛,陷入了深度睡眠里……
    朦胧中,听见两个男子嬉戏的声音,竺漓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梨花林里,天还在下雨,梨花花瓣在飘落,她浑身湿哒哒的,心里不禁感叹:每次阴历十五天黑就会被妖怪抓到荒郊野外来,还好我命硬,妖怪不吃我,可是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循着笑声走去,穿过一片梨花林,竺漓来到了一条清水江边,竟然看见了两个年轻男子在江水里沐浴,举止甚是亲密,大白天的,他们竟也不穿衣服,羞死人了,十四岁的竺漓从来没见过男子的身体,虽然只是看见了他们的背影,但也羞得脸上火辣辣的,慌地躲到了江岸边的老梨花树边。
    “竺漓,你知道吗?这世间不光是男子与女子之间会产生爱恋,男子与男子,还有女子与女子,同性之间也可能会有爱恋……”竺漓忽然想起了好伙伴乌塔姐姐曾经告诉给她的悄悄话。
    不是吧?难道他们是……竺漓想到这里,不禁又偷偷看了一眼那两个在江水中赤裸着身子嬉戏的男子,恰好看见一个男子背对着她,正捧着另一个男子的脸,像是在接吻。
    看来乌塔姐姐说的是真的,还真有……竺漓又将脑袋缩回了大树后面,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是滚烫的!竺漓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次好像被妖怪掳得太远了,迷路了,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了,这可如何是好?怎么回家啊?竺漓抬头看了看天,大概是晌午了吧,回去晚了,哥哥和娘亲该着急坏了!
    忽然,竺漓发现江岸上的嬉笑声停止了,难道他们走了?竺漓还想找人问问路,这荒郊野外,一时恐怕遇不上什么路人了,竺漓害怕他们走远了,忙从大树后面走了出来,背对着江岸大声说道:“两位哥哥,我无意叨扰你们,只是我迷路了,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想向你们打听一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离泗水村有多远?”
    半天没人回应,竺漓鼓起勇气回头,眼神正好碰撞到身后那个长发白衣的男子的胸口,看见了他还未系好衣带的衣裳下胸口下茂盛的胸毛,她忙把脸扭到一边。
    “哟!瞧这小脸红的,没见过男人洗澡啊?想问路,也不再好好叫声哥哥了?”眼前的男子诡笑着问道,系好了自己衣带。
    “哥哥?你到底是哥哥还是‘姐姐’?”竺漓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看着男子的眼睛问道,而她意识里的“姐姐”,其实就是在男子和男子的爱情当中,男子扮演的是“男”还是“女”,而这些“奇怪的知识”,都是好伙伴乌塔姐姐灌输给她的。
    “哈哈哈!”男子忽地仰头大笑起来,笑得豪放而爽朗,那笑声贴着清澈的江水传到了神秘的远方。竺漓看着他鼓动的喉结,看着他湿漉漉的头发,昂头看着他的笑脸,那一对英气的剑眉,霸气的眼神,生得那么俊朗,如果是美丽的乌塔姐姐看见他了,又要痴看好久了,只可惜,他喜欢男人。
    “没事,你不用不好意思,我,我理解你们。”竺漓客气地回道,以为男子大笑是为了掩饰他自己内心的尴尬。
    “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男子收住了豪放的笑,低眼看着发育不良的小竺漓的身板,低声问道。
    “我叫竺漓,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我回家的路吗?”竺漓认真地看着眼前的男子问道,话刚说完,就听见了自己的肚子发出了咕噜咕噜地叫声,竺漓尴尬地低下了头。
    “我姓东丘,名平朔。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山上来了?”东丘平朔看着眼前这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轻声地问道。
    “昨夜睡着的时候被妖怪掳到这里来的,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躺在大树下了,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求东丘哥哥帮帮我,现在已经晌午了,我娘和我哥哥找不到我,一定急坏了……”竺漓瞪着水灵的大眼睛,看着东丘平朔诚恳而焦急地请求道。
    东丘平朔听完小竺漓的话,轻轻地皱了皱眉头,看着她的眼睛,沉默了片刻,疑惑地问道:“妖怪?什么样的妖怪?”

    竺漓摇了摇头,仰视着高大的东丘平朔,低声答道:“是的,妖怪,我哥哥和我娘亲都看见过它的模样,他们说是一只狼头人身的妖怪,从小到大,从我记事起,我就记得每个月的阴历十五,那妖怪就会来到我家,想尽办法把我掳走,每次都是趁我睡着的时候掳走我。”
    东丘平朔看着小竺漓大眼睛里的委屈和无奈,心疼起了这个小姑娘,但是觉得她说的事情有些蹊跷,仔细推敲,有很多不合常理的地方,但是怕吓着小姑娘了,也没打算跟她多说什么,只是看着她轻声说道:“走吧,我送你下山,下山后,你就找得到回家的路了。”
    “嗯,谢谢东丘哥哥。”竺漓看着东丘平朔道谢道,可是话音刚落,她的肚子又不争气地叫了几声,她实在是饿了。
    走过梨花林,东丘平朔在草丛里挖了一株野山芋,在山涧清水里把野山芋洗干净了,递给了竺漓,对她说道:“吃吧,小芋头,吃饱了好赶路。”
    竺漓接过了芋头,道完谢就开始大口地吃起了野山芋来,心里觉得这位英姿豪放的“姐姐”真细心,和乌塔姐姐一样好,觉得自己的运气真好。
    “刚才和你一起洗澡的那位哥哥呢?”竺漓边走边好奇地问道。
    “他是我师兄,我师父找他有急事,他上山去了。”东丘平朔轻声回道。
    雨渐渐停了,起风了,梨花谢得更快了,漫天像是下雪了一样,只是这雪并不冰冷,还带着清幽的香气。风掀起了竺漓肩后的长发,东丘平朔看见了她脖子后像蔓延开来的血红色树根模样的古怪印记,皱了皱眉,忽然停住了脚步……
    “嗯?东丘哥哥怎么不走了?”竺漓看着忽然停下脚步的东丘平朔问道,发现他的脸色也一下子变了,变得阴沉沉的,神情格外严肃。
    “可不可以让我看看你的脖子和背部?”东丘平朔看着竺漓清澈的眼睛问道,他明明知道他的这个请求太唐突,看脖子倒是无妨,可是要看一个姑娘的背部……
    竺漓吃惊地看着东丘平朔的眼睛,觉得自己遇到了“坏人”,就像乌塔姐姐告诉过她的一样,有些男人看起来对你好,其实是想骗你,想要欺负你……听了东丘平朔这个无礼的请求,她对他的印象一下子大转变了。
    “没想到你是这种人,你走吧,我自己下山去,说不定我哥哥和我娘就在赶来寻我的路上。”竺漓看着东丘平朔冷静地说道,也不想把话说得太难听,不想得罪了他。
    “哪,哪种人?你不是说我是‘姐姐’吗?再说了,你看看你这小身板,像个假小子,你以为我对你有兴趣么?”东丘平朔盯着小竺漓平平的胸部,邪魅地调侃道。
    “哼!你无耻!”竺漓实在忍无可忍,她看着东丘平朔一脸的邪魅,生气地大声骂道,骂完转身就快步走远了,头也不回一下。
    “小芋头,你跑慢一点,别遇到爱吃芋头的妖怪了,到时候只怕是神仙也难救你了!”东丘平朔在她身后大声笑着喊道。
    竺漓快步往山下跑着,也不敢再搭理这个怪异的大哥哥,只是心里暗暗叹道:哼,谁是小芋头?吃了你给的芋头,我就是小芋头了?乌塔姐姐说得对,男人大多是狡黠无耻的,给了你一点好处,就想从你身上立即讨回来,当然,除了我云耿哥哥以外……
    只是,跑了好半天,竺漓发现自己竟然又回到了那片梨花林里了,心里郁闷:真是奇怪了!难道自己撞鬼了?可是这大白天的,哪来的鬼呢?难道是妖怪?是妖怪施了迷阵,不让我下山去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眼看着天要黑了,又下起了毛毛雨,三月正是乍暖还寒的季节,暮雨纷纷,飘落的梨花落在指尖,好似飞雪一样冰凉,寒气从脚上往身上蔓延,衣服是干了又湿了,竺漓开始着急了,害怕了,跑了好久,发现自己跑着跑着就莫名其妙地又跑回到了这片梨花林里,恐惧占据了她的内心。她跑累了,也知道自己是跑不出去了,咬了咬牙,在地上捡了一块石头,紧紧地握在了手里,心里冷冷地叹道:不管是什么鬼怪,敢靠近我,我就拿石头磕死它!
    作者:佛心与凡情 时间:2016-04-24 15:35
    郑重申明:《古境魑魅》由作者佛心与凡情原创首发于天涯论坛莲蓬鬼话,所有版权归本人所有,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作者:佛心与凡情 时间:2016-04-24 15:52
    第002章:骑上虎背下山
    天黑了,雨还是淅沥沥下着,竺漓躲在老梨花树下,冷得蜷缩成一团,手里还紧紧握着石头,警觉地听着周围的动静。
    忽然,在梨花林深处,一双闪闪发亮的绿眼睛在黑暗里向竺漓靠近着,竺漓吓得站了起来,她的哥哥云耿擅长打猎,她听哥哥说过,黑夜里行走的野兽的眼睛多半都是闪着绿光的。
    竺漓记得云耿哥哥说过,如果夜里遇见了野兽,一定不要惊慌,不能大叫,那样只会更加刺激野兽,两条腿的人是很难跑过四条腿的野兽的,加上她已经跑了一天了,根本没力气了,好在从小跟着哥哥在山林里打猎,她个子瘦小,手脚灵活,跟着哥哥学会了爬树……
    眼看着那双绿莹莹的眼睛越靠越近了,竺漓扔掉了手里的石头,转身就往老梨花树上攀爬了起来,爬到了高高的树杈上,还没等她来得及喘匀气,那野兽已经跑到了树下,她借着夜色才看清树下野兽的模样,竟然是一只大白虎。
    “下来吧,我送你下山。”大白虎竟然说人话了!竺漓抱着大树叉,惊讶地看着树下的大白虎,一时吓得说不出话来。
    “别怕,我不是来吃的,我背你下山去吧,你一个人是走不出这片梨花林的。天色晚了,你再不回家,你家里人会担心你的。”大白虎昂着头看着树杈上的竺漓大声说道。
    竺漓听村里的老人说过,会讲话的野兽都是妖怪变的,妖怪是会吃人的!她想了想,觉得这会说话的白虎一定是想将她从树上骗下来,然后吃掉她……
    “我不会相信你的,你走开!”竺漓看着树底下的大白虎大声说道,双手紧紧地抱着梨花树的大树叉。
    然而竺漓并不知道,并不是所有的妖怪都是邪恶的,就比如她身后那条浑身长着白色花斑的大蛇,它已经待在老梨花树上看了她很久了,为了将竺漓赶下树去,它爬到了她双手抱的那支树杈上。竺漓从小不怕狼,不怕虎,可是唯独怕蛇,她专注地盯着树下的白虎,一只手不小心摸到了花斑白蛇的身上,摸到了又冰又滑腻的蛇身,她惊地一回头,看见了好大一条花斑白蛇,吓得尖叫了起来,惊慌中,从大树上摔了下去,人还没着地,就被吓晕过去了。
    花斑白色用尾巴缠住了竺漓,将她护送到了白虎的背上,对白虎命令道:“送她下山去吧,务必送她到村口,看着她的家人找到她,你再离开。”
    就这样,白虎背着竺漓下山了,把她送到了村口,将她放在了村口的大石头上,这一幕被早起上山打柴的水伯恰巧看见了,水伯是乌塔的亲爹,他看见了白虎背竺漓的那一幕,觉得这孩子实在太可怕,决议回家以后严令禁止自己的女儿和这个怪异的小姑娘来往。
    白虎没有注意到有人发现了它,只是躲到了村口的大树后面观察着睡在大石头上的竺漓,等着有人发现竺漓,送她回家,它也好回去复命。
    水伯看见了被白虎放在了大石头上的竺漓,却当做没看见,走小路绕开了他们,也没打算上山去打柴了,而是小跑回家了。在山里头找了竺漓一天一夜的云耿精疲力竭地走回到了村口,天蒙蒙亮,他看见了村口大石头上的竺漓,疲倦的脸上刹那间绽放出欣喜的笑容,快步跑了过去,伸手试了试亲妹妹的鼻息,妹妹还活着!他掐了掐竺漓的人中,竺漓醒了过来,看见了云耿哥哥,抱着哥哥恐慌地说道:“好大的花斑蛇,好大的白虎,我以为再也见不到哥哥和娘亲了!”
    云耿拍了拍妹妹的背,心疼地安慰道:“竺漓别怕,哥哥在呢,哥哥背你回家……”
    竺漓爬上了哥哥的背,跟哥哥讲述着她在梨花林里的怪异经历,云耿一边默默听着,一边纳闷,心里叹道:“我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年了,几岁的时候就开始跟着爹上山打猎了,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妹妹提起的那片梨花林呢?难道真像村里头的老人家传说的那样,这附近有仙山,仙山里头住着仙人和仙兽……估计妹妹说的那白蛇和白虎并没有伤她的意思,是为了帮她,不然妹妹怎么会安然无恙地“回来”呢?可怜竺漓,从小就受魔咒的折磨,每逢每月的阴历十五,她都要经历一场“劫难”,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一个无辜的孩子……”

    在哥哥厚实温暖的背上,竺漓感觉到无比踏实和心安,很快就睡着了,哥哥将她背回家的时候,她已经睡得很沉了,娘亲桑兰坐在家门口等了他们兄妹一天一夜了,看见他们安然无恙地回来了,欣喜叹道:“回来就好,老天保佑……”
    桑兰给熟睡中的女儿竺漓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帮她把脸和手脚擦洗干净了,就给她盖好了被子了,她知道女儿这一天一夜一定经历很多磨难,看着她沉睡的模样,还有满鞋满脚的泥,她满心的无奈,默默祈祷着,希望那魔咒早点离开她的女儿。眼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了,她也老了,云耿为了照顾妹妹,二十岁了也没有娶亲,村里头二十岁的小伙子都是几个孩子的爹了……

    中午的时候,桑兰在屋后的灶房里做午饭,云耿在院子里劈柴,桑兰对着院子里的儿子劝道:“耿儿啊,你已经二十岁了,村里头二十岁没有成家的小伙,除了余家那又憨又丑的傻大树,就剩下你了!你长得这么俊朗,还能打猎,人又孝顺又勤快,人家姑娘家托媒婆来说亲,你总是拒绝人家,你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总不能让我们云家断了后吧?你这样子,叫我死后怎么去面对你九泉之下的爹啊?”
    云耿默默听着娘亲的劝道,这几年,他听这话已经听得耳朵快要起茧子了,他闷声狠狠地将斧头劈在了一根粗大的木柴上,低声回道:“竺漓还小,您的腿脚又不方便,我娶亲过日子去了,以后家里谁照顾你们啊?您又不是不清楚竺漓的状况,每月阴历十五她都会‘走一趟鬼门关’,没有我去找她去寻她,说不定哪天她就死在荒郊野外了。您别老拿死去的爹来压我,他生前最疼的就是竺漓了,死的时候还特地把我叫到床前,要我务必照顾好竺漓,娘,您就别替我操心了,我答应你,等竺漓的‘病’好了,我就给您找一个儿媳妇儿回来,让您抱上大胖孙子!”
    “你呀,就会哄娘开心!那,那万一漓儿一辈子都这样呢?”桑兰看着院子里云耿的背影,大声地问道。
    “娘!您就不能说点好的!妹妹的‘病’一定有法子治的!我都想好了,我要带她去传说中的仙山找高人救她!”云耿回头看了一眼灶房里的娘亲,严肃地回道。
    “仙山?这传说中的仙山只存在老人们流传的故事里,没有人真正见过,耿儿啊,你别执拗了,十四年了,她一直这样,恐怕这辈子就这样了,你还是替自己多想想吧,早点娶亲生子,她有她的命,我们一家人已经为她牺牲太多了。”桑兰看着院子里的云耿苦心劝道。
    “娘啊,好歹您也是她的娘亲啊!在这世上,她就只有我们两个亲人了,如果我们再放弃她,她该多可怜,您别劝我了,没用的。我一定会带她去上仙山,找到仙人救她,不会让她一辈子都这样。”云耿放下了手里头的斧头,转身看着灶房里的娘亲,认真地回道。
    而他们的对话正好让走到院门口的竺漓听见了,原来一直都是自己拖累了娘亲和哥哥,她一向要强,觉得自己长大了,不希望成为娘亲和哥哥的累赘,走到了院子里,对着云耿喊道:“哥哥,我已经长大了,不需要你照顾了,你还是听娘的话,早点娶媳妇吧,连乌塔姐姐都暗地里笑话你,她说我哥哥云耿不喜欢女人,喜欢男人。”
    云耿转身看着妹妹,惊讶地看着她那一双大眼睛,看见了她眼底深处的泪光,心疼了起来,哭笑不得地回道:“我,我怎么会喜欢男人呢?别听乌塔那野丫头瞎说!哥哥只是现在还不想娶亲罢了。”
    “我都听见了,哥哥是不放心我,才迟迟不肯娶亲的。哥哥如果再不娶亲,我就,就自己离开这里,我不想成为你们的累赘。”竺漓仰视着高大的云耿哥哥,低声回道。
    这样一番话,让灶房里头的桑兰听见了,愧疚一下子涌上她的心头,她没有想到女儿竺漓竟然会说出这番话,知道是自己说的话伤着这孩子了,只是为了云家的香火,她还是狠了狠心,沉默了。
    云耿最知道妹妹的脾性,她从小性格倔强,一向说到做到,一旦妹妹决定了的事情,就算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了,就算是他们拦着她,她也会想方设法地去实现,他气恼地回头看了看灶房里默不作声的娘亲,懊恼而无奈地看着她叹道:“娘,这下您满意了吧?”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佛心与凡情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2天 / 跨度598天】
    • 开贴:2016-04-24 15:28
    • 更新:2017-12-13 20:40
    • 阅读:229642 回复:3604 楼主:114
    • 字数:约169千字
    • 图片: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