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人怕鬼鬼怕人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鬼牙二世 时间:2009-11-17 20:22
    问世间谁见过鬼,谁又被鬼整过害过?“某个人说他见过鬼,某个人说他家的亲戚被鬼害过”,是真是假只有他本人知道,旁人无法考证。
    从古至今流传着丰富的鬼故事,和各种各样的辟邪物。这些丰富的鬼故事里,是否有一些是真实的,而从古遗传至今种类繁多的辟邪物,是否有些起到真正的作用?无法试验也无法考证。
    本人证实人间有鬼!鬼确实存在于人间每个角落无处不在。某种植物动物确实可以赶走鬼和杀伤鬼。
    我出生在贵州某个深山部落里,部落里只有鬼、段、葛、白四个姓氏家族,总人数两千多,是最大的部落。为什么说是最大的呢,因为我住的部落周围几里外,还有五个小部落围绕着。而这里所有的部落是什么时候建立的,没有人说得清楚。部落里的老一辈们,有的说是宋朝,有的说是唐朝晚期,还有的说是明朝,总之一个说服不了一个。至于部落是什么年代建立的不知道。但这里传说着许许多多的灵异事件,也真实的发生过许多闹鬼事情。本人亲眼所见所经历闹鬼事件就有好几桩,也听了老辈们讲述了部落里的那些灵异传说。而本人的啊爹,正是一个德高望重的法师!因此我也来讲鬼故事。当然,我也是某个人说见过鬼的其中一个而已,旁人也无法考证。所以看本作品的读者,您就全当看小说娱乐娱大家开心仅此!
    作者:鬼牙二世 时间:2009-11-17 20:24
    第一章《阴阳恶鬼》
    1967年农历8月12深夜,我家的门被急速的敲响,我家四口都被敲门声吵醒。身旁的啊爹,爬起来坐在床上片刻,等正厅大房点亮了油灯,他才下床穿好衣服出去。8岁的我好奇的跟着爬起来要看个究竟。
    正大房油灯我知道是啊妈点亮的,然后啊爸去开门问是谁什么事等,然后把人带进来。只从我懂事以来,这样的事情经常有,都是这样的。
    只是像今晚将近半夜一点才来的比较少。
    啊爹走出去时,我跟在他后面,啊爹对我总是说那句:大人的事情小孩别凑热闹,上床睡觉去。然后就去正厅房坐等啊爸领着来人进来了。
    而我像平时一样,轻轻的走到房间门边偷偷站着,等着看啊爸领着什么人进来,然后听来人说的什么事,满足了好奇心,然后才安心的睡觉去。
    一会——啊爸领着本部落白三婶和段四娘一同进来。白三婶和段四娘是部落里最有经验的接生婆,平时村里谁家生小孩都叫她们俩帮忙。
    白三婶和段四娘跟在爸爸后面神情紧张,一进来见到啊爹就神秘兮兮的说:鬼牙大叔(我啊爹,他叫鬼牙子,人人都叫他鬼牙大叔)。
    ,不好了不好了,今晚我俩给葛福临的媳妇接生,他媳妇难产,大小都去了。
    我啊妈吃惊的忙问道:怎么回事?葛福临的媳妇都生了两个娃了怎么还…….。
    白三婶紧接道:是啊是啊,葛福临的媳妇按理说不会难产啊,段四娘白了一眼白三婶接话道:说这个做什么了嘛,还是说重要的吧。
    段四娘走近啊爹身旁,压低声音的说道:鬼牙大叔,
    大人小孩死得很邪呀。
    啊爹抬头看段四娘忙问道:怎么邪法?你说说,不要漏掉什么哦。
    段四娘赶忙应道:嗯——真的很邪啊,吓死我们了,事情是这样的。
    他七嫂(葛福临排行老七,所以跟着称呼他老婆叫七嫂)和小孩不早不晚正好12点准时断气。
    而11点就开始大出血,七嫂眼看就不行了,葛福临在门外就叫到,大的不行就保小的,大的不行就保小的,叫了几声。
    葛福临在门外这样一叫,他七嫂突然眼睛有神起来,眼睛睁得大大的。
    这时小孩的头出来了,可身子硬是就不出来。我们用力拉,但怎么拉就是不出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和我们对着拉似的。
    直到11点半过了好久,小孩才拉出来。而七嫂一直出血不停,小孩拉出来时,七嫂血好像已经流干了,整个人白得就像张白纸,但这时她还在透气。
    我们听葛福临说,大的不行就保小的,所以我们就死命把小孩拖出来了。还以为保住了小孩呢,可是出来后,怎么弄就是没有一点动静,而我们肯定小孩出来后是有呼吸的。

    作者:鬼牙二世 时间:2009-11-17 20:28
    当我们忙着给小孩清理时,葛福临家的那个大挂钟响了,我们知道是12点了。
    钟还没响时,七嫂她还在透气,葛福林叫了大的不行保小的后,她睁开眼睛往门外看了看后,就转头回来闭着眼睛了。等我们把小孩拉出来时,怎么弄怎么打小孩都没动静,不哭不闹也只是闭着眼睛。
    而七嫂这时她还在透着气呢,所以我们还不停的说,菩萨保佑啊菩萨保佑啊,保佑小孩大人都平安啊。
    可当钟声响到第十二声,一直闭着眼没任何动静的小孩,突然睁得大大的眼睛,那种眼神不知道怎么形容,就让人感到害怕。但毕竟小孩开眼了,紧张的心刚放下还没到底。白三婶哇了一声叫,小孩眼睛是睁开了,可是没气了,而且身体一下子马上冰冷下来。白三婶吓得二话不说连扔带放的,把小孩放进床旁边的木桶里。
    我们再看大人时,吓得两腿发软直冒汗,她也已经断气了。两眼也是睁得大大的,似乎就一直瞪着我们似的。而且两眼通红还流出血来,两眼旁边两行血痕清清楚楚,而看上去她那张白如纸的脸却是微笑的,笑得让人直发毛啊。我们顾不了什么就走出房间了。

    作者:鬼牙二世 时间:2009-11-17 20:45
    啊爹听到这里,额头邹了一下,刚想起身站起来,段四娘马上接着说道:更邪的还在后面啊。
    我们跑出来后,把情况告诉葛福临,又安慰他几句,就叫他去给大人小孩合眼。然后他就进去了,一下子他就出来说,奇怪了,怎么弄大人小孩眼睛都合不上。我们刚想问怎么回事,他气哄哄的转脸对着我们埋怨道:小孩都死了,你们还把小孩放到大人胸前做什么?真是的,大的保不住,连小的也保不住,你们真没用。
    我们听他这么一说,刚刚回个魂的我们,顿时吓得似乎头发都直起来了。我们不敢告诉他小孩不是我们放到他媳妇胸前的,而是放在床边的木桶里。
    过一会后,白三婶觉得不妥,就走到葛福临跟前小声说:福临兄弟啊,我看她母子俩有点不情愿走啊,走得有点邪乎哟,要不——你去请鬼牙大叔过来看看?

    作者:鬼牙二世 时间:2009-11-17 21:10
    葛福临当过兵,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外面两年就被赶回来了。但回来后,经常到外面也不知道他做什么。所以很自认为见过世面,因此对我啊爹这种一代代祖传下来的法师很不屑一顾。估计他经常跑外面吧,见到了文革期间都在喊打倒一切牛马蛇神,所以回来后对鬼神这些东西,在他嘴里就是封建迷信了吧。
    我们这些部落处在非常鼻塞的深山中,文革期间我们这里没受到什么影响,但对葛福临来说就不同了。
    葛福临听了白三婶说,让他去请鬼牙大叔过来看看时,他怒道:什么邪啊邪啊的,你们这些人竟信那些迷信鬼话,我老婆孩子都死了,你们怎么还拿她们做传扬迷信工具,都是你们这些长头发见识短的人害的,你们都回去吧,我和家人商量准备后事,你们请吧。
    白三婶又说道:我们好心提醒他反被他赶走。哎——他家一下死了老婆和小孩嘛,所以我们连要个吉利红包都不拿就出了葛福临家门了。
    段四娘应道:是啊是啊,我们出门后,越想越觉得不妥想来想去,还是来和鬼牙大叔说一下,所以我们就直来你们家了。
    啊爹听她们说完后,皱了皱眉头沉默片刻说道:葛福临家的事恐怕会出人命啊。啊爹说完站起来,转身对着正房中间那张八仙台,上面红布披肩的铜像沉默不语。两位婶婶看着啊爹背后,忙追问道:鬼牙大叔,我俩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吧?鬼牙大叔,您指点一下我们注意什么和应该做点什么呀。
    啊爹没有打理两位婶婶的追问,自己思考着什么。
    突然啊爹叫声不好,然后转身对着两位婶婶说道:你们两个赶紧回葛福临家,不要让他把尸体拉出家门,不然就大事不好了。

    作者:鬼牙二世 时间:2009-11-17 21:23
    两位婶婶吱吱咕咕的看着啊爹惊恐的说道:大叔啊——我们现在哪还敢在过去呀。

    黑虎(我爸爸小名,他叫鬼三刚)你赶紧跑过去,今晚千万不要让他把尸体拉出他家门(我们部落里的规矩,不是寿终老死的人,不能摆放在家里。不是寿终死在家里的人,当晚死当晚就要拉出去外面,找个僻静空旷的地方摆放。白天亲属啊部落里的人啊就来帮忙,就在放尸体的地方搭一些简易的房子,用来给尸体挡雨防晒,给祭奠的亲戚朋友休息吃饭,给道公做法和埋尸人准备工作用等等)。
    啊爹对他儿子吩咐道。
    啊爸嗯了一声起身就要走。啊爹又说等等,然后转身进了铜像后面的房间里。
    不一会啊爹拿出画满符咒的白布递给啊爸并交代道:拿去给葛福临,让他盖在他死去的媳妇和儿子身上。盖时让他一定要恭恭敬敬的。
    嗯——知道了,啊爸应完就急匆匆的出门了。

    作者:鬼牙二世 时间:2009-11-17 22:29
    这时爹爹走过铜像前,拿起三根香点着,朝铜像拜了三拜把香插上,然后两手敲背面对铜像沉默不语。屋里也没有谁说话,两个婶婶表现有点着急,以为啊爹等会就会转身对她们说些什么。可她们等了十几分钟过去了,啊爹还是没有转身和她们说任何一句话,当她们不存在似的。
    白三婶忍不住了就问啊爹道:鬼大叔,您在想什么呀?我们就这样坐着也不是个事呀,要没什么事了,我们就先回去吧,估计家里孩子他爹那么晚没见我们回去也担心的。段四娘忙应道:是啊是啊,也累一天了,明天还得帮葛福临家料理后事呢,现在都大半夜了不是,要不我们先回去躺会,不然明天没精神哟。
    啊爹转过身看她们一眼,然后往后走两步坐下,拿起烟杆放好烟丝点着吸了几口后,看着两个婶婶说道:你们先别急着走。你们不是想知道我刚才想什么吗?我告诉你们吧。
    啊爹再吸两口烟然后说道:如果葛福临已经把他的媳妇和死去的儿子拉出去的话,我在想呀,那对母子先找谁,是你们呀——还是葛福临?
    白三婶说道:切——怎么会找我们呀,我们又不是她的家属,肯定找葛福临家的嘛。我们又不会出钱做法术给她母子超度,给她母子出钱的,肯定是她的家属的嘛。就是嘛,段四娘迎合道。
    啊爹弄他的烟灰头没抬的说道:找你们又不是要钱,只是要喝你们的血而已。啊爹说完定定的看着两位婶婶,边吸他刚弄好的烟。

    作者:鬼牙二世 时间:2009-11-17 22:52
    在写一段嘿嘿
    作者:鬼牙二世 时间:2009-11-17 23:20
    段四娘结巴的是说道:鬼,鬼大叔,你你你可别开这样的玩玩玩玩笑啊,别别吓唬我我我们啊,大大大半夜的。
    是啊——鬼大叔你可别吓唬我们啊,常言道,人吓人吓死人啊,白三婶道。
    啊爹打打烟灰说道:你们认为我吓唬你们?半夜不睡觉就为了吓唬你们?哼!如果黑虎去晚了, 我看那对母子首先就是找你们还她的血。吓唬你们?大难临头还想回去睡觉?大叔我没告诉你们,是怕吓瘫了你们。
    段四娘和白三婶顿时慌张的七嘴八舌的哀求啊爹到,得救她们啊,鬼牙大叔不能不想办法帮帮她们啊,一定得救他们啊等等。
    啊爹说道:好了,别吵了,不救你们,我让你们在这些耗着做什么?别慌张,先等黑虎回来,现在就是但愿那个葛福临没那么快就把人拉出去呀,你们先安心坐着吧。
    嗯嗯我们听鬼大叔的,两个婶婶都应道。
    啊爹和她们不讲话了,屋里又安静起来,而我站这么久也累了就开始犯困,于是不想听了就转身向床铺走去。
    我边走边打哈欠刚摇晃走几步,突然——噼啪一声巨响。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大雷声吓倒座在地上。我被吓到了,所以害怕就走出正屋去。
    刚走出房间,就见啊爹快步的走出正房到天井中央,四处仰望天空。两个婶婶紧张的跟在其后,并忙问怎么了怎么了。这时我也精神了,看见爹爹和两个婶婶在天井四去看来看去,我也想出去看他们到底看什么。
    我转身刚要走出去,被母亲在后面说道:你凑什么热闹?过来我这里。我心想——啊爹和婶婶他们都出去看东西了,怎么母亲不去看还坐在这里干嘛。你不去看还不给我出去,我才不理你。于是我不理会母亲,就轻快的走去天井,看啊爹他们到底看什么。

    作者:鬼牙二世 时间:2009-11-17 23:50
    似乎写得还不错嘛,哈哈哈自己鼓励一下!好久不写东西了,写得这样还是可以的。
    在从头看看
    作者:鬼牙二世 时间:2009-11-18 00:39
    恩呀——有一个顶了嘿嘿嘿.......谢谢谢谢!
    今晚先到这里哈,明天继续
    作者:鬼牙二世 时间:2009-11-18 15:53
    我到天井也学啊爹四去仰望,也没看到什么新奇的东西,就看见月亮下一张张黑云飘过,月亮一下被遮住一下又冒出来。趁月光照亮下,这一块那一块的乌云看得很清楚。
    而这时风也起了,越来越大,吹得树叶纷纷落在我家的天井里,房子周围的树木也被风吹得枝枝作响。这时啊爹叫到都进屋吧,然后他快步的走进屋内。我和两个婶婶紧跟其后。我们刚到屋内,看见啊爹刚想和母亲说些什么,就听见大门菶菶菶,有人用很大力气在敲打门。我第一想到的,是啊爸他回来了。
    紧跟着,就听见门外有人叫到,开门啊——是我,菶菶菶菶——是我呀。
    白三婶高兴的说道:是他爹来接我了。然后往大门边走边自言自语的说:死鬼还想到我呀,那么晚才想起来接我,看我回去不收拾你。
    啊爹沉默不语,看着白三婶背后走着,走出正房门到了天井,准备到大门时。突然,见啊爹极其飞快的一跃,就到了白三婶背后,并拉住白三婶阻止她去开大门,手指放在嘴边,暗示白三婶不要说话,然后摆摆手,意思叫白三婶往回走。这时母亲神情紧张的站在正房门边看着啊爹。我和段四娘跟着母亲也走到正房门,站在母亲身旁也看着啊爹。但我和段四娘不明白啊爹和母亲是什么意思,只见啊爹和母亲点点头,母亲似乎意会了什么。然后快步走进天井把白三婶牵着往正房门走来。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鬼牙二世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2天 / 跨度23天】
    • 开贴:2009-11-17 20:22
    • 更新:2009-12-10 20:35
    • 阅读:172133 回复:968 楼主:252
    • 字数:约80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