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三生石畔,彼岸花开(悬疑爱情)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微笑的痛苦 时间:2007-01-24 12:10
    题记:
    传说,每当阴历七月,在黄泉路上,忘川之畔,就开满了大片大片的彼岸花。梵语叫曼珠沙华,意思是开放在天国的红花,花的形状像一只只在向上天祈祷的手掌。
    彼岸花只开在黄泉,当它开放的时候,大片大片,鲜红如血,倾满大地,看上去就像用血铺成的地毯,所以被喻为“火照之路”。
    它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每个人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
    它的花香带有魔力,可以让人想起自己的前世。
    守护彼岸花的是两个妖精,一个是花妖叫曼珠,一个是叶妖叫沙华。他们守候了几千年的彼岸花,可是从来没有见过面。因为开花的时候,就没有叶子,有叶子的时候没有花,虽修得同根,却生生相错,永世无缘相见。
    他们疯狂地想念着彼此,并被这种痛苦折磨着。
    终于有一天,他们决定违背神的规定偷偷地见一次面。那一年的彼岸花红艳艳的花被惹眼的绿色衬托着,开得格外妖冶美丽。
    神怪罪下来,曼珠和沙华被打入轮回。并被诅咒永远也不能在一起,生生世世在人世间受到磨难。
    曼珠和沙华的每一次转世在黄泉路上闻到彼岸花的香味就想起前世的的自己,然后发誓不分开。却在下一世再次跌入诅咒的轮回。
    可是我,
    不相信命运,也不相信轮回。
    记得我们的约定。
    三生石畔。
    “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不要论,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长存。”
    第一节 进 宫
    我的名字叫轻鸾。我姓李,我的父亲是当朝宰相李贤。
    六年前,我入宫为太子女官,实际上是准太子妃。历史上恐怕没有比我更狼狈的太子妃了。因为皇上并不喜欢太子,也不喜欢太子的母亲纪妃。他只听一个女人的话,那个女人就是臭名昭著的万贵妃。
    而废太子的预谋,万贵妃恐怕已经酝酿许多年了吧?自从她的儿子死后,宫里莫名其妙地就死了很多年幼的皇子,包括那些还没有出生的胎儿。
    太子是在众多太监和宫女的保护下在冷宫里偷偷生下的。
    当皇上正愁自己后继无人的时候,年幼的太子在后宫众人的拥戴下来到大殿。皇上喜极而泣,马上立为太子,并封太子的母亲纪氏为纪妃。
    那一刻,朝野欢腾;那一刻,纪妃搂着瘦弱的太子泪如雨下;那一刻,病态恹恹的大明朝终于有了一点希望和亮色。
    那一年,太子三岁。我还尚未出生。
    一年后,万贵妃的第二个儿子出生。他一出生就成为太子最危险的敌人和最强劲的对手。他叫朱胜樘。仅仅从名字上就包含着他母亲的野心。因为太子叫佑樘。
    后来,两位皇子都相继长大成人。拥护他们的人各自成了一大派别。万贵妃残忍暴戾,不得人心,朝中大臣大都拥护太子。可是皇上宠爱万贵妃,对她言听计从。但是每次易储的提议都被众大臣冒死驳回。于是,朱佑樘的太子之位,就在这样一次次斗争中,奇迹般地保存下来。
    可是太子的位置还是岌岌可危。我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宫为太子女官。
    那一年,我十六岁。带着忐忑而绝望的心情,为了父亲一个重大的政治赌注,我牺牲了选择人生的权利。只记得父亲带着全家男女老少跪在我紧闭的门前。我在房里流了一夜的泪,为了《牡丹亭》里的那个做着迤俪的梦而死的杜丽娘,还有梦中那个骑着白马的英俊少年。最后,我收起眼泪,打开房门,走到父亲跟前,缓缓地点了点头:“我答应入宫。”
    然后我看见全家老少吐出一口长气:“多谢姑娘。”我禁不住冷笑一声:“这个世上有谁是真正为我着想呢?我不过是父亲手中的一枚棋子。”
    就这样,我匆忙掩埋了我十六岁的爱情和梦想,走进了暗无天日的皇宫。我的后半生就这样葬送在这里了吧?
    我这样想着的时候,就见到了背对着我正在赏画的太子。一个修长挺拔的背影,也不过是一副掩藏在华丽衣服下的傀儡吧?我起身下拜:“新任女官李轻鸾拜见太子殿下。”太子转过身来,看见我的时候怔了一下。然后冲我淡淡一笑。
    我在那一刻明白了什么叫做“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他玉树临风,修眉博冠,气宇轩昂,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一种王者之气。 果然是人中龙凤,不同凡响。
    可是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不是他如何俊美威仪,而是那种充斥于眉宇的淡漠和忧郁。那种淡漠的尊贵不同于我所见过的任何人。因为那种淡漠,他即使在微笑的时候也使人感觉到深深的距离。而他拧紧的眉头和凝重的眼神,分明地显示着隐忍的欲望和压抑的野心。
    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男人。更不是传说中懦弱无能的傀儡太子。
    我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你叫轻鸾?以后你就在这里陪我吧!我这里已经好久没有人来了。” 他望着我的时候,露出温和的笑容。那笑容里,有隐忍的忧伤和痛苦。我的心莫名地揪紧。我在一瞬间理解了那种痛苦。
    “你叫我佑樘就可以了。”他让我叫他佑樘,从来没有一个太子这样让一个女人称呼自己的名字。
    后来,太子告诉我。他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心莫名其妙就收紧了。因为我的眼里有一种深藏不露的痛苦,使他产生了似曾相识的感觉,好象看见了另外一个自己。
    爱情很容易建立在同病相怜的基础上。这样的结果是我没有想到的。因为我没有想到宫中的女人可以有爱情。
    太子对我说:“我会为你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把你娶进门,但是不是现在。现在会委屈了你。等到我们拿回权力的那一天,轻鸾,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对不起,轻鸾。一个在仇恨中的人是没有办法过多考虑爱情的,但是我会补偿你。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成为大明最尊贵的皇后。”

    作者:微笑的痛苦 时间:2007-01-24 12:26
    第二节 太子失明
    我就在太子的承诺中苦挨宫中的岁月。我为他出谋划策,为他奔走效力,为他在朝臣和宫中拉拢人心,聚集力量;帮他在万贵妃面前装痴卖傻,以保周全。处处忍辱负重,如履薄冰。连久未见面的父亲也称赞我变得有政治头脑了。
    可是我却常常在午夜惊恐得叫出声来。我常常问自己,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
    太子总是安慰我:“快了,就快了。我们终有一天要拿回我们应得的一切。”然后,他会为我剥一个石榴。
    “我喜欢吃石榴,因为它表面看上去很热闹,很拥挤。实际上一个一个是分开的。就好象人,在人越多的时候感觉越孤独。”
    我就是从那时候喜欢上吃石榴的。因为它那种热闹和拥挤下的孤独,实在像极了我们,像极了在宫中的每个人。
    这样一年过去了。一年中,我们和朝臣联手挫败了好几次万贵妃企图废除太子的阴谋。直到一年后的中秋狩猎,发生了一场意外。
    狩猎回来的时候,我看见每个人神色匆匆地在宫中跑进跑出。惟独没有看见太子。我的心猛地提上去了。
    太子是昏迷着被抬回宫的。据说是突发急病。病了三天三夜。病好以后,双目却已经失明。我看见太子的生母纪妃悲痛欲绝的脸,感到一切都要完了。
    太子的失明给了万贵妃一派一个极好的废储借口。万贵妃和二皇子一方面加紧控制锦衣卫和东西二厂,对保太子一党实施残酷的迫害;一方面在皇上面前大力唆使重新册封太子。
    可是这对于我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太子忘记了我,忘记了他对我的承诺。他似乎从来没有认识过我。他也忘记了他是太子,那个忍辱负重,一心想要夺回权力的太子。
    病好以后的太子好象变了一个人,整天沉默不语,郁郁寡欢。
    皇上召集名医为太子诊治,可是却都劳而无功。
    日子久了,皇上对太子失去了信心,打算废掉太子,立万贵妃的儿子二皇子胜樘为太子。太子陷入了空前的危机。
    我看着太子日渐消瘦的脸,心如刀割。他或许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吧?太子怎么会不明不白地生病呢?一定是万贵妃和二皇子搞的鬼。前几天,我看见万贵妃似乎比以往更加不可一世了,二皇子也更加飞扬跋扈。
    而我尊贵的太子,却受到这般的惨痛和折磨。我身为太子的爱人,怎么能够让别人夺走原本应该属于太子的东西。
    我去见了太子的生母纪妃和我的父亲。纪妃是父亲的表姐,这也是为什么父亲要站在太子这一边的主要原因。
    我缓缓说出了我的计划。父亲用一种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我。他发现,我已经不是一年前那个赖在家里做梦的娇弱少女了。而纪妃则用一种赞赏的目光看着我:“我儿有你这样的知己相伴,我就可以放心了。”纪妃在临走之前,把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投向我。
    “不过,我希望你还要帮我让太子恢复记忆。让他记得他是太子。”
    我亦回复她一个同样郑重而意味深长的微笑。
    一个月后,皇上在大殿上正准备宣布改立太子的诏书时,一个从山东传来的消息阻止了诏书的颁布。
    当所有的王公大臣跪在地上准备接受那个嚣张跋扈,暴戾残忍的万贵妃和她冷酷无情的儿子的时候,他们听见的却不是易储诏书,而是另外一个:泰山地区发生地震。
    朝野震动。泰山一向是皇太子的象征。奇异的天象一出,父亲带领群臣立刻上奏:上天已经示警,如果改立太子,必将引起动乱。
    笃信佛教的皇上虽然对万贵妃言听计从,可是也不敢违逆天意。于是太子又安然度过了这次危机。并风平浪静地过了很长时间。
    在这段时间里,太子一直住在纪妃那里。纪妃请来了很多名医给他诊治。我只是在偶尔才可以看见他。我每次去探望太子,看见太子落寞的脸和失去光彩的眼睛,总是心如刀割。更让我心痛的是太子似乎不想见到我。
    一个失明的人,失去的不仅是光明,难道还有爱情吗?我在御花园的亭子里,禁不住拂琴叹息,月光清明如水,花园芬芳馥郁。而我独自黯然神伤。
    “在叹什么气呢?”我回过头去,看见月光下,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英挺的人影。
    华服高冠,英气逼人,桀骜不逊的脸上是一种满不在乎和唯我独尊的神态。一双神采飞扬的眼睛里,满是得意和踌躇。嘴角边老是挂着一丝玩世不恭的微笑。这是一个少年得志者独有的样子。而在这个皇宫里,能有这种神态的年轻男子只有一个,那就是权倾朝野的二皇子。

    作者:微笑的痛苦 时间:2007-01-24 12:27
    第三节 二皇子
    不可否认,他也是一个美男子,又加之出身尊贵,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王者之气,更使得寻常男子难及其之万一。他在皇宫的地位无人可以相比,除了他那同样地位显赫的母亲。可是,他那嚣张气焰和对待政敌绝不留情的手段,却让人望而生畏。
    尤其是他控制了锦衣卫以后,对待保太子党的残忍手段,我更是有了厌恶他的充分理由。可是身在宫中,我知道凡事要谨慎和委曲求全。于是我起身下拜:
    “奴婢拜见胜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胜王是他出生以来的封号。
    “在叹什么气呢?是为太子吗?”他带着玩味和戏謔的口气问我。“真不明白,你们干嘛要为一个瞎了眼的太子卖命。”
    我的胸中升起一团怒火,但是我强忍着,回答他:“奴婢各为其主,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既然选择了,也只能走下去。”
    “是吗?不过,为什么你选择的不是本王呢?本王哪里比不上一个瞎子?”他走到我跟前,用探究的目光看着我,“你爱他?”不等我反应过来,他又略带讥讽和冷酷地笑道:“太子能有你这样的红颜知己,为他拼死效力,倒也是他的福气。”
    “多谢王爷夸奖。”我冷冷地答道。
    “不过如果你来帮我。我待你不会比太子差。”说完他又把玩味和探究的目光凑近我,并伸出手来,拂起我的一缕头发。我大惊,他轻笑一声,对着我的头发轻轻吐出一口气。“你的头发很美。”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走远了,留下一阵肆无忌惮的笑声。
    他就是这样一个不可一世、玩世不恭的男人。
    牧鸽,当你还没有出现的时候,真难以想象,他有一天会有所改变。母亲曾经告诉我,一个人无论多么嚣张跋扈,多么强悍野蛮,终有一个人能够制服他,终有一个人是他的克星。
    而你,就是他的克星,当我后来回忆起这次与他见面的情景,总是感谢你为我出了一口气。牧鸽,你到底是怎样的精灵,落入凡间,担负起一个拯救的使命。即使到现在,我也还在想这个问题。
    我在宫中寂寞而如履博冰的岁月,太子身边隐藏和层出不穷的危机,以及整日担惊受怕,自身难保的太子母亲。甚至包括那个冷酷残忍的二皇子,我们都在有意无意地期待着一种拯救。可是罪恶卑微如我们,又能有什么样的期待呢?
    你还没有来,牧鸽。后来,我总是抱怨,为什么,你来得那么晚,走得又那么匆匆。
    二皇子的势力越来越大,几乎完全控制了锦衣卫。万贵妃与皇上的感情愈加亲好。父亲在我跟前总是忧心忡忡的样子:“朝廷里有很大部分人也对太子失去了信心。打算倒向二皇子。”
    表面上却依然平静。
    可是我能清醒地预感到这表面的平静下,早已经是波涛暗涌,险象环生。
    太子虽然恢复了记忆,但是却变得沉默寡言,忧郁无比。对于我而言,他更像是换了一个人。可是我不会放弃他,因为在宫中的女人,一旦作出选择,就再没有退路。
    在宫中的生存哲学,除了审时度势,谨小慎微,左右逢源以外,最重要是要立场坚定。这一点,我那老谋深算的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教过我。
    在我进宫后的第二年,万贵妃的侄女柳横波也进宫了。用意不言而喻。作为未来的胜王妃,和我一样,暂时担任宫中的女官。
    柳横波是内阁大学士柳直之女,她母亲是万妃的亲妹妹,加之柳横波以美貌闻名于京城,所以万贵妃非常宠爱她,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女儿一般看待。
    我第一次见柳横波是在御花园。我匆匆往东宫去的路上,经过御花园,看见万贵妃和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正在散步。那女子形容尊贵,仪态万千,艳如桃李,娇媚无双。
    虽然并无传言中的倾国之色,也确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
    看来二皇子艳福不浅。不过她的进宫,对于我和太子来说,是不是又增加了一个对手和一分危机。
    太子渐渐记起了我,并且不再向以前那样躲着我了。甚至偶尔还会陪我在御花园散步。
    只是,他还是不怎么说话。常常整夜整夜地叹气,有时候还发脾气,摔东西。我知道他的心里有多么难过。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在想,如果可以,如果有办法,我愿意把我的眼睛给太子,使他重见光明。
    但是可以吗?
    我剥开一个鲜红的石榴,禁不住泪流满面。
    我和太子,曾经是这个世界上最深爱的人。可是因为他突然失去的光明,一同陷入黑暗的还有我们的爱情,和我的世界。
    宫中的日子虽然难熬,但是还是如流水般地过去了。就这样又过了两年。
    宫里形形色色的斗争一直没有停止过。
    朝中接连传来大臣的死讯。每听见一个名字,我的心总是一沉,因为我知道,那位死去的大人就是曾经拼死驳回易储案中间的一位。
    大太监汪直来东宫的时候,脸色也一次比一次不屑。纪妃还在暗中派人找寻名医,父亲的眉头一天比一天更紧。
    “除非治好太子的眼睛,否则只有坐以待毙。”
    可是,要治好太子的眼睛,谈何容易!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微笑的痛苦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1天 / 跨度1002天】
    • 开贴:2007-01-24 12:10
    • 更新:2009-10-22 12:22
    • 阅读:700614 回复:3875 楼主:174
    • 字数:约84千字
    • 图片: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