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加了一个qq群,里面全部是道士,用他们的办法去尝试见鬼,没想到……

  • 首页
  • 上一页
  • 32
  • 页码:
  • 作者:零火lll 时间:2014-03-09 22:54
    这次的分类更加详细,有些名词我以前听都没听说过。
    这次像是回到了十年之前一样,我又当起了学生,认认真真地听起了课,他们教我的时间不多,如果汇聚成课堂的话,恐怕连一个年级的时间都没有。
    原来我以为道教的东西我已经学习得差不多了,现在才知道,道教文化沉积了这么多年,我所看到的只是它的冰山一角。
    这堂课比平时长一些,直接讲到了下午五六点钟,我看了看外面,太阳已经落山了。
    关掉了电脑之后,条件反射般地走到了花园里面,坐在长凳上,等了好久,都没有看到蛇骨婆,看来她真的已经走了,希望真的如她所说,她只是回家几天,过几天就会回来的。
    在这里坐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意思就离开了,怎么感觉现在身边的人都在离我远去了,能感觉出来,小希对我也没有了以前那种依赖,我们之间连话都变少了,小希跟我很亲近的时候,我会刻意地跟她说不能这样,但是一旦不亲近了,反倒有些担心了,这种征兆很可怕,我本就是孤身一人,难道现在又要回到那个时候去吗。
    在离开花园的时候,我跟食发鬼说:“今天你不用去接小希了,我自己去吧。”
    不管他听没听到,我说完就走了,到学校门口的时候还早,我也不管台阶有没有泥土,直接坐了上去,一举一动,活像一个古稀之年的老人。
    坐在那里,看着外面那些行走的人和停在那里等学生的车辆,感慨万千。
    等了一段时间,我掏出手机看了看,小希还有一会儿,不过这里人来人往的,不好再坐了,便移到了最边上,捏着手机想起了这十年的事情。
    想到以前的种种,不自觉地翘起了嘴角,有一个道士曾经说过,当我们在笑自己以前的行径的时候,那就证明我们已经老了,当时我还不承认,硬说那是成长了,不过现在真的觉得以前的想法很简单,太幼稚了,看来现在是真的老了。
    一边傻笑一边等待,里面的钟声响起的时候,我扭头看了看,然后又扭过脑袋看着前面,我相信,就算是背影,小希也应该能认出来。
    那些男生跑得比较快,很快就下来了,经过我的时候,很多人都留给了我一个眼神,我也会偶尔看一眼他们,然后笑笑,这帮小子肯定在想我坐在这里煞风景呢。
    里面的学生越来越少了,大部分都已经离开了,现在这个时候小希应该也要出来了吧。
    大约一分钟之后,小希的身影出现在这梯子的另外一边,下了这石梯,她站在我以前等她的那里,看着回家的那条路,却始终不肯转过身看一眼。
    她在那里等了一会儿之后便一个人踏上了那条回家的路。
    我看着她的背影无奈地摇头笑了笑,这小笨蛋不会每天都在那里等这么一会儿吧。
    等她走出了一截儿之后,我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然后加快脚步往她的背后走去,走到她背后的时候,本想吓吓她的,想了想,还是算了,最后毫无声息地站在了她的旁边,与她并排走。
    就算是注意力再集中,身边多了一个人,都会发现的,小希也不例外,我刚出现在她的身边,她就看到了我。
    一看到我,脸上立即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我看了看她的表情,说:“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她想了想,然后伸手搂住了我的胳膊,我有些慌了,我们之前难道就已经没什么可说的吗?
    但是幸好,小希打破了这沉默,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争吵,沉默比争吵可怕一百倍。
    “哥哥,你今天怎么来了?”
    我想了想,本来准备说不放心的,但是最后换了一下,说:“想早一点儿见到你呗。”
    她眯起眼睛笑了笑,说:“我也想你了。”
    我嗯了一声,笑了一下就不知道要怎么接下来去了,看来并不是无话可说,而是我不知道要怎么交流。
    回到家,我又教起了小希道术,道术克阴,我得小心再小心才是。
    “我学了这个以后就可以帮你了吗?”小希捏着毛笔问我。
    我点了点头,想想以后跟她一起去抓鬼的画面,还是挺好的。
    之后我们俩便把脑袋凑到了一起,我看她,她画符,画面和谐到了极点。
    她睡着之后,我跑到她的床边坐下,然后伸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最后将她屋子里面所做的防鬼措施全部取掉了。
    把这些东西扔进垃圾桶,我自己回房间去睡觉,这一次又梦到了她的父亲,依然是那几句支支吾吾的话,除了这几句话,我还梦见了在他死亡的时候,那双瞪着我的眼睛。
    这梦都做了十年了,到现在还没停止,我相信托梦一说,但是托了十年的梦,我还真是不敢相信。
    小希爸爸死亡那件事情很蹊跷,车祸暂且不说,记得当时群里人说有人要害他,这屋子,这灵堂的设置都很是问题,还有之后小希爸爸棺材的消失,这一切都完全没有头绪,或许他托梦给我说的那几句话就是关键,但是始终听不清楚。
    梦到他死亡时候哦瞪我的那个画面的时候,我醒了过来,看了看时间,已经五点多钟了,没有了睡意,披上衣服走出了房间。
    天气已经越来越冷,真正的冬天就要来了。
    早上五六点钟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我出去的时候身体被冻得瑟瑟发抖,下楼跑到小希父亲出车祸的现场看了看,这么多年了,这地方还是没有改变,跟原先一模一样,十年来,这地方已经出了好多次车祸了,不是因为鬼魅,而是因为这里的地形。
    这里是一个九十度的转弯,一些载重的车在这里很容易失控的。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不敢确认十年前那起车祸到底是意外还是蓄意的。
    在这里看了几眼之后就转身离开了,今天自己火炎挺低的,一路上都看到好多飘忽的影子了。
    他们都是徘徊在这些地方的孤魂野鬼,没有害人,我也没有理由去干扰他们。
    在路上看见了一个摆摊算命的老瞎子,看见他之后,我抬头看了看天,天几乎还是黑的就来这里摆摊了,本以为他有古怪的,但是走近他却没有发现什么古怪之处。
    他穿的衣服挺多的,戴着一副墨镜,前面是一个木凳子,凳子上放着一本《麻衣相法》,他自己则坐在一个小凳子上。
    我走上前去说:“大爷,这街上都没人,你就来算命了啊?”
    他点了点头,说:“老人起得早,锻炼要经过这里,他们相信这些,晚了就没老人了。”
    我想了想,继续问:“您算的真的准吗?”
    老人摇了摇头,说:“这个没有一定准的。”
    我哦了一句,打量起了他,他面前的凳子上写着天地君亲师几个毛笔字,那本《麻衣相法》都快被翻烂了,看到这些,我坐在了他面前的小凳子上,说:“我当你今天的第一位主顾吧。”
    坐下之后,他问我:“算什么?”
    我想了想,说:“你能算什么就算什么吧。”
    老人点了点头,问起了我一些问题,最后根据我说的问题,他推测出了一些东西,听了他说的这些东西,我笑了笑,还以为真的是高人呢,没想到也是一个行骗的。
    等到他说完之后,我把钱给了他,当做是做好事了,顺便帮我减少一些我杀鬼所留下的业障。
    给完钱,说完谢谢,在我离开的时候,老头儿跟我说:“这几天你要小心啊,可能会遇到不干净的东西。”
    我笑了笑,我几乎每天都在遇到不干净的东西。
    作者:零火lll 时间:2014-03-09 22:55
    “可能有血光之灾啊。”老头对着我说。
    我嗯了一句,根本没有太在意,从刚才他跟我算命说的那几句话就可以看出来,他根本不会算命,说的东西都模棱两可,他现在说的东西我自然也不会太相信。
    走了一截儿之后,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老头儿还坐在那里,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就离开了。
    回到家的时候,小希已经起床了,在厨房里做早餐,我看了看桌子上的饭菜,说:“有我的份儿?”
    小希点了点头,我说:“你怎么知道我这个时候要回来。”
    小希想了一会儿说:“我也不知道。”
    我笑了两声就坐在了饭桌上,在吃饭的时候,小希跟我说:“哥哥,我们就要期末考试了。”
    我停下手里动作说:“是吗。”
    她嗯了一句,说:“哥哥,我放假的那天你能不能来接我。”
    我说:“好啊。”
    她很少主动要求我什么,她开口了,我自然不会拒绝,事实上,只要她开口了的东西,我有能力给她的话,什么我都不会拒绝的,但是十年来,她主动要求我做的事情却少之又少。
    小希吃完饭之后我,我送她去了学校,看着她走进学校之后我才会到家中,又是半年过去了,一学期这么快,过不了多久她就十七岁了,再就是十八岁了。
    回到家中,写起了稿子,好几天没写了,应该要催稿了。
    这几天每天晚上我都去接她,我们之间又回到了一开始那样,很亲密,很亲密。
    依然是晚上八点钟左右,我从屋子里面出发去往学校,这一次不如先前那么平静,在路上遇到了一对吵架的小情侣,男的穿着白色的夹克,女的穿着一身红色的裙子。
    他们俩一直跟在我身后,都只有二十多岁,应该是附近大学的学生,看他们这么年轻,我就觉得他们吵架不意外了。
    在路上听了他们吵架的原因,又是因为第三者的插足,他们俩才会吵架,从他们吵架的内容还可以得出,他们已经同居了。
    听到这里,我就忍不住加快了脚步,实在不愿意听到这样的事情,先前对他们只是失望,现在对他们就已经是鄙视了。
    可是刚往前走没几步,身后就穿了一声闷响,我回头一看,已经不见了那个女的,脑袋再一偏,在马上上发现了她的残肢,她身体另外的部分正被卷在一辆卡车的轮胎下面,直接被拖到了老远的地方,那司机不是道是不是没发现还是故意的,根本不停车。
    拖了大约一千米左右车才停下,司机下车的时候,耳朵上还戴着耳机,看见这景象也被吓惨了,地上被脱出了一条近千米长的血痕,整个人被分成了两块。
    跟那个女的吵架的男人现在呆站在那里,被吓得不轻。
    我站在那里多看了一眼,红色的血迹在路灯下闪耀着别样的光芒,那件红色的衣服也已经破成了两块,但是还是在那个女生的身上。
    过了一会儿,警察来了,在这里弄了一阵就把尸体运走了,那个男生和司机全部都被带走了,我呆站在原地,看着地上的血迹,最后在血迹的旁边看见了一颗眼珠,这应该是那个女生留下的,我在犹豫是不是要上去把它捡起来,但是想想还是算了,别没事儿找事儿了,自然会有人处理的。
    刚才那女生是怎么出的车祸,我完全不知道,恐怕只有那个男生看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看着地上的血迹惋惜了一阵就到了学校门口,接到小希之后,没有从这条路走,而是在里车祸现场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走向了另外一条马路,看了看那里,那里有一个人正在弯着腰,应该是在清理地上的血迹,受累的还是保洁人员,对他们挺不公平的,这些车祸死亡的人怨气挺重的,一般建议是不要到车祸现场去,要是被这里的阴物盯上就麻烦了。
    车祸现场一般都会有其他的鬼物来盘旋,因为这个地方的阳气在短时间内会很低,他们就可以趁机近人的身,然后跟着人回家,所谓的鬼上身就是这个缘故,鬼打墙也是因为这个,如果知道原因了自己可以解决的,这样的鬼都很弱,才刚成型不久,活人中指血,童子尿都可以,不过在现场如果有鬼趁机扇灭了人的三把火的话,那才是大麻烦。
    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就完了的,但是第二天送小希去上学的时候却看到了地上一条长长的血迹,在血迹的尽头正有保洁人员在清理。
    小希问我这是什么,我说:“是颜料。”
    等把小希送到学校之后,我回到这里,问那个保洁人员,说:“你们什么时候下班啊?”
    保洁人员说:“晚上八点钟。”
    “所有的都是这样吗?”
    保洁阿姨嗯了一声,我继续问:“昨天晚上有人来清理过没有?”
    “清理了我就不用来了。”保洁阿姨说。
    我听了,哦了一声,然后走到了昨天看到的那个人那里,地上的眼珠已经不见了,我跑过去问保洁阿姨:“你看见地上的眼珠没有啊?”
    保洁阿姨一听,立马直起了身说:“小伙子,什么眼珠?你别吓阿姨啊。”
    我摇了摇头,说:“没什么……没什么。”
    之后我又跑到那里去观察了起来,在路的那边,看到了一颗眼珠,刚好在这个时候,昨天跟那个女生吵架的男生来了,看见路边的眼珠,先是吓了一跳,然后走到我身边弯腰捡起了眼珠。
    “你捡它干什么?”我问。
    男生看了我一眼,说:“我要让她完整的走。”
    “她昨天是怎么出的车祸啊?”我问的同时,仔细观察男生的表情和四肢。
    男生说:“昨天我们吵架了,当时我没让她,她就直接一下跳到了车轮下面,之后的事情你都看到了。”
    他讲完之后我,我没有看出破绽,点了点头,然后说:“她是穿着红衣服死的,还被分尸了,你要小心一点儿啊。”
    男生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希望他没事才好。
    男生离开之后,我也离开了,回到家的时候,我家门口聚集了不少的人,我一去他们就说:“张远,你可算回来了,快开门看看吧,你家刚才进去了一条蛇。”
    我一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天我放生的那条蛇,所以立即开门,没有在客厅里面发现它,那些邻居想要进来帮我找,我说了一句谢谢,拒绝了他们的好意,要是让他们发现那条蛇的话,多半要打死它。
    在屋子里面找了个遍,最后在柜子底下看到了它,果然是那条蛇,我将它弄出来,它身上已经破了一些皮,应该是外面那些人打的。
    在外面捏着这蛇感觉还没什么,在家里捏着这蛇感觉怪冰冷的。
    捏着它我说:“你怎么又回来了。”
    然后拿出了上次买的那些药材,挑选了一些敷在了它的身上,它跟蛇骨婆那两条蛇的大小差不多,如果呆在一起的话,很容易认错。
    这些药材是我买来了画药符的,没想到现在用上了。
    给它敷好了药,然后找了个大一点儿的瓶子,把它装了进去,放在了那个小鬼头的旁边,蛇喜欢阴柔,放在小鬼头旁边对它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其实蛇骨婆那两条蛇也挺好的,性情跟它一样温顺,没准儿是条母蛇,下次蛇骨婆回来了,得好好问问她。



  • 首页
  • 上一页
  • 32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零火lll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1天 / 跨度25天】
    • 开贴:2014-02-12 20:28
    • 更新:2014-03-09 22:55
    • 阅读:51979 回复:444 楼主:123
    • 字数:约199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