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儒生闯天下,新书天下屠魔系列第一部精炼版《义阳风云》,敬请点评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七星飞翼 时间:2016-07-20 16:17
    前言:

    喧嚣的城市,剧变的世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国人开始变得急躁、奢华、易怒、急功近利、爱慕虚荣……于是有人说是中华民族缺乏道德信仰,我觉得信仰其实一直在我们身边!

    儒道思想就是我们的信仰,是中华民族的传承,几千年来始终规范着我们的言行,已经深入我们的骨髓,只是大家现在渐渐淡化,以致有些遗忘,于是我想将它融入小说,融入娱乐……

    我知道自己的力量很渺小,但会尽力,这就是我写这部小说的初衷!

    勿忘初心,一路前行,我一直这么孤独地鼓励自己,不知能否引起您的共鸣!




    天下屠魔系列第一部

    义阳风云

    第一章 马踏山村

    月光如水,大地一片银白,有如白昼。

    宁静的夏夜,热气渐散,夜风不时送来阵阵凉意,飞翼躺在竹席上,看着满天繁星,眼光追逐着夜空中颗颗飞驰的流星,心神俱宁,惬意无比。

    娘坐在飞翼身边,轻摇着芭蕉扇,替飞翼驱赶着蚊虫。

    劳累了一天的村民,吃完晚饭以后,此时大多在屋外乘凉,飞翼听着村里婶婶大娘们或近或远的说话声,慢慢地有一丝香甜困意涌上心头,随后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娘看着飞翼嘴角溢出的一丝甜蜜,露出欣慰的笑容,慢慢地也开始打起盹来,而芭蕉扇仍然不停地轻摇着。

    静静的夜,静静的山村,娘静静地为飞翼摇着芭蕉扇,飞翼静静地睡在娘的身边,整个世界似乎都陷入一片寂静。

    ……
    作者:七星飞翼 时间:2016-07-20 16:21
    时间并未因静夜而停滞,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村口狗吠声将娘惊醒,开始是一只狗叫,后来变成了数只狗叫,而那些狗吠声越来越急,也越来越近,娘一激灵坐起身,紧接着就听见大地在轻轻地颤抖,远处隐隐传来阵阵马蹄声,紧接着马蹄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急,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清晰。

    娘猛地站起身,紧张地朝村口望去,远远地看见一条银白长龙正朝村子飞奔而来,接着就听见族长赵长海大声喊道:“强盗来了!强盗来了!大家都躲进屋子里,护庄队跟我来!”

    赵家村虽然地处偏僻,但偶尔也会有强盗光顾,因此村里壮年男丁,自发组成护庄队,负责护卫村子的周全,此时赵长海义无反顾地带着护庄队,手持各种兵器涌到村口。

    赵长海神勇无敌,打遍方圆百里无敌手,村子每次有难,都是他带领护庄队迎敌,遇见一般的强盗都能抵挡,如果强盗凶悍,村里再送出一些财物,也都能应付过去。

    赵长海年青时候出去闯荡十年,学得几手功夫,见过一些世面,还用自己积攒的钱财翻盖了赵家祠堂,但凡村里有事的时候,赵长海总冲在前面,慢慢地成为村民的依靠,赢得了大家的尊重,在老族长去世以后,全村人一致同意由赵长海接任族长。

    娘脸色凝重,将飞翼拽起来,拖着急匆匆地往屋里跑,飞翼睡的正自香甜,骤然被娘惊醒,迷迷糊糊道:“娘,怎么了?”

    娘拖着飞翼冲进屋里,“砰!”地关上大门,惊魂未定道:“强盗来了!”

    “啊?”飞翼大吃一惊,随即就听见屋外急促的马蹄声,转身拿起猎叉,就要冲出去。
    “不能去!”娘拽住飞翼,急道:“你一个小孩子,出去送死吗?”

    飞翼急道:“娘,我已经十四岁,不是小孩子了!”

    娘看着渐渐壮硕的飞翼,心中闪过一丝欣慰,仍坚持道:“你未满十六岁,便不算成年,娘就不能让你出去冒险!”

    “娘!”飞翼大急,大声道:“我虽然只有十四岁,但我打起架来,丝毫不弱于护庄队的人,身为赵家村的男人,村子里有难,我岂能躲在家里不出去!”

    “娘说不行就是不行,等你满了十六岁,你再想出去,娘绝对不会管!”

    “娘……!”

    娘眼中尽是焦虑之色,忧心忡忡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心砰砰地跳的特别厉害!”

    飞翼转身就要开门出去,豪气万丈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什么啊!”

    “娘这次就是害怕!”娘拽着飞翼的胳膊,眼中噙满泪水,声音沙哑道:“娘傻!当年把你爹弄丢了,现在再也不能失去飞翼了!”

    飞翼回头,看着娘泪眼婆娑的眼睛,满腔豪情顿时一泻而空,轻声道:“娘,别哭了,飞翼听娘的话,娘不让飞翼出去,飞翼就不出去!”

    娘擦擦眼泪,破涕为笑道:“这就对了!”然后拉着飞翼上到阁楼,透过窗缝向外看去。

    就在娘和飞翼回屋的瞬间,强盗已经杀了过来,来人一色的白衣白裤,脸上都带着一个银白面具,骑着高头大马,气势汹汹地冲到村口。

    族长赵长海已经带领护庄队,手持猎叉、柴刀等各种兵器,横在村口挡住这些白衣银面人。
    赵长海看这些人的装束和气势,面色微变,心知这些人看着不像一般强盗,今日之事只怕难以善了,于是暗中吩咐护庄队多加小心。

    白衣银面人中有一人越众而出,此人身材高大,状如铁塔,面具更是与众不同,龇牙咧嘴,露出四根雪白的獠牙,宛若银面凶神,令人心生恐惧。

    银面凶神燃起一根火把,大喝一声:“村里年轻妇女,都过来集合!”

    赵长海手持柴斧迎了上去,双手抱拳,施礼道:“这位好汉,让我们村里妇女出来,所为何事?”

    银面凶神冷冷道:“你不需要知道!”

    赵长海道:“我是村里的族长,当然需要知道!”

    银面凶神斜睨了赵长海一眼,露出厌烦的眼神。

    赵长海看出来人对自己的轻视,心中微怒,冷喝道:“那就恕难从命!”

    赵长海话音刚落,银面凶神便策马冲了过来,一丈多远的距离眨眼即至,火把当头砸下。

    赵长海大惊,没想到这人话都没说几句便开始动手,并且动作竟然如此迅速,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心知躲避不及,于是手里柴斧毫不犹豫地劈向银面凶神的马腹!

    银面凶神眼中闪过一丝厉色,火把中途变招,由砸变为斜扫。

    火把居高临下,后发先至,赵长海柴斧尚未触及马腹,便被火把扫中,然后横飞出去,直接摔出十余丈远,躺在地上再也没有爬起来。

    整个护庄队顿时被彻底惊呆,平日神勇无敌的族长竟然不是这人的一招之敌,由此可见此人绝对是个高手中的高手,并且一言不合便出手伤人,今日只怕真的危险了!

    银面凶神冷冷地看着村民,喝道:“还有不同意的吗?”

    面对银面凶神的威压,护庄队员眼神中都流露出刚毅之色,虽不能敌,但绝不能任对方欺凌!

    田爷爷率先大步上前,喝道:“我们赵家村都是安分守己的村民,世代居住在这别山脚下,与世无争,我想也没有什么地方得罪各位,你们深更半夜的践踏山村,意图强抢民女,朗朗乾坤,楚王治下,王法何存?”

    田爷爷名叫赵田,是村里的仅次于先生的长者,平日村里的事情很少出面,今日族长已经被来人打翻在地,先生不在村子里,于是毅然拿起猎叉站了出来,但田爷爷审时度势,知道村里没有人会是这银面凶神的对手,于是抬出王法,出言厉喝。

    银面凶神哈哈大笑道:“王法?我们戴着面具,就是不想和你们谈王法!看你年已古稀,就不和你计较了,你回去吧!”

    田爷爷断然道:“要我回去,除非你们先走!”

    银面凶神眼神骤然犀利起来,喝道:“你自己找死,可由不得我!”

    站在田爷爷身后的赵七,手持木棍大步走到田爷爷身边,大声道:“田爷爷,你回去,我来!”
    赵七今年刚满十六岁,便央求着长海叔叔加入护庄队,长海叔叔见他力气过人,颇有几分豪气,很有自己当年的风范,于是便同意了,此时赵七也知道对方厉害,但又岂能让已经风烛残年的田爷爷出头,于是义无反顾的挺身而出。

    “回去做什么!”田爷爷喝道:“我一把老骨头,早就活够了,有什么好怕的,咱们一起来!”

    其他护庄队员跟着挺身站到田爷爷和赵七身边,纷纷大喝道:“我们一起来!”

    “想不到如此一个小小山村,倒还有不少硬骨头!”

    银面凶神干笑两声,忽而大喝道:“硬骨头是吗?那就把你们打软!”
    作者:七星飞翼 时间:2016-07-20 16:25
    第二章 无边黑暗

    银面凶神俯视村民,忽然火把横扫,火把与众人隔着两三丈远的距离,在扫出之际前端突然爆出一道耀眼的红光,那道红光在夜色中划出一道嫣红的圆弧光柱,有如一根惊天巨棍,刹那间便砸到每个护庄队员身上。

    赵七站在最前面,受到的撞击最为猛烈,当那道嫣红色的光柱扫中胸前的瞬间,赵七甚至都能听到肋骨断裂的咔嚓声,伴随着一股剧痛,传来一道巨大的力量,将赵七砸得远远地倒飞出去。

    几乎就在赵七被扫中的同时,整个护庄队五六十人全部被扫中,场间顿时掀起一阵炙热的飓风,众人就像是疾风中落叶,远远地飘到数丈之外,纷纷栽倒在地上,响起一片砰砰之声。

    村口几个柴垛,亦被那道光柱扫中,顷刻之间便燃起熊熊大火,照的赵家村有如白昼。
    赵七仰面栽倒在地上,感到胸前一片炙热,胸前肌肤火辣辣的剧痛不已,差点就此晕了过去,强忍着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和几个尚能站起来的护庄队员相互搀扶着,仍然倔强地走向村口。
    银面凶神看着这些倔强的村民,轻轻摇头,随后大喝道:“屋里的村妇听着,所有人立刻出来,要不然我就杀光你们的男人,烧光你们的房子!”

    银面凶神说完见村里并无动静,随即火把向前一指,就见从火把上飞出一团火光,射到村口二柱家屋顶上。

    经过酷暑暴晒的草屋顶顷刻就被点燃,没过一会就燃成大火,吓得刚刚勉强从地上爬起来的二柱爹,一瘸一拐地往回跑,边跑还边大喊道:“快出来,你们快出来!”

    二柱家屋子噼噼啪啪地越烧越旺,随后就见二柱和他娘从屋子里冲出来,二柱惊吓过度,见爹迎面跑过来,撇嘴喊了一声“爹”,然后就大哭起来。

    二柱爹没顾得上安慰二柱,冲着二柱娘焦急地问道:“娘呢?”

    二柱娘猛然醒悟过来,二柱奶奶还在屋子里没跑出来,顿时大喊了一声:“娘!”然后扭头就往屋里跑去,二柱爹也跟着跑进屋里,然而二柱爹娘进屋没过一会,就见整个房顶轰然倒塌,隐隐听见二柱娘惨叫一声,然后再无动静。

    赵家村村民惊得目瞠口呆,片刻宁静之后,赵七暴然大怒,目光尽赤,大喝一声:“我跟你拼了!”

    赵七发疯一般,高举木棍向银面凶神冲了过去,紧随着赵七的是赵家村所有的男丁,大家满腔激愤,明知不是银面凶神的对手,仍然义无反顾的冲上去拼命。

    银面凶神看着发狂一般的村民,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怜悯,火把再次横扫出去,接着爆出的红光比刚才更加炙热,将整个夜空都照耀的殷红一片,护庄队员无一幸免地再次被扫中,被摔的更远更重,绝大多数人就此晕了过去,再也爬不起来。

    银面凶神大声冷喝:“还要再烧吗?”

    村中的老弱妇孺此时虽然都在自己家中,但实际上无不时刻关注着外面的情况,“啪!”的一声轻响,花婶家的门率先打开,花婶从屋里走了出来,接着就有更多的年轻村妇从自家屋子里走出来。

    飞翼娘也走了出来,临走时不忘嘱咐飞翼,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从屋里出来。
    从屋里走出来的村妇,将躺在地上的男人扶起来,然后默默怒视着银面凶神。

    银面凶神冷喝道:“所有村妇都走到前面来!”

    花婶审时度势,知道今日之事只有先依着银面凶神,于是大声道:“大家不要怕,跟我走,看看他们究竟要干什么!”

    这时已经勉强从地上爬起来的赵七和几名护庄队员,仍然不甘心,想挡在众妇女面前,却被赵长海拦住。

    赵长海被银面凶神一招打晕,转醒之后就看见那道耀眼的红光,心中震惊不已,知道今天遇见了传说中的修道之人,也知道银面凶神虽然凶狠,但并未下杀手,要不然村民绝不会是昏厥这么简单。

    华夏之民自古尊儒重道,而道门中修道之人功法高深,在普通人眼里几乎与仙神等同,与其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但道门中人鲜有会向普通人出手,更不会深夜跑来抢劫一个偏僻穷山村,因此赵长海纳闷,这些人究竟想要干什么?

    村里十余名年轻村妇在花婶的带领下走到最前面,花婶是族长赵长海的媳妇,平时胆子比较大,见到银面凶神也不畏惧,质问道:“你要我们过来干什么?”

    银面凶神没有理会花婶的质问,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一辆马车。

    那辆马车高大宽阔,由八匹高大的骏马拉着缓缓驶向前来,在众村妇面前停了下来,随后布帘被掀开一道细缝,从里面伸出一只手,那只手不大,还颇为白净,向前指了指,然后又缩了回去,而那只手所指的正是飞翼娘。

    银面凶神循着那手指的方向,策马过来,指着飞翼娘道:“过来!”

    飞翼娘不敢过去,呆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花婶走过去将飞翼娘护在身后,大声质问道:“过去做什么?”

    银面凶神没有理会花婶的质问,忽然从马背上纵身而起,朝飞翼娘飞扑过去,如猎鹰般抓住飞翼娘的后背衣襟,直接将飞翼娘提了起来,随后跃回马背,将飞翼娘横放在马背上,然后喝道:“走!”

    银面凶神一连串动作疾若闪电,以致于村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飞翼娘已经被放到马背上,而银面凶神正要策马离去的时候,突然村口一颗茂盛的榕树里,响起一道响亮的嘶喊:“放下我娘!”

    随即就见一人手持猎叉,从高大的榕树上飞扑而下,直取银面凶神!

    “飞翼!”

    “是飞翼!”

    众村民大惊,借着村口草垛的火光,发现从榕树上飞身而出的正是飞翼,赵长海急的大喊:“飞翼,不要去送死!”

    飞翼在娘走出家门之后,便推开窗户,从阁楼上蹦了下来,偷偷地潜伏到村口榕树上,准备伺机而动,眼看着娘被人抓走,顿时心急如焚,当即纵身从榕树上就扑了下来。
    飞翼娘趴在马背上,看着飞扑而来的飞翼,急得大声嘶喊:“飞翼,别过来!快回去!”

    飞翼怒火中烧,在飞扑的同时,猎叉已经高高地扬起。

    飞翼娘在马背上拼命挣扎,如果不是银面凶神按的紧,飞翼娘都差点从马背上挣脱下来。

    飞翼远远地看着娘的挣扎,心如刀割,接着就见银面凶神手掌在娘的脑后勺轻拂一下,然后娘便瘫软到马背上,而眼睛紧紧盯着飞翼,眼神中充满着绝望、无助和无奈,最后极为不甘地慢慢合上。

    “啊!”

    飞翼大声惨叫一声,几欲发狂,手里猎叉暴然飞出,向银面凶神后心疾射而去,然而银面凶神后背似乎是长了眼睛一般,头也不回地火把信手后扫,“碰!”的砸到猎叉上,顿时在夜空中激起一片火花,猎叉直接飞到九天之外!

    银面凶神火把砸中飞翼猎叉时手腕一震,回头略显诧异地看了飞翼一眼,随即纵马离去。

    负责断后的数十名白衣银面人,纷纷弯弓搭箭,几乎是同时向飞翼射去。

    飞翼面对如雨般的箭镞,竟是毫不躲闪,落地时双腿猛蹬,弹射而出,扑向身边一颗大榕树,然后有如脚踩平地般蹬在树干上,在蹬上丈高的时候,纵身飞扑出去,单手抓住一根榕树枝,借着树枝的反弹之力,身形激荡而出,闪电般地扑向前面一棵榕树,随即没入榕树之中,转眼又借着反弹激荡之力,再次扑向另一颗榕树。

    飞翼疾如闪电,一连窜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毫无迟滞,以至于那群白衣银面人的乱箭射到飞翼身后,悉数落空。

    赵家村众村民惊的目瞪口呆,眼看着从小在自己身边长大的飞翼,什么时候竟然学会了这等飞天本事!

    飞翼几个飞纵间,便追到银面凶神身后,右拳直击后心。

    银面凶神显然是感觉到身后的拳风,回头看了飞翼一眼,火把向后轻扫,一道红光便激射而出,飞翼一拳砸到那团红光之上,顿时感到一股疼痛传来,手臂差点折断,拳头炙热一片,几乎要被烤熟一般。

    飞翼携势而来,那道红光并没有将飞翼击飞,但身形也略有迟滞,仍然强忍疼痛朝银面凶神扑来,同时嘶喊道:“放下我娘!”

    “嗯?”银面人再次回头看了飞翼一眼,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飞翼转眼间已经扑到银面凶神身后,一拳更猛更疾地砸了过去,在离银面凶神身后三尺的时候,全身劲气暴然而出,拳头携带的劲风竟然隐隐带着呼啸声,刹那间便要击中银面凶神后心,然而此时飞翼忽然看见奇怪的一幕。

    银面凶神跨坐马上,双腿紧夹马腹,飞翼根本未见他抬腿,然而他一脚突然就出现在飞翼胸前,随即飞翼胸前传来一股巨力,胸腹仿佛要塌下去一般,随即一股剧疼袭来,一口热血激射而出,撒向夜空,然后飞翼就飞了出去。

    飞翼人在空中,眼看娘越走越远,感到无比绝望,大声嘶喊着:“娘!娘!……”
    飞翼倒飞出数丈高,数十丈远,跌入村口凉水河中。

    飞翼的嘶喊让赵家村村民无比揪心,眼看飞翼被银面凶神击入凉水河中,大惊之下纷纷冲到河边,跳入河中救人。

    飞翼跌入冰凉的河水中,心中惦记着娘,浑然感觉不到胸腹传来的剧痛,几个翻腾之后自己从河里跑了出来,嘴里不停地喊着“娘”,继续亡命追赶。

    飞翼发狂般的追赶,但又岂能快过飞驰的骏马,眼看着娘被带着越跑越远,夜色中只剩下一条白色长龙,随后也慢慢隐于一片月色之中,最后飞翼只是木然地一边嘶喊,一边奔跑!

    月已西沉,天地陷入一片漆黑之中,飞翼已经不知道跑出多远,跑出了多久,嗓子已经沙哑,两条腿也变得就像两根木头一样,最后无力地摔倒在地上,艰难地抬起头,绝望的看着无边的黑暗,张嘴呼喊着娘,却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然后仰面摔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就此昏睡过去!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七星飞翼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10天 / 跨度459天】
    • 开贴:2016-07-20 16:17
    • 更新:2017-10-22 20:58
    • 阅读:821242 回复:2803 楼主:323
    • 字数:约232千字
    • 图片:8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国观滨海边疆区小志之区划沿革108图 同甫之父 2011-04-08 23:25 171/236 35/134
    舞文孤独的女人 周完规万 2015-08-02 07:41 39/271 39/124
    八卦刚刚的料贴,山后重起6图 BBBBBB20172017 2017-10-26 21:55 1461/126 20/105
    八卦有人玩《冰雪奇缘》的同名游戏吗?简直要被艾莎女王困在第61关了4图 西瓜小瓜瓜 2014-05-09 01:05 631/118 16/67
    鬼话《天下第一群》-----一个退伍老兵的离奇遭遇 hauptteilidee 2010-07-07 05:14 2531/415 127/222
    其它农村女人带两个孩子46图 2017年新账号 2017-11-20 16:55 464/502 145/240
    鬼话幽灵的背影——从死去十年的人开始 蓝玛推理 2010-09-16 08:56 173/137 14/14
    舞文[长篇]半夜不设防 瘦秋009 2008-10-13 23:35 206/164 88/176
    真我各种美丽的大花小花,还有一朵女人花。69图 一直留长发 2014-06-01 18:10 291/59 8/39
    鬼话我的故事《 禁 区 》—也许颠覆历史的神秘事件 小凹糨糊 2009-01-20 00:36 504/60 3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