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记录身边的诡异事·内蒙古西部(第一次发)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俾睨天下 时间:2016-06-30 10:42
    第一篇?出租房
    真实故事叙述,文笔不好,见谅
    以下故事都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的内蒙古西部某市。
    话说姥爷家拆了一堵院墙,盖了一排平房六个屋,购置了一批旧家具,开始对外出租。那时,改革开放没几年,商业渐发达,外来人口也多了起来,没半个月,六个屋就都租了出去,租屋的人形形色色,有外地的,也有牧区上来的,多是短工、小贩,拖家带口的到也热闹。
    没几天,一户租房的牧民来找我姥爷,说房间里闹耗子,问有没有鼠药和鼠夹,那时平房都闹耗子,也就没在意,放置了鼠药鼠夹,估摸着也就没什么事了。谁知,租户又反应还是闹耗子,没见好转,姥爷详细询问得知,主要是房间内的一个箱柜(箱柜知道吧?旧时的一种大柜子,上翻盖)一到晚上就嘎嘣噶蹦的响。
    姥爷亲自去看了一趟,和租户把箱柜腾空,然后放了鼠夹,盖上盖子,准备活捉耗子。结果,诡异的事发生了,到了晚上,又开始响了,打开柜子一看,那儿有耗子的踪影,盖上盖子的瞬间,立马就开始响,并且响声越来越剧烈,靠近时甚至会强烈的震动,但是一打开盖子,就没动静了,诡异至极。租户是老牧民,经事不少,那晚倒也镇定,天发白才找到姥爷说明情况。
    姥爷多年老党员,一辈子不信邪,但真的自己遇上了,也发起憷来,赶紧让大舅去找神官儿(驱鬼算命看风水的先生),并且封了那间屋子,谁也不让进。
    不多时,大舅请来了一位当地颇有名气的赵神官儿。简单介绍一下这位赵神官儿,这人当时30多岁,有妻无子,骨瘦如柴,属于半盲,也就是能看见物体的轮廓,看不清具体样子,据他说方圆一百里内神鬼都给他面子,牛逼一人。
    赵神官问了基本情况,摸索着进了屋,且不让人跟着进去,也不让人靠近,有贪玩小孩悄悄爬窗户往里看(本人就是小孩之一),本来背身的赵神官就像长后眼一样,猛的一回头,圆睁半盲的眼睛,大骂道:马勒戈壁的小逼崽子听不懂人话是不?赶紧滚开! 吓的我们赶紧滚的远远的。。。。
    过了大概一刻钟,赵神官出来了,脸色有些不好,姥爷舅舅等人赶紧围上去问情况,赵神官面无表情:饿了,边吃边说。姥爷赶紧把赵神官让进主屋。
    吃了一大碗砖茶泡羊肉后,赵神官开始说了:老包啊(姥爷姓包),不是大事,别担心,那个箱柜不是家里的物件吧?
    姥爷:哦,箱柜是大小子出去买的二手家具。转头望大舅。
    大舅应和:是了,专门给出租屋买的,就在西站白平回收站那儿买的。
    赵神官儿撕了一块儿奶皮,泡在了茶碗里:箱柜不能留了,给我准备手推车,我拉走呀。
    姥爷:赵先生,到底是咋回事,如果能说,就请告诉我,如果有难处,不能说,就当我没问。
    赵神官皱了皱眉:真想知道的话,主事的男人知道就行了,女人和娃娃都出去吧。
    随后姥爷让女人和娃娃都出去,本人一个机灵,藏到了窗帘后面,并且听到了所有对话。

    赵神官:老包啊,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所说的,你们听了咽进肚子烂掉就行了。
    姥爷和舅舅忙点头。
    赵神官继续道:这箱柜上,我看见有个死鬼,并且不断用脚尖探这箱柜盖子,这死鬼像是被吊在空中,我和他说话吧,他呜呜咽咽的说不出什么来,估计是个上吊的死鬼,脸面看不清楚,响声应该就是他用脚不断探箱柜盖发出来的,所以若打开盖子,死鬼的脚也就探不住盖子了,自然没声音了。
    姥爷一等人听得面面相觑,我更是吓得背心都被汗浸透了。
    赵神官:老包,窗帘后的娃娃吓得够呛,抱上去太阳底下晒几分钟。说完起身就出屋了。
    我则被大舅抱了出去,屁股还挨了一脚。

    后来箱柜被送到了赵神官的住处,也不知道怎么处置了,至于那间出租屋,成了仓库,一直都没再出租过,直到后来院子被拆迁,一切貌似都随风飘散了。

    至于那个死鬼,到底是谁,到底为什么死的,到底为什么会一直跟着箱柜,估计只有赵神官一人知道吧。
    作者:俾睨天下 时间:2016-06-30 11:03
    第二篇:赵神官儿概述

    赵神官的事,多是听他人讲述,真伪不知。

    话说赵神官本是常人,家是汉户,父母都是蔬菜队职工,初中毕业那年,赵神官出意外了。
    意外经过:赵神官偷骑蔬菜队领导的二八自行车,结果被领导发觉,追打之下,掉入粪池,救起之后,在医院昏迷两天,后清醒,就成半盲了。
    据说清醒的第一句话就是:某某某一家子都被车碰死呀。

    结果没几天,他父母却都因意外死了,某某某一家子在过了一段时间后被武装部的大解放卡车撞塌房子压死了。

    后人分析,可能是赵神官泄露了天机,连累了父母。

    赵神官出名了,先是被政府关了几个月,后来失踪,几年后回来,也不告诉人们他去哪儿了,而是在院门外立了牌子,上写六个大字:测字算命安宅

    从此,谁家死人,盖房,娶娉都来找赵神官,赵神官也件件事干的漂亮,得到了良好口碑的同时,也被人越传越神,下面,讲几个传的最神的事。
    作者:俾睨天下 时间:2016-06-30 11:22
    第三篇:赵神官?和鬼打架

    有次某苏木(苏木=乡镇)粮库闹鬼,把赵神官请过去了,入夜,赵神官提了瓶烧酒,就摸索着进粮库了,并吩咐人让狼狗把三个门口都看住,听到任何响声别进去,进去的话后果自负。

    后来就听见粮库内先是倒酒喝酒的声音,然后就开始划拳了,先是只有赵神官一个人的声音,后来逐渐出现了一个、两个、三个人、一堆人的声音,一时嘈杂无比,粮库工作人员大感惊奇,纷纷上前观望,谁知平时对粮库人员温顺的狼狗忽然变得凶恶无比,根本不让他们靠近,众人作罢,只能远远的听着。一直到了后半夜,划拳声音渐渐没了,开始出现骂人打架的声音,并且时不时传出来惨叫声,快到清晨,声音慢慢的低了,像是一帮人在开小会,嗡嗡的,众人守了一夜,但没有一个人脱队,都眼巴巴的盯着粮库大门。
    终于,天快亮时,赵神官出来了,鼻青脸肿,一只胳膊还折了,嘴里还嘟囔:马勒戈壁的,一群打我一个,草拟吗的。。。。
    众人问怎么回事,他也不说,只说胳膊疼,赶紧送医院。

    后来粮库再没闹过鬼,隔一段时间粮库领导就请赵神官过去宰羊吃,喝烧酒,每次赵神官醉了都要去粮库转一圈指着院墙大骂:看你麻痹啊看?是不还想耐鼻窦了?骂了隔壁的给脸不要脸!!!!
    然后就总会平地起风。。。呼呼的刮一阵。。。。

    作者:俾睨天下 时间:2016-06-30 11:22
    @战阴山 2016-06-30 11:13:00
    楼主 我是巴彦淖尔的···你哪的
    -----------------------------
    鄂尔多斯的
    作者:俾睨天下 时间:2016-06-30 11:22
    @战阴山 2016-06-30 11:16:00
    看到好多词组很亲切很有代入感 楼主是不是和我一个地方的 马克下
    -----------------------------
    鄂尔多斯的
    作者:俾睨天下 时间:2016-06-30 11:34
    第四篇 赵神官?鬼抬轿子

    话说有次赵神官下乡办事,办完事后就喝多了,主家男人让赵神官留宿,赵神官坚决不留,说自己能回没问题。
    男人也不好留,就放赵神官走了,但不放心赵神官眼神不好,就悄悄跟在赵神官后边。
    只见赵神官摇摇晃晃没走出几里地,就一屁股坐下了,貌似在和什么人说话。
    凑近了些听到:
    赵神官:马勒戈壁的你们几个抬我回去,表废话,别让人看见昂,见了人就放下。。说完就仰面一倒,呼呼大睡。
    男人知道赵神官的本事,吓得一动不动,静静观察。
    只见赵神官忽然仰面腾空而起,足有半米,然后一晃一晃飞速前进,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夜幕里。

    后来男人又遇上赵神官,谈起此事。赵神官一脸不悦的说:你那天也喝多了,应该是眼花啦,以后不要说了啊!!

    后来人们分析,赵神官那晚上是被鬼抬轿子抬走的,至于为什么赵神官不想说此事,估计还是怕连累别人吧。
    作者:俾睨天下 时间:2016-06-30 12:00
    第五篇 赵神官?和喇嘛斗法

    我们这边蒙汉混居,汉人或者是城里人,大多都找找神官,牧区的蒙族牧民有事都找大喇嘛。
    话说有次牧区某嘎查(嘎查=村子)流了几十年的自流井忽然干涸了,找了政府部门,派了水利局的专家下来查看也一直没个说法,机井队的下来在附近打了多眼机井都没水,可苦害了附近的牧民,因为牧民都改成了定居生活,草场也是固定划片的,断了水,想当于断了命,没办法之下,牧民请来了喇嘛念经,苏木领导(乡领导)又请来了赵神官,帮忙看一下。
    微妙的事情发生了,喇嘛看赵神官不顺眼,赵神官也嫌喇嘛碍事,牧民们也有部分不信任赵神官,气氛变的很尴尬。
    只见喇嘛不朝着自流井念经,改朝赵神官念经了,赵神官则绕着圈对喇嘛进行观察,并且用几只木钉子连自流井带喇嘛钉了一个大圈,用一根红毛线连了起来。
    然后赵神官用准备好的草叉在大圆圈里叉地面,叉到喇嘛附近时就咒骂:看你那球像数,快滚你麻痹哇!
    喇嘛也不示弱,念着经先是往自流井撒了一下灰色粉末,然后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撒了赵神官一头。
    赵神官也不理会,继续叉地面。
    众人也都看了出来,嬉笑了开来。
    忽然,赵神官好像是叉到了什么东西,只见顺着草叉钉竟然呲出一股血来,只见赵神官又用力往下戳,被叉住的东西吱哩哇啦叫了起来,喇嘛也冲过去一顿撒粉末念经。
    众人顿时紧张无比。
    只听嘎嘣儿一声,赵神官说:坏了,跑啦!
    草叉20多厘米的叉钉硬生生的断了,被叉中的东西也不见了。

    赵神官忙喊道:在找把草叉来,快!

    说时迟那时快,绑在木钉上的红毛线忽然断开了,等新草叉送来时,赵神官叹了一声:早跑求了,骂了隔壁的。。。

    后来赵神官在自流井附近埋了几样东西并吩咐人们不许掏出来,井水多则一个月少则半月就会再流出来;大喇嘛则是在自流井旁连续念了一个月经,最后,自流井果真又有水流出来了。

    众人也不知道到底是赵神官的功劳还是大喇嘛的功劳,后来又请二位到嘎查吃肉喝酒,但二位始终没说过一句话。

    后来问赵神官自流井到底是咋断的水,赵神官只说了一句:讨吃龙吸水了 然后哈哈大笑。

    作者:俾睨天下 时间:2016-06-30 12:27
    第六篇 赵神官?我那爱打猎的大舅

    我大舅算是改革开放最早做生意的那批人,早早的盖了新房,买了车,还玩儿起了猎枪。

    90年代,对猎枪管控还很松,不少人都有猎枪,子弹自己造,像是霰弹枪的那种子弹,大弹壳里放火药,钢珠再用纸和腊封住,打兔子和野鸡特别好使,就是枪容易反火,伤了不少人。
    话说那会儿每年快过年时,大舅都会出去和朋友打猎,每次都打回来上百只兔子野鸡石鸡什么的,都上了餐桌,一直维持了很多年,直到95、96年吧,大舅的车忽然自燃了,烧的一塌糊涂,生意也变的很惨淡,作担保人还把房子和多年的积蓄赔给了别人。
    忽然变的这么倒霉,大舅就开始讲迷信了,自然就找到了赵神官。
    大舅到了赵神官家,讲了自己的事,赵神官问了大舅的生辰八字,然后就回里屋了,把大舅晾在了客厅里。大舅也识趣的耐心等。
    大约过了两三个小时,赵神官从里屋出来,吩咐老婆出去买酒,让大舅在家吃饭,说要给大舅好好讲讲。
    赵神官拉着大舅的手说道:我看不清你长什么样子,但能清清楚楚看到罩在你身上的戾气,黑压压的一片,你杀生太多了。
    大舅苦着脸说:有什么解救的办法么?
    赵神官:老实说,有没有做害过狐子?
    大舅说:做害过两只。
    赵神官:果不其然,哎,老弟,野物以后就不要做害了,灵性太大,你的命软,抗不住,以后离刀枪远点儿,不要往家里放,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好自为之吧。
    大舅后来吃了饭就回家了。
    据说大舅前前后后找了很多大师,也拜了不少庙观,也不见好。
    现在已经20来年了,一直没赚到什么钱,干什么都很背,到是和赵神官成了很好的朋友。
    当年有一位和大舅一起打猎的叔叔,现在富甲一方,大舅问赵神官咋回事,赵神官说,人家命硬,你能和比了?说完笑笑,继续说:老婆儿子命硬不硬就不知道了。

    前几年,那位富甲一方的叔叔的儿子,冬天喝酒出去撒尿,裤子没提起来就睡倒在雪地里了,冻死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俾睨天下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53天 / 跨度355天】
    • 开贴:2016-06-30 10:42
    • 更新:2017-06-20 20:33
    • 阅读:885378 回复:8383 楼主:434
    • 字数:约294千字
    • 图片:2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