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天机揭秘之(五)——历史的秘密与天人之谜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周天灵宇 时间:2016-06-28 08:06
    ★作者:周天



    一、天启大爆炸的秘密



    明朝天启年间,北京城发生了一桩离奇诡异的大爆炸,一直至今,未解其谜。



    现在,到了解开谜底的时间。


    1626 年(天启六年)5月30日上午9时左右,京城天色皎洁,忽有声如吼,从城东北方渐至城西南角,出现了一个一特大火球在空中滚动。一声巨响之中,天空丝状、潮状的无色乱云横飞,有大而黑的蘑菇、灵芝状云像柱子那样直竖于城西南角。刹那间天昏地暗,尘土、火光飞集,天崩地陷,万室平沉。东自阜成门,北到刑部街,长1500—2000米,宽 6500米范围内木材、石块、人体、禽尸像雨点那样从天空中降下。数万间屋、2万多人都被炸成粉状,瓦砾腾空而下,衣物远飞至昌平,死者皆裸体。正在紫禁城内施工的匠师们,从高大脚手架上被震了下来,2000人跌成“肉袋”。为皇帝出宫准备的仪仗队中的大象,因受惊从象房中奔逃而出,满街乱窜,践踏百姓,死者无数。


    这次爆炸范围半径大约750 米,面积达到2.23平方公里,共造成约2万余人死伤。爆炸所在地的王恭厂位于大约今西城区新文化街以南、象来街以北、闹市口南街以东、民族宫南街以西的永宁胡同与光彩胡同一带。当时为工部制造、储存火药的仓库就在王恭厂。除了中心灾区之外,其他地方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巨响传遍了整个北京城,南自河西务,东自通州,北自密云、昌平,都受到影响。这次爆炸原因不明、现象奇特、灾祸巨大,是“古今未有之变”。




    作者:周天灵宇 时间:2016-06-28 08:06



    作者:周天灵宇 时间:2016-06-28 08:18
    关于天启大爆炸的情况,在《明实录·熹宗实录》、《国榷》、宦官刘若愚所著《酌中志》、北京史地著作《帝京景物略》、《宸垣识略》中都有记载,尤其是根据当时属于官方的、相当于现在政府新闻公报性质的邸报底本,佚名抄撰《天变邸抄》对王恭厂灾变记述极为详细。
    作者:周天灵宇 时间:2016-06-28 08:23
    天启皇帝的司礼太监刘若愚,是这次大灾变的目击者之一,在他所著的《酌中志》一书中,详尽地记述了这场巨大灾变:



    “天启六年(公元 1626 年)五月初六辰时(注:上午 7~9 点),忽大震一声,烈逾急霆,将大树二十余株尽拔出土,根或向上,而梢或向下;又有坑深数丈,烟云直上,亦如灵芝,滚向东北。自西安门一带皆飞落铁渣,如麸如米者,移时方止。自宣武门迤西,刑部街迤南,将近厂房屋,猝然倾倒,土木在上,而瓦在下。杀死有姓名者几千人,而阖户死及不知姓名者,又不知几千人也。凡坍平房屋,炉中之火皆灭。惟卖酒张四家两三间之木箔焚然,其余了无焚毁。凡死者肢体多不全,不论男女,尽皆裸体,未死者亦皆震褫其衣帽焉。”
    作者:周天灵宇 时间:2016-06-28 08:24
    明末著名历史学家计六奇在他写的《明季北略》一书中,也生动地叙述了这次大灾变:



    “天启丙寅五月初六日巳时(注:上午 9~11 点)天色皎洁,忽有声如吼,从东北方渐至京城西南角,灰气涌起,屋宇震荡。须臾,大震一声,天崩地塌,昏黑如夜,万室平沉。东自顺城门大街,北至刑部街,长三、四里,周围十三里,尽为齑粉。屋数万间,人二万余,王恭厂一带糜烂尤甚。僵尸重叠,秽气熏天,瓦砾腾空而下,无所辨别街道门户。伤心惨目,笔所难述。震声南自河西务,东自通州,北自密云、昌平,告变相同。京城中即不被害者,屋宇无不震裂,狂奔肆行之状,举国如狂。象房倾圮,象俱逸出。遥望天气,有如乱丝者,有五色者,有如灵芝者,冲天而起,经时方散。”
    作者:周天灵宇 时间:2016-06-28 09:20
    据《天变邸抄》记载,大爆炸猛发之时,天启帝正在乾清宫用早膳,突然大殿震动,皇帝扔下饭碗,起身直奔交泰殿。速度之快,惊慌的内侍们一时未来得及跟上,只有一个贴身侍卫扶着他。但行到建极殿时,行至建极殿旁,有木槛、鸳瓦自空中坠下,这个太监脑顶被砸裂,一命呜呼。明熹宗喘息未定一人跑入交泰殿,躲到大殿的一张桌子下。同时,乾清宫大殿严重损坏,一派狼藉,御座御案都翻倒在地。御史何迁枢、潘云翼在乾清宫被震死,住在城西南的何家、潘家全被埋在土中。侍奉皇帝进早膳的太监皆殉难,无人存活。不满周岁的皇太子朱慈炅在宫中被砸死。
    作者:周天灵宇 时间:2016-06-28 09:21
    据《酌中志》中记载,爆炸时,裹挟的力量之大也前所未有,竟可移他山之“石”。石驸马街上有一重5000斤的石狮子飞出顺成门外,树木则飞到了密云。除了“飞”走的树木,王恭厂旁的20多棵大树被连根拔起,树根向上,而树梢向下,地下的大坑有数丈深,烟云直冲天空,形如灵芝,一路滚向东北。到达西安门一带,天空纷落铁渣。而自宣武街迤西,刑部街迤南,许多厂房猝然间倾倒,屋顶上尽覆土木。至于坍塌的平房,则炉中之火皆灭,但只有卖酒的张四家的两三间房子着火焚烧,其余的平房则安好无毁。
    作者:周天灵宇 时间:2016-06-28 09:54
    在长安街一带,不时有从空飞坠而下的人头,或眉毛、鼻子,或额头,纷纷扬扬;而德胜门外,坠落的人臂人腿更多不胜数,伴随木头、石块、家禽等,像天雨一样落下来,景象惨不忍睹。这场灾难伤亡巨大,以至于收殓尸体都成了问题。《碧血录》中有一段生动的描述:前门有一家棺材店,灾后第二天,有人去买14口棺材。转眼间,又来一人,说要买52口,店老板很是为难,说没那么多,那人让老板把店里的棺材不论大小都拿出来搭上,他回去自配,足可见当时伤亡之惨重。



    这场巨灾带来了巨大的人员伤亡,仅中心灾区,粉身碎骨的,就“人以万计”。死者有姓名的几千人,姓名不详者又不知有几千人。在皇宫的工匠,因是震而坠下者约有二千人。还有一间学堂的学生,“粤西会馆路口,有蒙师开学童子三十二人,一响之后,师徒俱无踪迹。”
    作者:周天灵宇 时间:2016-06-28 10:02
    天启大爆炸中最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死、伤者皆裸体”,很多死者和伤者均赤身裸体,寸丝不挂,为空前怪事,令后人们至今大惑不解。



    大震一声后,御史何迁枢的家人被埋入土中。何廷枢的两三个文书手持锹镢站在瓦砾上,大呼道:“底下有人可答应!”忽有人应道:“救我!救我!”众人问道:“你是谁?”应道:“我是小二姐。”原来是何廷枢的爱妾。文书赶紧把她刨出来,只见她“身无寸缕,以手掩阴,羞赧无措”。一文书急忙脱下大褂给她盖上;经过玄弘寺街的一位女轿,在一阵巨响后,轿顶被掀去,轿中女子身上的衣服没了,但是人却没事;街上很多幸存下来的妇女赤体而过,有的用瓦片遮住下身,有的用半条脚带遮掩着,有的披了半条褥子,有的披着一幅被单。
    作者:周天灵宇 时间:2016-06-28 10:19
    大爆炸后,许多红细丝衣等都飘至西山,大半挂在树梢上;还有的飘到了昌平教场中,器皿、首饰、银钱无所不有。户部张凤逵派长班前去验对,果不其然。丰润等县治,树上也挂满成堆的衣服;还有的人,突然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别人家中;“更有失手足头目于里外得之者”。而落在昌平州教场的衣服成堆。户部(管民政的机构)派长班去昌平查验,长班回来报告果然衣服、器皿、首饰、金银、鞋袜俱有。户部张凤奎将此事写入奏折向皇帝汇报。



    这次大爆炸离奇之处还在于,在大爆炸之前一年时间内,出现了许多征兆。据史籍记载,灾变前一年为干旱天气;灾变前一个月,鬼车鸟停留在京城的观象台处,昼夜哀叫;灾变前十四天,冷害,霜情严重,五月份竟然“白露著树如垂棉,日中不散”;灾变前八天,午后,天空的东北角上有云气似旗,又似关刀,先是白色,后变红紫;灾变前五天,五月初一,山东济南知府去城隍庙行香,刚到庙门,知府和随从忽然都莫名昏迷过去;灾变前四天,有人看到前门角楼上有火光,青色萤火,大如车轮;灾变前三天,东北方出现红赤的云气;灾变前二天,空中出现黑色云气;灾变前四小时,地安门守门的内侍忽然听到音乐之声,一番粗乐过去,又是一番细乐,如此三叠,大家惊怪,发现声音出自后宰门(地安门)火神庙。有人刚刚推开殿门去看个究竟,只见一个红球从殿中滚出,腾空而上;灾变前一刻:哈哒门火神庙庙祝惊见火神乱动,像是要下殿,有人忙拈香跪告。火神因地壳运动晃动,当时的人们以为火神显灵,庙祝哀哭抱住。就在此时,东城蓦地响起震声。



    这些前兆与地震前常出现的地震云、地光、地声颇为相似。如果只是一次单纯的爆炸,绝不会有这么多的前兆。
    作者:周天灵宇 时间:2016-06-28 10:24
    关于此次大爆炸的原因,众说纷纭,一直未有明确而令人信服的结果。



    主要归结之一为地震说:“大震一声”、“殿震”、“震撼天地”、“时息地震”等种种迹象虽与地震均有诸多相符之处,但是在离震灾中心较近的建筑真如寺、承恩寺等均未受到多大破坏,这种情况是举世未见的;再者蘑菇状烟云也不是地震出现的现象;最为离奇诡异的是,“不论男女,尽皆裸体”、“寸丝不挂”、“褫衣物”的现象,也完全不可能是地震的状态;至于灾变中产生的巨大冲击波,在地震史上也少有先例。



    归结之二为火药库爆炸说:当时为工部制造、储存火药的仓库就在王恭厂,此种说法认为是由火药库爆炸而引起的。然而当时的黑色炸药威力相对较小,就算全部点着,也不过将军火库以及周围的房屋烧光、爆破而已,绝不会死伤数千数万人。完全不能符合史书记载这次灾变“不焚寸木,而倾复房屋以万计,男女以千计,声震宫阙,为古今所未有”、“拔大树二十余株;根在上而梢在下,近厂房屋倾倒,木在上而瓦在下,杀数千人。”、“焚燎之迹全无”、“大木飞至密云,石驸马大街五千斤大石狮子飞出顺城门外”等现象。



    归结之三为陨石说:“但见飙光一道,内有大光”,“烟尘障空,白昼晦冥”等记载与现今科学证实了的陨石坠落时会出现的情况很吻合。而且当陨石坠地时会发出巨大的震动、声响,这与记载中的“有声如吼”也一致。不过“陨石说”又难以解释爆炸发生之前出现的那些情况,以及为什么会将几吨重的大石狮子抛到数里之外。对于陨石坠落这样一件大事,在历来重视天文观测的中国,有专门的天文水利观测记录中却点滴未见,很难解释得通。

    作者:周天灵宇 时间:2016-06-28 10:46
    那么,这场亘古未有之奇异大爆炸,究竟是怎么造成的?



    如果你能理解,我们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事件,都能找到其背后存在的原因,以及引发相应结果的话,就容易理解和明白天启大爆炸的发生。



    让我们穿越到300多年前,看一看京师的这片土地,在大爆炸之前,都发生过什么事情。
    作者:周天灵宇 时间:2016-06-28 10:54
    明朝后期,宦官专权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因其父光宗得不到祖父万历皇帝的宠爱,朱由校自幼在深宫中就备受冷落,没有受到过良好教育。即位后,是为明熹宗。熹宗即位时年仅16岁,极度信赖幼时陪伴的乳母客氏,封为奉圣夫人,又委任与客氏私情密切的太监魏忠贤为司礼监秉笔太监。熹宗识字不多,最喜欢的是做木工,每当在专心引绳锯木做工时,魏忠贤常常专检这个时候来启奏,这时熹宗总会厌烦地说:“朕知道了,你去照章办理就是了。”就全权交付忠贤处理,由此魏氏得以专权,宦官的权力至此达到顶峰。而无赖出身的魏忠贤,在宫内选会武艺的宦官组成一支万人武装队伍,作为羽翼;在外收罗一大批无耻官吏作为义子走卒,人称“阉党”。文臣有兵部尚书崔呈秀等“五虎”,武将有田尔耕等“五彪”,还有“十孩儿”、“四十孙”等,“内外大权一归忠贤”、“自内阁、六部至四方总督、巡抚,徧置死党”(《明史·魏忠贤传》)。魏忠贤掌握朝政,从首辅至百僚,都由他任意升迁削夺;他握有军权,可随意任免督、抚大臣;他出门的车仗,形同皇帝,所过之处,士大夫都跪在道旁高呼九千岁。阉党和无耻官吏还竞相在各地为他修建生祠,一祠耗银数万乃至数十万两,祠成后,地方官要春秋祭享,官、民入祠不拜者论死。



    天启三年(1623年),魏忠贤自任东厂提督;锦衣卫的都督,则是他的干儿子田尔耕。厂卫勾结,大兴冤狱,残害异己,勒索钱财,暴虐百姓。厂卫特务空前嚣张,一时间缇骑四出,上至宰相藩王,下至平民百姓,都处于他们的监视之下,对他们的命令只要稍有拂逆,就会家破人亡,全国上下笼罩在一片恐怖气氛中。厂卫的北镇抚司诏狱内更是关满了各种各样无辜的人们,死于锦衣卫酷刑之下的大臣百姓不计其数。“民间偶语,或触忠贤,辄被擒僇,甚至剥皮、刲舌,所杀不可胜数,道路以目”(《明史·魏忠贤传》)一次,京城四个平民在密室夜饮,一人酒酣耳热,大骂魏忠贤,其余三人不敢出声。骂者话音未了,突有隶役数人冲入,捉四人面见魏忠贤,魏下令将骂人者当场剥皮,另三人赏钱放回。生还者吓得魂飞魄散,险成疯疾。这种无节制的滥捕虐杀,使得百官、民众与皇帝、朝廷离心离德。熹宗在位七年,“妇寺窃权,滥赏淫刑,忠良惨祸,亿兆离心”(《明史卷二十二·天启帝本纪》)。朝政腐败不堪,各种矛盾累积不断激化,王朝趋向崩溃的深渊滑去。可以说,明朝实非亡于流寇,而是亡于厂卫。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周天灵宇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90天 / 跨度202天】
    • 开贴:2016-06-28 08:06
    • 更新:2017-01-16 11:19
    • 阅读:48771 回复:1376 楼主:1180
    • 字数:约100千字
    • 图片:3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