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直播~!骚年,你以为这世上没有龙?你太天真~!】

  • 首页
  • 上一页
  • 24
  • 页码:
  • 作者:齐地潇湘1990 时间:2014-09-23 10:18
    我愣了一下,随口道:“什么?你说什么老鬼?”
    姜轼一皱眉,道:“就是你的首领。”
    我跺了跺脚,道:“啊呸!什么我的首领!老子是他亲爹!他可领导不了我!”
    姜轼莞尔一笑,道:“看来你不是他的人?这很好啊。”
    姜轼这个“老鬼”二字真是深得我心,一时间我又对他生出了惺惺相惜之感,简直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但是,与此同时我也长了个心眼。这个姜轼是不是故意的?是否是老鬼指派来接近我的?很有这种可能。没准儿这就是一个苦肉计,姜轼嘴上骂得痛快,谁知道心里想什么。
    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我这吃亏太多了,要是还不长点儿心眼,也实在说不过去了。
    所以,我并没有放松警惕。
    作者:齐地潇湘1990 时间:2014-09-23 10:18
    姜宛脚下也不停留,几步走到了电梯处,把手电放回原位,坏笑道:“玩得开心点儿哟!”
    她进去以后,电梯门关闭,发出了嗡嗡声,这是电梯运行的声音。
    如果这地方是我一个人的话,我倒也并不害怕,可是多了这么个奔放裸男,我心里就感觉怪怪的,怎么想都不对劲儿。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想什么呢?我可以和你聊聊么?”
    裸男大叔不知何时,竟悄悄来到了我的身后。
    我被吓得一激灵,扭回身做了个戒备的姿势。
    裸男被我的手电晃到了眼睛,伸手挡住光线,道:“别紧张。我是姜轼,苏轼的轼。小伙子,陪我聊聊天吧。”
    他的声音特别好听,简直像自备低音炮一样。可是看着他一丝不挂的模样,我还是感觉特别别扭。
    姜轼道:“老鬼还没死吧?”
    这话来的突兀,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作者:齐地潇湘1990 时间:2014-09-23 10:19
    我把手电偏了偏,毕竟对着一个男人的裸体照啊照的,也不太合适。
    但姜轼显然并不在乎这些,他大大方方的走了过来,一搂我的肩膀,道:“小兄弟,去里面坐坐,咱们边走边聊。”
    里面?感情您在里头还安了家?我被他半拉半拽的,走到了保险柜跟前。过了那扇铁门,就来到了“保险柜”里面。
    这地方别有洞天,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保险柜。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太大了!
    手电照过去,光圈都散开了,可还是看不到头。目光所到之处,都是些林立的书架。好像有人把几十个图书馆的书架都搬到一个地方了。除了大量的书架,还有各种各样的保险柜和展示柜。保险柜都是小小的,也就几十厘米高,但是摆的满满当当的,有的在一个区域里,有的分散在书架周围。而展示柜和博物馆里常见的差不多,透出极为黯淡的紫光,倒也看不清放的是些什么。
    这地方我粗略估计了一下,起码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进来以后,纸张的霉味特别大了,跟书香一点儿也不沾边。
    我惊叹之余,就是难受。呼吸着这样的空气,简直太难受了!
    姜轼看出了我的难处,道:“没办法,这地方对环境有严格的要求,虽然深入地下,可本来的排气系统是很好的。自从用做藏书后,温度湿度光照空气都要监控,麻烦的很。你习惯一下,慢慢就好了。”
    如果这家伙穿上衣服,我一定觉得他是个正常人,而且还是个絮絮叨叨的邻家大叔类型。
    作者:齐地潇湘1990 时间:2014-09-23 10:19
    可问题是,他为什么不穿衣服!更关键的问题是,他并不认为他不穿衣服这个事有问题。
    他边走边说,东拉西扯。我跟着他穿越了无数的书架,绕的头晕。
    最后,他在一处停了下来,道:“好,终于到了。”
    我拿手电四下晃了晃,不禁好笑。原来他口中的“住处”全是就地取材。
    一个书架被他放倒在地,上头摞满了书,看起来这就是床了。而椅子则是一个栽倒在地的保险柜。除此之外,四下都是散落的书籍,零乱不堪。
    我看得无语。早知道是这个德性,我还过来干嘛,不如在外头一屁股坐在地上了,起码空气还能好点儿。
    姜轼显然没意识到这个问题,拽着我硬生生把我摁在了保险柜上,嘴里还招呼着:“坐,坐啊。”
    我开始意识到一件事:这家伙是不是有精神病啊?
    作者:齐地潇湘1990 时间:2014-09-23 10:20
    姜轼让我坐下后,一下子躺在了床上。看着他四仰八叉,丝毫不顾及露点与否的模样,我只能又把手电偏了偏。
    姜轼道:“嘿,老鬼叫你来看书?”
    我点头道:“是的。”
    姜轼道:“你要看什么?”
    我随口道:“我要看——”
    就在这时,我心里一抽,突然生出警兆。
    妈的,不能说啊!说了就漏了!
    幸亏我机智。我嗯啊了几声,道:“没,没什么,随便看看,随便看看。”
    姜轼道:“那可够你瞧的了。不过,老鬼不会让人干这种无意义的事吧?”
    我有些拿不准他。他提到“老鬼”二字时,言语里有些深深的不屑,听起来不像是伪装。
    可是他的问话很有技巧,差点儿就在不经意间把我带进沟里。
    所以我不清楚他是随口问问,还是有技巧的询问。我更不清楚,他到底是不是老鬼的人。
    不过有一点我还是清楚的,不管怎么说,这人姓姜,好赖都是老鬼的亲人。胳膊肘肯定不会为了我而拐。
    作者:齐地潇湘1990 时间:2014-09-23 10:20
    我问道:“有没有讲古代神话的?”
    姜轼坐起来,道:“有啊,肯定有的。你找找。”
    妈的,这地方这么大,我上哪儿找去!
    我试探着问道:“那你——”
    姜轼道:“你以为我是图书馆管理员?”
    “难道不是么?”因为看到他出现在这里,我潜意识的就以为姜轼是这里的管理者。
    微弱的灯光下,姜轼摇了摇头,道:“我只是被老鬼关在这里的。我可不替他干活儿。”
    这个答案并没有太震惊我。在这以前,我已经猜到有这种可能了。问题是,他说的是真还是假。
    从他的肤色来看,确实是很多很多年没有接触过日光了,不像是临时起意的。但问题是,藏书库是老鬼提出来的,而不是我主观要求。所以,老鬼依然有设局的可能性。
    我心里正琢磨呢,也不知道一下子闪过了多少乱七八糟的念头。这时候姜轼道:“今年是哪一年了?”
    我一怔。难道他就连年月都不清楚?这地方固然幽闭,可也不是隔绝人世的,毕竟人要吃喝拉撒。难不成没人给他送饭什么的?
    我怀着深深的疑虑道:“2012年,具体嘛,嗯,快到农历春节了吧。”
    我想了半天,还真就不知道具体的日子了。从思南公馆回到神秘基地后,过了多少天我也不太清楚了。只是估摸着快到春节了。
    作者:齐地潇湘1990 时间:2014-09-23 10:21
    由于我偏着手电,这鬼地方又是黑黢黢的,所以我看不清楚姜轼的表情,就连身体也只是看个大概的轮廓。
    他久久也不说话,我感到好奇。轻轻转了下手电,就看见他脸上都是泪水,已经哭成泪人了。
    这人哭成这样,偏偏没发出一点儿声音,也是出奇了。
    我安慰道:“别啊,之前你都看到姜宛了,不也说了她都这么大了。也该有心理准备啊。”
    姜轼突然接口道:“我准备什么啊我?十年啊!已经整整十年了啊!”
    这家伙被老鬼关了十年?真的假的?我的第一感就是不信。可是思前想后也没发现什么破绽。我不禁疑道:“那老鬼为什么关了你十年?”
    姜轼撇了撇嘴,道:“理念不同呗。我可不待见他那一套。”
    因为被骗多了,所以虽然姜轼这一套言辞深得我心,我反而生疑。会不会是他故意迎合我的呢?捡些好听的来麻痹接近我?
    因为这个怪人的出现,到现在我的脑袋里全都是问号。
    作者:齐地潇湘1990 时间:2014-09-23 10:21
    我在那个翻倒的的保险柜上坐了一会儿,又冷又硬的很不舒服。于是就站起来,靠着书架站着,随手抽出来一本书,用手电照着翻了翻。
    这书是纸本线装的,显然不是新刻。纸张糙黄,用墨也不甚精细。我随手看了几页,用语古奥,内容半懂不懂的,可能是地方志一类的东西。这东西,拿到市面上,也算一件古董了吧?我心里正想着,随手又把它塞回了书架。
    这样慢慢找下来,不说费时费力,恐怕我这眼睛都要看瞎了。
    进来这鬼地方有好一阵子了,我的眼睛也开始适应黑暗的环境,哪怕不照手电,也能影影绰绰的看到物体的轮廓了。
    姜轼仍旧坐在“床”上一言不发。我又走了过去,道:“你有没有书籍分类分布的图表?”
    姜轼道:“没有。”
    他回答的太干脆,让我一时间没了言语。可是这么大个地方,这么多的书籍,总不会是瞎放的。
    因为用脑子想想就知道,保险柜里肯定存放的是珍品,至于那些个高科技展示柜,存放的肯定是更了不得的东西。
    作者:齐地潇湘1990 时间:2014-09-23 10:22
    唉!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经过这么久的接触,我发现糟老头子属于办事不靠谱儿的类型,但在有的问题上,他办事却特别靠谱儿,真是无法解释。
    他可能根本就不关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是对他的大事业,他却十分上心,做事简直到了天衣无缝的地步。
    藏书库很大很大,密密麻麻的都是书架。我随便转悠了几圈,也抽了一些书来看,依旧摸不到头脑。于是叹了口气,按照记忆的方位往回走。
    可是走了半天,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我并没有回到原来的地方。对于方位和环境,我还是很留心的。这也是陈强教给我的。
    停下脚步,观察了周围的环境,我发现这个地方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好像又是陌生的,有些摸不准。这也不能怪我,毕竟这些书架都一样,四周又黑不笼统的,谁能看得清楚。
    我心里倒也没慌,放开嗓子来了句:“姜轼!你在哪儿呢!?”
    我心里清楚,就算我认错了方位,但毕竟没走太远。姜轼给我个动静,我辨别出声音的方位,寻着方向走回去不就得了。
    谁料姜轼大喊道:“小伙子,你跑到哪里去啦!这地方可有些古怪的!”
    他的声音够大,好像震的整个藏书库都嗡嗡响似的。这说明他离我真的不太远。
    我辨清了方位,是从身后偏左传来的,大概八九点钟方向。心里暗骂一句:妈的,果然走反了!陈强教的本事,还是没学到家啊!
    作者:齐地潇湘1990 时间:2014-09-23 10:23
    我转回身沿着原路返回,又走了一阵,可还是没找见姜轼。
    那地方按理说很好找,被他搞得乱七八糟,书架也扳倒了,露出一大片空地。可是,每经过一个书架时,我都留神拿手电照了照,却只看到成排的书架,再也没看到别的东西。
    为啥找不到姜轼我不清楚,但脚下都是我走的,我心里有数,最多最多也就二三十米。就这样我还会迷路,简直邪了门了!
    我又停下来,开始在脑海里勾画地图。我的估计没错的话,我应该走回去了,但现在,我又来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地方。
    就在这时,姜轼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还是那么洪亮,那么低沉而富有磁性:
    小伙子,这地方好玩吧?
    难道我碰上了传说中的鬼打墙?这不可能啊!但是又有一个声音告诉我,陆开,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这次长了个心眼,把书架上的书抽出来一本,扔在书架一头,做了个记号。
  • 首页
  • 上一页
  • 24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齐地潇湘1990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9天 / 跨度49天】
    • 开贴:2014-08-04 22:39
    • 更新:2014-09-23 10:23
    • 阅读:22380 回复:474 楼主:280
    • 字数:约12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气象与做人(转载)15图 星星小雨雨 2012-11-03 19:12 69/283 23/242
    八卦开个痔疮被主刀医生追上,实在接受无能,各种尴尬桑不起啊![已扎口]21图 伤不起小马甲 2012-02-17 20:48 2122/180 2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