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沉浮:记录一帮80后的血泪往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小旭鑫 时间:2013-10-29 23:44
    此贴东北方言较多!且错别字很多,瞅不明白的地方或请见谅!可以@小旭鑫!有问必答!




    引子:人生的起起落落,沉沉浮浮,明天将会发生些什么,谁也说不准!


    梦想仅限于谈谈




    八十年代出生的我们曾经有过很多很多相当大的梦想!而现如今这些梦想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显得那么幼稚和可笑。但更可悲的是我们这些离自己梦想越来越远的人!

    旭鑫很小的时候,最初梦想是当一名解放军或者一名警察!
    小学生阶段的梦想是长大一定要当一位数学家!
    中学生阶段立志长大一定要做一名优秀的足球运动员!
    以上的梦想目前来看基本已经破灭!

    那个年代和旭鑫一般大的孩子们同样也有着许多许多美好的梦想!

    有的孩子说:“我将来要做一名老师!教好多好多学生!整个优秀老师啥的!”
    有的孩子说:“我长大要当中国的第一名宇航员!把全家都搬到月球上去住!”(目前来看这个理想也已经破灭!)

    还有的孩子说:“我以后要做一名伟大的科学家!一定要为祖国做贡献!”

    还有的孩子说:“我要做一名发明家!以后要发明很多东西!就像达芬奇,爱因斯坦那样的!”(对于这个梦想,旭鑫称之为“童话”)

    那个年代旭鑫读小学时,班级上过半的孩子对未来的憧憬基本都是要当一名科学家为祖国做贡献。。。对于大家伙当时的心情,旭鑫可以完全理解!毕竟是梦想嘛!做梦的时候可以想想!醒过来以后咱们必须得面对现实!

    如今咱们这些孩子都已经奔三十了,结婚生下的孩子都已经会打酱油了!

    在今年初,一次旭鑫参与的小学同学聚会里,咱们再来看看这帮和旭鑫同龄的人们对未来能有啥新的看法!

    曾经的班长:“妈了个B的,我爹要是市长就好了!”
    曾经的副班长:“能找到关系花点钱进事业单位就好了!”
    曾经旭鑫的同桌:“下个月我特么的不赶礼了,买个S4!”
    曾经的班花:“结婚早了!要是现在我找什么样条件的都有!”
    曾经的同学甲:“等我把老房子卖了,一定要买辆宝马!”
    曾经的同学乙:“等我哪天行事了,一定要开个大买卖!绝对是市里最大的!”
    曾经的同学丙:“等我再结一次婚时,婚车一定要整一排奔驰!”
    曾经的班级里的公子哥:“我能差钱吗!真有意思!你那点钱过段时间再说!那都是小钱!”

    旭鑫自己:“如果生命可以轮回!旭鑫不会再走这条路!旭鑫想上一回高中!上一回大学!玩一把轰轰烈烈的青春!”

    旭鑫很不解!社会进步了,曾经平静安逸的小城如今已经变成繁华喧闹的都市,曾经我们的理想如今早已离我们越来越远!自旭鑫5岁开始到今天已经过去27年了,我们现快成中年人了,而我们现在的梦想和许多年前儿时的梦想相比之下,却变得那么暗淡!是我们自己的悲哀!还是社会的悲哀!就连旭鑫自己也是悲哀中的一份子!

    “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这句话是错的!起码相对于旭鑫是错的!如果旭鑫不重新选择,现在也许没机会享受这个世界每一天的生活!

    一位演员在电影中有一句台词很好:人生它是一个过程..可悲的是它不能重来..可喜的是它也不需要重来。。。。旭鑫非常喜欢这句话!

    因为许许多多的朋友已经无法再享受这个一辈子只有一次的人生的人生了!而剩下的我们还有机会。。。
    作者:小旭鑫 时间:2013-10-30 00:21
    上:逝去的岁月


    一 儿时往事



    很怀念远去的童年!就像罗大佑歌中唱的那样美好!
    盼望着假期
    盼望着明天
    盼望长大的童年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盼望长大的童年。。。

    从旭鑫记事起就喜欢上了穿儿童警服和军装,5岁起,旭鑫每年过年的新衣裳必须是儿童军装,而且必须得有个大盖帽,帽子上还带个松紧绳子的那种,长大以后要当个警察的理想在旭鑫的童年时期从来都没有放弃过!

    八五年农历大年三十的早上,旭鑫那时候5岁,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昨天晚上妈妈叠得整整齐齐的军服往身上套,东北的腊月早上很冷,军服是单衣,套在姥姥给做的棉衣外面很臃肿,妈妈说旭鑫像个大陀螺,二姨说旭鑫像个绿熊瞎子,爸爸笑了,笑的很开心说:“儿子!长大了一定要去当兵,争取当个团长!”这是印象中爸爸对我说过最多的话:当个团长!

    旭鑫的爸爸是个军人,在东北某部队当了七年半的兵,最后在竞选团长时因为“文化水平不够”而落选,成了爸爸这辈子最大的遗憾,爸爸去部队的时候只有小学3年级的文化水平,因为家在东北偏远地区的农村,爸爸那代人家家户户的兄弟姐妹都多!农村的孩子们基本都上不起学,爸爸兄弟九个还有一个妹妹,生活上已经很艰难了,爸爸在家里排行老三,爷爷为了让爸爸的二哥也就是旭鑫的二大爷能上得起学,其他人只能退学,退学后的爸爸,每天都要上山干活,从山上砍柴卖钱分给兄弟们,长大以后进了东北某部队里学习的初中文化,经过七年半的部队历练,转业后在我们县(那时候我们市还是个县城)参茸厂里上班,

    爸爸在进参茸厂之前在家待业整整2年的时间,一个当了七年半的老兵,立过三等功的退伍军人就业很难吗?当时的退伍兵复员后,家里如果没有点门路想分配个工作,在旭鑫家乡确实是件很有难度的事情!

    后来因为妈妈的姨夫是县医药局的副局长的关系,爸爸才被分配到了参茸厂里面做工人,凭着在部队历练了七年半,养成了不怕苦不怕累的坚韧性格!爸爸很快就在工人们中脱颖而出,由一名普通的刷参工人升到了生产厂长的位置!

    在旭鑫5岁时,爸爸已经是参茸厂的厂长了,所以那时候旭鑫自然成了当时县里最小的“官二代”为什么说参茸厂厂长儿子就是当时的“官二代”爸爸在参茸厂当厂长时就现在来说算不小的官了,在爸爸同级别里或者以上级别里年纪是最年轻的,相比当今社会中一些大小不一的“官二代”,旭鑫那时候没一点优越感,唯一感触颇多的就是严厉的家教。。。
    作者:小旭鑫 时间:2013-10-30 20:45
    作者:小旭鑫 时间:2013-10-30 20:54
    第二个孩子和旭鑫同岁,目前还是我市富二代行列里的佼佼者,钻石王老五,他爹是真的名副其实的钻石王老五,家里排行老五,人家又姓王,也开金店,我市现在最大的金店就是他爹开的,他爹在我市有多少产业可能自己都数不明白,小王老五今年也三十多岁了,整天开着那全市唯一的一辆兰博基尼招摇过市,他们爷俩可以同时资源共享同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的故事旭鑫在后面会详细说明,小王老五近几年蹦的很欢,曾经在我市老百姓里流传着一句话:“旭鑫那帮人进去两年,可给老王家小王老五得瑟完了,市里面小姑娘可被这死孩子糟蹋完了”因为旭鑫在进里面之前,小王老五很老实,整天跟着我们后面玩,但人家就是有优点,他的优点就是胆小,性格好,他很服旭鑫,毕竟我带着他小王老五玩了这么多年了,我还帮过他爹大王老五,如果按他爹的辈分论,他还得管旭鑫叫叔,还剩下最小那个没介绍了,

    介绍老马家小三子之前,他的外号名字我先不说我先讲讲这位三哥初中干得那几件“好事”第一件“好事”是三哥上初一那年,三哥同桌的小姑娘来事了,通俗点说就是月经来了,事情发生的时候是夏天,这位三哥当时看到了同桌的卫生巾,第二天便从家里带了俩大桃子来,下课时趁同桌不在的时候,把大桃子在人家卫生巾上可劲抹了几下,这下可好!全家去人家里道歉,全校点名批评,校长是看在他爹的面子上才没开了他,因为他爹当时是校长上面的领导,
    作者:小旭鑫 时间:2013-10-30 21:02
    三哥在初一干得这点事还不算什么,用三哥话说这是好奇,第二件好事是三哥在初二期末考试前,他爹他妈每天下了班就出去溜达,为了给咱三哥一个独立空间让这孩子好好的复习,结果复习得把警察给招来了,因为这孩子把他爹珍藏的生活片录像带拿出来好好欣赏了一番,就是看得时候把声音开的太大了,三哥家当时住在县派出所后面的小红楼家属院的二楼,炎热的夏天本身隔音效果就很差,三哥他爹的卧室又是正对着派出所指导员办公室!后来也是因为三哥他爹的原因,此事才告了一段落,

    作者:小旭鑫 时间:2013-10-30 21:15
    顺便说一下,小红楼里面一般住着都是县长,书记什么的,三哥他爹时任主管教育口的领导,他爹也是我市最早的知识分子,最早的一批大学生,当过知青,下过乡等等,是不可多得的一位老领导!咱三哥说了这也不算啥?这只是学习一下,前面两件事说明三哥有点变态倾向,三哥爹妈都是搞教育的,他妈还是中心小学老师兼副校长,按说这样的家庭孩子教育肯定没什么问题,如果前两件事都是青少年的调皮和好奇,那第三件事就说明这家庭教育还真是有很大的问题,
    作者:小旭鑫 时间:2013-10-30 21:31
    三哥初三那年干了一件轰动全城的事情,临近中考时在我县二中(那时候叫二中,现在是市第二中学)一名女生被发现怀孕7个多月,被迫回家待产,作者就是咱们三哥,按说怀孕那么长时间家长应该会发现啊,旭鑫说明一下,这位女同学家是开饭店的,先叫她春花妹妹,初一的时候据说体重超过150斤,属于较丰满一类,后来听三哥同学们讲春花妹妹长得虽然胖,但长像还算看得过去,缺点就是勉强能看出来是个女的,咱三哥虽然没有冠希哥那么精神,不过当时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白白净净的,五官比较清晰,笑起来脸颊有俩小酒窝,有点像林俊杰,这么文净的男孩竟然匪夷所思的和一个猪八戒他二姨制造出了下一代,

    出了那件事情之后旭鑫就见过三哥一面,当时旭鑫在姥姥家门口蹲着啃西瓜,发现老马家门口停着那辆显眼的奥迪100轿车,旭鑫认得出那是三哥他爹的车,领导的车当时对于初入社会的旭鑫来说并不陌生,因为从小就喜欢汽车的我一直也是个汽车迷,一会儿的功夫,穿着白衬衫蓝色牛仔裤的三哥从老马家出来了,我看他的同时,三哥也在看我,看着我直打冷颤,“旭鑫,我要去市里了,这些东西留给你和源源做个纪念。”说的同时三哥递过来个袋子,里面有两个很漂亮的沙漏,
    作者:小旭鑫 时间:2013-10-30 21:59
    “我说三子啊,我得叫你三哥,不行叫你三爷吧,你怎么下得去手啊,长那样的你都有感觉!”当时旭鑫很纯,对于那方面真的是一张白纸,所以特别好奇,希望能从三哥那得到点知识,这方面我必须请教三哥,三哥扶了扶白净脸上的金丝眼镜非常认真的说:

    “旭鑫,你可别那么说,我和人家有感情,我真地挺稀罕她的,我和我爸说了,等我大学毕业后一定和她结婚的,我走了,别忘了和源源讲声”说完转身就走了,

    这一别后到现在已经十几个年头了,旭鑫再也没见过这位牛逼拉碴的三哥,他爹据说调到外地当领导去了,也和老马家的老三离婚了,至于那位春花妹妹也在2000年以后全家搬家去了外地,所以旭鑫推断咱三哥指定兑现了他的诺言,因为三哥当时那执着的眼神,旭鑫真的相信。。。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小旭鑫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158天 / 跨度584天】
    • 开贴:2013-10-29 23:44
    • 更新:2015-06-06 22:25
    • 阅读:182991 回复:8875 楼主:688
    • 字数:约472千字
    • 图片:3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