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古境魑魅》————天荒荒,路上皆魍魉

  • 首页
  • 上一页
  • 2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佛心与凡情 时间:2017-12-07 20:01
    第046章:恩情深情难负
    阴历十五的时候,在夷盟的紧密监护下,竺漓安然度过了这一夜,没有人比他更知道竺漓阴历十五到底会发生什么。
    初秋了,栀儿还未苏醒。夷盟杀了那一夜在泗水村出现的那位陌生人,他以为他就是幕后主使,可是他错了,那个人也只是一个傀儡罢了。
    夷盟为了让竺漓早日振作起来,特地查了查她进王宫之前都和谁来往,得知她与王宫里的舞姬雅若之前是好朋友,就特批雅若来竺漓的寝殿陪伴她,雅若自然是再情愿不过了,因为夷盟每天一有空就会来看竺漓,雅若就每天都有机会看见夷盟。
    雅若为了夷盟注意到她,每天变着法子逗竺漓开心,她也不知道竺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只要竺漓的情绪稍微好转,夷盟就会赏赐雅若。
    心底的爱一旦暴露,一旦有了机会,就难以克制。夷盟的眼里再也放不下别的女子,秋夜微凉,他卧在竺漓床边,看着竺漓安静冰冷的侧脸,忽地一下侧身将她拥入怀里,霸道地深吻住了她……
    “哥哥,不要。”竺漓终于肯开口说话了,还咬破了夷盟的嘴唇。
    “漓儿,别再将自己封闭起来,孤不在乎你的身子是否清白,做孤的女人,让孤来照顾你,忘了过去,忘了泗水村。”夷盟吻着竺漓的脸颊,在她耳边难过地说道,他恨自己没有保护好她,恨自己这么多日竟查不出到底是谁害了她。
    “哥哥,看来你是醒不过来了,我再在这儿待下去,只会酿成大错,你放漓儿走吧,漓儿不想待在这王宫里,漓儿想娘了,想家了……”竺漓心灰意冷地轻声叹道,眼角滑过两行绝望的泪。
    夷盟好些年没有见过漓儿哭了,看着漓儿眼睛里的泪水,他心痛地捶了捶胸,又紧紧地将竺漓抱进怀里,十几年没有哭过的云耿,也落泪了,他想告诉竺漓,那一夜他回到泗水村家中后,娘亲桑兰承认是她亲自害死了竺漓,并且用性命威胁他,不让他去江底救漓儿,可是漓儿到现在还在想念娘亲。
    “别回去了,家早就没了,娘也不是你的娘,你是孤从树林里捡回来的弃儿,孤不要再做你的哥哥,孤要做你的夫君。”夷盟在竺漓耳边轻声哽咽道,他知道告诉竺漓这个残忍的现实,又会对她造成伤害,可是为了留下她,为了让她甘心接受他的爱,他只能让她知道一部分实情。
    而躲在屏风后偷听着他们对话的鬼魅阿尔衲此时如五雷轰顶,他失算了!他没有想到云耿和竺漓竟然不是亲兄妹!他以为让云耿错爱自己的亲妹妹,再让云耿的亲妹妹活在痛苦中,如此这般折磨云耿,就是对云耿最彻底的报复,然而他却万万没有料到,这个云耿早已经恢复了记忆,更让他吃惊的是,他们两个人没有血缘关系。
    “你说什么?”竺漓看着附身在她身上的夷盟,诧异地问道,她根本不敢相信他说的话。
    夷盟从床上坐了起来,背对着竺漓说道:“那年冬天,入夜了,下着雪,我跟着我爹走在林子里,我爹背着猎物走在前面,我紧跟在他身后,忽然,我听见林子里传来婴儿的哭声,我爹也听见了,但是他觉得那哭声来得蹊跷,他不让我回头,让我跟着他下山,假装没听见,我本想听爹的话,假装没听见,可是那哭声越来越大,听起来让人心疼,我向前走了几步,还是忍不住回头循着哭声传来的方向跑了去……”
    “这么说,你早就想起来你是谁了?”竺漓下床了,站在夷盟跟前,哀怨地看着他问道。
    “孤只想让你知道,不管孤是谁,是猎户还是屠巨国的夷盟,孤都会爱你护你,孤以前一直瞒着你,是不想让你知道自己是个弃儿,如今瞒着你,是不想让你知道你声声喊着的娘其实是最恨你的人。”夷盟无奈地回道。
    “娘为什么恨我?”竺漓看着夷盟忧伤的眼睛,继续追问道。
    “我在林子里发现你的时候,你身上连件衣裳都没有,浑身是血,肚脐上的脐带还没打结,我脱了自己的衣裳,将里边贴身穿的暖棉袄脱了下来,用带着体温的暖棉袄包住了你,再穿上了自己的外衫,我爹给牲畜接生过,他见你肚子上的脐带没打结,就给你打上了。他心善,见我紧紧地抱着你,也不忍心再让我将你扔在冰天雪地荒山野岭里,只是带你回家后,我娘就流产了,也是个妹妹,自那以后,她就埋下了对你的恨,觉得是你索了妹妹的命。”夷盟云耿看着竺漓的眼睛,难过地回忆道。
    “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竺漓站在夷盟云耿身前,直视着他的双眼问道。
    “不要再问了,听孤的话,留在孤身边,孤只会比以前更加疼你。”夷盟哀伤地看着竺漓的双眼,看着她眼底的泪光,心疼地伸出手拉住了她的手。
    “你相信这世间有鬼魂吗?”竺漓甩开了夷盟的手,忍着眼泪看着他低声问道。
    “有吧,只是孤还未曾见过。”夷盟不明白竺漓到底想跟他说什么。
    “既然你也怀疑这世间有鬼,那你为何恢复记忆后还能安然做着屠巨国的夷盟?难道你就不怕死去的真正的夷盟的鬼魂找回来报复你?你占有了原本属于他的一切,还让他的夫人怀上你的孩子,试问这世间哪一个男子能受得了此等屈辱?!你知不知道我们兄妹其实不属于这里?你为何还要我留下来?我得走,你也必须走。因为,真正的阿尔衲已经回来了,他就躲在某个角落里,一直偷窥着我们的一举一动。”竺漓看着夷盟云耿的眼睛,气愤地说道。
    夷盟恍然彻悟,终于知道是谁害了竺漓,难怪防守那么森严也无济于事,难怪他怎样调查也查不出是谁,原来是鬼魂阿尔衲干的……
    “原来是阿尔衲的鬼魂欺侮了你,你怎么不早说?你能看见他?他在哪儿,让孤杀了他!”云耿站了起来,拔出悬挂于床前帷帐之上的大弯刀。
    “这是报应……”竺漓没有回答云耿,只是落着泪,哀叹道。
    “孤也是在草原上中毒后才想起自己是谁来的,之前孤也不知道我其实不是夷盟,孤不是有意要占有阿尔衲的一切的,他不该报复在你身上!你喊他出来,让他来对付孤!”云耿知道真相后,发了狂一样大声吼道。
    “他如果能直接对付你,恐怕他早就找你去了。哥,我们不属于这里,我要走了,你走还是不走,你自己决定。”竺漓低声说道。
    竺漓感觉哭出来以后,心里的郁结都解开了,她忽然释然了,她欠云耿太多,云耿欠阿尔衲太多,阿尔衲找她报复,她只是替云耿还债,她还能恨谁,还能怪谁?反正她也在忘尘崖上赌誓过,不能动情欲,她的清白毁了也罢,留着清白之身又能怎样呢,还能许给她恋着的男子不成?
    竺漓看了一眼云耿深情的眼眸,心底的悲凉刹那间席卷而来,如此恩情,如此深情,她又如何承受得起,她根本不爱他,她宁愿他们永远都只是兄妹,可惜,一切都不能回头了。她将那朵白栀子还有那支玉笛子收拾进了包袱里,准备离开了。
    “别走,你走了,这偌大的王宫对孤来说就毫无生趣了。”夷盟一把将竺漓揽进怀里,紧紧地抱着她,哀声说道。
    躲在屏风后的阿尔衲听了他们的对话,怅然若失地靠在屏风边,忽然发现自己错了,他伤害了一个纯洁善良的小姑娘,他不该利用她,那一夜更不该那样欺侮她,他忽然累了,在心底凄然嘲笑着自己:都已经死了,就算赶走了这位假夷盟又能怎样?除了这小姑娘能看见我,整个屠巨国的人都看不见我,难道我还能再做回屠巨国的夷盟不成?阿兰娜都有了他的骨肉了,他若是真走了,以后屠巨国的夷盟谁来做?谁来收拾这残局?
  • 首页
  • 上一页
  • 2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佛心与凡情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6天 / 跨度601天】
    • 开贴:2016-04-24 15:28
    • 更新:2017-12-17 15:12
    • 阅读:252015 回复:3975 楼主:129
    • 字数:约200千字
    • 图片: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