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茶寮的故事

  • 首页
  • 上一页
  • 7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縮頭龜 时间:2017-03-07 03:07
    @蓝砚尘 961楼 2017-03-06 19:17:00

    看阴兵列阵这段

    杨延辉欺母骗妻,诓兄瞒弟,苟且偷生,却还后世落得一世英名!

    铁镜公主却替她受过,被母后赐三尺白绫,含冤而死,一千亲兵无辜殉葬!

    ================================

    看完这点我就想如果铁镜公主当时看清四郎的欺骗揭露四郎的欺骗,那么后面就不会被赐死,一千亲兵也不会无辜被杀。

    虽说因果不虚,无论什么事都是各自业力

    我现在不明白的是...


    —————————————————
    @縮頭龜 963楼 2017-03-06 20:16:00

    自己坚信自己当时的选择,你决定揭露那就义无反顾,你决定不做声那也无可厚非,记住,坚持当时自己确认的信念即可。因为某程度上,你做出的那个决定就是一个“果”,它自然一定有“因”!
    —————————————————
    有缘自会相聚。另,睇唔明!
    作者:縮頭龜 时间:2017-03-07 09:49
    @宋怡馨 967楼 2017-03-07 08:59:00

    上面的对话是方言还是……?不大懂了。
    —————————————————
    哈哈哈,其实不难明白
    作者:縮頭龜 时间:2017-03-08 10:22
    大家久等了,22号有更新
    作者:縮頭龜 时间:2017-03-08 10:22
    楼主:縮頭龜Lv 1 时间:2017-03-07 03:07:00


    —————————————————
    @蓝砚尘 969楼 2017-03-07 21:31:00

    有缘自会相聚。另,睇唔明!

    ======================

    哈哈,看自己的无明,没有无明后可以犹如日月不住空

    感恩感恩!!!
    —————————————————
    自在即可
    作者:縮頭龜 时间:2017-03-08 19:34
    @蓝砚尘 972楼 2017-03-08 17:39:00

    从第一个故事看起

    真心觉得好,让人行善,正义不是说教,二是蕴含故事中,看着看着内心就起了变化

    楼主师兄功德无量,随喜随喜!!!
    —————————————————
    您捧了。
    作者:縮頭龜 时间:2017-03-09 13:01
    @ty_LY41 974楼 2017-03-09 05:11:00

    祝圆满
    —————————————————
    已经圆满,就要肥家咯
    作者:縮頭龜 时间:2017-03-13 11:31
    @十年新股民 977楼 2017-03-13 09:46:00

    驾考科目二 待考大厅等待中,准备在这里吸收点力量
    —————————————————
    我居然没发现,这里还能提供如此力量,哈哈哈。
    作者:縮頭龜 时间:2017-03-13 15:18
    @十年新股民 2017-03-13 15:06:00
    能量满满 所有项目一次通过
    -----------------------------
    这样啊,那恭喜你哟!!!!
    作者:縮頭龜 时间:2017-03-16 02:25
    @岱真山峰 982楼 2017-03-16 00:56:00

    好久没来咯~~先生还在!继续看经典??
    —————————————————
    先生估计还得“在”一段时间
    作者:縮頭龜 时间:2017-03-17 14:54
    @蓝砚尘 2017-03-17 14:28:00
    楼主:縮頭龜Lv 1 时间:2016-11-16 23:11:00
    卅八 宝盒
    论武功俗世中不知边个高
    或者绝招同途异路
    但我知论爱心找不到更好
    待我心世间始终你好
    ——罗文?甄妮《世间始终你好》
    。。。。。。。。。。。。“呵呵”他斜瞟我一眼,摇摇头说,“小孙,你还年轻,陈老师告诉你吧,这世界到处都是阴谋……”他一直念叨着这话,。。。。。。。。。
    =====================
    看到这开心笑了......
    -----------------------------
    坚持自己当时的想法就好
    作者:縮頭龜 时间:2017-03-17 15:39
    @蓝砚尘 2017-03-17 14:19:00
    每天必来看看的帖子
    可以多学如何行事做人
    -----------------------------
    把我的文章抬得太高了,智慧是你们本具的,大抵我是个做钥匙的匠人,你们开心便好。
    作者:縮頭龜 时间:2017-03-20 10:53
    对呀对呀,总有部分读者纠结茶寮在哪里。。。
    作者:縮頭龜 时间:2017-03-20 20:49
    @宋怡馨 2017-03-18 18:48:00
    周末溜达溜达,顺便监个工。

    -----------------------------
    本周三有更新了
    作者:縮頭龜 时间:2017-03-22 14:20
    卌八 画皮

    黎明请你不要来
    就让梦幻今晚永远存在
    留此刻的一片真
    伴倾心的这份爱
    命令灵魂迎入进来
    ——叶倩文《黎明不要来》

    现在如果有人对自己的容貌不满意并且想整容的朋友大多认为去韩国是一个最佳选择,据说是因为韩国的整容技术世界顶尖,其实说回来,咱们才是整容的老祖宗,《聊斋志异》中有《画皮》,乃至上世纪末香港电影也有《人皮锦衣》,都有类似“画皮整容”的题材。我在古籍和不少札记中也看到了类似的记载,不过我自然是想不到会让我真的撞上一次……

    电视剧里的咖啡厅、餐厅、饭店……总是常常设计一些分手的场景,在大庭广众之下分手似乎制造的矛盾会更加激化,为接下来的戏剧冲突做了一定的铺陈。但实际上呢,分手的男女大多不会选择在大庭广众之下激化自己的矛盾,至少在茶寮,我所见不多。我是一个喜欢看影视作品的人,乃至于对茶寮里一些感情不好的情侣客人都设计了所谓“分手剧情”,但可笑的是,今天闹出“分手剧情”的竟是我一直想不到的那一对……

    靠窗的位置的上,丁宇和诗晴对面而坐,往日弗一坐下,丁宇一定忙前忙后帮诗晴拿好吃的,对她嘘寒问暖,好不殷勤,但今日却各自不发一语。丁宇一杯杯地喝茶,如牛饮水,不知真味,杯与杯之间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放杯子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但奇怪的是诗晴脸上却一直保持着一种生硬而职业的笑容。

    “啪”一声,丁宇的杯子应声而碎,锋利的断口划伤了他的手指,可丁宇似是不觉疼痛,甚至还更用力地握紧手中的碎杯,登时血流如注。

    “你别这样,好吗,我真的很心疼……”诗晴关切道。

    “你心疼!?”丁宇终于炸了锅一般地歇斯底里起来,“你心疼个屁!”

    “我,亲爱的,我心里多心疼你你不知道吗?”

    “嗷?你真的心疼我吗?”

    “你什么意思!?”诗晴委屈的质问着,登时眼泪就淌了下来。

    “我什么意思?你看你是心疼吗?瞧你笑得!”

    “那……我……做了嘴角上扬你又不是不知道……”

    “是啊,嘴角上扬,开眼角,磨骨,玻尿酸,假体,你的脸还有什么是你自己的?别说脸了,全身上下你有多少假东西!你还是不是你!你看我流血你伤心,可我呢,看着你一点一点的动刀,一点点的往身体里打东西,我不伤心?我不难过?”

    “那我也是没办法,我不够漂亮,不够漂亮就不能做明星……”

    “呸!我说了一万遍了,你原来就很好看,很美!”

    “呵呵,是啊,你说我很美,你是美术老师,你当然知道什么是美啊,但是你说的美和别人的美一样吗,你说我美,那些星探导演就能认可吗,现在谁不做点整容啊,就为了这个你生气,你至于吗?”说到这,哭着的诗晴忽地理直气壮起来。

    “诗晴,无论哪个行当都不是只看脸的,都是要专业的沉淀和不懈的努力,单靠脸……”

    “是啊,我是没有本事啊,我就是要用脸做敲门砖,我要整到出名为止,我……”

    “住口!”丁宇几乎失了方寸,口沫横飞,“你要是再整,我们就分手吧!”

    此话一出,两人竟都沉默了,旁边是四起的劝架声,茶寮永不缺和事佬。但我相信此时这两人一定早已听不见他们的画外音,他们就这样的定格,那一帧画面兀自不动,我相信他们彼此都迫切的希望时间往前倒退些,哪怕是一句话的时间也好啊!无奈,线性时间的走向是无法倒退的,话已出口,且看二人如何自处吧。

    “固步自封的老顽固,思维僵化的low逼!再见!嗷不!再也不见!”诗晴故作高傲的这么说着,扭头便走。按照以往他们闹别扭剧情这时丁宇一定要追出去的,一直以来都是诗晴发脾气,而丁宇绝不敢对她大呼小叫,甚至不舍得给她一张臭脸。

    诗晴在门外等了半分钟后便真的头也不回地走了,想必赌气的她也想不到丁宇这回会如此强硬。许是知道诗晴已经走远,丁宇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倚靠在沙发上掩面而泣,手上的血污混着泪水宛如泣泪成血一般。此刻的他哪还管得周围众人的劝慰,只是自顾自地呼号着。其实我大概能明白他的心情,他赌输了,他把自己,把这段感情作为赌注,可他却真的输得干干净净。经验告诉我们,当你把自己作为赌注时,往往总会是输家。

    约莫哭了半个多小时,丁宇的情绪终于渐渐平复,去洗手间洗了洗脸,又再返回座位。他木讷地望着桌上的残羹冷炙,强迫症般地仔细将点心重新码放整齐,还换了一套茶具,重新斟茶,仿佛刚刚一切未曾发生。以前丁宇在等待诗晴来的时候也是这样仔细和规矩,不过我相信这回他只有空等。

    “丁宇,给你这个。”我递上医药箱,让他自己包扎。

    “谢谢你孙老板。”

    “这次怎么闹得这么僵?”

    “唉……诗晴着了魔了,她……唉,算了,不说了。事已至此……”

    “那你坐一会儿吧,药箱用完了放这就行。”

    “好。”

    话说回来,诗晴的确是着魔了,记得最早认识她时,她是一个邻家姑娘的样子。两广女生有一个地域性特点,大多鼻子宽扁,诗晴自然也是如此。不过似乎攀比之风在哪里都会刮起,仍在象牙塔里的诗晴自然也被这股风给刮到了,本就不大自信的她那时便打起了给鼻子做微整的念头。不知是不是巧合,在那次微整之后她居然就遇上了丁宇,并很快坠入爱河。而后似乎她还打了什么针,这个我着实搞不清楚,总之吧每次总做点小改动,旁人或许一时间难以发现,但是我的职业习惯是很容易记住见过的人的“相”,所以我总能发现她的不同。紧接着,她还找到了一份兼职,是做什么平面模特之类的吧,算是比较顺利了。或许是这接二连三的好运让诗晴萌生了一种虚构的因果观,即所谓“整容改变命运”。而后便一直不停地做类似的小手术或者微整,因为这个丁宇也没少和她闹矛盾,只是丁宇确实是个太宠媳妇儿的人,总是在媳妇儿的软磨硬泡下妥协,最后诗晴似乎有了一种心瘾,有点什么不顺心就想着自己是不是该整整。或许今日的结果,丁宇也必须负上一定责任。

    丁宇在自行粗糙的包扎之后,落寞地离开了茶寮,临走前还摁亮了几次手机,似乎是想打电话或是发信息吧,但他始终没有那样做。茶寮外的风不断抚过,但料峭的春寒似乎一点也不给这个刚刚失恋的男人面子,一阵阵风像是在向他还未愈合的伤口上洒着白酒。看着他颓唐的背影,我唯有祝福安好。

    时间一晃,便来到了深夜,我快要收铺了。可忽然丁宇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阻止我关门,他扶着门框喘了好一会儿气才缓过劲儿来。

    “丁宇你这是……?”

    “稍等,稍等,我……我……找东西!等一会儿!”说着他走向自己今天坐的位置开始翻找着什么东西,我说想帮帮他吧,他也完全不搭腔,翻了一阵子却似乎一无所获。“怎么会不见了,怎么会?”

    “嘿!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在找什么我才好帮你一会儿!?”经验告诉我,在这种时候高声喝斥往往比轻声细语更能解决问题。

    作者:縮頭龜 时间:2017-03-22 14:22
    “我在找我的画夹子,就是我以往一直带在身边的那个绿色的……”

    “嗷嗷嗷,我想你是在找这个吧?”我从收银台底下为他找到了那个画夹。

    “对!就是它!就是它!嗷,孙老板,这真是……”他似乎竟感动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你不用这么激动,这是今天田恬甜收拾桌子的时候找到的,我晚上时候打开看了,里边画的都是同一个姑娘,啧,我是觉得有些眼熟,但是,一时想不起来,然后一忙就又忘了。”

    “你看不出画的是谁吗!?”他很诧异地问我。

    “呃,这个,真的是……”

    “来,你看”他掏出手机,翻出一张合照递给我,“你看看,这样能看出来了吗?”

    “嗷!”我终于认出了画中人,“是诗晴啊!”

    “对啊,这便是我最初见她的样子。”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认不出……”

    “嗷!没关系啦,别说你,就连我如果不是每天通过绘画巩固我自己的记忆,想必我也对不上号……”

    他捧着画夹,仔细地收拾每一张画,它们都有日期,日期旁边都有一句话,我没细看,但从用心笔画不难得知,那都是从心而发的一句句寄语或情话吧。他们的感情无可否认是很深的,但尴尬的是,当丁宇无限地把底线降低,诗晴却渐渐地理所当然,单向的付出和索取,似乎已经预示了他们这段感情的终结。

    似乎大多数感情都绕不过这一点?

    忽然,丁宇的电话响了,从他脸上霎时显露的欣喜不难得知来电人的身份。他犹豫再三,才接起了电话,换做平时在他犹豫的时间诗晴早已挂了电话,或许他们又有转机了?

    “丁宇,你在吗,为什么不说话?”诗晴终于率先开腔询问沉默的丁宇。

    “在,你有什么事吗?”

    “我担心你啊,你现在回家了吗?”

    “没有,还在茶寮。”

    “怎么还不回家嘛,赶紧回去了,我会担心的。”

    “嗯,我自有主张,你先睡了吧。”

    “丁宇,我们……真的结束了嘛……”

    丁宇欲言又止,很迟疑,很犹豫,他沉默了。

    “丁宇,你还在吗?”两人沉默五分钟后,诗晴又问到。

    “整容和我,只能选一个,你会……”

    “这,这根本没有可比性好吗,这是两回事……”

    “就当一回事吧,可以选我吗?”

    “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非得混着一块儿谈?”诗晴的语气开始变得强硬,而且透露出一丝厌烦。

    “可以选我吗?我在茶寮等你,每天都等,可以选我吗……”他语气恳切,蹙着的眉似在诉说内心殷切的盼望。

    “嘟嘟嘟……”诗晴挂了电话。

    她是挂了电话立刻赶来吗?或许此刻我和丁宇有着同样的疑问,又或者说我心里的是疑问,而他心中是期望吧。但分秒的时间流逝解答了我的疑惑,却不曾磨灭他的期望,他没有流泪,也没有说话,只是等着,面无表情的等着。

    时钟的短针已经过了两个字,诗晴决然不会来了,我收拾着店,可却不忍下逐客令。丁宇呢,则拿出画板,画起了一幅自画像。画中的他手里夹着烟,颓唐地趴在桌子上,面容憔悴,疲惫的双眼闪着泪,我相信这某程度上是一种内心的写照吧。见此我唯有自顾自地完成自己的事情,直到我睡下他也还没走。

    次日我做完早课时他已经不在了,至于什么时候离开的我就不清楚了。可还没到开门的时间他便早早来到茶寮,在以往他俩惯常坐着的位置上,点的东西也都是以往他们的老几样,唯一不同的是丁宇愈发地沉默。他没别的好干,唯有捧着画夹子画诗晴,都是以往他们的点滴,有些场景就在茶寮发生,我有印象。说来这丁宇的画工着实一绝,茶寮的客人发现他的画作甚好,很多都想请他代为画像,但丁宇无一例外地摇头拒绝了。

    每日如此,时间一直过了大概一个多月吧。

    一个多月后的某夜,一切如常,我正准备收铺,这时忽然走进来一个长发披肩的妙龄少女,体态婀娜,吐气如兰,举手投足间就一个“媚”字,我承认就连我见了她也有一刻的心猿意马,甚至我都忘了要招呼她入座。她在茶寮里探头探脑地,似乎在寻找些什么,当看到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丁宇,她竟似乎霎时睁大了眼睛。她轻车熟路地,不作他想而径直走向丁宇所在的位置,此刻她与丁宇有一下对视。彼此点头致意后,她稍稍俯下上身,右手轻轻撩起因此垂下的长发,微微一笑道:“你好,不知道可不可以为我画一幅画像呢?”她这样询问,是我就难以拒绝了。可按照丁宇这几日的习惯,我原以为这姑娘要吃瘪了,却不想那丁宇凝视了她的眼睛数秒后竟眉开眼笑道:“姑娘请坐,马上给你画。”这样也好,丁宇能有些新的“希望”,不至于那么压抑和烦闷。

    画人物肖像的画家在动笔前总会仔细端详他的模特,有些会用手上的炭笔去量度一下一些眉眼间距或者比例,而今天的丁宇却做了一个在我看来极端失礼或者说极端冒犯的举动,他居然魔怔一般地伸手去摸了那位小姐的脸。奇怪的事情还没完,按理说你这么冒犯一位姑娘不说别的,耳光响亮一定免不了了,殊不知那姑娘脑袋微侧,竟蹭了上去,像极了家里的猫咪在迎接主人的抚摸。莫不是这就一见钟情了?这些“艺术家”的行事作风我实在搞不大清楚,几分钟之前不还对诗晴是恋恋不忘吗?《铁达尼号》里Jack和Rose似乎就是画着画着感情就升温了,不过无论如何我想现在我是不大合适呆在一楼了。

    这一夜睡得很好,所以凌晨四点我就醒来准备早课了,可当我下楼时发现这俩人居然还没走,满满的画作大概是昨夜的成果吧?他们见我下来也只是轻轻点头致意,然后继续着各自的事情。我扫了一眼那些作品,都是那个女子的一颦一笑,这就取代了诗晴的位置?无暇顾及“浪漫”的他们,我要去早课了,说实话我是不大习惯我做早课时候有外人的。

    六点半,早课毕,此时天边正透露出第一丝曙光。忽然,楼下一声凳子摔倒的声音打破了晨曦的安静氛围,我下楼一看是那妙龄女子正要离开,身上不知原因地不断颤抖,捂着脸的她身上竟似乎缠绕了一股阴气。

    “姑娘,这就走了吗……”丁宇不舍地高喊起来,并起身想拉着女子的手。

    “别过来”她也高声喊着,“我走了,别过来!”她强调着。

    “这……”丁宇显得有些尴尬,“那……这画还没画完呢……”

    “今晚上我还来,不见不散。”说这话时她把捂着脸的手勉力放下,强挤出微笑,但面部仍旧不自然地抽搐着。

    “那,我等你。”

    “我知道,你一定会等我。”说完这话,她夺门而出,躲避着晨光,似乎这和煦的晨曦是洪水猛兽一般。

    “我等你哦……”丁宇追出去,倚在门边低声呼唤着。

    许是困了吧,丁宇开始收拾东西,似乎要走的样子。他收拾女子画像的样子似曾相识,就像那晚上在收拾诗晴的画像一般,只不过这次他似乎特别地每次都用手抚摸着画像上的眼睛,每一次抚摸都露出一种怀疑且矛盾的神色,而这眼神的背后又是满满的希望。
    然而我关心的却是那女子刚刚浑身缠绕的阴气到底是什么回事呢?我唯一能确认的就是那女子不是鬼魂。

  • 首页
  • 上一页
  • 7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縮頭龜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86天 / 跨度671天】
    • 开贴:2016-04-10 15:17
    • 更新:2018-02-11 02:08
    • 阅读:69795 回复:1855 楼主:751
    • 字数:约546千字
    • 图片:6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